42 谁是王子(1 / 1)

丧失掉某些记忆的那个人永远是幸福的。

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选择丢失某些记忆。

金榔找易子抱打架的事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困扰。

我无法遗忘它,更无法绕过它。

那天在咖啡馆裴颀说过的话一点一点回到我的记忆中,每想一遍,我的心里会更乱一分。

可是心里对某些事的认知已经在悄悄萌芽。

心里有个声音在慢慢扩大,可我不想也不敢去面对。

金榔,这么许多年给我的印象在一夕间全变了样儿,面对他,我开始有些别扭,有些手足无措,无所适从。

甚至潜意识里,我在躲他。

暑假过后,很快就到了万圣节。

一年一度的万圣节,金家是最热闹的狂欢场,因为万圣节的前一天晚上,金家都会举行非常盛大的化装舞会。

放学后,我洗了澡,坐在梳妆台前擦干尚湿漉漉的长发,等着过会儿让阿香帮我化装。

不经意间一歪头,却在镜子里照出一张少年的脸庞,那张脸纤美若天使,只是面色有些苍白,更让人觉得他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尘。少年倚在门口,用一双西湖含烟的美眸静悄悄盯着我看。

“榼”我惊喜地叫道。

榼支起身子,走到我身前。

我站起来,抓住他的胳膊,左看右看,“榼,你的腿,你的腿全好了吗?”

“嗯”榼只应了一声,说道,“真的那么高兴吗,早知道我再晚些回来看你,那样你会不会更高兴些?”

“乱说”我坐下来继续擦头发。

榼拿过我的毛巾帮我擦,从镜子里看着我的眼睛,“楣楣,你喜欢大哥吗?”

我愣了一下,“当然喜欢”

榼的手停了,“是哪种喜欢呢?”

我的心小小挣扎了一下,“榼,问这些作什么?”

“只是好奇”榼的手继续动起来,换了话题,“待会儿你要扮作什么?”

“保密”我向他眨眨眼。

榼一笑,“不管你扮作谁我都会一眼认出来”

我撇撇嘴。

“不信吗?拉勾—”他伸出小手指,“不过,我若第一个认出你,你要无条件跟我跳一支舞,怎样?”

“好,我也会认出你的”我们的拇指相对盖印。

穿上曳地的白色丝质长裙,阿香帮我梳理好长及脚踝的金色卷发,斜斜地戴上镶红宝石的银色花冠,腮上打上胭脂,将嘴唇涂成妖魅的紫色,镜中的少女,连我都有些不认识了,怎么看都像是从中世纪走来的一位艳装女郎。

我小心地将桌子上美丽的彩色羽毛面具戴上,立刻镜子中的女郎变得诱惑而神秘。

阿香把一只镶宝石的盒子递给我,“四小姐,这个盒子里是什么呀?”

“灾难”我轻轻吐出,“只要一打开它,灾难就会飞出来,人类就会面临劫难……这就是著名的潘多拉之盒”

阿香眨巴着眼,“小姐,你不要吓我”

我噗地一笑,“像不像?”

阿香点着头,“可是四小姐不就是潘多拉了,那可是个坏女人呢”

“坏女人才有吸引力,潘多拉不就是诱惑了普罗米修斯的弟弟吗?”我提裙下楼,留下阿香愣愣地咀嚼我随口说出的话。

走进大厅,将手中准备好的礼物递给专司礼物的小丑,我走进去。

金家的万圣节舞会一向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每一个参加舞会的人都要准备一份礼物,交给专掌礼物的小丑。

但每一个精心的付出都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回报。

舞会结束时,小丑会将大家的礼物分发出去,当你给别人带去一份惊喜时,相同的也会得到一份意外收获。

我很喜欢这个很有人情味的小规定。

大厅里的装饰不同以往,灯光妖娆昏暗,黑暗的角落里不时飘出绿莹莹的“鬼”火,舞场的各个角落里挂着镂刻着鬼脸的金黄色南瓜灯,幽幽的桔色烛光衬得舞场气氛更加神秘鬼魅。舞场的音乐妖异而热烈,带着各式各样假面的人们在舞场中穿梭。

各种各样的幽灵,还有鬼怪、巫婆、天使、甚至左罗……悉数在你面前闪过,让你一忽儿觉得进入地狱,一忽儿又觉得升上天堂。

刚踏入大厅,向我迎面走过来的一个天使便吸引了我的目光。

他修长美好的身体裹在一身雪白飘逸的白袍里,有着长及脚踝的乌黑湿漉漉的美丽卷发,发顶只戴一顶璀璨的皇冠,天使般俊美的脸隐在白色的羽毛面具下,只露出两颗乌黑如玉的眼眸,两只纯洁雪白的翅膀在他的背后飘荡着。

他向我轻躹一躬,然后伸出手来邀我跳舞。

我把手交到他手里,跟着他走进舞池。

他的脚步娴熟、舞姿优美,我在他的手中轻盈旋转,轻纱的裙裾盛放成白色百荷花。

想不到榼的脚真的全好了,他的舞技也进步的如此神速。

一对可爱的白翅膀随着他的舞姿轻盈飞舞,仿佛随时他都会带我飞起来,飞向天堂。

一曲终了,我牵着他的手退出来,扭头对他说,“榼,你舞跳的真好”,榼的手动了一下,隐在羽毛里的一双黑眸定定地看向我。

我向他一笑,伏在他耳边轻声说,“告诉你一个秘密哦,今天晓曼会装扮成最圣洁的修女,你快去请她跳舞”说完,我推他一把,自己隐没在黑暗的角落里。

原来,站在角落里可以把周围观察的这样清楚,正在慨叹,只觉得脖子上一紧,颈子被一双突然伸过来的手掐住。

我蓦地回头。

头顶上金黄色南瓜灯轻轻摇晃,桔色的烛光下那张脸怪异诡谲。

他是一只吸血鬼,史上最俊美的吸血鬼,精致的青铜面具下露出狭长的墨眸,茂密张扬的红色长发,可是这样俊美的少年却长着长而恐怖的獠牙,光看他上半部分会被他的俊美神秘所吸引,待目光下移后却会立刻如梦方醒,魂飞魄散。

他低下头,将长而尖的獠牙抵住我的颈子,冰凉的触感让我打了个寒颤。

我的心咚咚直跳,早忘了身处游戏里。

只觉得他的黑眸在收缩凝聚,只要他稍一用力,那利牙便会刺入我的颈子,鲜红的血便会淌入他的口中,那时,他便会眯起慵懒的眸子,贪婪的吮吸。

他只是一瞬不瞬地盯着我的脸,放在我颈子上的手又收紧了些。

我突然惊叫一声,推开了他。

斜刺里伸来一只手抓住了我,我来不及多想,跟着那只手的主人逃开了。

一直任那个人拉着我穿过人群,穿过大厅,直跑到暗影幢幢的花园子里。

我放开手弯身喘着气,感觉心咚咚跳的飞快,末了,便双手支膝又呵呵笑起来。

天哪,那只是一场游戏,我怎么竟当了真。

方才的恐惧和心跳都是真实的,现在只觉得好笑和刺激。

抚着胸口笑了半日,我不经意抬头,笑慢慢僵在脸上。

暗淡的灯光下,我的眼前立着一个男人,削长的身材,银色的披风,精致的银箔面具遮住了他的脸,那修而挺的鼻,细如肤质的雅致面具透着一股致命而神秘的优雅气息,在皎皎月光下将柔和的金属光泽折入我的眼里。

哥……?

我深吸一口气,走近他。

抬起脸来,手指着魔一样轻刷过那面具,眉、眼、鼻、唇……想像着面具下原本的模样。

然后,我踮起脚尖,在那冰凉的银色嘴唇上轻印一吻。

缓缓离开时,抬手将他的面具轻轻往上抬起。

面具下的脸慢慢露出来,狭长的单眼皮,浸在水里冰葡萄般的眼眸……正静静的似乎预知一切地看着我。

“乔……灸?”我疑惑地看着眼前这张脸。

他不是应该在学校吗?

而且我明明觉得是哥……

我的手轻轻的颤抖,猛的,我丢下面具,转身又一次逃开。

一个身影在眼前闪过,我停下来,回头。

是路平蓝,她向我点头,脸上带着若有所思地微笑。

她又看到了什么?

我的脑子乱作一团。这个充满诡异的夜晚啊,仿佛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我一路跑着上了楼。

在房门前停下了脚步。

一个穿着宽阔黑袍的男孩坐在我的门口,背靠着门,胳膊上挂着红色的假发,手里拿着潘多拉盒子,食指勾着一张精致的青铜面具。

听到脚步响,他扭过脸来。

细如白瓷的纤细脸庞,西湖含烟的楚楚黑眸。

榼,居然是榼!

身着黑袍的他同样纤尘不染,纯净无瑕。

“美丽的潘多拉终于回来了?可是她却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榼举举手中的盒子,“散播罪恶”

“榼……”

榼迷雾般的眼眸投向我,“楣楣,你根本不懂得诱惑,所以你不是潘多拉,可,是不是越不懂得诱惑的人却是最具诱惑的呢?”

“……”

榼依旧坐在门口,“楣楣,你欠我一支舞,你说,你会认出我……可当我走近你时,你却跟着二哥走了……”

“什么……”

“二哥他很像天使对不对?”榼认真地看我,“本来我想扮成天使,那样会让你一眼就认出我,可二哥说我们两个应该换一换,他扮天使,我扮吸血鬼,那样才有趣。我想二哥说的也有道理,我一直觉得,即使扮成吸血鬼,你也会认出我的……”

“榼,对不起……”

榼站起来,“我真的好伤心,楣楣,你该补偿我的……”榼的口气好轻。

“怎么……”

蓦然,榼的唇贴近我,只那么轻轻一点,就飞快地离开,“这是小丑哥特意嘱咐带给金楣小姐的礼物”榼把一只小盒子塞给我,又看我一眼,“别怪我,就算晚安吻吧”,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榼……”哪里还有他的影子。

我呆呆地站了会儿,唇上还残留着梦一样的香软。

轻轻叹一声,转身走进房间。

今晚是怎么了?云遮雾罩的,给人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

坐在床上又发了一会呆。

便随手抓过盒子打开来。

一阵淡淡的梅花香弥漫开来。

盒子里是一只剔透的半颗心型的水晶杯,杯子里置着殷红的半瓣梅花型的芳香蜡,水晶透亮,梅若胭脂,配在一起格外漂亮精致。

水晶杯缘上嵌着紫色的篆字:一点梅香一片心。

“一点梅香一片心”我轻轻吟着,不免动情。

这半颗心,这半瓣残梅,这半边诗句,不正是我的情,我的心?

最新小说: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娘亲害我守祭坛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刘宋汉阙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大唐第一神童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