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武侠修真 > 珠圆玉润 > 第50章 斗宝大会-开始

第50章 斗宝大会-开始(1 / 1)

那两个丫鬟吓得不住的求。

郑天青冲唐碧海一笑,摇摇头。

唐碧海绕过花丛,只听得声音严厉:“海棠,你跟了我母亲有些日子了,我看你也呆腻了,这赌我便不与你打了,去管家那儿领些银子,岀府吧”

那女子求了半天,唐碧海皆不理,便号啕大哭。

尖嗓子在一旁念叨更紧。

“翠娥你是跟着我嫂子的陪嫁,按说我没权处置你,今儿是我的好日子,你帮着打发了海棠,嫂子那边你等着受罚吧。”

那尖嗓子不住的谢恩,唐碧海再转过来,就只听她换了副腔调,开始轰起了一旁的还笑语连天的金钗。

唐碧海拉着郑天青远远走开,离得远了才道:“不好意思,让你听了不少污言秽语受了委屈,若是由着我的性子,早就家法伺候了。”

“可使不得。”郑天青道:“我还没进府便引了这样的风波,今后若是按我们的计划走,我可不是成了唐府的罪人。”

“你从小就是隐忍,这都骑到你头上了,能就算了。”唐碧海一本正经道:“不管未来怎样,若是敢欺负你,我便一个都不饶恕,包括苏澈。”

郑天青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唐碧海懊恼道:“笑什么”

“你平日里吊儿郎当惯了,一正经起来我倒不习惯了。”她拍拍他的肩膀,“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别动气了,紧着回去吧,咱们一块呆太久不像样子。”

“哪有什么不像样子,从小就这么呆到大的。”他眉毛一挑,“况且我是和自己妻子一起在自己啊院子里,谁也碍不着”

郑天青白了他一眼,,尽人事,听天命。我也是承蒙师父的照顾,但愿能不损了他老人家的名声。”

她打量了郑天青一番,道:“郑掌柜看着精神不佳,想来也是这些日子里忙得紧吧”

郑天青知她在套话,但也懒得费神应对,便随口道:“可不是,我这铺子里匠人便只有我一个,那随交的赠物都是我亲自做的,刚刚赶完,这不就紧着过来报到。”

江南玉微微吃惊,但隐得自然,放软了口气:“你着实用心,虽说此次你我得争出个高下,但你这份踏实我是服气的。”

郑天青不想她会如此说,又不想过于虚伪的反拍于她,毕竟江南玉对她所制作品并未透露只言片语。

面对她的褒赞,只好温和的一笑回应。

两人正说着,一旁有人招手,乃是玉阙珠宫名匠朱九华的徒弟,常盛。

他坐过来跟江南玉一阵寒暄,郑天青不知他们何时如此交好。

虽然三人都在一个行业,彼此相知,但并未有太多的交往,并不熟识。

若不是之前与江南玉“不打不相识”想必两人也不会熟得如此之快。

常盛年纪不大,长了一张娃娃脸,穿一件褐色布衫,大眼睛滴溜溜转,坐到两人跟前露齿一笑,邻家弟弟般活泼可爱。

他是学徒出身,自小便作为朱九华的关门弟子被养在身边,故而看着岁数不大,却已有了不少作品,在行当内小有名气。

郑天青也回以微笑,他亲亲热热的打了招呼,便转过头对江南玉道:“姐姐你怎么才来,我可等了好久了,这儿人多,排着累,跟我去上面吧,宝会的人在,可以先给我们行个方便。”

郑天青顿觉这常盛比自己还天真,走后门到一旁说不好嘛,当着自己的面多不合适。

江南玉会意一笑,道:“这便太好了,省了烦。”她一侧头问:“郑掌柜也一起”

“当然当然。”常盛笑道,“我家王掌柜还说郑掌柜差一点便与我做了师兄妹呢,可不是有缘。现在郑姐姐是徐先生的徒弟,大家同在宝会可不得互相行个方便。”

郑天青懒得与他计较什么师兄妹一事,觉得这孩子心思虽单纯,但是忒没深浅。笑着点头道:“有劳。”

彩月叫了月桐吴通等人,随着常盛与江南玉的随从上楼。

二楼人的确少了许多,屋内通透,光看着便舒坦了不少。

他们进了二楼东侧的房间,里头有个主食,郑天青在聚宝会当日见过,却记不得样子。

常盛见他叫了声:“石伯,瞧我带谁来了”

那主事一抬头,看见月桐与吴通,满脸笑容的迎过来,道:“月桐姑娘与吴先生,你们来了瞧我糊涂,竟然如此慢待,快快坐下。”

郑天青一时有些惊诧,随即明白,暗笑自己见识浅,再看江南玉与常盛的脸色皆暗了几分,尤其是那常盛,原以为是卖了几分面子,谁成想反倒被压了一头,心中不忿。

月桐笑道:“石先生客气,我们乃是陪着我家公子的徒弟,郑掌柜来报道的。”

石伯一错眼,看见了郑天青与江南玉,心中暗道:乖乖啊,神匠与天工的弟子都在,自己真是疏忽。

紧着道:”没想到郑掌柜和江小姐一起来了,今日果真不俗,将咱们珠宝业的未来明星皆聚到一出了,两位请跟着我过来吧。“

两人跟着他往桌前去,常盛见石伯并未理他,脸色一暗,瘪着嘴跟过去。

石伯拿出个登记薄,新起了一页,抬头问:“两位谁先”

江南玉接口道:“我来吧”

郑天青笑笑,往旁边一站。

江南玉从怀中掏出张纸递过去,道:“这是您需要的明细,我事先准备好了,麻烦您了。”

瞧她神神秘秘的,常盛往前凑,想去看看,被江南玉一把拉住,道:“急什么,明儿个不就知道了。”

常盛跟着回笑,道:“姐姐真会保密,成,明天我可要过去好好观赏一番。”

两人说话的功夫,石伯已经登好了明细,将铺位的木牌递给她,笑眯眯道:“可以了。”

摇摇桌上的铃铛,后面出了几个小厮,麻利的从江南玉的人手中结果两只箱子,仔细的搬到后面的库房。

“江小姐明日辰时直接到水心五殿便可,东西便会直接放在那儿。”

江南玉点点头,打赏了石伯几块碎银子,往后退了一步,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石伯招呼郑天青过去,见两人不走,定是等着看她的热闹,她也无妨,大大方方的上前。

“郑掌柜的作品有何名字”石伯问。

周围的人皆竖起耳朵。

“望湖楼下水如天,是一个摆件。”

只听背后有抽气声。

便听得常盛在身后道:“难不成是苏澈的那幅画”

郑天青猛的的回头,问:“什么画”

常盛无辜一笑,道:“郑掌柜就别跟咱们装糊涂了,还不是博古阁近一个月来天天挂在店正中的那幅画可是都炒到了一百两黄金好掌柜还不撒手呢”

郑天青觉得脑中嗡嗡直响,僵硬的一笑,便回身继续登记。

石伯接着问:“那您的赠物呢”

“三百个金扣子。”

他仔仔细细的写好,从抽屉里摸出个牌子递过来,道:“郑掌柜明日辰时直接到水心五殿便可。”

郑天青冲他道谢,转身欲走。

却叫江南玉拦住,道:“郑掌柜别急着走啊,咱三个有缘,不如一同吃饭可好”

郑天青心中有事,拒绝道:“真不好意思,江姑娘,我这几日皆没有好好休息,今日是真疲了,扫了二位的兴了。”

常盛抢着道:“那便不强留了,郑掌柜可得注意身体。”

江南玉斜了他一眼,对郑天青道:“你好好保重,明日见。”

月桐与吴通替她打赏了石伯,带她出了妙风楼。

月桐关切道:“天青,你这脸色不太好,我们送你回去吧”

郑天青笑着摇头,道:“好姑姑,你们都陪我忙了一下午了,快回去歇歇吧,我和彩月自己回去便好。”

吴通看她有心事,知道刚刚那人提了苏澈她心中有惑,道:“苏澈是有那样一副画在,看你忙我们没告诉你,不过你别多心,有了他这幅画,你这物件也算有了出处,不然你凭空做了他的内宅,只怕会在京城内招来流言蜚语。”

郑天青朝他宽慰一笑,道:“谢谢吴大哥,我都知道,我这就打算去找他。”

吴通扯了月桐道:“咱们得紧着走了,不然碍了姻缘可是要遭报应的。”

月桐捶了他一拳,对郑天青道:“你快去吧,你得早早回去休息,明儿才有精力。”

郑天青点点头,与两人告辞,她看了看手里的木牌,样式倒是朴素,也没什么花纹,中央刻着个朱色的柒字,底下纂着行小字:水心五殿,春晓殿。

她收到袖中,携着彩月出了苑门,坐上马车直接往望湖楼去。

这几日,郑天青赶着做赠物扣子,一周多没有见他。

苏澈知道她忙,便一直没来找她,其实,从会亲那天后,两人便没见过面。

郑天青累极了,心中却溢满了甜蜜,苏澈为了她,竟然卖了自己的画。

苏澈素不爱跟那些骚人墨客吟诗作对,连密友皆少,更不爱出风头。

自他回来以后,多少诗会画展请他出席,他去的极少,他的亲笔更是罕见,轻易不拿出来示人,居然肯送到博古阁去,当真是费了番心思。

回过头来,前几日,雅贤集的冯可道还向自己求了他的字画,想必看到老对头挂了出来,定是挫败不已吧。

想着想着,困意袭来,她眯起眼睛在晃晃悠悠的马车里,沉沉睡去。

再一睁眼,马车已经停了。

她起身撩开车帘,发现身在望湖楼的后院。

下了马车,见彩月和清风立在一旁,问:“我到了多久了”

彩月过来扶她,道:“刚刚一柱香,小姐你太累了,便没舍得叫你。”

郑天青点点头,道:“不碍的,苏澈呢”

清风在一旁回:“公子在岸边等您,说是荷花快谢了,想再陪您再看一遍。”

郑天青微微一笑,有些害羞,道:“我们快些过去吧。”

清风在前领路,三人往湖边去。

郑天青远远看见苏澈站在湖边画廊中看书。

远远看着她过来,抬起头。

虽说看不清他的表情,但郑天青知道,他是笑着的。

他还穿着他们当日泛舟时的那件月白长衫,因了天气渐凉,加了件霜色的长袍,其上星星点点绣了些什么她看不清,湖上的微风吹得他身上的袍子翻飞转动,他长身玉立眼中含笑,静静地等她。

郑天青只恨脚下太慢,不能一步跨到他面前,小跑起来,急急往他面前赶。

彩月偷偷一笑,拉住清风,两人往渐渐住了脚步。

九月的荷花没了炎夏时的浓烈,但依然鲜艳可人。

郑天青穿的是他第一次去流光溢彩阁时所见的那身宝蓝色的长裙,他不禁想起那日她的睡颜,和一声声小呼噜,眼里更是暖了几分。

她今日多罩了件水蓝色外衫,其上绣着的玉兰花随风荡漾,带着当日阳光里的温婉,还多添了几分清丽。

他猛地想起,她便是穿着这身在那日的宫宴上被赐婚给了唐碧海,眸色加深,不由的捏紧了袖中的玉盒。

郑天青小跑着蹦进走廊,别看距离不远,但她连日少睡,微微喘着。

苏澈抬手擦了擦她脸上的汗,道:“急什么。”

“我怕让你等得太久。”

他微微一笑,道:“十天都等得,这点时间,不算什么。”

郑天青环住他的脖子,扑进他怀里,道:“可我却等不住了。”

苏澈抱着她,轻抚着她的头发。

郑天青沉溺在他的怀抱里,耳边听得清风声音传来:“公子,到湖心亭的船已经打点好了。”

她向后一退,脸色绯红。

苏澈朝他颔首,道:“你和彩月先过去,我们自己过去。”

清风点点头,拉着彩月上了另一条小船,乘着风,一转眼便划出了几十丈远。

苏澈拉着郑天青到岸边,她一眼便认出,这是大雨那日他们所划之船。

他扶着着她上船,湖上微风起,比起那日的闷热不知舒爽了多少,小船慢慢悠悠离了岸,往荷丛中去。

郑天青看着他摇着桨,心中感叹,荷花还是一样,粉嫩多娇,船儿也是一样,摇摇晃晃,但他们两人却不同了。

荷花的馨香阵阵飘来,调皮的的荷叶也伸进船中,搔着她的脸颊。

她弯着眼睛,拨开莲叶,眼含秋水的望着他。

他的眼睛在她和水面见调转,温柔的回望,看着郑天青背上都酥酥麻麻的,脸上的笑意掩都掩不住。

船顺风顺水的往湖心去,不一会儿便到了他们当日所停的花丛。

苏澈收了桨,船悠悠的飘在水上。

他撤了两人之间的茶几,将凳子往前挪了几分,船身直晃,郑天青会意也拖着板凳向前蹭,不一会儿,便蹭进了他的怀里。

“若那一日有人对我说,几个月后我可以这样靠在你怀里,我一定不相信,现在,净是真的,跟做梦一样。”

苏澈抚着她的头发,道:“那一日你不也在我怀里吗”

“那是在避雨,而且,心情也不同。”

“对我而言,是一样的。”

郑天青浑身一颤,抬头看他,复而温声道:“我已知你为我又画了一幅图,挂到博古阁避嫌。”

她直直地望着他,道:“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他眼神如化了的春水,浸软了她的心,他轻轻地摸着她的脸,低头浅吻她的唇瓣。

清清凉凉,柔柔嫩嫩,有几许清荷的香味,又伴着早秋的清风,湿润又带着甜味。

过了一会儿,苏澈扶正了她的身子,郑天青迷迷朦朦的睁开眼,那人少又的认真。

他从袖中取出个玉盒,柔声道:“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愿作鸳鸯不羡仙。”

郑天青垂了双眼,两片红晕犹如船畔的荷花,清雅明艳。

他伸手抹了抹她鼻上的汗,将盒子递到她手里。

那玉盒触手生凉,一入手便知是上好的白玉,盒子上刻着荷花,精致温润。

郑天青抬眼看他,他也正含笑看着自己,轻轻打开,一朵金色的莲花映入眼中。

那莲花不大,一看便是錾刻出来的,六只花瓣层层叠叠,托出中心一颗水滴形的蓝宝石闪着莹莹的幽光。花下还坠着一只小莲蓬,雕的精致。

“这是我亲手造的。前些日子常去徐先生府上,便是为了这个。”他声音低低的在一旁解释,“做了这些日子,总算成了。虽然简单了些,但已是我的全力了。”

郑天青睁大眼睛,抬头看他,心中一下子满了,眼泪突然滚落出来。

他伸手去擦,被烫了一手。

她将那朵莲花取出,发现是一条项链。

她让苏澈帮忙戴上,低头看手中的盒子,突然在盒盖的内侧发现刻着八个字,是他的笔迹:生于湖澈,心向天青。

她抚着着几个字,念出了声:“生于湖澈,心向天青。”

苏澈已经帮她戴好了,精致的莲花开在她白皙的颈间,说不出的心动。

听她念着自己所刻的话,眼中波光粼动,动情道:“这便是我给你的定情信物,无论我在不在你身边,都能似我在一般,伴你左右。”

郑天青眼中悬着热泪,手却是颤的,她此刻不知用什么言语来表达心中的感触,似乎天下的诗词语句都无法媲美他刻在玉上的八个字,更无法比拟他此刻眼中的一片深情。

瞧她感动的直流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苏澈抹了抹她的头,把她抱入怀中。

郑天青将热热的眼泪浸透了他的袍子,良久,她轻轻说了一句:“今生今世,生死相随。”

苏澈轻轻一笑,捧起她的脸颊,吻了吻她脸上的泪。

低低的念了一遍那八个字,船边的荷花将他的脸也染红了,那声音像是一只小鸟,一点点撞进她的心,在她的心上扑闪着翅膀。

郑天青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深深的被抱紧他的怀里,她能感觉到他在耳后的轻吻,和胸膛间的紧密。

两人的呼吸皆渐渐重了,似是汇到了一起。

苏澈在她耳边低低的说:“不管明天结果如何,你,我都娶定了。”

郑天青听了他的话,只觉得僵直的脊背瞬间松了下来,心底原本压得紧紧的石头,被他一句话掀到了不知哪里。

一瞬间,她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再顾虑,不再害怕。

斗宝的成败,赐婚的忧虑,甚至通天教的迷雾,望月阁的危险都被风吹出了她的身体,有苏澈在身边,这世间,处处皆是美好与快乐。

她完全沉醉在了这条悠悠的小船之上,迷醉在淡淡荷香与满池的鲜艳间,坠在那颗湛蓝的莲心中,浸在那八个苍劲有力篆刻的字里行间,化在了他温暖有力的怀抱里。

两人相拥许久,苏澈抚了抚她的头发,问:“饿不饿我让清风在湖心亭给你准备了饭菜,你这些日子辛苦了,需得好好补补。”

郑天青从他怀里出来,两人各执一桨,一如最初那样默契的像湖心亭划去。

郑天青全然不顾方向,眼睛怎么也无法从他身上移开。

苏澈笑着看她,两人顺着风,不出片刻,便划出了荷花荡。

接着顺流而去,随着叶间的蜻蜓,晃晃悠悠往湖心亭去。

清风与彩月在岸上候着两人过来,天色将暮,红霞洒了漫天,映着湖水,水天潋滟。

两人划着船,带着满天的霞光,如神仙眷侣,点亮了每个人的脸颊。

彩月多年以后都记得这个黄昏。

郑天青和苏澈荡着小舟而来,伴着漫天的红霞,带着微笑,眼中映着望湖楼的山水,身上裹着初秋爽朗的清风,融着世间所有的美好,能洗去心中最难拭净的尘埃。

最新小说: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天劫摆渡人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我在洪荒搞基建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破阵录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我的遂心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