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武侠修真 > 珠圆玉润 > 第42章 酒酿梅子

第42章 酒酿梅子(1 / 1)

苏澈感觉到酒气馥郁,她的嘴唇一如想象般软糯。

他轻轻啄着两片樱唇,竟然品出了些许的甜味。

她的气息热热的喷在脸上,睁眼一看,她早已日红霞满面。

苏澈停下来,吸了一口气,心如擂鼓。

她已然眼神迷离,只会在他腿上呼呼喘气,胸脯急急的起伏,眼含秋水的望着他。

他低头,轻轻咬了一口她的嘴唇,她嘤咛一声,身子一颤,张开了嘴,苏澈觉得自己刚刚吃了口酒酿圆子,继续加深这个吻,轻吮她的嘴唇。

郑天青的头昏昏沉沉,只知道苏澈来接她了,睁开眼睛,就看到他的脸在她面前。

她分不清是不是梦里的场景,自从两人相好,她经常会梦到这样害羞的场景。

她怕被人打扰,更怕美梦易散,急急的伸出胳膊绕在他脖子上。

他眸光闪烁,呼吸一重,低头吻上了她的双唇。

郑天青一直觉得,他的嘴唇会想西瓜一样,甜甜润润,清清爽爽。

但是此刻,她只觉得温温凉凉,天旋地转。

这哪是一颗西瓜,分明是颗汤圆,软软滑滑,滚烫诱人。

她早已不知道今夕何年,只觉得他的手收的越来越紧,自己像是被按入胸膛一般。

郑天青早已魂飞天外,不知今夕何夕。

一种奇异的满足感充盈于胸,她脊背发麻,那阵酥麻从脑后一路渗到腰下。

她浑身酥软,手上也没了力气,飘飘悠悠的靠在他怀里。

他突然停住,收了双唇。

她怅然若失,眼神迷离。

她觉得他的眼睛里多了些难以言喻的东西,他的唇游过来,像一只鱼。

张口轻轻的咬了她一下,郑天青觉得自己是一滩春水融化在他的怀里,再也无法控制。

她感觉到了他嘴唇的吸吮,也情不自禁吮吸他的唇,像果冻一般,带着甜味,她含在嘴里,不敢咽下去,浅尝辄止,轻吮慢碾。

她突然想起了望湖楼雨后的风,也是这样的温柔和煦,又像砸入池塘的雨,猛烈低沉,她像一只在暴雨中无处靠岸的小船,在疾风劲浪里越飘越远,不知道会飘到哪里,只是随着波浪的方向,旋转,飘摇,沉溺。

不知过了多久,清风在外面道:“公子,到了。”

苏澈抬起头,看着她眼中闪着柔波,滩在他腿上,两只胳膊早没了力气,软绵绵的环在他腰上。嘴唇湿漉漉的,轻轻的喘着气。

他收气稳了心神,从怀里掏出帕子,替她拭拭嘴,再自己擦一下。

郑天青此刻只想靠在他身上,永远不起来,如果是梦,就停留在这一刻多好。

这时,彩月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小姐,下车吧”

她这才回了神,这不是梦,他们刚刚,接吻了。

她收回手,腾的起身,起得有点猛,头有点晕。

苏澈在身后扶着她站起来。

准备下车,她不好意思靠在他怀里,自己飘飘悠悠的立着。

撩开帘子,彩月看自家小姐发丝飞乱,呼吸急促,以为是醉酒得厉害。

再一看苏公子,也是微微轻喘,面红耳赤。

了然的看一眼清风。

清风面无表情,帮忙扶着郑天青下车。

他们将郑天青送回卧室,苏澈和彩月将她扶上床。

郑天青紧紧攥着苏澈的衣角,彩月帮着斟了杯水,便轻轻退出门外。

她头一次见苏公子这般样子,在她印象里,他总是风度翩翩,玉树临风,还有几分冷,竟然也会有这样寻常,情之所起,忘然陶醉的时刻。

郑天青躺在床上,苏澈被她拉着衣角坐在床边。

“喝水吗”他把水递过来。

她一伸头,小鸡啄米似的舔了两口。

他觉得好笑,将水放在一边。

郑天青想要起身,被他按回去。

“好好躺着。”

她恋恋不舍的看着他。

“我不走。”

她安心了几分。

郑天青往里面挪了挪,推出来一块垫子,撒娇的看着他。

苏澈摇摇头,脱鞋上床,倚在床边,轻轻的抚着她的头发。

郑天青受用极了,她突然拉住他的胳膊抱进怀里,苏澈不得不往里挪了几分,头枕在垫子上。

看着她小猫一样蹭着自己的胳膊,还满眼调皮的看着他笑。

按捺不住,长臂一伸,把她抱进怀里,嘴巴吻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子,一路向下,又捉住了那双甘唇。

郑天青被吻的神魂颠倒,她的手与他十指交缠,密不可分。

郑天青睁开眼的时候,天还亮着,一侧头,看到苏澈的睡脸。

他一手与她十指交握,一手搂着她。

她仰面躺着,不敢乱动,怕吵醒了他。

抬眼看他,真真是俊美无俦,仪表堂堂。

想到自己趁着酒劲,与他亲热,觉得脸上发烧。

他的嘴唇比她想象还要炽热,舌尖也烫的吓人。

她的初吻一如想象般美好,虽然她没有经验,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行动,但是凭着本能与他一起,早就化在了一处。

她满脸通红,越想越不好意思,心里被喜悦和羞涩占得满满的,抿着嘴偷笑。

“傻笑什么呢”

她一回头,他睁着眼看她,目光里充满了温柔和宠溺。

郑天青要化在这蜜一般的眸光里,不好意思的滚到他怀里去了。

苏澈睁开眼,就看见身旁的人儿自己抿着嘴傻笑,脸上红云未散,娇俏可爱。

刚刚两人发乎于情,止乎于礼,他虽然情热,但也只是与她接吻,并未亵渎她。

她傻乎乎的被吻,又晕乎乎的睡着,真是傻得可爱。

自己偷着乐,被发现,就圆滚滚的撞进他怀里。

他搂着她,也不由得笑了。

认识她,真的是世间,最美好的邂逅。

与她相识相知相恋的一幕幕在脑子里回放。

第一次见面,妹妹非要他给卷个鸭子,身为兄长,他便随手帮着给卷了两个。

谁知有个傻姑娘,一激动,把凳子给坐塌了。

他情不自禁的笑了。

妹妹央着他去找她做寿礼,他知道苏纯的意思,但是看见寿宴上冯师母的簪子,他确实暗叹她的手艺。

妹妹推脱,他更知道她的小心思,但是懒得戳破,便独自到书房与她商定。

进了屋,看见她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

怎么会有这么有趣的掌柜,还打着小呼噜。

他看着她睡得香甜,不知怎么就觉得心情舒畅。

看她手边拿着自己的诗集,想来是写得无聊让人家犯困。

再看她脸侧的草图,觉得有趣,就随手按她的想法重画了个。

想来,从那个时候,他对她便是不同的吧。

送匾,家宴,误会,偶遇,游湖,遇雨,第一次的触碰,那一场大雨,第一次的拥抱,那一个夜晚。

林林总总,如雪片般扑扑簌簌的落满脑海,苏澈明白此生,便是惟怀中这一人而已了。

郑天青大着胆子,从他怀里钻出来,看他正在出神,胳膊支在他头侧,手自然而然的替他将发丝整好,问:“在想什么”

苏澈回过神,看着她,蕴了许久,道:“该起了。”

郑天青直起身子看看窗外的日头,已是申时了。

两人翻身下床,整了整衣冠,活像两个偷情的男女,对视一眼,都不由的笑出声来。

刚刚出门,彩月居然候在外面,一问便知,苏纯来了。

郑天青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她抬眼看着苏澈,问:“怎么说”

苏澈拉着她的手,道:“照实说。”

两人便携手下楼。

铺子里此时没人,苏纯正坐在小厅里吃点心,看哥哥与天青牵着手下来,心中便已分明。

她笑着看着两人,不说话。

郑天青落座,看苏纯不说话,更加不好意思。

“你来了,有看上什么吗”

苏纯指指头上的粉晶簪花,道:“已经戴上了,嫂子。”

郑天青顿时被口水呛到,急急的咳嗽起来。

苏纯忙起身递水,苏澈已经在一旁帮她拍起了背。

苏纯急着道:“你紧张什么,这是好事,怎么跟见家长似的。”

郑天青接过水,喝了一口,顺了气,道:“我不紧张,就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应该谢谢我这个大媒人才对。”苏纯对她眨眨眼,“我不是早说过有戏嘛”

苏澈故作疑问:“什么时候”

苏纯觉得逗她有趣,道:“寿宴上。”

郑天青羞的满面通红,又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苏澈不再逗她,轻轻拍着她的背,道:“慢点喝。”

苏纯见了这幅情状,不禁觉得惊奇又高兴。

哥哥这副温情的样子着实少见,就算是父亲生病,有个头疼脑热,他是个大夫,都能冷静的开方下药,叮嘱休息。

对自己这个亲妹妹更是就事论事,不假辞色,到了天青这儿,居然如此贴心,判若两人。

要说这情之一字,委实有趣。

她玩心又起,道:“果真人说只羡鸳鸯不羡仙,看这腻味劲儿,如不是相貌一致,真看不出是我的亲哥哥竟然这样会体贴人。”

郑天青听了,喝着水,又想笑,嘴巴情不自禁的咧着,一不小心,又呛了一口水。

咳嗽起来。

苏澈瞪了苏纯一眼,她立马噤声。

又继续拍着郑天青的背,道:“不听话。”

苏纯听了这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郑天青抬起头,也假意白了她一眼,分明却是满眼的风流,掩不住的娇羞。

清风疾步到苏澈身边,附耳说了几句话,苏澈匆匆起身,道:“我有事,要回去一趟,你们慢聊。”

郑天青看着他,道:“路上小心。”

苏澈摸摸她的发说,你们俩在屋里干嘛呢”

这等闺中闲话说得教人脸红,但是身为一起长大的密友,抛却了小姑子的身份,郑天青对她还是无话不谈的,“我中午喝了点酒,我们一起躺了一会儿。”

“躺了一会儿”苏纯声音拔高,又压低道:“你们两个名不正言不顺,胆子倒不小,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儿吧”

郑天青知道苏纯,玩笑归玩笑,到底是真心在意她的。

摇摇头,道:“当然没有。”

苏纯放下心来,道:“你可是要注意,你现在身份不同以往,以后你们相处,若用得着我打掩护,便尽管叫着我,别再像上次一样,被金蝉那等人羞辱。”

郑天青眼中一暖,笑得春风化雨。

若说恋爱中的人,眼神里有光彩,苏纯绝对双手赞成。

郑天青此时比往常,多了几分妩媚,整个人看着都喜气洋洋的。

替她高兴,也为自己高兴,有什么比手帕交当了自己嫂子,更令人舒心呢。

两人饭毕,出了包厢,正准备去胭脂铺走走。

“听说馥郁香坊新来了些西域的香,我们去瞧瞧,成立好些胭脂铺都上新货了,还有好些是汗氤不掉的呢。”

听着苏纯说话,郑天青开心的应着。

两人正说着,转过个拐角,迎面碰上结伴的三人。

郑天青拿眼一扫,头都大了。

碧池,金蝉,江南玉,补她一个,就能凑一桌麻将。

若是入局,她恐怕会被撕的,片甲不留。

最新小说: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天劫摆渡人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我的遂心如意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我在洪荒搞基建 破阵录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