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武侠修真 > 珠圆玉润 > 第44章 乞巧观星

第44章 乞巧观星(1 / 1)

郑天青坐在铺子里,看街前家家都开始为女儿节倒饬布置,大红绸子挂在铺子上,连五彩的丝绦也系上了门楣,暖风吹着七彩的带子,飘飘洒洒,带了几丝缠绵。

京城几乎每天均有庙会,除初一、十五大多数为开庙日之外,还有四大庙会轮流在城内举行。

逢三在宣武门外下斜街土地庙开庙,逢四在崇文门外花市开庙,逢五、六在阜成门内白塔寺开庙,逢七、八在护国寺开庙,逢九、十、一、二在隆福寺开庙。

除了四大庙会外,朝阳门外菱角坑、通惠河上二闸和什刹海也有卖节令物品的,尤以能当供品的时令鲜果为特色。

每到农历七月初一,各种七夕应节事物便开始上市,主要有牛郎织女年画、乞巧楼、七巧针、乞巧果和祭星用的蜡烛、香以及各种妇女用的粉、胭脂化妆品等。

流光溢彩阁也不例外,早早就就开始筹备乞巧节的首饰。

晚上姑娘小姐们都爱逛个庙会,梳妆打扮当然是重中之重,谁不想惊艳众人,觅得良缘。

郑天青早早就准备好了各种款式价位的首饰,粉晶被前司天监王阁老奉为招桃花的利器,不光是它粉嫩的颜色,更为了这意头,粉晶成了七月初以来最紧俏的货品。

彩月正指挥伙计在店口挂丝带,碧色的丝绸迎着暖风柔柔的飞舞,昭示着女儿们的祈愿。

明月将桌子都笼上碧纱,衬着珠宝玉石更加晶莹,多宝架与藤架也系上香囊璎珞,随着门口珠帘被吹进的暖风,摇摇坠坠,别有情趣。

原本楼梯下的背阴的小架子,被单独隔断,层层叠叠的被纱布围着,便是郑天青的杀手锏。

平时看着不起眼,七月初七这天,才刚刚围出来,一次只能进两个人,今日才开张,不知能否一鸣惊人。

乞巧节自宋代以来,就像春节一般热闹,此刻刚刚辰时,各个书院都放了假,街上的叫卖声也起了,家家户户都忙着布置。

富贵之家,在庭院里布置一座彩楼,谓之“乞巧楼”,铺设香案及应时酒果,只为了在晚间让家中少女趁织女与牛郎团圆,心情愉快的时候,焚香列拜,穿针引线向她乞求灵巧。

郑天青担心铺子,走得早,还没见家中的彩楼如何,但是知道母亲定是早已备好了各样事物,只等她晚上回来一起庆祝。

城中的店铺此时都才开门,急急忙忙的布置起来,虽店中都还冷清,但是街上却是好不热闹。

京城各大道观从七月初一起,便立坛祭祀北斗七星,名曰“七星斗坛”,最热闹的要数西四的斗姥宫,道士要做七天七夜的法事。

每年轮到打醮的道观不同,今年是白云观,此乃京城的名观,打醮也是庄严的法事。

道士们必得准备好各项事物,打彩门、垒灶堂,起天坛,请各路神仙,祭祀魁星。

从早上道士们就要便忙碌起来了,用过早饭就开始迎香、圈城。

几十个道士排着一行队慢慢的走着,队伍前面的道士捧着祖师的牌位,扛着年、月、日、时、四个使者和十大元帅的木雕像及祖师殿前的法器家什,后面的人则怀里抱着彩旗,在鼓完撩起帷帐,请她进去,留着侍婢在外面。

那小小一方空间,还放了个冰鉴,倒不闷热,就是光线暗的很,张茉然抬头,看架子上摆着些寻常的珠花,耳环等珍珠首饰,不觉疑惑,这有什么新奇。

郑天青放了帘子,这小小一隅便彻底暗了,张茉然本想发问,却突然深吸了一口气。

原本漆黑的角落里荧光闪烁,还有不同的形状,有花,有月,甚至有北斗七星的样子,真像悬在夜幕中的星星,并非远在天边,而是触手可及。

“噗嗤”一声,郑天青划了根火柴,点一盏灯,那星辉便弱了。

张茉然回过神来,道:“这莫不是夜明珠你倒是有销路,得要十两银子一颗吧”

郑天青微微一笑,道:“这里确实有几颗夜明珠,但是大部分都是普通的珍珠,只里面有一些涂了磷粉,会发光,但是太热会燃烧。有一些涂了萤火虫的粉末拿草药熬了,也会发光,但持续不久。算是各有利弊了,磷粉六钱一支,萤火虫粉一两一支。”

张茉然问:“萤火虫粉末会亮多久”

“我试了,加些草药会亮四个时辰,所以我打算天黑以后再买。”

“有趣”张茉然笑了,“那我要定一支簪子,这样戴在头上逛庙会才有意思”

“好”

郑天青带她挑了样式,收了定钱,笑盈盈的送出门。

张茉然道:“我会跟姐妹们都说说,但愿你准备的东西足。”

郑天青笑着道谢。

一回身,看见彩月站在身后对她笑道:“效果不错,不枉费我们试了那么久。”

郑天青一侧头,道:“若是有人问,你便领她们进去吧,让明月记好帐和样式,我再去做些簪子。”

彩月笑着点头。

直到申时,这荧光簪子便卖出了五十多支。

郑天青这一天争分夺秒地做了百十支样式各异的钗子和几对耳环。

看着天渐渐暗下去,又给簪子涂粉末,等一切停当,净了手,已经到了酉时。

赵翘楚派了郑梁来接她。

郑天青吩咐明月,给留下的伙计双倍工钱,开到亥时便可,又给了她和彩月各一支夜明簪子戴着玩儿,才匆匆离了铺子。

一踏进门儿便闻见满院子的香味儿,绕过影壁便看见立在院子西边的乞巧楼,说是楼,不过是院子里搭起凉棚,张挂七夕牵牛织女图,用七彩丝绦做了装饰,盛放陈列瓜果酒饼等,邀请亲眷中的女流,作巧节会。

郑天青家中女眷本就不多,每次的乞巧会便是阖家在凉棚中团聚一番,再去逛庙会。

她每次少不得要脱了父母的掌控,跟着苏纯和茉然她们,四处热闹。

虽说乞巧会开得不盛,但七夕夜烧香祭拜星星,是少不得的。

供案设在庭院或花园,最好是设在葡萄架旁,供案上陈设有用西瓜雕刻的“花瓜”、蜜桃、闻香果等时令鲜品。在花瓶里插上鲜花,甚至将胭脂、粉摆上去献给织女。

她还记得小时候,七月初七书院歇课,母亲带她在凉棚里开乞巧会,让她和彩月,樱珠一起投针。

这投针也是有些意头的,初六的晚上先设水碗于花下,放至初七日中午,再将这碗水曝晒在太阳下。

过一会儿,水面便产生一层薄膜,这时将平日缝制衣服或绣花的针小心翼翼投入碗中。

若针浮在水面者就会有运气,沉下水者说明女工活还欠功力,今后需要努力。

针浮在水面上,投影到盆地,如针影美观如同花朵、鸟兽、云彩等形,说明天上织女已经知道自己乞巧了,谓之有“缘”;如果细直如针形便是“巧”的象征,谓之“乞得巧”,因为这些影子表示织女赐给她一根灵巧的绣花针,可以绣出美丽的图案。

如果水下针影如槌,或弯曲不成形者,就表示丢针这个妇女是个“拙妇”织女给她一根石杵。

那时她还小,在葡萄架下,吃着葡萄,捧着腮不敢投,先让樱珠姑姑打头儿,针飘在水面上,她便开心的不得了,再见影儿是纤细的针形,,得被踏破了门槛”

郑天青听了这话,心中高兴,连连向她道谢。

她随处略略一望,还真有不少姑娘的发间耳际有荧光点点,心中自是美滋滋的。

一回头,苏纯的笑颜就在眼前,道:“张望什么呢找你的情郎”

羞得郑天青不语,张茉然见状便借口离开,留她两人说话。

苏纯支了清歌与彩月到一旁,一手持着花灯,拉着她往庙会外的河边去。

“这是要去哪”

“找你的情郎啊我哥今儿特意一早就回家,我便明白他的意思。”

郑天青轻轻的笑。

苏纯从怀里掏出一支荧光的簪子插到头上,道:“怎么样我白天出不来,正巧碰见茉然来,酒托她给我也带了一支。”

荧光映在她脸上,跟手里的暖光一融,更是说不出的好看。

“美当真天仙下凡。”

两人哈哈一笑,牵着手走。

上游河边的灯光暗了许多。过了桥,连放花灯的姑娘都没有了,再走了百十步,便到了下游是个僻静的小亭子,里面有灯光闪闪。

郑天青看见了一袭白衣,在月光下,熠熠夺目。

苏纯住了步,清风从亭子里出来,她朝郑天青莞尔一笑,道:“我的任务完成了,我这只喜鹊该飞走了。”

郑天青含羞带臊的笑着低头,轻道了声:“谢谢。”

苏纯拉下她胳膊道:“嫂子客气。”便笑嘻嘻地同清风离开。

她提着灯笼,踏着月光进了亭子,他的脸由暗转明。

月光溶溶的洒在两人身上,一阵夜风吹过,烛光与他的衣袂头发都随风飘荡,那件月白的袍子,此刻更衬得他温润如玉。

郑天青将灯笼放在石桌上,再抬头,他已到了面前。

他张开双手,她靠进怀中。

良久,她抬起埋在他胸口的脸,道:“我们去河边坐坐吧,我还不认识牛郎织女星呢。”

他扑哧一声乐了,俯身捞起她放在桌上的灯笼。

她也随着松了环在他腰上的双手,跟着他往河边去。

两人拉着手,挑了块草地坐下,一同仰着头,顺势就躺到了草地上。

苏澈伸手指给她看,郑天青靠在他的臂弯里,向着手指的方向看。

天上繁星闪耀,一道白茫茫的银河横贯南北,银河东西两岸,各有一颗闪亮的星星,隔河相望,遥遥相对,那就是牵牛星和织女星。

她识出了双星,闭眼许愿,嘴上还默默念叨。

苏澈侧头看她,觉得可爱,轻轻吻了下她的眼帘,又挪到嘴唇。

郑天青刚刚默念完,便感受到了他的温度,眼皮轻颤。

微微睁开眼睛,看见他已撑起身子,脉脉看她。

他的身后是漫天的繁星,此刻闪闪烁烁,全都坠到了他的身上。

他带着星光,含着笑,垂眼看她,眼中亦是灿若繁星,流光璀璨。

这一刹那,令她永生都忘不了这个夜晚。

最新小说: 我的遂心如意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天劫摆渡人 破阵录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我在洪荒搞基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