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有朋自远方来(1 / 1)

随着孙坚的下葬,‘江东猛虎’的传说,终于落下帷幕。

按照与朱治的约定,孙策迁居江都那边,同时也是给孙坚守孝。

此时,已经是初平三年春。

“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不会久居孙坚之下。现在看来,我还是有些眼光的。”

孙暠府上,书房之中,有一俏郎君来到孙暠面前。

此人姓吕名炽,年不过十七八,一年前为孙暠招揽,协助管理家中产业。

“若伯父还活着,为了孙家的未来,我可以为他效力。很遗憾他去世了,我不怀疑伯符能带着孙家再度崛起。我只是更相信,自己能做得更好。”孙暠翻看着账簿,去年的收入已经上来。

经过他的提点,还有吕炽的运作,家中的收入明显提升。

便是认可吕炽的办事能力,才把商行的事情交给他负责,自己则选择从军。

说到底,他可不希望和孙静一样。

把自己的一生,都投入到位孙家输血的事业上去。

“只是,孙策那一脉,可不像是擅长经营的。”

吕炽提醒道,孙暠要上位,就得有人负责输血。

孙策那性格,可不像能耐下心思经营的。

“这也是我把你叫来的原因,我希望让仲异,在你手下学习三年。”

孙暠当然明白,如果非要有人牺牲自己,孙静算一个,弟弟孙瑜算一个。

今年才十六(虚)岁的孙瑜,也练武,不过本身更喜欢读书。

既然从文,参与族产的经营也挺好。

这让他想到李典,本来不喜征战。

奈何自父亲和兄长陆续去世,也不得不接过父兄的部曲,成为一名武将。

某种程度来说,孙瑜和李典有些相似。

吕炽闻言,脸上增添几分喜色。

他志不在商贾,孙暠显然也注意到了。

再说,以外人负责孙氏族产,虽然主事人是孙静,也难免被人诟病。

“善!三年,我让他能独当一面。只是三年,若你达不到那个高度,吕某只能告辞。”

吕炽当即表态,当初愿意帮助孙暠,只因为其对自己有救命之恩。

不过帮忙经营四年,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他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不打算被商贾的事情耽搁。

“少主,细阳侯嫡孙岑溪来了,就在大厅!”

老管家这个时候过来汇报,孙暠在家里等的这几天,便是在等此人。

去年三月,有孙暠随行的商队,救下一伙旅客。

其中有两人,一个便是吕炽,一个便是岑溪。

“来得正好!”孙暠闻言,当即起身朝着大厅走去。

自打算争夺家主之位开始,他就一直在做准备。

哪怕争夺失败,他也会选择自立。

大厅之中,一名红脸汉子端坐其中。

若非年纪尚轻没什么胡须,与关羽却有七八分神似。

“百川,许久未见!”孙暠热情上前,与岑溪相处时间颇短,不过两人也算一见如故。

“伯彦,的确是好久不见。不过和去年比起来,今年你看起来好像不同了。”

岑溪看向孙暠,去年要说也算意气风发,也仅仅是那样。

今年给他的感觉,更像是一把出鞘的宝剑,挣脱了禁锢,正要崭露锋芒。

“信中没有提到,前不久我刚刚成为孙氏族长。同时,接过伯父的部曲。”

孙暠也没有隐瞒,孙坚阵亡的消息,怕是早就传开了。

另外就是,南郡距离汝南郡并不远,细阳侯家自然是知道的。

“难怪需要运作,给,这是祖父帮你争取到的。”岑溪也没含糊,把官印和文书递过去。

董卓执政期间,对士人的态度还不错。

只是士人最看重名声,不屑与之为伍罢了。

细阳侯岑福无所谓,家道早已没落,儿子还不堪一用,还不如豁出去多赚点好处。

“董卓听说伯彦乃孙坚族侄,还举过孝廉,本打算调入北军听用。祖父却知道伯彦的想法,为你争取到这个官职。”岑溪把东西递给了孙暠。

后者打开一看,好家伙,丹阳郡泾县令。

群山环绕,周边都是宗贼山越。

经济方面,主要还是被这些贼人拖垮的,若能整顿好倒也还不错。

江东好歹是他主场,若是连泾县都经营不起来,那也没必要去争夺天下。

“官职的事情姑且不说,百川,难得过来,不若小住一段时间?”

孙暠接过官印和文书,交给老管家拿下去。

任命书到达,也不是说非要立刻过去。

比起泾县令,眼前的岑溪,才是他真正重视的。

“也好,反正寻医之旅也结束。若伯彦不嫌我叨扰,就留在这里一段时间。”

岑溪也算坦然,只是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右手。

“百川遍访名医,都没有能治愈?”孙暠不由感叹。

岑溪这一代有返祖的趋势,面红如枣,且力大无穷。

无奈在去年遇到贼人,寡不敌众被制服,同时被报复性的挑了手筋。

右手就这样废掉,作为武者的人生也算是完蛋了。

当初没有留下,便是家中召唤,说是遍寻名医,看看能不能让他恢复。

现在看来,果然不行。

难怪三国这大舞台,就没有留下过他的名讳。

“家父找了几个名医,可惜对于已经挑断的手筋,他们也没办法。推荐过名医华佗,后者也尝试治疗。数月下来,也只是恢复三成。”岑溪声影的动了动手。

若只是普通抓握问题不大,迟滞和生硬姑且不说,力气甚至比不上左手。

“百川,我有个办法,可以治好你的手,只是有些匪夷所思……”孙暠当即表态,这也是他希望岑溪亲自来一趟的原因。

“当真!”岑溪闻言,当即变得激动起来,“只要能够治疗,再匪夷所思都没关系!”

“大家都是朋友,我不骗你!主要是早些时候,我在梦中……”孙暠点了点头。

当即把他早已准备好的,仙人梦中传法的借口说了出来。

为了取信岑溪,他当即拔出佩剑,在自己手心割了一刀。

眼看伤口深可见骨,他另外一只手抬起,靠了过去。

不消片刻,手心伤口痊愈,完全看不出受过伤。

“百川,这事的确匪夷所思,但现在你信了吧?”孙暠把手掌伸了过去,额头满是细汗。

“这世上,真的有梦中传法这种事?”不仅仅是岑溪,就算是吕炽也震惊的看向那手掌。

整个过程都在他们的注视下进行,绝对不是障眼法。

“别人不知道,不过我的确是这个情况。”孙暠郑重点了点头。

他很满意两人的表情,也不枉费这些日子不的练习。

这光系的‘治疗术’,从最初的‘无’级别,提升到现在的‘入门’级。

在消耗同样魔法值的前提下,治疗速度更快,效果更好。

就连‘光系魔法’,也被他刷了不少经验,经验条都过半了。

岑溪早已是迫不及待,孙暠也不废话,带他到偏厅之中。

亲自划开他的右手,深可见骨,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他却是哼哼都没有。

倒是,有几分刮骨疗伤的意思。

当然也不可能让他痛苦太久,孙暠当即施展‘治疗术’为他治疗。

不到一分钟,伤口已经痊愈。

“我的手……”

岑溪抬起右手,早已热泪盈眶。

最新小说: 重生之心动 我自地狱来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望眼欲穿 都市医仙 势不可挡 天价萌妻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岂言不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