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休沐日(1 / 1)

“忙活了两个多月,秋收算是结束了,可钱粮要运上去,这叫人真受不了。”

孙暠端坐在衙门里面,看着眼前的吕炽。

眼看着群雄割据,都在想着扩大地盘。

这收上来的钱粮,他就不想便宜了周昕。

“正是天下群雄,都不肯上交钱粮,伯彦却那么做了,这才能凸显你的忠君爱国。”吕炽提醒道,“再则,就算要上交,也是有说法的。也没必要傻乎乎的,真就该是多少交多少。”

“哦,说来听听!”孙暠还真不知道其中的道道,当即虚心询问。

“仓库里面,还有不少陈粮。我们甚至可以主动和商家,勾兑一批陈粮运过去。若是两三年那种陈粮,一石新粮大概可以换两石陈粮。再做点手段,把陈粮翻新一些,最后再买通检查的官吏,基本就能当新粮运上去。”吕炽倒也不隐瞒,反正那么做的人并不少。

黑,真特么的黑!

只是孙暠虽在心里吐槽,却不好说些什么。

自古这钱粮问题,就算到现代都没办法解决。

钱粮老鼠什么时代都有,火龙烧仓到现代也没办法断绝。

否则西汉时期,为什么会废除常平仓制度?

理由就是官吏用低价强收百姓的粮食,高价强卖给百姓,又各种贪污挪用。

是以汉元帝时期,便废除常平仓,东汉明帝时期打算重新设置,也是被这个理由否定。

在吕炽的安排下,粮队朝着宛陵方向运去。

这一路大张旗鼓,由士兵护送,行人想要忽略都难。

只要有人好奇,这车队运送的是什么。

身边就会有人告知,这是泾县今年收上来的钱粮。

“收买吏员,花费五贯,雇人沿路鼓吹,花费两贯。如今别说是泾县和宛陵,周边好几个县,都知晓县令的忠君爱国。”

吕炽把开销和结果汇报上来,孙暠则是点了点头。

宣传这一块就要舍得花钱,名声这玩意,在这个时代有时候比官位还重。

“那么低端的玩意,有心人直接就能猜到是我们的手笔。”孙暠调侃道。

“问题他们不会戳穿,规则就是这样的。”吕炽回道。

孙暠这情况不是个例,而是这个时代大家都是那么做的。

就说尚贤馆开设以来,陆续过来游学的学子,还有路过的游侠越来越多。

孙暠有条件都亲自见过他们,和他们‘畅谈天下’,塑造忠君爱国,豪爽仗义的人设。

慢慢的也开始有成效,就丹阳郡这一亩三分地,孙暠的正面形象算是树立起来了。

“真就有些羡慕伯父,自己是什么样,就表现出什么样,根本不去管什么人设。”

孙暠调侃,后来孙策似乎也是走这个路线。

“孙文台看着直爽,甚至莽撞,但并不意味着,他没有伪装。不如说,这本身就是他的伪装。”

吕炽摇了摇头,这年头没伪装的,早就被人吃干抹净了。

孙坚并非豪门出身,骤然上位,就得装成一个莽夫,甚至是个二愣子。

这样别人才不会忌惮他,他也可以通过装傻,来回避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换个角度来说,也正是因为‘莽’,那些老油条就不喜欢带他一起玩。

朱儁这样的寒门子弟,没人可用的情况下,还会想起孙坚。

到了张温时期,就会觉得孙坚是个麻烦。

孙暠要说实力也可以,走孙坚的老路也行,只是就这个世道,要起家会更难。

除非,找个名头大的人投奔,比如说二袁。

袁绍在河北,再说大势已成,要在他麾下出头很难。

尤其此人看中世家子弟,而轻贱寒门和庶民,孙暠很难被他看重。

袁术倒是刚刚溃败,正是用人之际,只是此人心眼很小,不好伺候。

“也是,进入社会之后,谁的脸上不是戴着一块假面。”孙暠笑道。

真要算的话,‘孙暠’便是他戴着的最大的假面。

就说吕炽,他也有一块最大的假面。

孙暠和岑溪都看在眼里,只是都不说。

不过这一路顺风顺水,也多亏他鼎力相助。

不过当初若非自己恰好遇到,在贼人手里救下岑溪和吕炽,两人怕是早就死了。

两人就此成了汉末的变数,却不知道会给这时代,带来什么。

“你这语气,可不像是十八岁,更像是三十多的。”吕炽看了看孙暠,随即笑起来。

“难得装一次老成,别这样笑话我啊……对了,明天就是休沐日,我们三个出去哪游玩一番?”孙暠笑道。

说起来也有段时间,他们三个没有一起结伴去游玩了。

救命之恩是救命之恩,三人性格虽然不同,不过相处下来还算愉快,就这样成了好友。

现在的友谊,已经没一年前那么纯粹。

只是孙暠觉得,三人的友谊还得维持下去。

“难得休沐日,不好好休息,出去游玩多累啊!”吕炽皱了皱眉。

不排斥游玩,只是休沐日就一天,他也有自己的安排。

“要不我们这衙门,以后工作五天,休息两天如何?”孙暠提议,这是所有社畜的梦想。

“这可不行,好逸恶劳会破坏你的形象。按说就算是休沐日,不,不如说正因为是休沐日,你才应该多去尚贤馆,好好和那些士人相处。现在是创业的时期,切不可懈怠。”吕炽告诫。

孙暠闻言也不好说些什么,有时候就觉得,这吕炽都要成了他的经纪人。

偏偏他说的有道理,自己也必须要遵守。

不如说,记忆里那些刚有些成绩,就飘了的小鲜肉们,下场都不太好。

当然他和小鲜肉不同,靠流量,同样也有真本事。

无奈就无奈在这里,这年头你有真本事,还要去刷流量,买水军,让大家都认识你。

吕炽告辞之后,孙暠也开始今天的锻炼。

读书写字,锻炼身体,修炼武艺,还要练习箭法和骑术。

受伤或者疲惫,就用光系‘治疗术’给自己治疗。

这玩意不仅能治疗伤口,还能降低疲劳。

不过珍贵的法力值,只是用来恢复疲劳,那的确是浪费了点。

锻炼到酉时(17:00-18:59),孙暠看了看个人面板。

只觉得还差点,又继续开始锻炼起来。

锻炼到晚上亥时(21:00-22:59),力量属性从87点提升到88点,才会心一笑,瘫倒在地。

要说武学天赋和身体素质,自己比不上孙策。

那孩子就如同是老天爷眷顾的一般,‘天才’大概就是形容他这样的。

好在自己勤能补拙,而且技能提升没有瓶颈,终究能追赶上。

再说能安心当个将领,对孙策来说才是最幸福的。

可若为将领,能安心用他,信任他的,这个世上大概只有自己一个。

“兄长,这样躺在地上会着凉的。”孙瑜过来,递来一块汗巾。

后衙是县令居住的地方,不过孙暠尚未成家,就叫孙瑜一起住,有什么两兄弟也方便照应。

“放心,我的身体壮实着。倒是仲异,学得怎么样了?”孙暠接过汗巾,边擦汗边问道。

“数算以前接触过,只是经商的那些事情,感觉很复杂,还需要慢慢学习。”孙瑜有些心虚。

孙暠为他争取三年,让他跟吕炽学习经商。

吕炽家就经商的,不过感觉祖上未必是经商,毕竟他对政治同样熟悉。

可惜更多是算计之道,而非治国安邦之道,只能当陈平,不能当张良。

和吕炽这种专业户比起来,孙家是种瓜起家的。

好歹还是农事,姑且算是擦边球。

赚得比卖粮食的多些,又不能说是商贾。

否则孙坚要起家,怕是更加困难。

随着孙坚起家,有私兵要养,数量还越来越多。

种瓜的收入跟不上,只能扩大产业。

也多亏有吕炽帮忙,产业名义上挂靠在孙家姻亲的手里,实则是孙静把控。

吕炽作为副手负责实际业务,也出面帮忙排除后患。

当时孙坚有官身,后来还成为乌程侯,很多事情变得轻松许多。

现在也一样,乌程侯孙策不要,给了孙匡。

借乌程侯的名义,好歹稳住一些觊觎的势力。

孙静在背后总揽全局,吕炽却不可能一直帮忙负责具体事务。

再说孙静终究会老,也需要有人继承他的位置。

孙暠不愿意,那么只能孙瑜顶上去。

否则,只能三弟孙皎顶上。

“慢慢来,以前你没接触过这些,急不得。再说父亲春秋鼎盛,还能再照看个二三十年。之后,怎么着也得让他老人家退下来,过上含饴弄孙的日子。”孙暠拍了拍孙瑜的肩膀。

想了想,继续说道:“明日是休沐日,我们去尚贤馆,会会那些学子和游侠怎么样?”

“好啊!”孙瑜当即点头,交友什么的他最喜欢了。

比起学武,他其实更喜欢读书。

孙暠看向这十六岁的弟弟,露出笑容。

大概也就是这个时候,更像是个孩子。

次日,孙暠依然按照习惯闻鸡习武。

他现在的精神数值达到12点,长期施展魔法,精神数值的经验也在一点点提升着。

要说‘精力’那应该属于耐力的范畴,其他则是‘智力’的领域。

这‘精神’属性,应该是觉醒系统后,才诞生的超凡属性,也许叫做‘法力’会更准确些。

说白了就是蓝条,没有这玩意无法施法。

当然,也一定程度会影响到魔法的威力。

也有附带的一些效果,比如说加速疲劳值的回复。

比如说鸡鸣前后,他已经可以起来,精神奕奕。

而半个时辰,也就是卯时之后,孙瑜才起来。

这孩子很崇拜孙暠,见孙暠每天习文练武,他也尽量去做。

这到底是自己的亲弟弟,孙暠顺便就指导一下他的刀法。

“多谢兄长赐教……”半个时辰后,孙瑜心理道谢。

经过孙暠的指导,他的刀法的确有所长进。

孙暠则是挥了挥手,敷衍过去。

以他‘精通’的刀法,看出孙瑜的不足并不难。

奈何‘教学’这技能,只是‘无(17%)’级别。

能教明白,那不是他教得好,是孙瑜悟性好。

仔细洗漱一番,两人换上便服出了门。

休沐日,本来就是给官吏回家,好好洗个头,顺便休息一下的日子。

命家仆备上茶和酒,两兄弟从后门离开,没多久就来到尚贤馆。

“诸位,我又来了!”孙暠刚进来,就朝着里面喊了一声。

他是每次休沐日就会过来,毕竟平时要‘勤政’不好懈怠。

尚贤馆分成东西两院,西院为游侠落脚的地方,东院为学子落脚的地方。

按照习惯,他上午会去东院与学子畅谈国事,下午会去西院与游侠喝酒。

在声望累积的时期,这种例行公事必须要坚持。

茶交给尚贤馆的下人去烹,他不喜欢烹茶,问题这年头不少人喜欢。

更无奈的是,炒茶还没有出来,他也不好弄,毕竟现阶段保不住这玩意。

茶是小叶苦丁制成的茶饼,煮着喝苦涩无比,难怪要加入盐和香料调味。

调味过后,烹煮出来的便是茶汤。

当卤汤来喝,感觉还可以,当茶来喝,味道就很怪。

说到底还是习惯问题,就比如豆腐花这玩意。

“子山,上次我们说到哪里来着?”孙暠看向眼前的学子。

吕炽专门调查过,一个月前才入住,不过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抵达泾县。

淮阴人士,躲避战乱逃到江东,又因为泾县治安最好,转道过来这里。

为什么他那么重视,只因为眼前这个学子叫做步骘,历史上当过孙吴的丞相。

孙暠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步骘。

至于他同伴的卫旌,则陌生许多。

再喜欢三国,也不可能每个人都记得那么熟悉。

就说孙河,他都不记得孙吴是否有这号人物,具体成就如何。

“回县令,说到黄巾之乱,与废除盐铁专营,以及常平仓有关……”步骘回道。

之前孙暠只说到一半,这五天下来,却是让自己寝食难安,想听听后续的见解……

最新小说: 重生之心动 官鼎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都市医仙 超级人生陈平江婉全文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势不可挡 天价萌妻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我自地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