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开春第一宴(1 / 1)

“周太守一直没有回应,是以在朝廷派遣新太守到来之前,本官会守护好丹阳郡。只希望各位能与本官同心协力,共同守护和建设丹阳郡。”

年初开印,孙暠少不得设宴,邀请丹阳郡的望族。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样,是以赴宴的宾客们,也算比较放得开。

本来以为孙暠要勒索钱粮,谁知道一连几次,对方都是表示亲善,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聊着聊着,大家也发现孙暠仗义,豪爽,文采也没那么糟糕,至少不是粗鄙之人。

“但凭太守吩咐!”这次赴宴,听孙暠那么说,大家以为终于到了要出钱的时候。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以前还不认识孙暠,现在初步认可,只要对方不过分,可以支持一下。

要说这年头,有权力却不捞好处的官员,反正他们是没见过的。

孙暠也的确需要这些望族的配合,太守和县令不同,县令可以用的手段,太守就不能用。

就说杀鸡儆猴这玩意,就算全灭一个望族,最多震慑一个县的其他望族。

可如果每个县都抓个典型开刀,且不说不现实,就说也会落得‘嗜杀’‘残暴’的印象。

最常用的手段,变成拉一批打一批。

同时要把控好士农工商四个阶级的态度,这样才能稳定。

以上这些,就是吕炽传授下来的‘秘诀’。

当然就算没有他传授,孙暠也懂这道理。

作为穿越者,这些基本的手段还是懂的。

不过吕炽的建议,能够让他更结合了解过的知识, 来面对实际的问题。

“鼓励农桑算什么历年都会做的事情, 今年也不例外。”孙暠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

说到底就是今年大家出点钱, 把水利修缮一下,同时帮忙宣传堆肥的好处,还有公厕的建设等。

“太守仁义!”望族们松了口气。

不管家族是否有商队, 本身都是大地主,水利建设起来, 对他们来说也有好处。

最怕是什么, 最怕就是出了钱, 结果都进入孙暠的口袋里面。

只是粪肥这玩意,真的能提升产量?

大家虽然不会直接耕种, 对农事还是有了解的。

尿还好,粪肥的话这玩意可是会烧苗。

孙暠知道他们不信,少不得命吕炽, 把去年泾县试验田的产量数据说了出来。

当望族们发现, 这玩意真能增产的时候, 自然很乐意帮忙。

“只是, 若丹阳郡大丰收,这粮价怕是就提升不上去了……”

望族们还是有些顾忌, 毕竟这年头世家豪族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操控粮价。

其次,便是万恶的高利贷。

通过操控粮价让荒年的百姓借下高利贷, 在丰年操控粮价让他们的粮食卖不出价钱。

最终自耕农和小地主破产,他们低价买下对方的土地, 甚至逼迫这些人卖身为奴。

世家的扩张,基本都是这样一点点的蚕食过去的。

“这个不需要担心, 我打算在丹阳郡重开常平仓。向各位保证,按照市场均价收购粮食绝对不会让大家吃亏。”孙暠表态。

常平仓这玩意提出来, 这些望族们居然感到有些陌生,毕竟这玩意都是西汉时期的东西了。

不过听孙暠的说法,大家大概猜到,这玩意是平抑粮价的玩意。

既然能在丰产的时候,按照均价收粮。

自然也可以在灾年,按照均价卖粮。

如此他们或许在丰年不亏,但灾年的大头,可就没了!

一时间,望族们多少有些犹豫。

坐在家里能赚钱,旱涝保收,还不需要市场需求的生意,这才是他们的主业。

只是粮食太多,家族人手充裕,就分出去经商。

还遮遮掩掩的,不敢让别人知道,怕影响到族人的仕途。

现在说来钱的大头被砍,多少有些不自在。

“另外,考虑到市场上物资的不足。本官宣布对粮油盐布等基础物资免税三年,但是对奢侈品,比如说贵金属、珠宝和酒水等,适当提升税金。”孙暠继续说道。

那么高端的玩意,在场的众人几乎没有接触,最多是酒水。

不过孙暠能那么说,也意味着将不禁酒,这可是很赚钱的买卖。

更别说基础物资什么的,这才是望族们主要的商品。

权衡了一番,各望族也同意这笔交易。

至于孙暠擅自改动税率, 合不合适,那当然太合适了!

不仅留下把柄,以后换了太守回来,他们也可以拿这个让新太守强制免税。

当然,到时候扣除免税的问题外,其他不利于自己的策略,当然是能推翻就推翻。

宴会到这里,基本就算告一段落。

孙暠也没有豢养些歌姬舞姬美少年之类的,也没办法来点别的活动。

不过他好吃,大概是穿越者的关系,对食物的要求很高。

过来赴宴的望族,倒是吃好喝好,冲着这个也不亏。

再说来赴宴的目的,本来也不是为了吃吃喝喝,顺便看看舞什么的,谁家没几个舞姬歌姬的?

“总算是搞定了……”送走了宾客们,孙暠却是累趴下。

应酬什么的最讨厌,大家都是戴着虚假的面具,然后双方各种商业互吹。

“政治的核心就是妥协,妥协的程度取决于官府的实力。换了周昕过来,大概只能来个无为而治。”吕炽命人给孙暠端来一碗醒酒汤,然后缓缓说道。

周昕那个书呆子,要人没人,要兵没兵的。

就算下达政令,下面的人听不听都两说的。

尤其灵帝时期是可以买官的,丹阳郡有多少官员是买来的县令,这都说不准。

花了那么多钱买下官职,当然想着把钱捞回来,而且捞得越多越好。

周昕的仁义道德,对这些人来说一文不值。

也不怪袁术军一来,他就得跑路。

麾下一支能打的军队都没有,怎么威慑那些望族,那些官吏?

“只是这样一点都不痛快,能什么都顺着我的心意来做就舒服了。”孙暠吐槽。

“皇帝都做不到这样,你这种话,在梦里说说就好。”吕炽调侃道,“还是说,你打算当始皇帝那种暴君?或者,穷兵黩武的汉武帝?”

“我和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有这两位前车之鉴,能清楚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好的要吸纳,不好的要改正,无非如此。”孙暠摇了摇头,“也不能因为结果都不好,就否定他们的功绩。”

“哦,原来你是这样的看的?”吕炽一愣,看向孙暠的神色有些复杂,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怎么,难道他们两个和你还有关系?”孙暠调侃道。

“只是你这样的蠢货,不多见了。”吕炽摇了摇头,“话说回来,你再前进几步,我都没没办法这样轻松和你说话了?要不要提前演练一下……属下吕炽,拜见明公?”

“好像也不错……不过你和百川这样,短期内我可能真不太适应。”孙暠感慨。

地位这玩意就这样,曾经纯真的友谊都会改变。

就说汉高祖,几个打江山的兄弟,多少落得背叛伏诛的下场……

“只是人生在世,往往不是这个世道适应我们,而是我们去适应这个世道!”吕炽提醒道。

“然而你不是说,政治是妥协的艺术吗?”孙暠反驳,“既然如此,那么由我开创新的世道,然后把所有人都拉上战车!”

身为穿越者,若是没有点追求的话,那么和土著有什么区别?

他果然打算当皇帝吗?

吕炽心里不由得嘀咕,只是,这样不是更好吗?

“那属下就预祝您能心想事成了!”吕炽笑道。

事实证明,这些地方望族根本不会相信孙暠的一面之词。

对于粪肥的效果,他们还是抱有疑惑的,毕竟一个不好可是一年的收获全部作废。

于是在最近几天里,大批陌生人来到泾县,查看郊外的农田。

确认公厕和堆肥的情况,再询问当地百姓去年的事情。

当地的百姓,甚至都不知道,一件事情他们重复说了多少次。

如果不是对方给了点钱,还真不想这样反复强调……

“宗族和官员打交道,往往会有三分戒备,六分小心和一分希冀。是以要么就就事论事,把价码摊开来说,大家互相妥协一番。要么就以势压人,逼迫他们就范。”

吕炽曾经这样评价过那些地方望族,而岑溪同意这个判断。

画饼或征求意见,类似这样的行为,在他们看来根本是官员没有底气,更奈何不了他们。

是以要么摊开来说,大家更让一步。

要么摆烂,老子就要你们那么做。

当然后面这种手段,有用归有用,也会彻底得罪这些望族。

日后稍微有破绽,就得承受他们的报复。

孙暠设宴,便是开出价码,和望族们进行商量。

只是好话说半天,果然没有实际数据更安心。

确认真的有效果之后,就不需要孙暠继续做什么,他们自发会组织那么做。

于是很多丹阳郡的百姓,发现各县里面突然出现‘公厕’这玩意。

同时各地的望族都在挖堆肥坑,尝试去堆肥。

“只是不出所料,他们并没有全部施肥,至少有一半的田地按照以前的方法来耕种。”

吕炽汇报,他一直负责情报和宣传这一块。

任命他为督邮,也是为了方便行走。

“那也只是他们的损失,倒是省得秋收的时候,我们要拿出太多的钱收购。”孙暠无所谓。

“可话说回来,常平仓那玩意,得是朝廷级别的存在,才能玩得转的。你一个太守,重开常平仓,不怕出问题?”吕炽想了想,最后还是说出心中的疑惑。

“传闻汉中五斗米教,有设置一种义仓。用于赈济灾民,还有安定流民。说穿了,其实就是常平仓。他们以汉中一郡能搞这个,我们丹阳郡为什么不能搞?”孙暠随口说道。

话说回来,这个时期张鲁当上汉中太守没?

算了,反正他迟早要那么做的!

“再说,昔日常平仓同样因为各种因素,才被废除。说真的,明明是制度问题,却归咎于常平仓设立的初衷上,这多少有些本末倒置的意思。制度出了问题,那就完善制度,常平仓的设立本利大于弊,奈何元帝听人忽悠,废掉了这个制度。”孙暠对此也是颇为不屑。

吕炽却觉得很正常,计算有武帝,光武帝这样的父亲,也难保儿孙都能达到他们的程度。

在他看来,只要子承父业的帝皇制度没有改变,那么三四代之后的皇帝,难免也要犯错误。

甚至可能在第五代开始,就被外戚掌权,两汉近四百年,基本都是这样来的。

不过最近二十几年,倒有些变化,一直旁观看戏的世家豪强,也开始下场……

就说董卓入京前的袁氏,几乎已经到了只手遮天的地步。

本以为他们会顺利架空皇帝,谁知道出现董卓入京这个变故……

“原来如此,既然伯彦打算尝试完善常平仓的制度,那么吕某且拭目以待。”吕炽笑道。

“那可真的,要擦亮眼睛来看了!”孙暠笑道。

如此过了几天,孙暠才算是把丹阳郡的政务工作弄明白,前后花费近三个月的时间。

‘政务’这个技能直接刷到‘精通’级别,可见这三个月是多么不容易。

周昕到底是没有回来,傻子才回来。

反而是长安那边的消息,已经传了过来。

最新小说: 势不可挡 望眼欲穿 天价萌妻 重生之心动 都市医仙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我自地狱来 岂言不相思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