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军中比斗(1 / 1)

宛陵校场之中,两个将领正在酣战,周围一圈的将领和士卒,兴奋地看向场中。

激动,又不敢喊出来,生怕打扰到场下的两人,又为两人捏了一把汗。

场中不断传来武器碰撞的声音,以及马匹的嘶鸣声。

嘈杂, 却勾人心弦。紧张,让人差点忘记呼吸。

双方错身而过,几滴汗水飞溅在地上,带起些许的尘土。

当马匹错身而过,其中一人却是突然喊了一声:“认输!伯符,你的武艺越来越好了!”

“到底只是寻常切磋,若是沙场比斗,策不是兄长对手。”孙策下马,神色有些严肃。

骑战长枪比古锭刀占优势,他也苦练很久的武艺,结果并不占优势。

输不了,也占不到便宜。

孙暠少不得出面安慰几句,只有他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情况。

经过他不断的努力,刀法提升到精通(74%)的程度,骑术也提升到精通(53%)的程度。

再加上加了好几个buff,这才不落下风。

孙策的武艺,提升太快了。

天赋高,有时候就是那么任性。

自己虽然没有瓶颈的说法,可武艺的提升也得循序渐进。

孙策不同,天赋高了实力提升就如同坐火箭一样。

理论上,只要自己能不断努力下去, 几年后也有可能真正战胜他。

不过若是敌对的情况,战场上运气不好,那可能就活不到几年后。

成长不起来的天才,注定也不是天才。

不过孙策的危机感也的确没错,真的上战场的话,他有更多的手段,能打败孙策。

日常切磋的话,没必要对自己人下黑手。

别的不说,‘火龙祝福’用出来,单纯作用于孙策身上的话,大概率能把他烧死……

“子扬(祖冲表字),要不要入场试试?”认输归认输,孙暠还是挺坏心眼的。

“好啊!”祖冲当即下场,自有亲兵为他牵来战马。

“哈哈,正好,一直听说祖校尉骁勇,正好见识见识!”

孙策见状也是大笑, 这孩子还不知道,自己被孙暠坑了。

不过话说回来, 他加入军中也有一段时间, 很少有机会和同僚切磋。

据说还有个很强的猛将,叫做岑溪的,在春谷县镇守。

有些可惜,不能过去和他切磋一下。

两人下场,孙暠却是想起来了。

最近这段时间,孙策休沐的时候,也会去尚贤馆,与那些游侠厮混。

当然习武之人里面,也有并非游侠的,也有专门走武将路线的世家子弟。

不管是哪种,孙策的直率和豪爽,比他更容易得到那些人的认可。

就算是在学子那边,也有不少看好他的。

很正常,一个不懂执政的莽夫,自己才更有机会展现所学。

不如说,只要他愿意表现出,随随便便就会把权力下放的态度,也会有许多士人愿意投效他。

只是身为穿越者的他,更清楚这样的副作用。

权衡之后,到底没有那么做。

如此一来,倒是要小心点,有些一些居心叵测之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未必不会怂恿孙策自立。

尤其是那些儒家子弟,随着谷梁儒和公羊儒退出历史舞台,这群左氏儒最会忽悠人!

话说当头,孙策与祖冲已经交战到一块。

祖冲的武艺完全是野路子,不过他的力气很大,也不懂什么叫做切磋,招招都是不要命的狠招。

孙策一开始不适应,好几次差点被祖冲伤到。

后来勉强适应,也只是打得有来有回。

“停,孙某认输!”大概五十回合之后,孙策也被迫认输。再打下去,不是祖冲死,就是他死!

“已经结束了啊?”祖冲还不太尽兴,见状也只能停下。

“祖兄武艺的确厉害,气势也很足,再打下去也很难分胜负。”孙策笑道。

破绽很明显,奈何这气势太猛,以命换命的打法太狠了,没有觉悟拼命的人打不过。

扣除这些之外,力气大,攻击速度快,也能弥补野路子的缺点。

“都是野路子……你的枪法也很不错,孙家祖传的?”祖冲好奇问道。毕竟他之前注意到,孙氏子弟大多都是用刀。

“我自幼喜欢用枪,家父找了几个叔父教导,后来就是自己摸索。”孙策摇了摇头。

他算是幸运的,毕竟孙坚为他提供了良好的习武环境。

若没有叔父們的教导,他如今大概也是用刀的。

祖冲闻言一愣,原来是自学成才,那不是和自己一样?

对孙策的好感,居然又略有提升。

“还有谁要上来切磋的?”孙暠看向众人。

自然也有几个,觉得自己武艺不错的,上来切磋。

只可惜和祖冲比起来,就不够看了。

只是这勇气可嘉,孙暠把这些人的名字都记了下来。

这次军中比试,属于一段时期的例行公事。

阵前斗将算这个世界的主流,据说是春秋遗风。

只是孙暠觉得,更所是因为这个世界有演义的因素。

反正流行这玩意,那就要让下面的将领习惯,否则打输了掉士气不说,还损失一名将领。

好在并不是双方刚交战,就开始斗将。

否则每次打仗,不管胜负首先要损失一两名将领,这就实在太恶心了。

再则孙策刚入伍,尚未统兵打仗过。

为了让他更好的融入军中,才安排他的表演战。

不过现在看来,就算不这样,他天然的人格魅力,也会让他获得大家的认可,这是压不住的。

说真的,孙暠都有些羡慕孙策,不如说这种天赋异禀的家伙,很难不让人羡慕。

如果自己没有外挂的话,那么这辈子都只能在追赶他的路上,甚至一辈子都追赶不上。

有时候他甚至在想,历史上自己在孙策死后打算夺权,是否也是一种‘追逐’。

“没人挑战了?”一个时辰后,再也没有人赶上场,孙暠当即宣布,“那么这次比斗,祖冲得第一。作为赏赐,赐你一匹好马!”

当即有亲兵,帮忙把一匹通体黑色的马牵了出来。

“此马名为黑云,也是难得一见的良驹。子扬,它归你了!”孙暠看向祖冲。

“拜谢少主!”祖冲大喜。

他与孙策最大的差距,就是他坐下的只是普通战马。

也不客气,当即翻身上马,在校场简单跑动一番。

几分钟后才依依不舍地下马,显然很中意这匹马。

“尔等也好好勤练武艺,以后未必不会有机会。”孙暠看向众人。

“喏!”一众军官也是纷纷回应,也是暗暗摩拳擦掌,期待下次比斗。

一匹马,所有人的注意力已经从孙策身上,转移了回来。

这倒让孙暠明悟许多,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处事方法。

孙策天生自带魅力光环,这很让人羡慕不假。

只是自己同样有资本和手段,让大家归附在自己麾下。

再说作为一个君主,未必需要所有人臣子都忠诚无比,只要大家都能为他所用即可。

主要也不是游戏,看不出忠诚度是多少。

反过来,因为看不到,反而不纠结。

否则真看到某人,忠诚只有三十上下,那心里肯定难受。

尤其忠诚度59或99这样的,更是逼死强迫症的节奏。

“兄长,这次比斗,怎么感觉好像是在做什么准备?”解散之后,孙策来到孙暠面前。

“看出来了?是啊,我有预感,秋季到来的时候,可能有仗要打!”孙暠点头。

最新小说: 重生之心动 我自地狱来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天价萌妻 超级人生陈平江婉全文 都市医仙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势不可挡 望眼欲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