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他对她道谢(1 / 1)

辞莫莫咬牙摆手,示意下人前去打开镣铐。

纪辞朝他们伸出手,“钥匙给本郡主便好,免得你们又搞些小动作,让陶融伤上加伤。”

辞莫莫分明气得嘴角都在抽搐,却还是一脸的温柔宽容,“西陶、大辞交战,后西陶大败,向大辞求和。为表息兵止戈之诚心,以亲子陶融为质,任大辞鱼肉。”

“即便驸马战死沙场,我也从未迁怒陶融这个异国质子。当初,更是多次劝说阿辞与人为善,不要欺辱陶融。不曾想,你却越发变本加厉。”

“如今,我按照你的心意,当众羞辱陶融,却成了我的不是了。”

辞莫莫说着说着,眼底便泛起了莹莹的泪光。

泪水盈湿了微红的眼眶,当真是楚楚动人,让人心生爱怜。

若非当前处于不利的情势,纪辞真想拍手叫好。

轻飘飘的几句话,不仅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纪辞身上,更是给她定上了心狠手辣、恩将仇报的罪名。

辞莫莫请来的那些名门闺秀,本就和辞莫莫一个鼻孔出气,被她如此煽动情绪,一个个都对纪辞指着鼻子骂,还不带一句重复的。

“纪辞,你也不想想,长公主心地善良,天仙一般的人物,岂是你这等十恶不赦的罪人能污蔑的!”

“纪辞,你还真是狼心狗肺,这些年长公主对你掏心掏肺。你惹下多少大祸小祸,哪次不是长公主给你善后,如今居然反过来咬长公主一口。”

“……”

纪辞对于这些辱骂,只当是耳旁风。

她无视叽叽喳喳的闺秀贵女,拿着钥匙,小心翼翼地打开陶融手上的镣铐,“陶融,倒钩没入了血肉之中,取出来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

陶融冷嘲地瞥向纪辞,“不必!”

话音未落,镣铐便被陶融猛地从血肉中扯出,好似,那根本不是自己的身体一样。

动作之快,让纪辞想要阻止之时,双手双脚已经多出了几个血窟窿。

纪辞气得声音都在发抖,“陶融,你疯了!”

陶融的眼底仍是浓浓的冷嘲,“纪辞,不需要你假惺惺地对我好!”

于遇对陶融的不识好歹,也见怪不怪了,当下虽然生气,但也只限于口头说说,“郡主,陶融这么不念你的情,你就该让他死在公主府。免得,他处处惹得你不快!”

“于遇,我们回府,陶融身上的伤耽误不得。”

陶融的伤,太过严重,在公主府处理,她不放心。

“好。”

于遇正要伸手去扶陶融时,陶融已经像个没事人一样,大步流星地离开。

纪辞看着遗留在地上的血迹,愤怒森寒的目光直直向辞莫莫刺去,“今日之事,我不希望还有下次!”

一阵阵微风吹过,纪辞的广袖抖得厉害。

辞莫莫的指甲狠狠地陷进掌心,但面上还是那抹纯良无害的笑容,“阿辞,陶融毕竟是异国质子,你如此维护他,只怕是不好向皇兄交代。”

系统:【辞莫莫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为5。】

辞莫莫就像块狗皮膏药,谁沾上谁倒霉,还拔都拔不下来。

纪辞恨不得,辞莫莫的好感度蹭蹬地往下掉。

“如何向皇上交代,那是我们郡主府的事,便不劳长公主费心了。”

言毕,便紧追着陶融,出了公主府。

陶融一出公主府,便徒步向大街而去,看样子是要走回去。

纪辞左右扫视一圈,发现,除了她的车驾,周围再无郡主府的车驾。

也就是说,陶融是负伤走来公主府的。

公主府和郡主府之间,不算远,但也算不得近。

徒步行走,起码也得小半个时辰。

纪辞心疼地挡在陶融面前,“陶融,马车很大,我们一起坐车回去吧。”

陶融瞥向一旁的马车,眸色幽深了几分。

“陶融,我知道你讨厌我,可是,你得顾及自己的身子啊。你这么走回郡主府,身上的伤就更严重了……”

纪辞本以为,要费一番口舌,才能将倔脾气的陶融说服。

谁知,纪辞话没说完,陶融就尤为配合地上了马车。

于遇朝着纪辞挤眉弄眼,“郡主,陶融已经转变了态度。假以时日,郡主一定能拿下他!”

手脚极其不协调的于遇,手舞足蹈地在纪辞面前给她加油鼓劲,看上去好不滑稽,直接给纪辞整笑了。

纪辞上马车时,笑得差点摔下去。

话说,纪辞还记得,于遇在小说里的设定是沉默寡言、不苟言笑。

怎么,她穿进书里后,于遇就崩塌成沙雕的人设了呢!

系统:【嘻嘻,那是因为主人慈眉善目、和蔼可亲,让于遇本性暴露了。】

慈眉善目?

和蔼可亲?

纪辞非常不爽,“我很老吗?!”

虽然,她两个世界的年龄加起来,确实有四十多岁了;但是,她就是个小女孩,不许别人说她老! 系统怂了,一溜烟儿就跑了。

“你心里没数?”

纪辞条件反射,向陶融望去,“啊……”

可是,话一出口,纪辞就想拍死自己。

纪辞突然意识到,她刚刚被系统气得,把本该对系统说的话,对陶融说了。

纪辞出了这么个大糗,当然要想办法转移话题。

“那个,那个……”

“今天……”

纪辞开口之时,陶融也突然开口。

陶融抿了抿唇,微微垂下眼帘,掩下眸中的不自在。

陶融难得主动与她交流,纪辞自然要让他先说。

纪辞摸了摸鼻子,“陶融,你先说吧。”

片刻后,陶融才轻启薄唇,“……谢谢!”

“啊?”

她好像听到,陶融对她道谢。

绝对是她听错了!

陶融对他冷嘲热讽,这才是他们之间的相处之道。

陶融破天荒地向她解释,“你说,地位平等,不论贵贱。”

纪辞来自21世纪,从小受社会主义教育,人人平等的观念早已根深蒂固。

辞莫莫那些人,拿质子的身份羞辱陶融,纪辞气得不行,直接就拿‘平等’怼上去了。

没想到,这么一句微不足道的话,竟让陶融如此触动,向她道谢。

看来,陶融虽然不说,但是对质子这个身份非常抵触。

也是,异国质子本就处境艰难,何况,还摊上原主和辞莫莫这两个恶棍。

“陶融,只要你在郡主府一天,你就是郡主府的人。我做这些,都是应该的,你不用和我客气。”

纪辞很想伸手拍陶融的肩膀,想起陶融浑身是伤,又悻悻地将手缩回。

陶融盯着纪辞上扬的嘴角,紧拧着眉头,“你当真是纪辞?”

虽然,纪辞很想否认,最终还是轻轻点头,“……我是纪辞。”

又是良久的沉寂,只听到车轱辘转动的声音。

陶融似乎下定了决心,“纪辞,太清莲,不用你夺了。”

纪辞一听到太清莲,本是懒洋洋地躺着,立即坐正了身子,“该死,原本打算,夺得太清莲再回府。看你受伤,气得把这一茬忘了!”

“我不需要!”

“陶融,你回府等我好消息!”

说完,纪辞和车夫交代,让他护送陶融回府,便和于遇下了马车。

最新小说: 退烧 敬山水 徐岁宁洛之鹤 新婚 开局神级娱乐系统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异世奸商(全) 新时代客栈 来自未来的巨星 震惊全球:从乡村教师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