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10章 住同一个屋檐下

第10章 住同一个屋檐下(1 / 1)

纪辞嘴角扯出一抹笑,镇定自若地打量着蒙面人。

最终,目光定格在他衣襟上的流云暗纹。

“兄弟,也许我们可以……”

一声惊慌的猫叫,不合时宜地窜入房内,将纪辞的话打断。

蒙面人警惕地扫视四周,微眯着狭长的眼睛,“别废话,快把盒子取出来!”

警告时,蒙面人手中的剑,又逼近了几分。

伤口加深,纪辞的鲜血汩汩流出,已经将衣领染得殷红惊心。

纪辞猛地一喝,“放肆,你我皆效忠于少主,你为了贪求事功,竟对同门下手!”

蒙面人硬是被霸气侧漏的纪辞震慑住了,将信将疑地问道:“你是……”

纪辞冷沉着一张脸,连声音都让人不寒而栗,“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蒙面人惊恐万分地收回剑鞘,战战兢兢地跪在纪辞面前,“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长老,还请长老恕罪!”

纪辞不动声色地打了个手势,“帮少主拿到东西要紧,我便暂且饶了你的狗命!”

“小的叩谢长老,多谢长老不杀之恩。”

蒙面人如释重负,后怕地擦了擦脖子上的冷汗,正要起来之际,后脑勺吃了一记手刀,闷哼一声,便晕了过去。

于遇盯着纪辞脖颈上的伤口,悔恨不已,“属下……”

话未说完,于遇的神色忽然变得极为凝重,“不好,辞莫莫回来了!”

说着,赶忙将门窗反锁上,又封住窗户,将大圆桌挪去抵着大门。

纪辞也连忙去取机关盒子,只是,机关盒子在凹槽里嵌得严严实实,根本没有办法拿出来。

辞莫莫抱怨咒骂的声音,越来越大,“院子里的人呢?都死哪去了?”

“还不滚出来,是不想活了吗?!”

“长公主殿下,小人滚过来了,滚过来了。”

于遇见纪辞巧劲蛮力都法子都试遍了,那机关玄铁盒子愣是牢牢地嵌在里面,不由得心急如焚,“我们先撤,下次再找机会过来吧!”

门外,辞莫莫似乎听到里面的动静,似乎担心发生什么,脸色煞白,惊慌失措地踹门,“什么人在里面?!”

“你们还磨蹭什么,把门给本公主劈了,再把院子给本公主围了!”

“是!”

纪辞也急得有些手忙脚乱,“系统,为什么这个盒子拿不出来?”

系统:【主人,玄铁盒子嵌在凹槽里,年岁日久,机关弹簧出了问题,盒子弹不出来。】

板斧一声声劈门的声音,弄得纪辞心烦意乱,“弹不出来倒也无妨,可是,这盒子就像是生根了,我根本弄不动!”

系统(小声哔哔):【主人,底座可能被钩扣住,所以,只能用蛮力撬出来了。】

她刚刚用过蛮力,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不过,也有可能是她力气不够。

纪辞定了定心神,向于遇点头,“你用刀把这个盒子撬出来!无论结果如何,一旦大门被劈开,我们就撤!”

“好!”

于遇又搬了几个非常有分量的大物件,将门堵住,才急急忙忙拔剑撬玄铁盒子。

纪辞和于遇合力,额头上的青筋暴起,那玄铁盒子仍旧不为所动。

“砰——砰——”

此时,那扇门已经被劈得四分五裂,眼看着,那些人就要搬开大圆桌冲进来。

电光火石之间,于遇一手拎起纪辞的衣领,一手高举大刀,如同离弦之箭,将房顶冲撞出一个大窟窿。

“别让他们逃了!”

房外的家丁护卫,里三层外三层地包着,见纪辞和于遇要逃跑,就像见到生肉的猎狗,齐刷刷地涌上去。

说时迟那时快,纪辞甩出一个烟雾弹,“别恋战。”

“好。”

武功高强的于遇抓住机会,在辞莫莫恶狠狠的咒骂声中逃之夭夭。

撤到安全地带后,纪辞还没有喘息,便紧张地检查于遇是否受伤,“于遇,刚刚你直接撞向房顶,是不是伤得很严重?”

于遇的杏色箭袖轻袍,被刮划地破破烂烂,上面还沾染了不少的血渍。

那张俊俏的脸蛋,也破了几道口子。

系统:【于遇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为65。】

“属下身为郡主的贴身护卫,保护郡主受伤,这是莫大的荣耀。这点小伤,实在不值一提。反倒是郡主,金枝玉叶,因为我保护不力,身受重伤,属下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于遇望向纪辞脖颈处的那道伤口,愧疚自责地闭上双眼,视死如归地拔出大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准备以死谢罪。

纪辞眨了眨眼睛,“于遇,你……”

“郡主,你别阻止属下。”

“属下罪大恶极,就让属下去死吧!”

“郡主,属下死后,你千万要保重。”

“……”

纪辞瞅着于遇,说是要自刎谢罪,可小嘴巴巴的,半天没有动手的意思。

这于遇怎么越来越会演了?

纪辞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给于遇找了个台阶下,“于遇,今日多亏你身手矫健,我们才突出重围。我们先回府,让半溪给你处理伤口。”

纪辞话音未落,于遇的大刀便已收回,一脸的笑眯眯,“属下就知道,郡主舍不得属下死。”

纪辞抽了抽嘴角,“带路,我们回府吧。”

于遇敲了敲右侧的红漆木门,“这就是我们郡主府的后门啊。”

纪辞咳了咳,掩饰自己的尴尬,“咳咳,我回院子歇一歇,你赶紧去半溪那里处理伤口。”

这时,后门正好打开,纪辞连忙冲进府中,朝自己的院子跑去。

纪辞回到院子,撞上一个身着素色罗裙的妙龄女子。

冰肌玉骨,姿颜姝丽,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草药香,真真是一枚惊艳时光的美人。

“哇,真美!”

这原主虽然品行恶劣,但审美还真是一顶一的好,身边的人随便挑一个,都能作为当代娱乐圈顶流。

系统:【沈半溪,郡主府医女。矜傲孤高,医术精湛。当前好感度35。】

半溪不靠人不求人,医术登峰造极,在小说中独美,是当代的独立女性人设,也是纪辞最喜爱的角色。

在原著中,是郡主府唯一一个得到善终的人。

纪辞来到这个小说世界,一直没有当面见到半溪,现在一见到真人,一下没忍住,就像树袋熊一样,吊在半溪身上。

“半溪,我好喜欢你。能见到你这个偶像,被困在这个世界,也算是值了。”

纪辞喜笑颜开,半溪却黑着一张脸,“我全身带毒,若是郡主不放手,不小心中了毒,可别怪我没提醒。”

纪辞又失落、又不舍地放手,“半溪,你不喜欢我啊。”

半溪微微皱眉,拉着纪辞快步进屋,“除了脖子上的伤,还有什么地方受伤了?”

“我受的是轻伤,于遇才是重伤。他去找你处理伤口了,你赶快回去吧。”

半溪根本没有搭理纪辞的意思,自顾自地拽着纪辞。

纪辞进屋后,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懒懒散散的背脊也挺直了,“陶融,你找我?”

陶融端坐在次间的榆木雕花罗汉榻上,心无旁骛地修剪着金花茶盆栽的枝条。

如此有闲情逸致,半溪又在此处,想来,身上的伤不碍事了。

陶融听到纪辞的声音,只是瞥了一眼,又自顾自地修剪枝条。

半溪提高了音量,像是故意说给什么人听的,“再耽搁下去,郡主的伤,我也无力回天了。”

说完,没给纪辞开口的机会,便拉着纪辞进入梢间的卧房。

陶融眸色微变,一时失神,那朵娇艳怒放的金花茶,被他一剪子剪断。

刚刚虽是略略一眼,但他看得分明。

纪辞的发髻凌乱,上面还残留着不少细碎的瓦砾;尤其是脖颈上的那道口子,血迹虽已凝固,但翻起的皮肉,在娇嫩白皙的肌肤映衬下,着实可怖。

纪辞去公主府夺药,如此狼狈地回来,难不成是……

陶融自嘲一笑,“她自找的,活该!”

半溪处理伤势的手法十分娴熟老道,让纪辞根本感觉不到一丝痛意。

“以后,陶融便住在这里了。”

打着哈欠的纪辞,睡意去了一大半,“啊?住这里?”

“对。”

“这是我的闺房,他一个男子,怎么能住这?”

古代,不是讲究男女有别吗?

“陶融回府途中,遇刺了。整个郡主府,只有这个院子,布防得密不透风。”

纪辞双手抓住半溪,忙问,“这个院子有不少厢房,怎的,偏偏安置在我的房里?”

陶融就是个大隐患,她真不想和他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至于陶融遇刺一事,纪辞丝毫不担心,瞧他那模样,又有半溪救治,定然没啥事。

“那些厢房住满了。”

“半溪,你别唬我。这些天 都没看到有人。”

半溪睨了纪辞一眼,“明天,便会搬回来。”

如此说,似乎,只能安置在她这里了。

“既然如此,那我去你的院子?”

无论去谁的院子,都比和陶融一块强,更何况,还是她的女神半溪。

半溪拒绝地斩钉截铁,几乎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不行!”

纪辞委屈巴巴地撇嘴,“半溪,你真的忍心,看着我无处可去吗?”

“晚些,我吩咐人给你收拾院子,你再将就几日。”

“半溪,陶融是男子,若是共处一室,有损我的清誉!”

古代对于男女大防,看得可是非常重的。

“郡主莫不是怕了?”

纪辞被女神半溪一激,便忍不住打肿脸充胖子,“怕?长这么大,本郡主就没怕过谁!”

半溪敛了敛眉,“郡主想改过自新,弥补往日的过错,共处一个屋檐,会方便许多。”

“半溪,你不知道,有两次,我差点死在他手上!”

“有我和于遇在,他不敢动郡主。”

纪辞扑进半溪怀里,“半溪,你真好!”

半溪一愣,半晌才佯怒将纪辞推开,“好好说话!”

纪辞看着死傲娇的半溪,忍不住起了逗弄的心思。

双手掐着半溪假怒的小脸,贱兮兮地笑着,“好的,都听我们半溪的。”

半溪给纪辞扎了一针,纪辞便浑身酸软,软趴趴地倒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弹。

半溪高傲地昂着头,“这就是动手动脚的代价。”

系统:【半溪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40。】

纪辞面对口是心非的半溪,笑不活了,“噗……哈哈哈哈!”

最新小说: 陈浩章梅 乔梁叶心仪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全民牧场:开局我养了巨龙 帝少的私宠鲜妻 王欢林静佳 校花空姐的秘密 叶军浪苏红袖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娘亲害我守祭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