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13章 云时和,真真是斯文败类

第13章 云时和,真真是斯文败类(1 / 1)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纪辞一入平章殿,便堆满一脸笑意,向辞帝行了个大礼,“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辞帝面色铁青,似乎是憋了一肚子怒火。

以至于,一看到纪辞,便忙不迭地冷声挑刺,“轻纱遮面,这是无颜见朕了?”

人们都惯于同情弱者,纪辞装出一副泫然欲泣,都强忍着不敢掉眼泪的模样,“皇上明鉴,自阿辞死而复生后,便日日安分守己,从不逾矩。”

“最出格的事,也就是昨日长公主当众羞辱陶融,我气不过,就给他出了头。若此事有欠妥当,阿辞甘愿受罚。”

辞帝冷哼着将一道折子砸在纪辞跟前,“瞧瞧你干的好事!”

纪辞捡起折子,略略地翻看了一眼,全都是数落她的罪行。

敌我不分,当众袒护敌国质子;

不敬尊长,目无礼法,羞辱嫡长公主;

专横跋扈,践踏律法,盗取公主府至宝太清莲;

……

后面的那些罪名,纪辞都懒得看下去了。

“皇上,不知这道折子,是哪位大臣递上来的?”

辞帝的眼底仍旧是一片冷血,“呵!告诉你,好让你去寻仇报复?”

“皇上,阿辞并非此意!昨日,阿辞确有维护陶融之实,却未曾顶撞羞辱长公主,更不曾盗取太清莲。”

辞帝眸光微眯,“如此说,你这是不肯认罪?”

“是我犯下的罪行,我绝不狡辩;可若平白无故往我身上泼脏水,我抵死也不认罪!”

该刚直时,势必得刚直。若她稍稍退一步,便只有被栽赃的份。

辞莫莫气势汹汹地从内殿冲出,眼底是说不尽的委屈,“纪辞,昨日之事,众目睽睽,你还想否认不成?”

辞莫莫只说众目睽睽,拿不出人证物证,显然是不知道,盗取太清莲的人就是纪辞,只是想借着这个由头除掉她而已。

如此,纪辞也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对付盛世白莲的最好法子,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比她更白莲。

幸而,纪辞博览小说,也算是深谙此道,“长公主,您是我的长辈,晚辈若是忤逆您,便是大不孝。今日,我愿担下所有的莫须有罪名,只为让您心底舒畅。”

说着,纪辞便扑通地跪在辞帝面前,“阿辞罪孽深重,愿以死谢罪,求皇上成全!”

别的,纪辞不知道,但纪辞可以肯定,辞帝绝不会让她死。

辞帝烦怒地揉了揉眉心,“一点小事,便寻死觅活,成何体统!”

纪辞以退为进,辞莫莫也有样学样,“皇兄与臣妹看着阿辞长大,她自小就聪明乖巧。虽然如今误入歧途,但只要她肯交出太清莲,臣妹愿意既往不咎。”

纪辞无辜又可怜地吸鼻子,“我从未见过太清莲,如何有本事盗取太清莲?又如何交出太清莲?”

辞莫莫也委屈地向辞帝哭诉,“昨日,公主府几十双眼睛,看得清清楚楚,就是你和于遇盗走了太清莲。当时,你和于遇虽然逃走,却还剩下一个同谋。他已经招供,太清莲就是你们盗走的!”“太清莲乃极品圣药,可起死回生,延年益寿,甚至长生不老。皇兄五十寿诞将至,臣妹本想以此为贺礼献给皇上。如今,只怕是不成了。”

辞莫莫说完,瞥向纪辞的目光中充满了挑衅和得意。

纪辞不由得暗讽:辞莫莫当真是阴毒,辞帝觊觎太清莲许久,奈何辞莫莫此人惯于胡搅蛮缠,不便明抢,才一直没有机会。

辞莫莫的太清莲已失,拿个空头支票,便能借辞帝之手除掉纪辞,真是好手段。

辞帝气得一掌拍在龙案上,“纪辞,你平日里小打小闹也就罢了。可太清莲非同寻常之物,朕也护你不得了!”

只可惜,纪辞也不是吃素的,岂能枉担罪名。

“敢问长公主,太清莲是何时失窃的?”

辞莫莫咬了咬牙,“你离开公主府后!”

“昨日,我为陶融出头后,便离开了公主府,在场之人,有目共睹。我又如何有机会,在你的公主府窃取太清莲?”

“明面上,你是离开了公主府。暗地里,却与人勾结,盗取太清莲。”

“皇上,昨日我离开公主府后,便遇上了刺客,险些就死在他们手上。”纪辞揭开面纱,将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脖子露出来。

“我们被刺客缠住,难道还能分身,去公主府盗取太清莲不成?”

辞帝见风向不对,对纪辞也转变了态度,“既如此,可有凭证?”

“东街百姓,皆为人证!”

辞莫莫那抹嘲弄的笑意,手帕也掩饰不住,“纪辞,以你的名声,只怕,京中上下,无人愿为你作证!”

纪辞也许是气极,规规矩矩地跪在地上的她,突然站起,直直望向辞帝,“皇上,长公主无凭无据,信口攀诬,我不服!”

纪辞的目光,让辞帝冷不防地一慌,“莫莫?”

辞莫莫也有些乱了,“皇兄,公主府上下都能确定,昨日盗贼的身形,与于遇的身形别无二致。只要严刑拷打,于遇定会认罪。还有,他们的余党也指认,就是纪辞指使他干的。”

纪辞有预感,那人定然早就跑了。否则,只要辞莫莫一早将此人传来,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她今天就要冤死在这里了。

“请长公主叫他过来,我要和他当面对质,问他为何要如此栽赃陷害我!”

辞莫莫气得牙根痒痒,“人被你救走了,你自然是不怕当面对质。”

又到了纪辞卖惨的时刻,“父王、母妃过世后,郡主府人丁稀薄,只有于遇、半溪与我相依为命。”

“去了一趟公主府,又是遇刺,又是中毒,昨晚郡主府乱成一锅粥。莫说此人与我没有半点联系,即便是生死之交,哪里还腾得出人手去营救。”

纪辞故意提及为大辞捐躯的纪王、纪王妃,就是让辞帝不要忘记,她是英雄之后。

这般无凭无据地给她定罪,只会寒了将士的心。

正当辞帝犹豫,该站在哪边时,太监的鸭公嗓突然传进来,“皇上,云相嫡子云时和求见!”

换做平时,辞帝根本不会理会无官无职的云时和,此刻,却只把他当做救星。

“快请云家小子进来!”

原小说中,陶融入京为质时,云时和对他一见如故,是陶融最忠实的拥趸者。后来,也是云时和以铁血手腕,倾覆西陶、大辞,一手将陶融推上皇位。

如果说,陶融对纪辞恨之入骨,那云时和便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纪辞遭受千刀万剐的酷刑,还是云时和的提议。

她看到反派纪辞惨死时,那叫一个痛快过瘾,恨不得再来几次。

果然,刀没有落到自己的脖子上,永远不知道痛。

今天,云时和过来的目的,定然是来给陶融报仇雪恨的。

纪辞怂了:系统系统,能给我一个复活甲吗?

系统:【主人,有我在,如果你实在躲不过云时和这一劫,我会帮你没有痛苦地死去的。嘻嘻,主人不用谢我哦~】

“去,你这个没良心的!”

纪辞只恨系统没有本体,不能爆锤他出气。

系统:【云时和,相府嫡子,因故失语,不受重视。性情偏激,仰慕陶融,憎恶纪辞。当前好感度-50。】

身为辞郡主,纪辞是畏惧云时和不假。

只是,她的芯子是纪辞啊,是那个贪财好色的纪辞。

在看小说时,都是自动代入娱乐圈当红顶流的俊脸。

现在更是眼睛都看直了。

只见云时和仪态翩翩地进入殿中,又慢条斯理地一一见礼,一股子书卷气扑面而来。

文气儒雅、斯文败类啊!

啧啧啧,这小说世界的绝色美男,当真都被原主得罪遍了。

还在扼腕叹息的纪辞,忽的察觉到云时和递来的眼神,一股寒意自脚底升起,让她打了个寒战。

系统:【主人,口水要掉下来了。】

纪辞,记住了,他是要杀你的人!

辞帝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云时和,才皮笑肉不笑地问道:“云家小子,听闻你素来深居简出,难得踏出相府半步。今日入宫面圣,可是有要事?”

辞莫莫不屑理了理鬓角的碎发,“八年前,云夫人惨死山贼之手,云公子惊吓过度,再也无法开口说话。皇兄问话,云公子也是有口难言。”

辞帝似乎这才后知后觉,故作为难,“这……”

面对辞帝和辞莫莫的羞辱,云时和笑得云淡风轻,对身旁的小厮微微颔首。

小厮立即会意,“回皇上,公子今日入宫,却有要事。”

“哦?”

小厮面对辞帝的逼视,不见丝毫怯意,“昨晚,相府家丁捕获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审问之后,此人招供,为逃离公主府抓捕,情急才闯入相府。”

“今日又听到百姓纷纷议论,太清莲失窃,长公主状告辞郡主。为了此案能水落石出,公子特意前来送人证。”

此人被五花大绑,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但纪辞可以确认,就是她昨日撞上的那个贼人。

纪辞紧抿着唇,都不敢大声出气。

辞莫莫朝纪辞抛去一抹得意忘形的笑,“皇兄,人证已到,是时候给纪辞定罪了。”

最新小说: 护国天龙 制霸编剧界 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 来自未来的巨星 开局神级娱乐系统 异世奸商(全)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退烧 新时代客栈 千反田的超高难度重生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