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16章 一大早,这么刺激?

第16章 一大早,这么刺激?(1 / 1)

纪辞躺在床上,准备美美的睡上一觉。

这系统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硬是让她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系统,你够了!能不能安静点!”

系统:【纪辞,我还想问你,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屏蔽我的话?为什么要自作主张?】

“我做什么了?”

系统:【今日,在朝堂上,你为何不听我的劝告,执意将陶融送出郡主府?】

“为什么要将陶融留在郡主府?”

系统:【陶融不在郡主府,你怎么讨好他,降低他的仇恨值?】

“实话告诉你,这场闹剧,本姑娘不奉陪了!”

系统:【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不要成为你的傀儡,任由你摆布,按照设定好的剧本走剧情。我的人生,应该由我自己决定。”

纪辞的家当,她分文不取;纪辞造的孽,她也不想背锅。

一开始,纪辞虽然有抵触情绪,但后来还是配合走剧情。

系统心急了,【纪辞,如果你再反抗,按照系统规则,不必等到陶融翻身,现在就将你抹杀!】

“本姑娘受够了,在这个世界,我每天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陶融、云时和、辞莫莫、狗皇帝,他们都想杀我。”

“仅仅是今天,我就进了好几次鬼门关。我的生死大权,只能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被人决定生死。”

纪辞的强势,硬是将系统唬住了。

系统:【主人……】

“在民 主法制的21世纪,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市民。”

“虽然要为生活奔波劳碌,但从未遇上杀人放火的事。可是,在这里,明枪暗箭、防不胜防。”

“今天,在平章殿中,一个活生生的人,就那么死在我面前。”

“不怕吗?”

“我自然是怕的,我害怕地双腿发抖,站都站不稳,但我还不能显露出来……”

纪辞越想,越觉得心酸难过。

最后,只剩下一阵一阵的抽泣。

系统:【主人,我错了,我不该逼你的,你别生气了。我就是着急,想让主人快点完成任务。】

【没有考虑到,主人突然来到这个世界,就被逼着去完成任务,会感觉不适应。】

纪辞深吸一口气,“系统,如果你今晚不抹杀我,等明天到了绥安寺,我便借机开溜,离开盛京,四处逍遥快活!”

系统:【主人,在这里,你是我唯一的老乡。你实在不想做的事,我以后都不逼你了。明天,我们就一起闯荡江湖吧。】

纪辞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样,不会违规吗?”

系统:【没事!总部有那么多系统要管理,就算违规,一时半会也查不到,嘻嘻!】

这让一向独来独往的纪辞,不禁被一股暖意包裹,泪水越发流得汹涌,“系统,谢谢你!”

系统:【主人,你只要记住,以后,我们就相依为命了。心底有什么不快和想法,都要及时和我说哦。】

纪辞吸了吸鼻子,“嗯。对了,系统,你的名字是什么?”

系统:【总部只给我一个t899的编号,要不然,主人给我取一个名字吧。】

“嗯……”纪辞翻了个身,“我叫纪辞,你就叫纪言吧。平时,我就叫你小言言,怎么样?”系统:【那我就叫主人小辞儿,嘿嘿——】

这边,纪辞和系统大闹一场,最终握手言和,一起进入了梦乡。

隔壁的陶融,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了,“她,哭了?”

这是纪辞睡得最安稳的一次,睡到日上三竿,还没有翻身。

还是半溪过来叫她,她才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再睡一会儿嘛。”

“郡主,该起来了,太子殿下在前厅都等了一刻钟了。”

纪辞首先用被子蒙住头,“又不是我让他来这么早的,让他继续等着吧!”

没有半溪催促的声音,房间里变得落针可闻。

只是,纪辞反倒没有睡意了。

半溪走了?

纪辞将被子掀开一道缝隙,小心地在房内搜寻,确实没有看到半溪的身影。

“郡主,可是在找我?”

一张放大的俊脸,冷不防地凑上来,让纪辞吓得直接连人带被地滚下床。

千钧一发之际,那人一伸猿臂,便将纪辞稳稳地带入怀中,将她固定在自己的腿上。

妖娆多姿的男子,紧紧地钳制住纪辞的腰部,艳红的薄唇一张一合,口中的热气打在纪辞的脸上,“几日不见,郡主还是如此心急!”

纪辞何母胎单身多年,何曾遇到过如此风流阵仗,老脸羞得都能滴出血来,“你是谁,竟敢如此大胆!”

“以前,郡主一口一声梅郎。”男人挑起纪辞的下巴,“这才几日,郡主便将醉梅忘了,醉梅真是好生难过呢。”

纪辞见醉梅下一刻就要吻上来,自己又挣扎不得,只好大声高呼,“救命啊!”

于遇一听到纪辞呼救,提起大刀就要冲进来,在见到里面的香艳场面后,臊地头都不敢抬,连忙退了出去,“郡主,你们继续!继续!”

怎么回事?

为什么于遇不救她?

纪辞欲哭无泪,正惋惜自己要失掉初吻时,醉梅却委屈地将纪辞放在榻上,“郡主果然是变心了,开始嫌弃梅郎了。”

纪辞警惕地躲进角落里,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小言言,这人是谁啊?”

系统:【醉梅,梅兰竹菊四公子之一,狂浪嗜酒,妖娆多姿,辞郡主最宠爱的面首。】

面……面首?

纪辞凌乱

一大早的,要不要这么刺激?

系统:【小辞儿,你还没谈过恋爱,这醉梅长得也不错,从了他,也不吃亏嘛!】

“闭嘴!你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系统:【哈哈哈,被小辞儿看出来啦。】

既然是原主的面首,纪辞也不慌了。

理了理凌乱不堪的头发,摆出郡主的架子,“我要更衣了,你先出去!”

醉梅拈着兰花指,“以前,郡主更衣,都是让醉梅伺候的。”

这是硬逼她发脾气,“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你,马上出去!”

醉梅前脚出去,纪辞后脚就将门反锁上。

这时,纪辞才舒了一口气。

“去绥安寺,得穿几件素雅的衣服。”

纪辞打开一排排衣柜,清一色的,都是大红大艳的锦绣罗裙。

穿这一身去寺庙,得被人喷死。

纪辞这才后知后觉,原主的衣服,好像都是艳丽华贵的。

“唉,随便挑一身吧,待会再去成衣店买几套。”

“郡主,太子殿下说,此次前去绥安寺,肩负重任,需衣着素净清雅。这里有几套衣裙,郡主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纪辞刚褪下中衣,醉梅那妖娆魅惑的声音,又传了进来,吓得纪辞连忙将衣带系上。

说是几套,那足足有二十多套。

绫罗绸缎,丝帛锦绢,应有尽有。

纪辞挑了一套浅绿色的罗裙,一朵朵精绣的清莲,或怒放、或含苞、或将开未开,还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荷香。

醉梅净捡好听的话说,“红衣美艳雍容,素衣超然世外,醉梅又多爱郡主几分了。”

纪辞眨了眨眼,“醉梅,你是渣男吗?”

不然,咋这么会花言巧语那一套。

“啊?”

纪辞干咳一声,“没什么,你去一下前厅,告诉辞陌衍,待会就出发。”

梳洗打扮后,纪辞和陶融一道用早膳。

纪辞想到自己即将脱离苦海,心里便喜滋滋,还特意给陶融盛了一碗汤,“身子好些了吗?”

“太清莲,效果很好。”

面色红润,说话中气十足。

不愧是男主,有主角光环,身子都恢复这么快。

“那就好,没白跑一趟。”

“你要去绥安寺?”

“嗯,去请净如大师主持完水陆道场。若能成功,你就不用困在郡主府了。”

陶融皱起了眉头,“既如此,我也去。”

“你身上有伤,需卧床静养。我没有在你身边安插眼线,书信往来、面见亲信,你随意。”

纪辞即将跑路,也不再奉承讨好陶融,什么话,都挑明了讲。

“暗卫都随你前往绥安寺,若郡主府有刺客突袭,陶某实在凶险。”

“萧问渠离开了?”

“问渠一人,恐难以招架。”

一个大男人,居然如此贪生怕死!

纪辞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暗卫给你留下,我只带于遇一人。”

陶融瞥了纪辞一眼,没有再说话。

纪辞咽下最后一口饭,“陶融,登得越高的人,往往舍弃得越多。拥有时,只觉得不值一提;放弃后,也许再也无法拥有。”

说完,纪辞也没有去看陶融的面色,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这一别,下一次再见,就是陶融杀她之时。

纪辞想说的话,索性一吐为快。

陶融喜欢舞文弄墨、寻幽访雅,最后,却双手沾满鲜血,被皇权禁锢一生。

原小说,全员be。

纪辞对于这个男主角,是真的非常惋惜。

前厅中,辞陌衍已经喝了三盏茶,足足等了半个多时辰,终于看到姗姗来迟的纪辞。

辞陌衍堆出一脸的假笑,“辞妹妹可算是来了,若是辞妹妹再不出来,我可是要闯闺房了。”

系统:【辞陌衍,大辞太子,苦学帝王权衡之术,缺乏历练,稳重不足。当前好感度-10。】

纪辞突然想起来,“小言言,辞陌衍就是在原主头七时,哭得撕心裂肺,却没有掉一滴眼泪的那个人,是吧。”

系统:【小辞儿,就是这个假惺惺的。】

纪辞捏着嗓子,朝辞陌衍抛了个媚眼,“太子哥哥送的罗裙,很是合身,辞儿很是欢喜。”

最新小说: 徐岁宁洛之鹤 震惊全球:从乡村教师开始 敬山水 来自未来的巨星 新婚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异世奸商(全) 退烧 新时代客栈 开局神级娱乐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