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19章 云时和戳穿纪辞借尸还魂

第19章 云时和戳穿纪辞借尸还魂(1 / 1)

纪辞惊厥发热,并不严重,却惊动了整个寺院,连绥安寺的主持都惊动了。

滋补的药,是一茬接一茬的送,探病的人,也一波一波地涌来。

尤其是辞陌衍,简直是在纪辞这里扎根了,天天来喂纪辞喝药。

纪辞推拒无效后,只能认命地让辞陌衍照顾。

“辞陌衍,你这么讨厌我,为什么还要照顾我?”

辞陌衍吹了吹滚烫的汤药,轻柔地喂纪辞,“我是讨厌你,但我更不希望你死。”

纪辞一人苦苦支撑入不敷出的古董店,有困难独自扛,生病无人陪伴,难过了,连个诉苦的人都没有。

如今,被人贴心照顾,也算是享受了一把郡主的快乐。

“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你此番能安然无恙,是因为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上次,你突发高热,我不在你身边,就……”

辞陌衍这么一说,还真是蹊跷,原主不过发高热,怎么就断气了呢?

系统:【小辞儿,等净如大师一事了结,我们可以去查一查。】

“嗯……”

辞陌衍伸手在纪辞眼前挥了挥,“辞妹妹,你在听我说话吗?”

纪辞点头,“嗯。”

“辞妹妹,昨日,南丰郡送来了蜜橘,果色金黄、皮薄肉嫩,最是美味。来,吃些压压苦味。”

浓甜的汁液充斥在纪辞的口腔,心情也畅快不少,“辞陌衍,我们送些蜜橘给大师尝尝吧。”

在床上,已经足足躺了三天,人都要躺废了。

一提及净如大师,辞陌衍便长吁短叹,“唉,净如大师那边,我日日都去求见,却次次吃闭门羹。送的东西,大师也如数退还。你身子还没好,还是好生养病吧。”

她气色比辞陌衍还好,辞陌衍说这话,就不亏心吗?

纪辞伸了伸懒腰,“那我让于遇陪我去吧。”

“我陪你!”

“那你出去等我,我要更衣。”

辞陌衍熟门熟路地走向衣柜,挑出一套清水蓝罗裙,“这套好看。”

“好,就穿这身。”

系统:【辞陌衍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5。】

辞陌衍一出去,纪辞便招手唤来于遇,附在他的耳边低语:“于遇,待会,你记得……”

纪辞在现世以汉服为常服,这套繁复的罗裙,很快便穿好了。

纪辞打开房门,“辞陌衍,我们走吧。”

辞陌衍一转身,纪辞超俗绝世的身姿,便闯入辞陌衍的眸子。

辞陌衍目不转睛地盯着纪辞,半晌才说出话来,“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蕖出渌波。”

纪辞似乎没听懂,眨了眨眼睛,“什么意思?”

辞陌衍一噎,略显尬色地咳了咳,“当我没说。”

“哦,那我们走吧。”

醉梅倚在门畔,凝视着着清水蓝罗裙的纪辞,又望向辞陌衍身上的蓝色锦袍。

真是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现在,郡主有太子殿下日日相伴,何时才能想起卑微渺小的我。细细想来,已经有三日没和郡主说上话。”

隔壁的萧问渠,烦躁得头发都被薅掉一大把,“隔壁的醉梅也太烦了。不就是没见到纪辞,就跟天要塌下来似的,整日里在房内悲春伤秋。”

“就不能学学我们王爷,就算没见到纪辞,也坚如磐石,岿然不动。”

陶融冰冷的目光扫向萧问渠,“你再说一遍!”

萧问渠缩着脖子,躲得远远的,“王爷,我说错了。王爷恨不得纪辞去死,不可能像醉梅一样,想要见纪辞!”

净如大师闭关清修,不愿被人打搅,居处在绥安寺最为偏僻的一角。

这里四处巨石堆叠,一扇人高的石门紧闭,上面还有不少的灰尘,看上去已经尘封多年,根本不像是有人居住。

“此处清幽僻静,无论外面发生什么,里面都听不到半点响动。每日午时正,净如大师会打开机关小孔,让沙弥送饭进去。那时,我们便将蜜橘送进去。”

这……

不就是画地为牢?

净如大师这是什么鬼癖好?

纪辞干笑,“净如大师真乃世外高人。”

辞陌衍看向天空的太阳,“午时快到了。”

纪辞远远的看到一个人影走来,激动不已,“辞陌衍,你看,那是不是送饭的沙弥?”

“确实是。”

沙弥走路的时候,没注意到地上突然冒出来的石头。

一个不慎,就摔了个狗啃泥,食盒里的东西也散了一地。

烤鸭、鲜鱼汤、米酒……

全都是出家人不能沾的酒肉荤腥。

沙弥似乎生怕别纪辞和辞陌衍瞧见,手忙脚乱地收拾。

纪辞狠狠地训斥沙弥,“大胆,净如大师德高望重,你竟将酒肉荤腥之物送给大师,引诱大师触犯佛门戒律,你究竟是安的什么心?!”

沙弥若是实话实说,那德高望重的净如大师,就要晚节不保,这势必会影响整个绥安寺的名声。

权衡利弊之下,只好咬牙认错,“郡主,小的知错了,求太子殿下、辞郡主饶了小的吧。”

辞陌衍脸色阴沉如水,“居心叵测之人,罪该万死!”

纪辞没想到,辞陌衍这就要打杀沙弥,立即开口劝阻,“佛门清净之地,不宜妄造杀孽。不如,将此事告知主持大师,让他换一个老实本分的沙弥?”

“既然辞妹妹开口,本宫暂且饶你一命!”

沙弥连连磕头,“多谢太子殿下、多谢辞郡主!”

系统:【人物复杂度+2,当前复杂度为11。】

“还不快滚!”

纪辞见沙弥被辞陌衍的暴脾气,吓得连滚带爬地逃开,连忙扯了扯他的衣袖,“辞陌衍,我们把蜜橘送进去吧,不然,那个小孔就要关闭了。”

“嗯,好。”

八个蜜橘,连带着纪辞藏进去的一张字条,全部送进去后,纪辞才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纪辞找了个借口,将辞陌衍支开后,才招手让躲在暗处的于遇出来。

纪辞拍了拍于遇的肩膀,“于遇,干得漂亮!”

于遇痛苦地退了一步,“嘶——”

“于遇,你身上有伤?”

于遇心虚地笑道:“没事了。”

纪辞怒喝,“说实话!”

“我两次护主不力,让郡主置身陷境,实在是罪不容赦,但我还要保护郡主。所以,只领了二十军棍,剩下的八十军棍,回去后再罚。”

军棍不是闹着玩的,挨上二十军棍,起码要卧床修养半个月,八十军棍,是要出人命的。

如果不是她逃离这里,遇上杀手,于遇也不必遭罪。

纪辞的鼻子有些酸酸的,“回去好好养着,剩下的军棍,免了!”

“郡主……”

“我是郡主,你必须听我的。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伤害自己!”

“是。”

回去的时候,经过云时和的禅房,纪辞顺道便进去了。

进去之时,云时和正在用午饭,“云公子,不介意多添一副碗筷吧?”“辞郡主,请!”

纪辞本是随口一问,没成想,真蹭饭成功了,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云时和的小厮,怎么对她这么客气?

“你看清楚了,我是纪辞!”

小厮又给纪辞布菜,“嗯诺,我知道。郡主相信公子能振翅翱翔,没有轻视公子。以后,我不会再从别人口中认识郡主,也不会对郡主不敬了。”

还真是忠心为主。

“你叫什么名字?”

“月半。”

纪辞一个没忍住,“噗!哈哈哈……”

这孩子,也不胖啊。

“郡主笑什么?”

纪辞憋笑着扒饭,“没啥?”

“对了,郡主过来,是有事找公子吗?”

纪辞想着,月半是云时和的亲信,他留下,和云时和沟通也方便许多,也就没有避讳那么多了。

“给净如大师送饭的沙弥换了,云公子可以安插自己的人进去。这样,我们行动起来,会方便许多。”

“郡主放心,今日之内,必将此事办妥。”

“那就好。”

连吃了几日斋饭,纪辞随意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碗筷。

云时和见状,示意纪辞跟他走到书桌旁。

“怎么了?”

云时和递给纪辞一卷书,都是深奥晦涩的古文。

纪辞身为古董店店长,繁体字、古文啥的,都有涉猎。

虽然不能逐字逐句翻译,但看个大概还是没问题的。

这是一个志怪故事,主人公阳寿未尽,意外身死,尸已久朽,故借尸还魂,得以重生。

故事的末尾,还有云时和的批注:死而复生,性情大变,唯借尸还魂耳!

“你怀疑我是借尸还魂?”

云时和在宣纸上写下,‘不是怀疑,而是笃定!’

不愧是小说里的智商担当,这么快便察觉了。

“我,确实是纪辞……”

她也没骗云时和,她的确叫纪辞。

至于云时和如何理解,便是他的事了。

‘很荣幸与你相识,纪姑娘!’

称‘纪姑娘’,而非‘辞郡主’。

纪辞眸中闪着潋滟的光华,“突然,轻松了许多。”

系统:【云时和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17。】

我天!自爆身份,加这么多好感!

不对……

“小言言,怎么回事,是不是出bug了,之前不是-47吗,怎么突然变-17了?”

系统:【小辞儿,没算错,上次你和云时和谈心,告诉他‘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加了20好感,忘记告诉你了。】

“谈个心加这么多好感,不会吧!”

系统:【在原著中,是陶融和云时和谈心,也正因如此,让云时和义无反顾地叛国,为陶融出谋划策。你走了陶融的剧情,所以,才加了这么多好感。】

纪辞乐开花了,“这是不是就是,走男主的路,让男主无路可走?”

系统:【可以这么理解。】

“那我再走陶融的剧情,把云时和撬到我这边,陶融没了这个军师,是不是就不能成功造反了?”

那她,也就不会遭受千刀万剐。

不用抱大腿,清除陶融的仇恨值。

似乎,打开了新世界!

系统:【小辞儿,陶融有主角光环,没有了云时和,说不定还有雨时和。】

纪辞要抓狂了,“啊,让我去死吧!”

最新小说: 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 退烧 震惊全球:从乡村教师开始 开局神级娱乐系统 千反田的超高难度重生攻略 来自未来的巨星 新时代客栈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徐岁宁洛之鹤 异世奸商(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