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21章 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第21章 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1 / 1)

纪辞二话不说,就挺身挡在陶融面前,“我看谁敢带走陶融!”

那么一瞬,萧问渠也被纪辞的气势唬住了。

佩刀侍卫孔武有力,身着赤金战甲,是辞帝暗部的金甲卫统领。

皇命在身,对纪辞根本不放在眼里,说话的态度极其恶劣,“辞郡主这是要抗旨不遵?!”

“凡事都要讲证据,陶融及其侍从没踏出禅房半步,如何与西陶之人勾结?此事,定是有误会。”

“陶融是西陶皇子,刺客是西陶人,这就是最好的证据!郡主如果再不让开,别怪我们动手了。”

说着,金甲卫统领便拔出了大刀,对着纪辞的心口。

纪辞拔出萧问渠的佩剑,直指他的咽喉,“想带走陶融,就从我的尸首上踏过去!”

萧问渠趁一众金甲卫被纪辞吸引注意力,不动声色地撤离禅房。

“真是自不量力!”

金甲卫统领随手拿起茶杯,一个弹指,便砸痛了纪辞的手腕,手上的佩剑随之脱落在地。

纪辞被金甲卫反擒住,陶融也被捉拿,戴上冰冷沉重的手铐、脚铐。

“放肆!”

纪辞不断挣扎,但区区微弱之力,根本挣不脱。

金甲卫统领挥手,示意手下将陶融带走,“郡主还是安分些,免得伤着自己。”

“陶融,我一定会救你!”

陶融身子微不可察地一僵,“陶某与郡主毫无干系,不劳郡主费心!”

金甲卫统领双手环胸,“皇上口谕,郡主与陶融纠葛不清,本应一同缉拿归案,念及先父母功勋,暂不羁押。”

“郡主请得净如大师出山之日,才是回京之时。大师性情古怪孤僻,只怕,郡主此生都要困守绥安寺了。”

陶融被押送出绥安寺,金甲卫才放开纪辞,守在绥安寺外。

“郡主,于遇技不如人,被金甲卫拿下,只能眼睁睁看着郡主受欺负,请郡主责罚!”

“起来,跟我去见辞陌衍!”

辞帝子息凉薄,膝下只有辞陌衍一子。

平日里对他严加苛责,但危及性命,此事定然无法善了。

当务之急,是将陶融摘出来。

想要摘出来,必然要弄清楚前因后果。

“郡主,太子殿下被接回宫了。”

“回宫?”纪辞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于遇,我不能离开绥安寺,你马上进宫打听打听情况!”

“是!”

纪辞交代完于遇,就急急忙忙去找云时和。

“云时和,不好了,陶融被抓走了!”

“郡主放心,公子已经去周旋营救了。公子交代,郡主只需费心请净如大师出山即可,其他的,他会处理。”

纪辞本就想引导云时和,动用卿云阁之力。

云时和对陶融,果然是情深义重,一刻都没耽搁。

“那就好,我等云时和的好消息!”

嬉笑的月半,在纪辞转身后,脸上的忧愁再也掩饰不住。

系统:【小辞儿,陶融有主角光环,不会有事的。你就安心打持久战,拿下净如大师!】

醉梅果然给力,次日一大早,便避过寺院的一众僧人,捧来了一坛蕴墨。纪辞掐着点,午时正准时来到净如大师的洞府。

纪辞对送斋饭的沙弥挥挥手,“帮我去一旁守着。”

“是,郡主!”

纪辞倒了一小杯酒,连带着一封信笺,放进那个小洞里。

净如大师被吃斋饭的痛苦,折磨了快半个月,一嗅到香醇浓郁的酒香,登时就来了精神,“酒!是酒!”

端起酒杯就一饮而尽后,净如大师不住地咋舌回味,“好酒,真是好酒!老衲从未喝过如此回味无穷的美酒!”

净如大师许久没有饮酒,一沾到酒味,一便想开怀畅饮。

区区一杯,哪里能解馋?

可是,等了许久,也未等到下一杯酒。

这时,净如大师才注意到纪辞递进来的信笺。

‘今日菜谱:明炉烤乳猪、东坡蒸猪头、燕子窠肉桂、鹤年酿、曲书生、蕴墨。恭候大师移步出洞府,品尝美酒佳酿。’

净如大师气得发抖,将信笺揉作一团,一把扔掉,“哼,老衲乃世外高人,岂会为区区酒菜折腰!”

纪辞在外面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净如大师递字条出来。

不过,那个小洞孔也没有关上。

看来,净如大师还是惦记她的酒菜。

纪辞又递了一个信笺进去。

‘今日的酒菜,难入大师法眼。大师无需担心受饥饿之苦,一刻钟内,会有沙弥送来斋饭。告辞!’

净如大师舔了舔嘴角残余的美酒,忙不迭地找到笔墨,挥笔写下一张字条,又急急忙忙扔出去。

‘酒菜送进来,你说的事,老衲会斟酌考虑!’

系统(偷笑):【小辞儿,这字龙飞凤舞,看来,净如大师坐不住了。】

纪辞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可不是,嗜酒肉如命,半个月没碰到酒肉,能不急嘛。”

净如大师不仅没就等到酒菜,连个回信也没收到。

净如大师急得直拍大腿,“我的酒菜怎么还没进来?”

“难不成到嘴的酒肉飞了?”

“不成!不成!”

净如大师急得团团转,又递出去一张字条。

‘请老衲出山,为何如此没诚意?!’

纪辞倒了半杯蕴墨,又附上一张信笺。

‘菜凉了,便不爽口了。’

这一次,又是漫长的等待。

不过,却是纪辞等净如大师。

纪辞也不心急,她估摸着,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

良久,良久……

终于等到净如大师的回信。

‘水陆道场一事,未尝不可,除非,你能日日献上好酒好肉!’

‘可以。’

轰隆隆——

石洞中间撕裂开一道口子,四周弥漫起纷纷扬扬的灰尘。

纪辞条件反射地挡着眼睛,从指尖的缝隙中看到,一个身长玉立的男子,穿过漫天的灰尘,一步步向她走来。

“您,是净如大师?”

眼前的男子,冰姿玉貌、遗世独立,眉心一朵赤金色的莲花印记,让人移不开眼,约莫二十岁出头。

这,当真是传闻中德高望重的净如大师?“阿弥陀佛,老衲今年五十有四,驻颜有方,尚未老矣。”

纪辞眼睛一亮,“传说中的驻颜术?”

净如大师赏了纪辞一个爆栗,“老衲的酒菜呢?!”

纪辞揉了揉吃痛的脑袋,老老实实地在地上铺上一张桌布,又将酒菜一一给摆好,“大师,您请慢用!”

纪辞的极度尊敬,让净如大师很是受用。

享用美酒好菜的同时,开始和纪辞说话,“小施主,人生地不熟,可还适应?”

纪辞佯作不懂,“啊?”

“既来之,则安之。”

纪辞绷不住了,“净如大师,既然您知道,我乃异世之人。那大师能不能指点迷津,让我找到回去的办法?”

净如大师不愧是世外高人,竟能看破她的来历。

“小施主肩负着黎民生计、苍生福祉,躲不过,避不开,待功业圆满,修成正果,便能回往来处。”

净如大师说的,和系统的那番话别无二致。

“大师,我不明白。我不过芸芸众生之中,最为微不足道的那个,再普通不过。什么黎民苍生,实在太过沉重。为什么,会让我来肩负这个担子?”

“小施主,机缘之事,说不清,道不明,老衲穷其一生,也未必能勘破。”

“大师,那你觉得,区区一个我,真有能力力挽狂澜?”

这个世界,她连自己都未必能保全,还谈什么拯救苍生大业。

“小施主不必妄自菲薄,老衲夜观星象,紫薇星、天魁星的命数已有所扭转,小施主当之无愧为命定之人。”

“因为我?”

净如大师一本正经地点头,“若非如此,即便酒肉在前,老衲也绝不会放弃闭关。”

纪辞随着净如大师的视线望去,大师的洞府已经坍塌,只余一堆碎石。

“承蒙大师抬爱,只是,责任重大,我只恐心有余而力不足。”

净如大师胸有成竹地笑着,“小施主,不试试,又怎知晓,能与不能?”

纪辞眼中燃起了昂扬的斗志,“大师,我会竭力而为的。”

“小施主,今日的酒菜,甚合老衲胃口。老衲和住持师兄叙旧后,便随小施主回宫复命。”

纪辞对净如大师深深地鞠下一躬,“净如大师,为了请您出山,我使用这等非常手段,让大师受苦,实属不该。难为大师对此不介怀,愿意随我入宫复命。”

“老衲躲了七年清闲,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

净如大师抚平袈裟上的皱褶,气定神闲地走向佛音阵阵的大殿。

昨天,于遇奉命去打探辞陌衍遇刺一事,一直到今日晚间才回来。

和于遇一起的,还有萧问渠。

“郡主,太子殿下遇刺的事,我们已经有眉目了。”

萧问渠红着眼,“我们王爷都快不行了,还说什么遇刺的事,赶紧想办法去救我们王爷才是!”

“不将事情弄清楚明白,郡主怎么想办法去救陶融!”

……

于遇、萧问渠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吵得不可开交,纪辞听得脑袋都要爆炸了。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一个一个的说。于遇,你告诉我,辞陌衍遇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最新小说: 退烧 新时代客栈 异世奸商(全) 震惊全球:从乡村教师开始 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开局神级娱乐系统 千反田的超高难度重生攻略 来自未来的巨星 徐岁宁洛之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