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仇恨值清零(1 / 1)

陶融并未直接去绥安寺的正门,而是绕到了后山的迷阵前。

陶融翻身下马,将骏马系在树干上,“问渠、于遇暂时被甩掉了,下来吧。”

纪辞 一张精致的小脸,吓得煞白煞白的,双腿也一阵发软。

没办法,只好求救地望向陶融,“我不敢,你能不能扶我下去?”

纪辞连自行车都不敢骑,骑在这高头大马上,真要了她半条命。

陶融慵懒地靠在树干上,戏谑地摩挲着下巴,“原来,郡主这般畏高。”

“你故意的!”

陶融挑了挑眉,“陶某想听郡主说实话,仅此而已。”

纪辞才不管什么骨气,立即笑眯眯地对陶融眨眼睛,“陶融,只要你扶我下去,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该死的陶融,这么多花花肠子!

等她下去后,一定好好教训他。

陶融随手捡起一根树枝,在手心把玩,“郡主闯九层镇妖塔,除了给云时和解毒,是不是还想向世人证明自己,并非一无是处。所以,才故意向辞陌衍透露,自己要来绥安寺。”

不愧是陶融,一肚子的弯弯绕绕,啥都能看穿。

“所以,你想告诉我,你当众纵马前来绥安寺,是在帮我。”

陶融微微用力,手中的树枝便被折断,“陶某想提醒郡主,可以利用陶某,但别拿陶某当白痴。”

纪辞确实是想利用陶融,闯过九层镇妖塔,为自己扬名。

被当事人挑明,纪辞多多少少有些心虚,“那我……”

陶融挥手打断道:“若郡主良心未泯,对此,有丝毫的愧疚之心,便从古董店抽三成红利给陶某。”

没有入股,就想要钱,真是想得美!

不过,情势所迫,纪辞自然是满口答应,“当然可以!”

哼,到时候,我坑死你。

陶融轻轻地拂了拂肩上的落叶,对纪辞伸出手,“以郡主的城府,最好别算计陶某。”

居然讽刺她蠢!

纪辞瞪着陶融,突然,心中生出一股邪恶的念头,“你靠近一点,我够不着。”

陶融瞥了纪辞一眼,走近了几步。

纪辞得寸进尺,“再近一点。”

陶融有些不耐地挪了一步,“快点!”

纪辞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然后,向陶融扑过去,“陶融,我摔了,你就没红利了。”

陶融刚要后退,又咬牙切齿地伸出手,将纪辞拥入怀中。

“这么轻?”

像树袋熊一样吊在陶融身上的纪辞,有些小窃喜,却被陶融的下一句话,气的差点喷出老血。

陶融一脸嫌弃,将纪辞从身上扒拉下去,“吃那么多,都不长个,难怪跟个柳絮似的,轻飘飘的。”

这话太扎心了。

不仅说她吃的多,还说她个子矮!

她哪里矮了,原主这个身高,起码也有168啊。

气鼓鼓的纪辞指着陶融,就差揪着他衣襟了,“陶融,你这个大直男,活该没有女主角!”

陶融有些自恋地挑眉,“我是大英雄,要女主角有何用?”

纪辞无奈地扶额,“陶融,你这样,以后真找不到对象的。”

“你不是?”

额……失策了!

“我们尚未成婚,无名无实!”

陶融认真地点头,“如此说来,等你我大婚后,还是不和离了。”

算了,她大人有大量,懒得和陶融争(争不赢)。

“还去不去九层镇妖塔?”

纪辞的声音刚落下,迷阵里,便传出一道惊奇的声音,“你们要去九层镇妖塔?”

纪辞有些意外,“净如大师,您怎么在这里?”

净如大师不是在皇宫里吗?

净如大师揪起纪辞的耳朵,“小丫头,老衲是绥安寺的得道高僧,不在此处,还能去哪里?”

纪辞踮着脚跟大喊,“大师,我错了,手下留情啊!”

她能肯定,耳朵已经通红通红了。

净如大师放开纪辞后,转动着手心的佛珠,“小丫头,九层镇妖塔,可不简单,你就这么急着送命?”

说来,纪辞可是他长期的酒肉饭票,可不能出事。

“净如大师,我也不简单啊。”纪辞又指着身边的陶融,“当然,他更不简单。”

陶融对净如大师行了个揖礼,“陶某,见过净如大师。”

净如大师满意地点点头,“若施主闯九层镇妖塔,确有一线生机。”

纪辞不满地哼唧,“大师,你也太小瞧我了吧。”

当初,看小说时,陶融闯九层镇妖塔,她看的可起劲了。

现在,每一层面临的难关,她还能一一数出来。

仔细想想,她也是闯过九层镇妖塔的人啊。

“小丫头,你留下来陪老衲,让这位施主去就行。”

纪辞拒绝地斩钉截铁,“不行,我不能让陶融单枪匹马过去。是我拖陶融下水,也该我陪他一起闯镇妖塔。如果出事了,正好将我这条命抵给他!”

系统:【陶融仇恨值-4,当前仇恨值为0。】

【主线任务:清零陶融仇恨值,完成!】

【奖励35主角经验值,当前主角经验值为85。】

【下一阶段主线任务开启!】

【主线任务为:完成陶融3个心愿。】

【奖励:保密。】

【恭喜小辞儿!贺喜小辞儿!完成了最难的主线任务,以后都不用为生死提心吊胆啦。】

什么鬼?

在她和陶融约法三章的时候,已经不用为生死的提心吊胆了。

想着,以后能和这奇奇怪怪的男主,少点接触,就阿弥陀佛了。

“小言言,为什么,新的主线任务,是完成陶融的3个心愿?”

“话说,你确定没有坑我?”

系统(弱弱开口):【小辞儿,主线任务,是根据各种因素,随机生成的。后台显示,这就是新的主线任务。】

它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成这种主线任务。

“如果放弃主线任务,会怎么样?”

系统:【这……小辞儿,一开始,主线任务是,清零陶融的仇恨值,阻止两国大战。一切都相安无事,主人任务圆满,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

【可是,现在剧情线全部偏离主线,陶融的人设也崩坏了,居然主动维护两国的和平。所以,现在的主线任务也是随机生成,只有完成终极主线任务,才能回到现实世界。】

纪辞真的是欲哭无泪,“意思是,现在的后台,已经失控了?”

系统:【小辞儿,一直都是后台控制我。我只是链接后台和你的枢纽,只能看到后台的数据……】

系统的声音越来越弱,以至于,纪辞差点没听清。

纪辞不是不想完成现在的任务,而是,现在的主线任务已经有些奇怪,到后来,肯定能让她惊掉下巴。

“小言言,你是我的好战友,你告诉我,除了完成主线任务外,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回去?”

系统:【走剧情,走到小说的大结局,也是回去的一种可能。可是,现在的剧情,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根本拉不回去了。】

纪辞心一横,“为了回去,只能完成主线任务了。我就不信,以后的任务能难破天。”

纪辞和系统的意念交流结束之时,净如大师已经带着纪辞、陶融二人,来到了九层镇妖塔。

镇妖塔高耸入云端,恢弘大气,四周都是苍翠欲滴的竹柏。

“小丫头,九层镇妖塔,顾名思义,共有九层,每一层都有一道难关。只有攻克难关,才能登上上一层。不过,镇妖塔建成,年代久远,里面究竟有何难关,老衲也不清楚。”

在净如大师介绍九层镇妖塔之时,镇妖塔周围已经围聚了二三十名僧人。

净如大师一一看向纪辞、陶融,眼底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辞郡主、契王,老衲再问一次,你们当真要闯九层镇妖塔,生死无惧?”

纪辞也认真地望向陶融,“陶融,现在,你还有后悔的机会。”

陶融眼中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芒,“既然踏入绥安寺,陶某便不会无功而返。”

纪辞也语气斩绝,“净如大师,镇妖塔再如何危机重重,我们也要闯上一闯!”

“既如此,便请辞郡主、契王殿下签下生死状。一旦踏入九层镇妖塔,无论生死,皆与本寺无尤。”

这……

想要推卸责任的绥安寺,纪辞莫名觉得有些好笑。

纪辞拿起毛笔,在宣纸上,写下歪歪扭扭的两个简体字——纪辞。

没办法,她只能认繁体字,让她写,她是真写不出来。

陶融不禁低低一笑,“都说,郡主大字不识。今日,郡主名字都能写错,确实坐实了传言。”

说话间,陶融在‘纪辞’二字的旁边,挥墨写下风骨尽显的‘陶融’。

在场之人,无不啧啧称赞一声,“好字!”

两相对比,更是凸显出纪辞是个没文化的大老粗。

“两位施主,还要按手印。”

纪辞重重地摁下手印,心下暗道:为什么不能按个黑印,就能把自己丑啦吧唧的字给挡住了。

陶融则是一副慢条斯理,不疾不徐地按下手印,处处都彰显着优雅从容。

纪辞小声地逼逼,“哼,该死的别人家的孩子!”

陶融望向纪辞,轻笑不语。

“庆丰二十五年、八月、十三日,大辞辞郡主纪辞,西陶契王陶融,闯九层镇妖塔!”

“开塔门!”

纪辞看着渐渐沉重的塔门,一点一点被推开,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陶融,接下来,我就把命交给你了,你可一定要带我出来哦。”

“郡主胜券在握,陶某还等着郡主保护陶某。”

净如大师望着纪辞、陶融的身影,一点点地淹入镇妖塔的黑暗之中,无奈又可惜地摇头,“真是般配,只可惜……”

“郡主,别进去!”

紧赶慢赶,终于赶过来的于遇、萧问渠,只看到了紧闭的镇妖塔。

于遇怒声质问净如大师,“净如大师,你和纪王爷情谊深厚,怎能将他唯一的血脉,送进鬼门关?!”

“阿弥陀佛!时也,命也,各人有各人的选择,不可外力干扰。”

最新小说: 制霸编剧界 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 护国天龙 退烧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异世奸商(全) 新时代客栈 超能:我有一面复刻镜 来自未来的巨星 千反田的超高难度重生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