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42章 该死的胜负欲

第42章 该死的胜负欲(1 / 1)

纪辞望着绞尽脑汁的陶融,不厚道地捂着肚子大笑,“陶融,你慢慢琢磨,我先躺一会儿哈。”

这棋局,陶融琢磨了半个时辰,才破解棋局。

系统提示,现在天都黑了。

她该吃饭睡觉,养足精神再继续闯关。

纪辞从随身空间里取出锦衾被褥,哼着轻快的小曲儿铺好被褥。

然后,又从空间里取出来一个食盒。

纪辞弄出来的动静不小,陶融想要熟视无睹,都做不到。

陶融转过身去,看着纪辞身边多出来的东西,不由得惊愕,“这……你从哪拿出来的?”

纪辞得意地扬起头,“不才乃天外人,这些东西,自然是凭空而来。”

陶融都知道,她不是原来的纪辞,知道她凭空捏造东西,也不会怎么样。

更何况,他们现在已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也不怕陶融宣扬此事,说她是异类。

“天外人,怎会如你这般陋俗。”

“我哪陋俗了,分明是真性情,真是没眼光!”

真是的,她一个现代人,哪有古代大家闺秀的仪态。

陶融也不与纪辞争执,十分自来熟地坐在被褥上,慢条斯理地打开食盒。

看到最上层的一碟荷花酥,面色一僵,又耐着性子打开下一层。

茯苓霜。

金玉羹。

糖蒸酥酪。

杏仁茶。

清一色的甜食,没有一样正菜。

“就吃这些?!”

纪辞翻了个白眼,一把将食盒夺回怀里,又从空间里取出一个食盒,“知道你事多,会挑三拣四,特意给你准备了一份。”

陶融将信将疑地接过食盒,“能果腹?”

纪辞喜滋滋地将一块芙蓉酥塞进口里,“放心,是硬菜。不过,已经凉了,你将就着吃吧。”

陶融打开食盒,便冒出了一股热气腾腾的菜香,“葱油鸡、苋菜鱼肉、蒜蓉粉丝虾,确实是让人垂涎欲滴的硬菜。”

纪辞手中的芙蓉酥,瞬间就不香了。

这空间,不仅能存放东西,竟然还能保温保鲜。

若非如此,她也不至于给自己准备点心啊。

纪辞扔下芙蓉酥,将食盒甩进空间里,“好吃的东西,要懂得分享才是。”

陶融伸手拦住纪辞,“这是我的!”

“这是我带来的!”

“你给我带来的,就是我的。”

“陶融,你别偷换概念!”

该死的陶融,也太没良心了。

她就不该自作多情,给陶融准备膳食的。

“告诉我,你的名字。”陶融指尖的食盒上轻叩几下,十分大方豪气道:“这个,分你一半。”

纪辞没好气地开口,“我就叫纪辞。”

陶融神色微愣,“表字?”

“没有表字,小名叫小小。”

陶融微微点头,若有所思地念道:“纪小小?”

“嗯。”

“颜七弦叫你小小?”

这家伙,搁这查户口呢。

不过,为了眼前的美食,纪辞毫无骨气地一一坦白。

“没,他叫我小小学妹。”

陶融又点了点头,“我是唯一知道你不是纪辞的人?”

纪辞指着饭菜,都要急死了,“陶融,饭菜要凉了,吃完再说吧。”

陶融按住纪辞的手,沉声道:“先回答我。”

“上次来绥安寺,云时和就知道了。”

嘁!现在才知道,还想做第一。

陶融的眸中,染上了一层阴霾,“他知道多少?”

纪辞莫名有点慌,“他只知道我是借尸还魂。”

陶融再次满意地点头,“如此,便好。”

这……男子之间,都有这该死的胜负欲吗?

陶融将饭菜推向纪辞,“吃吧。”

一听到这话,纪辞当真是不再客气。

不过,这不代表纪辞失去了理智,“不知道要多久能出去,所以,现在只吃这碗香喷喷的葱油鸡。”

陶融挑了挑眉,“你不是会凭空生物?”

“凭空生物,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啊。算了,不和你扯了,吃饭!”

饱食一顿后,纪辞躺在被褥上,心满意足地拍了拍肚皮,不客气地向陶融踹去,“起开,本郡主要睡觉了。”

陶融没有防备,被纪辞踹地一个踉跄,直接栽在地上,难得的是,没有对纪辞发脾气,“我也要一床被褥。”

她的随身空间,也就1m3,放下一床被褥,两个食盒,加上其他的小物件,已经不错了。

纪辞抱着特制的小抱枕,咸鱼打挺地躺着,“你是习武之人,有内功驱寒,不会怕冷的。”

一阵萧瑟寒凉的夜风袭来,陶融不禁打了个哆嗦,“谁告诉你,内功能驱寒?”

“话本子都这么写的啊,难道不是吗?”

陶融盯着纪辞的被褥,“不然呢?”

纪辞也很无奈,摊了摊手,“被褥,就这么一床。总不能,你跟我一起睡吧。”

至于,系统的复制功能,一旬才能用一次,当然要用在刀刃上,不能这么浪费。

“自然不能!”

纪辞翻了个身,“这不就得了,我就先睡了。”

纪辞在地宫走迷宫,耗费了不少精力,早已疲乏不已,闭上眼睛,便传出了绵长的呼吸。

陶融幽深的目光瞥向纪辞,“吃完就睡,居然不长膘。”

地上寒凉,久坐、久卧,都会受凉。

陶融索性纪辞去钻研棋局,不知何时,陶融忽的眼底一亮,豁然开朗道:“原来如此!”

约摸到后半夜时,纪辞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坐起身来。

陶融微微倚靠在石墙上,双眸微阖,烛光摇曳,倒映的光影,在陶融俊美的面容上跳跃。

远远的望去,就像是笼罩了一层朦胧的轻纱,让人看得不甚真切。

神秘朦胧,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

纪辞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只是,刚靠近陶融时,他便睁开了那双幽深寡淡的眸子,“你想做甚?”

好好的一男的,干嘛长得那么祸国殃民,害得她差点就犯罪了。

纪辞有些心虚,却还是一副理直气壮,“我睡上半夜,轮到你睡下半夜。”

陶融没良心,她可是最善良的小可爱。

陶融的掌心,不自觉地收拢,紧攥成拳,又不动声色地藏进广袖中,“你继续睡吧。”

纪辞二话不说,拖着陶融往被褥那边走去,将他按坐在上面,“不行,下一关是要靠武力,你必须养精蓄锐,带着我闯过去。”

陶融的手心,触碰到暖乎乎的被窝,不仅手心被温暖了,那颗心也多了几分热意。

“那你呢?”

纪辞打了个哆嗦,“深秋时节,也不算太冷,你把外衫脱给我,我披着就不冷了。”

陶融将衣服一件件脱下,只余下一件中衣,“都披上吧。”

纪辞展颜笑道:“谢啦。”

被窝里,都是纪辞身上的女儿幽香,几乎将陶融淹没。

不知为何,陶融这次没有再排斥抵抗,而是任由这幽香将他包裹。

浅眠易惊的陶融,这一次,睡得很沉,很沉。

直到,纪辞将他叫醒。

“陶融!陶融!该起床啦!”

陶融将将清醒,双眼还有些迷离,在看到眼前跳脱不已的纪辞时,眼神逐渐恢复清明。

“陶融,牙刷子、温盐水、早膳,我都给你备好了,你快起来吧。”

陶融的声音,还有些慵慵懒懒的沙哑,“好。”

纪辞自己早就吃过了,陶融用膳之时,便得意扬扬地指着棋局,“陶融,我跟你说。这棋局,旁边故意放了黑白棋子,为的就是诱导别人,落子破棋局。”

“但是,棋局的局势,白子被黑子处处压制,无论在何处落子,都是自寻死路,没有一处生门。”

陶融点点头,故作好奇,“那该如何破解棋局?”

“大家都有一种固定思维,认为,破解棋局,一定要落子。这设局之人,偏偏反其道而行之。所以,只要上走十之又三这一步,便能起死回生。”

纪辞说话的同时,上移白子。

果然,顷刻间,棋室里便降下通往第三层的石梯。

纪辞高傲地扬起头颅,“陶融,怎么样,我厉害吧。”

陶融的眼角眉梢,都荡漾着温柔和煦的笑意,“脑子还算灵光。”

“我就是聪明!”

陶融但笑不语。

将东西都收进随身空间后,二人便雄赳赳气昂昂地前往第三层。

走到一半时,纪辞突然停住脚步,无比郑重地望向陶融,“陶融,第三关,我们将面临三大机关铜巨人。”

“他们身量巨大,差不多两个人高,动作灵活,只要靠近机关巨人,便会受到攻击。只有将他们都制住,才会降下通往第四层的石梯。”

陶融若有所思地颔首,“嗯,可有良策通关?”

纪辞通过系统,再次快速浏览小说,“有,他们也有弱点。一个在左脚底,一个在右脚底,还有一个在头顶。”

“好,我明白了。”

纪辞又从空间里拿出一把佩剑,“对了,这个给你。”

剑身颀长,剑气骇然,让人不敢逼视。

陶融望向纪辞,神色复杂地接过佩剑,“此剑在手,定能事半功倍。”

纪辞的神色,依旧郑重无比,“陶融,我把我的身家性命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保护好我。”

如果可以,她真想留在第二层,等陶融解决了三大巨人,再爬上第三层。

可是,这石阶只能降下一次。

如果不往上走,便要永远困在第二层,也没办法出镇妖塔。

“纪辞,你还欠我许多,我不会让你死。”

最新小说: 千反田的超高难度重生攻略 护国天龙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超能:我有一面复刻镜 异世奸商(全) 退烧 来自未来的巨星 制霸编剧界 新时代客栈 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