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52章 费心帮她洗白

第52章 费心帮她洗白(1 / 1)

陶融眼角的余光瞥向满眼笑意的纪辞,随手抓过烫金荐书,恨恨地咬出两个字,“多谢!”

纪辞崇拜地望向云幼卿,“幼卿有咏絮之才,这次的重阳诗会,可有兴致?”

“诗友齐聚一堂,旷世盛会,若能与会,幸哉!乐哉!”

她在府中,并不受宠。

在外游走商道,屡受唾弃,官员荐信,得来实在不易。

“说来也巧,我这还有一份引荐信,赠你如何?”

“谢谢阿辞。”云幼卿欣喜地接过荐书,又羞答答地瞄向陶融,“契王殿下才高八斗,不知可否赏脸与幼卿组队?”

纪辞笑得不知有多欣慰。

这是陶融绝无仅有的红颜知己,虽然小说中没能走到一起,但她最有可能是女主。

这一次,提前相遇,又有她的推波助澜,定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陶融淡淡地瞥向纪辞,冷不防地开口,“你很希望我答应?”

纪辞都恨不得替陶融答应,“对啊。”

“如你所愿!”

言罢,陶融便失望地拂袖而去。

“契王,等等我!”

辞陌衍也将纪辞撞开,快步追上陶融。

云幼卿眸光微动,“阿辞,契王殿下匆匆离去,似是不悦。”

“幼卿,你和陶融,一个八斗之才、一个咏絮之才,重阳诗会的魁首,非你们莫属。”

郎才女貌,真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

纪辞已经开始磕cp了。

“我哥能陪契王殿下参加重阳诗会,就好了。”

一声悠长的惋叹渐渐消散,云幼卿的倩影也逐渐远去。

纪辞伸了伸懒腰,准备回府,菊一故、竹忘言匆匆忙忙赶来,“郡主!郡主!有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都说好事成双,古董店货源有了着落,好事这就接踵而来了。

菊一故、竹忘言带着纪辞来到一间茶楼。

茶馆人满为患,说书先生凭借一张巧嘴,演绎才子佳人缠绵悱恻的爱恨情仇。

竹忘言和说书先生眼神交汇后,说书先生立即重重拍下惊堂木,“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这就完了,我们还没听够呢?”

“就是就是,孙小姐和张公子到底有没有在一起啊?”

“……”

说书先生又拍下惊堂木,绘声绘色地开口,“日日才子佳人,悲欢离合,也无甚趣味。今日,我们换个口味,探秘镇妖塔。”

“相传,镇妖塔中妖魔肆虐,入塔者,无一生还。江湖侠女辞姑娘,聪慧无双,胆识过人。为夺圣药,勇闯镇妖塔。”

“……”

“历经七七四十九难,终于功德圆满,破塔而出。出塔那日,天降祥瑞,日月同辉,百鸟朝凤,终于得道飞升。”

纪辞抽了抽嘴角,这是什么鬼?

粗糙版的《西游记》吗?

“我听着,怎么这么像辞郡主闯镇妖塔呢?”

“可不是嘛,辞郡主出塔那日,也是流光漫彩,天降祥瑞。讲这故事,还不如讲辞郡主闯镇妖塔,那才叫一个精彩。”

“辞郡主毕竟是纪王的女儿,以前是年幼不知事。死而复生后,哪件事不值得大家称赞?要不是郡主还在守孝,我都想去郡主府做面首。”

“……”

系统:【人物复杂度+5,当前复杂度为41。】

角落处,菊一故将竹忘言推到纪辞面前,“郡主,这些都是忘言的功劳。以后,就没有人再指着郡主骂了。”

纪辞觉得心底暖暖的,“竹忘言,谢谢你。”

她的这些家人们,知道她介意这些流言蜚语,如此费心帮她洗白,真的非常暖心。

竹忘言却埋着脑袋,“郡主,我有件事和你说,你千万别生气。”

“你说吧。”

竹忘言吞吞吐吐,“郡主,今早,我有一个兄弟,在乱葬岗发现了月半的尸首。”

纪辞微愣,半晌才反应过来,“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陶融、辞陌衍在马车上下棋,辞陌衍望着棋盘苦思冥想,仍旧不知如何落子,“契王,黑子可还有生路?”

陶融神色淡淡,“七之三。”

辞陌衍落子后,豁然开朗,“契王,你还有什么不会?”

“殿下开衙立府,皇上已然应允。殿下打算在何处立府?”

“契王,选址一事,暂且搁几日。我听闻,萧将军回西陶后,奉旨剿匪,全军覆没,被贬官戍边。榷场一事,恐生变故。”

陶融手执的白子没拿稳,直接掉在棋盘,局势瞬间倒向辞陌衍,“无妨,陶鉴意在皇位,无心征战。两国无战,榷场一事便势在必行。”

“话虽如此,但萧将军是契王唯一的靠山,他一出事,契王在大辞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陶融看似随意落子,却是在一点点挽回局面,“参加科举,入大辞为官,也许不会陷入绝境。”

“契王不是为了手握权柄,以报私仇?”

陶融对上辞陌衍审视的目光,“自保而已。”

辞陌衍笑得意味深长,“东宫确实比郡主府更能遮风挡雨。”

“男儿顶天立地,当胸有凌云壮志。沉溺温柔乡者,终将庸庸碌碌,难成大事。”

陶融落下最后一子,棋局已定。

辞陌衍熟练地将黑子扔进棋盘,“来年春闱,静候契王状元游街。”

“契王,乃西陶所封,殿下称表字即可。”

“陶悟之。”

陶融回到王府,直奔书房而去。

纪辞勉强扯出一抹笑,“陶融,你回来了。”

“有事?”

“我们去给云时和送药吧。”

陶融眸光一闪,“何药?”

“去吗?”

“我在郡主府作威作福,一言不合,就对你动辄辱骂,会陪你去?”

纪辞眨了眨眼睛。

这是她昨天对辞帝说的那番话啊。

难不成,陶融全听见了。

这……

真是大型社死现场。

“我昨天进宫后,皇上揪着你要参加科考不放,劈头盖脸地责骂我。我就联想到,你不告而别,跟我划清界限,就是防止皇上罚我。”

所以,她就借坡下驴,把陶融往死里黑。

谁知道,陶融都听去了。

“自作多情!”

纪辞不甘心地问道:“陶融,我们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你一次次救我于危难,这也是我自作多情?”

最新小说: 校花空姐的秘密 乔梁叶心仪 王欢林静佳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全民牧场:开局我养了巨龙 帝少的私宠鲜妻 陈浩章梅 娘亲害我守祭坛 叶军浪苏红袖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