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58章 是不是对我有男女之情

第58章 是不是对我有男女之情(1 / 1)

纪辞痛苦地等在云时和的房外,时而焦虑不安地来回走动,时而焦躁地抱头蹲在地上。

许久后,听到打开门栓的声音,纪辞立即跌跌撞撞地跑过去,“半溪,云时和怎么样,有没有事?”

“云公子听到外头的动静,强忍着痛苦跑去府衙揭穿真相,这使得病情越来越严重。我试图催眠云公子,但他防备心很重,刚刚才让他安睡。”

“半溪,云时和能治好吗?”

半溪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小说设定,半溪医术绝顶,几乎无所不能。连她都犯了难,那云时和岂不是……

陶融伸手想轻拍纪辞的背,还没碰到时,又失落地收回,“这边交给半溪吧。”

“好。”

陶融回去景明斋备考,纪辞则是将自己关在房间里。

纪辞:小言言,我新完成一个支线任务,主角经验是不是升到二级了?解锁了什么新功能?有没有给云时和治病的功能?

系统:【小辞儿,系统二级,需要主角经验120,现在是115,还差5点。】

主线任务是完成陶融的三个心愿,还差两个,一时半会,根本无法完成。

纪辞:能不能触发新的支线任务?

系统:【小辞儿,支线任务、主线任务的触发,都需要特定的情境。这个,我也没有办法。】

纪辞:什么算是特定情境?

系统:【这……我也说不上来,不过,小辞儿可以多和主角接触,也许就能触发支线任务。】

陶融要备考,她已经打扰了许多次,再去找他,都不好意思了。

既然如此,那就和云时和多多接触,他怎么说,也是个男二。

于是乎,纪辞三天两头就往云时和的院子跑。

“云时和,厨房新做了桂花糕,你要不要尝尝。”纪辞大口吃下一块,“甜甜的,可好吃了。”

云时和面如死灰地躺在床上,“郡主,月半是不是出事了。”

不是问句,而是肯定。

纪辞转过僵硬的身子,缓缓地将桂花糕放在桌上,深呼吸后,才对云时和干干地笑着,“最近,我给月半派了趟差事,他一时抽不开身回来,所以,你才没有看到他。”

“我要见他!”

云时和的双目犀利,似乎能洞悉一切真相,紧紧地盯着纪辞,让她喘过不气来,更无法拒绝云时和。

“无论什么结果,你都能承受得住?”

云时和瞳孔一缩,眸光都在阵阵发颤,“我能!”

萧问渠咯吱窝里夹了一大摞话本子,跌跌撞撞地跑进陶融的小书房,“王爷,我回来时,看到郡主和云时和一块出去了。”

陶融佯作镇定,可书卷已经被捏得皱巴巴,“去了何处?”

“郡主只说要和云时和出城。”

“月半的坟冢和何处?”

“乱葬岗附近的五里坡。”

陶融刚扔下书卷走出书房,又云淡风轻地坐下看书,“……嗯,你退下吧。”

“郡主最近和云时和走得可近了,王爷再这么不理不睬,就地位不保了。我还听说,梅兰竹菊四公子都坐不住,时不时就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退下!”

五里坡的一处坟茔, 堆着新土,落了一层薄薄的枯叶,最醒目的便是墓牌上的“月半之墓”。

“我将你接出云府后,四处打探月半的下落,只可惜,一无所获。前段时间,终于查到了些许线索,还未来得及细查,便在乱葬岗发现了他的尸首。”

当时,月半死相可怖,全身腐烂,上面还爬满了蛆虫,她只是略略一看,便吐了一整天。

云时和跌跪在地,颤抖地摩挲着墓牌,狠狠地咬着握拳的左手,才没有哭出声来。

纪辞将手轻轻放在云时和的背上,“月半遇害,着实令人难过。不过,他最不愿见到的,便是你为他心伤。”

云时和眼露阴狠,“可有凶手的线索?”

“凶手手段狠辣,心思缜密,不像是云夫人,但和她脱不了干系。”

云时和极力控制抽搐颤抖的双手,“杀害月半的凶手,下毒让我失语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同一人。”

纪辞蹲下给云时和擦汗,碰到他的额头时,冷得让她倒吸一口凉气,“云时和,你没事吧?”

云时和忽的用力抓住纪辞的手腕,发红的双眼死死地瞪大,“我要他血债血偿!”

云时和的力道很重,几乎把纪辞的手腕捏碎。

纪辞不动声色地转了转手腕,试图缓解剧烈的疼痛,“云夫人在庄子闹事的那晚,陶融发现有人躲在附近,上前查看时,看到……”

“——咻!”

纪辞话没说完,一道穿云箭凌空而来,径直射向纪辞的后脑勺。

关键时刻,躲在暗中的于遇突然现身,一刀将那支穿云箭劈开。

只是,越来越多的箭矢铺天盖地而来。

于遇就像个人形盾牌一样,挡在纪辞面前,飞快地将箭矢劈开,“郡主,快躲起来!”

纪辞用力搀扶云时和,“云时和,快,我们先躲躲。”

云时和全身痉挛,如同千钧重的秤砣,纪辞即便用尽全力,也扶不起他。

云时和咬着牙,一把将纪辞推开,“别管我了!”

正是因为她的到来,触发了蝴蝶效应,云时和才会遭受心理病痛,这本就是她欠云时和的。

纪辞一次又一次地去拽扶云时和,“如果我抛下你,我会一辈子良心难安的。”

系统:【云时和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为1。】

可是,纪辞的力量微小,根本扶不起云时和。

眼看着,于遇就要扛不住,一支漏网之箭又嗖地飞向纪辞的脑袋。

纪辞瞪大了眼睛,双脚似乎粘在地上,根本不知该如何躲避开。

‘咻’地一声,剑光凌厉的长剑划破长空,铺天盖地的箭雨被弹得原路返回,剑气生生将射向纪辞的箭矢逼开。

不过,微微偏侧的箭矢,仍旧不死心地从纪辞的头顶上的飞仙髻穿过。

莲蓬玉坠发带掉落,长发四处飘散。

纪辞来不及回想方才的凶险,陶融便一手拎着她、一手拎着云时和,扔到一处巨石后面。

陶融不善地瞥向纪辞,“真是蠢笨!”

清淡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凉意。

言罢,又提起藏锋剑,与于遇、萧问渠一同战斗。

不多时,双方便分出了胜负。

一个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黑衣死士,被萧问渠反擒着摁在地上,“按照王爷的吩咐,留了一个活口。”

纪辞小心地探出脑袋,再三确认,暂时安全后,才长舒一口气。

这时,云时和也逐渐恢复了平静。

陶融察觉到纪辞、云时和过来,躬身捡起地上的发带,以及几缕残断的青丝。

陶融不动声色地将青丝藏进袖袋中,又随意地将发带扔给纪辞,“你的!”

纪辞伸手去接,发带却划过掌心,掉落在地上,“谢谢你。”

被擒住的死士,眼底忽的涌上一阵狠厉,竭力挣脱萧问渠的束缚,拔出靴子里的匕首,向云时和刺去。

纪辞眼睛被匕首跳跃的寒光一闪,当即就将云时和扯到自己身后,“云时和,小心!”

系统:【云时和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为6。】

系统:【陶融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为21。】

陶融一脚将死士踹开,又死死地捏着死士的手腕,直至死士松开手上的匕首,“啊!”

死士反抗之下,陶融又卸掉了死士的双臂,死士硬是疼晕过去。

纪辞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害怕地咽下一口口水。 陶融是狠辣无情、睚眦必报的设定,即便最近乖巧良善,也是只披着羊皮的狼。

陶融冷冷地瞥向纪辞,“将人带回去!”

纪辞想起陶融的目光,脊背似乎吹过一阵凉风,不自觉地往于遇背后一躲,“我怎么感觉,他有杀了我的想法。”

陶融上马车时,脚步忽的一顿,又冷冷淡淡地盯着纪辞,“不上来?”

这种眼神,就像是要将她凌迟,实在是太可怕了。

纪辞微微挪向旁边的云时和,极力压低声音,“云时和,陶融让你过去。”

“这……”

萧问渠将纪辞拉到一旁,“王爷分明能将箭矢挡开,却故意让箭矢穿过郡主的发髻。郡主再不过去,可能就……”

萧问渠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纪辞求救地望向于遇。

于遇却低着头,“郡主,我打不过他。”

云时和似乎下定了决心,“郡主,我们一同过去。”

陶融双眼的寒霜,又厚了一层。

纪辞脖子凉嗖嗖的,“不用了,不用了!”

云时和正欲追上去,却被萧问渠抓住肩膀,“人家小两口之间的事,云公子就别瞎掺和了。后面还有一辆马车,云公子自个儿上去吧。”

于遇也拦在云时和面前,将他目光所及的纪辞挡得严严实实,“云公子,别去添乱!”

萧问渠盯着云时和上了马车,才对着于遇挤眉弄眼,“于遇,咋的了,不是一直给我家王爷穿小鞋?怎么又帮我家王爷了?”

“如果不是陶融,郡主今天就没命了。”

马车上,陶融正在细细地擦拭藏锋剑。

纪辞抱着膝盖躲在角落里,离陶融远远的,几乎都要嵌在上面。

纪辞脑海中,陶融已经把十八般酷刑,都给她上了一遍。

身上冒了一层冷汗,已经把衣服浸湿。

可是,她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自己何时又得罪了陶融。

“嗖!”

藏锋剑入鞘,陶融将其轻放于矮几上,又轻轻地在矮几上敲了敲,“过来。”

声音依旧冷冷淡淡,在纪辞听来,却是地狱的引魂之声。

纪辞脑袋中的弦崩得紧紧的,因为陶融的声音,那条弦突然绷断。

纪辞也崩溃地踹向矮几,委屈地哭出声来,哭得几乎喘不过气来,“陶融,你说过不杀我的!”

她是真的怕死。

陶融先是一愣,又觉得好笑。

不过,在望向纪辞时,又冷着一张脸,“如此贪生怕死,还护着云时和?”

“还不是因为我亏欠他。”

“何种亏欠,值得以命相护?”

“因为……”纪辞察觉到什么,吸了吸鼻子,“你是不是消气了?不会再杀我了?”

“杀你?我动过你一根手指头?”

要不要搞清楚,不是他及时赶到,纪辞就没命了。

“我……”纪辞仔细想想,陶融好像确实没对她动过手,“那你为什么吓我?”

“我何时吓过你?”

纪辞双眼红通通的,“萧问渠说,你故意让箭矢穿过我的发髻,就是想吓唬我。还说,如果不乖乖上马车,就要杀了我。”

一回想当时的场景,纪辞就觉得心惊肉跳。

陶融声音柔和低缓,又带着些许的无可奈何,“你承诺我,不接近云时和,却自作主张与他出府,差点搭上一条小命。不让你长点记性,下次还得乱跑。”

纪辞细细回想,忽的不确信地开口,“陶融,你这么抵触我接近云时和,不会是对我动了男女之情吧?”

所以,在她将云时和护在身后时,陶融的好感度降低。

如此一来,一切都解释地通了。

陶融张了张口,又紧紧地抿着薄唇,“……如果,是呢?”

最新小说: 退烧 敬山水 徐岁宁洛之鹤 新婚 开局神级娱乐系统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异世奸商(全) 新时代客栈 来自未来的巨星 震惊全球:从乡村教师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