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父慈子孝(1 / 1)

郡主府,地牢。

陶融食指微曲,轻掩着高挺的鼻子,“死人更会说实话,问渠,仔细搜查一遍!”

萧问渠就是跟过来看热闹,话本子都打开了,“王爷不是最擅此事。”

“死士身上血腥重,纪辞不喜欢。”

萧问渠一脸不舍,将话本子插进腰带里,“王爷,我从没做过这事,没搜出东西,可别怪我。”

云时和瞥向死士,眼底一片森冷,“我来!”

“如此,便劳烦云公子了!”

云时和将死士里里外外都搜查了一遍,就连头发丝里都没放过,只在死士臀上发现一块三叉形桑叶烙痕。

萧问渠瞪大了眼睛,“啧啧啧,谁想得到,这烙痕印在屁股上。云公子扒衣服时,手脚那么熟练,这事儿应该没少干吧。”

“比不得萧公子,娇生惯养,什么都不能做。”

陶融长臂一伸,将愤愤不平的萧问渠拦下,“这印记,极其罕见,应是京中贵胄私下豢养的死士。陶某对京城贵胄不甚了解,云公子有何高见。”

云时和无力地摇头,“暂无头绪,我会让人去调查。”

“京城有20余万户,盲目调查,无异大海捞针。云公子可以重点排查,与云夫人交好的京中贵妇。”

云时和冷冷一笑,“嗬!云白氏泼辣无礼,京中贵妇无比鄙夷此人,岂有贵妇与她往来。”

纪辞只要一闲着,就开始胡思乱想。

尤其是她压在陶融身上的画面,更是一遍遍浮现在她的脑海。

为了避免这些尴尬,纪辞索性躲着陶融。

除了一如既往地去纪将军府上,就是去探望云时和。

因为,治疗心理疾病,需要关爱和陪伴。

半溪日复一日的催眠,纪辞也日复一日的疏导。

即便偶尔提及往事,云时和也没有过激的反应。

“云时和,今日重阳佳节,陶融去参加重阳雅集了。整日闷在府上,也会憋出病来,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散散心呀?”

云时和瞥见纪辞端来的杏酪,眼底的阴霾都散去不少,“郡主每次过来,带的都是杏酪。”

纪辞轻轻地搅拌后,递给云时和,“对啊,杏酪甜而不腻,香糯美味。”

“每次一喝杏酪,就觉得特别幸福满足。我希望你,也能尽早走出往日的阴霾,不要再被心病折磨。”

云时和吃下一大口杏酪,眼角眉梢都吊着笑意,“郡主,我会的。”

系统:【云时和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为11。】

于遇抱着长剑直接进来,不善地瞪着云时和,“郡主,云相云大人来了,现在就在府外。”

“云时和,你要见他吗?”

云时和用力地捏着瓷碗,指节已经变成青白色,“为何不见!”

“于遇,去请云大人进来。”

“云大人说,给郡主送赔偿银钱,顺便和云公子说几句话,就不进来了。”

纪辞、云时和来到府门,确实见到了云府的文雅古朴的车驾。

纪辞招手让人搬来一把椅子,“云时和,我就不出去了,你帮我把银子拿过来吧。”

“好。”

云时和昂首挺胸走下青石阶,向云府马车躬身拱手,“草民云时和,拜见云相云大人。”

半晌后,云相才微微掀开窗帘,“子晏,若你觉得郡主府住得舒心,便暂住几日。若想回府,为父亲自接你回府。这里是一万两银票,一部分赔偿郡主的银钱,一部分供你生活起居。”

云时和双手接过银票,面容带笑,冷眼望向云相,“父亲既肯忍下儿子,为何将我从宗谱上除名。”

云相微愣,瞥过一旁指指点点的百姓,又慈祥和蔼地笑道:“子晏,你是云家公子,宗谱岂会无你之名?”

云时和微微冷笑,“父亲言之有理,毕竟,我是云家的嫡长子。”

云相仔细地打量着云时和,这是他头一回正眼瞧向云时和。

那张俊美的面孔,与他极其神似,尤其是那双洞察人心的阴冷眸子,简直是如出一辙。

他不屑一顾的儿子,居然,也敢和他如此交锋。

“子晏回相府后,自然是嫡长子。”

云时和紧绷的身躯不住地颤抖,“父亲好走,恕不远送。”

父慈子孝,百姓称颂。

云相亲临郡主府,又是一个人人交口称赞的忠直能臣、慈蔼之父。

云时和则是肆意妄为的皮孩子。

纪辞出府,在云时和身边顿步,“要不要出去散心。”

虽然纪辞不明白,为何云时和执意要云家嫡长子的身份,但她也不多问。

“给,一万两银票。”

云时和将银票塞给纪辞后,便转身走向郡主府。

纪辞高高举起拿张银票,“诸位听好了,明日,西市的物华天宝开张,凡前去捧场者,可领取纹银三两,礼品一份!”

“郡主,明儿个不仅我自个去,亲戚朋友我都一块叫过去。”

纪辞打了个响指,“凡一家人前往物华天宝,除却纹银、礼品外,还将享受神秘优惠。现在,大家伙儿可以转告亲朋好友。”

“好勒,我们这就告诉所有人。”

系统:【云相亲自登门赔款,百姓人人喝彩,消除一切负面状态。人物复杂度+5,当前复杂度为56。】

系统:【触发支线任务,物华天宝顺利开张,奖励主角经验15。】

难道,物华天宝开张会不顺利?

系统:【天机不可泄露,闭关中。】

萧问渠一蹦一跳地回来,看到纪辞站在府门发呆,笑眯眯地凑了上去,“郡主,好事儿,大好事儿。”

纪辞甩了甩脑袋,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去,“什么好事儿?”

“雅集上,王爷和云姑娘夺下魁首。趁势给物华天宝做了宣传,那些公子哥儿、小姐夫人们,都嚷着要去捧场。”

纪辞越想越不对劲,“好,我知道了。”

“郡主,雅集结束后,王爷和云姑娘一起去了江渚楼吃饭。雅集上,还有人说,他们郎才女貌,甚是般配。这简直是不将郡主放在眼里,是吧,郡主?”

萧问渠没有等到纪辞的回答,四处搜寻了一圈。

终于看到,纪辞拉着于遇,神色匆匆地离去,“于遇,将醉梅、兰扬、竹忘言、菊一故、半溪、云时和都请去相宜苑,我有要事和他们商量。”

最新小说: 开局神级娱乐系统 敬山水 徐岁宁洛之鹤 新婚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震惊全球:从乡村教师开始 退烧 新时代客栈 异世奸商(全) 来自未来的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