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62章 物华天宝,开张不吉

第62章 物华天宝,开张不吉(1 / 1)

纪辞没有及笄,不必戴钗环步摇,只需要绑一根玄色织金发带。

陶融动作比上次娴熟多了,很快就大功告成,接着便是对镜上妆。

赵掌柜一声声地扣门,“郡主,您准备好了吗?”

“进来吧。”

赵掌柜脚步轻快地进来,陶融正微微颔首,一丝不苟地给纪辞勾画莲华花钿。

“哟!郡主和王爷穿着玄色绣金衣裳,我乍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婚服呢。”

“啊?”

纪辞急着低头去看,陶融却伸手按住她的肩膀,“听话,别乱动,就好了。”

陶融说话时,声音轻柔又满含深情,阵阵热气打在纪辞脸上,像是一阵阵热浪袭来,花海中的花朵都随之摇曳起舞,醉人心神。

“郡主,我们都过来了。”

梅兰竹菊四公子一一列队,鱼贯而入。

四人玄色华服上的金绣,甚是晃眼。

傲骨之梅。

幽香之兰。

虚怀之竹。

凌霜之菊。

赵掌柜看看身上的大红色锦服,大笑不已,“大家伙儿都穿玄色绣金服,早知道,我也裁一身了。”

菊一故侧身对赵掌柜说了句什么,赵掌柜笑得更是合不拢嘴,“还有半个时辰开张,我先出去准备准备。”

陶融不善地扫过梅兰竹菊,梅兰竹菊也挑衅地瞪向陶融。

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然触发。

纪辞仰着头,脖子都要僵了,“陶融,好了吗?”

“嗯。”

兰扬略略扫过纪辞的妆容,“郡主额上这莲华花钿,空有其形,却无神韵。下次,还是让下官来吧。”

半溪、于遇双手环胸,靠在门外看戏。

“四公子平时扣扣搜搜,这次,为了和陶融争锋,还真舍得下血本。”

半溪摇了摇头,“果真是,男人多,是非多。以后,郡主府怕是不消停了。”

姗姗来迟的云时和,同样是玄色绣金服。

“哟,又来一个!”

半溪望着云时和的背影,眸色渐渐黯淡。

时辰未到,外面已经挤满了密密麻麻的人。

“你们说,这新店开张,他们捧着那么多连成串的绣球,列队站在门口,到底要干嘛?”

“管那么多作甚,反正,我们捧场拿完银子后,就马上走人了。”

“也是,辞郡主想出一出是一出,这次开店,估计也是随便玩玩。”

赵掌柜扯着喉咙大喊,“时辰已到,剪彩仪式,正式开始!”

“百舸争流,独具一帜。”

“富比朱陶,客如川流。”

“物华天宝,亨通大吉。”

“剪!”

纪辞、陶融、师乐娘子、钱乐天、钱忧心五人,齐齐一剪。

“礼炮鸣,礼乐奏,生意红红火火!”

“请辞郡主揭匾!”

喧天的鼓乐下,百姓们的议论声也越来越大,“还别说,郡主弄出来的剪彩、礼炮、礼乐,还真是有意思。”

“我在京城这么多年,还真是头一回见到,着实是长见识了。”

“师乐娘子、钱乐天、钱忧心这几个大商户,都来给辞郡主撑场子,说不定,后头还有更精彩的等着我们。”

“那还等什么,赶紧进去瞧瞧呗!”

店铺员工早已经过培训,迎宾、引路、介绍古玩……人人各司其职,纪辞又一直总览全局。

即便店铺里擦肩接踵,也是多而有序。

知道一声尖厉的声音响起,“我说呢,怎么这么热闹,原来是新店开张。”

又是云夫人寻衅滋事,她都心累了。

纪辞对半溪打了个手势,示意她看着云时和,别让他下来。

“云夫人大驾光临,前来捧场,真是荣幸之至。”

云夫人不屑地扫过架子上的藏品,“几百文的东西,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

梅兰竹菊想要上前,却被陶融拦下,“让她自己来。”

“可是……”

陶融深深地凝望着纪辞,“她可以的。”

“诸位父老乡亲,云夫人认为,我们物华天宝的定价过低。大家认为,这定价合理吗?”

一个黑状魁梧的男人,正眯着眼睛端详略略残破的紫砂壶,一听这话,登时就火冒三丈,“我们虽然是贫苦百姓,也是有追求的。”

“填饱肚子后,也想在家里摆几样宝贝。郡主特意压低价格,让大家都能买得起,都能享受更好的生活质量,怎么就不合理了!”

纪辞得意地挑了挑眉,“云夫人出身微末,一朝得道,却从不体恤贫苦百姓。既然云夫人吃着不尽,看不上地字层的东西,去天字层便是。”

进了物华天宝的人,都得了三两银钱,纷纷帮着纪辞说话,“就是,云夫人还是去天字层吧,和我们站在一起,实在是不体面。”

云夫人又要发飙,被身后的丫鬟提醒,硬是挤出阴狠的笑容,“纪王爷在战场上搏命,才换来那么多金银财宝。结果倒好,家产全被你这么变卖。也不知道,纪王爷的棺材板还能不能盖得住。”

纪王爷是大辞百姓的保护神,即便已经为国捐躯,其地位也不可动摇。

那些帮着纪辞说话的百姓,脸色都变了,都不约而同地和纪辞拉开距离。

云夫人眼看着这效果极其明显,说得更是得劲儿,“做出这种没良心的事,也难怪纪家军寒心,这么不待见你。我要是你,早就一根绳子了断,去地府给纪王爷请罪了。”

纪辞打了个哈欠,“说完了吗?”

云夫人微愣。

“两位钱掌柜、师乐娘子,劳请你们为我证明清白。”

师乐娘子向众人点点头,“物华天宝的货源,是我们提供的,云夫人有意见?”

那个黑壮大汉当即就表态,“两位钱掌柜、师乐娘子,都是京城中有头有脸的富商,他们说的,绝对没有假。郡主早就浪子回头,现在还在为纪王爷守孝,怎么可能做出对不起纪王爷的事。”

纪辞心累地揉着太阳穴,“云夫人,你我有过节,你不乐意物华天宝能顺顺坦坦地开张,想尽办法来闹事。不过,你挑事之前,也该调查清楚啊。”

云夫人一招不成,又生一招,“纪辞,你有什么好得意的。连个男人都管不住,放着男人在外面招蜂引蝶,居然好意思开铺子。”云夫人这番话一出,不只是纪辞糊涂了,在场的人都糊涂了。

“云夫人,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我们郡主府的人,可不是随便就能诋毁的。”

骂她可以,骂她的人,不行!

云夫人叉着腰,口水四处飞溅,“姓陶的,昨儿个重阳雅集后,你做出了什么龌龊事。你是自己直接承认,还是我给你抖搂出来?”

在场的顾客,都站在纪辞一边,义愤填膺地瞪着陶融,就差撸起袖子打人,“陶融,你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郡主的事!”

纪辞定定地望着陶融,“陶融,我相信你的为人。”

陶融闻言,胸口憋闷地慌,憋得他喘不过气来。

系统:【陶融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为31。】

云夫人当即就掏出一张信笺,高高地举起,“大家伙儿都看看,陶融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对我家卿儿图谋不轨。昨儿个雅集一结束,就拽着卿儿去吃饭。最后,还硬塞给卿儿一首淫诗。”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纪辞仔仔细细地查看,确确实实是陶融的字迹。

不过,纪辞还是相信陶融。

“大家都误会了,其实,这首诗……”

陶融神色坦然,“这首诗,确实出自我手。”

纪辞张了张嘴,半晌后,才难以置信地笑道:“陶融,你开什么玩笑,这怎么可能?”

云夫人狂笑不止,别提有多得意,“大家都听到没有,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亲口承认了。”

“我家卿儿是正正经经的大家闺秀,你这个没脸没皮的东西,也该肖想卿儿,别做梦了!”

云夫人将信笺揉作一团,狠狠地砸向陶融的脸上。

做完这些,仍不解气,还朝着陶融吐口水。

陶融的不躲不避,更是坐实了他的罪名。

所有人的怒火,当时就找到一个发泄口。

“背叛郡主,天理难容!”

“西陶的男人,就是不知检点。”

“没良心的负心汉!”

“……”

纪辞的脸色,比锅底还黑,“云夫人,我数三声,你再不离开,别怪我动手!”

云夫人目的也算达成,拍了拍手,扬长而去,“纪辞,男人都管不好,这铺子,也迟早得倒闭。”

梅兰竹菊都担忧地围上来,“郡主,你还好吧?”

纪辞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先退下,又扬声大呼,“各位,方才的事,给大家添堵了。为了给大家赔罪,我决定加大折扣力度,价格再减百文!”

本就物美价廉的物品,再加优惠,购物的狂欢,很快就将方才的闹剧冲散。

梅兰竹菊等人,虽然都想痛扁陶融算账,但各有任务在身,暂时都抽不开身。

终于,夜色降临,送走了最后一位顾客。

暗卫提前将萧问渠控制住,剩下的人,则是将陶融逮进了办公室。

于遇在陶融面前甩下又粗又重的铁索,“跪下!”

最新小说: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娘亲害我守祭坛 全民牧场:开局我养了巨龙 陈浩章梅 叶军浪苏红袖 校花空姐的秘密 帝少的私宠鲜妻 王欢林静佳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乔梁叶心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