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67章 谁还没有浪子回头的一天

第67章 谁还没有浪子回头的一天(1 / 1)

云夫人笑咧咧地澄清情诗一事后,京城疯传的《痴心郡主负心汉》,一夜之间都变为《王爷他有苦难言》。

郡主府上下,对陶融的态度,也和善了些许,私下里,还是暗暗较劲。

纪辞拿着《孙子兵法》最后一篇,敲响了陶融的门。

“进。”

轩窗下的陶融,正在苦读《辞书》。

似乎,每次陶融寒窗苦读时,都被她过来打扰。

纪辞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了。

陶融见到来人是纪辞,意外地放下书卷,起身迎接。

准备伸手牵起纪辞,想到什么,却变为请的手势,“外面风大,快进来。”

进去后,陶融又是倒茶递水,又是摆出精致典雅的芙蓉酥,比梅兰竹菊还要殷勤。

甜点,纪辞是来者不拒。

不过,正事也十分要紧。

解了馋后,纪辞将写得歪七扭八的《孙子兵法》递给陶融,“陶融,这是最后一篇了,能不能帮我再抄一次。”

陶融看看满是墨团的兵法,又看看白白净净的纪辞,皱紧了眉头。

纪辞瞄向陶融,举着小爪子发誓,“保证是最后一次了。”

“你们那边不写字?”

纪辞趴在书桌一旁,认真地望着陶融下笔,“我们那边主要用硬笔,谁要是能写一手毛笔字,那绝对是被人膜拜的大神。”

“时代飞速进步,科技日益发达,大家整日捧着手机、电脑。就算要用纸质文件,也都是直接打印,大都是学生写字。”

纪辞顿了顿,神采飞扬地炫耀,“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的硬笔行楷,工整美观,见过的人都夸好。”

每次,纪辞提到她的世界,陶融就感觉,明明纪辞就在身边,仍是咫尺天涯。

就像是一阵清风,一缕阳光,永远都抓不住。

“你的世界,与这里迥乎不同,是不是会经常怀念那里。”

“那里有我的朋友,自然是惦念的。”

陶融笔下一顿,一颗浓黑的墨汁滴落在宣纸上,瞬间晕染开来,“这份写废了,我重写一份。”

“唉,真是可惜,就剩最后几个字了。”

陶融誊写兵法时,忽然开口,“硬笔是如何模样?”

纪辞在笔架上取下一支毛笔,勾勾画画,勉强画出一支钢笔,“它呢,也叫作贮水笔,将墨水装进去后,通过外部的压力,从这条小细缝出水。”

这时,陶融的兵法已经誊写完毕,拿起那张画纸,认真的研究。

纪辞忽的想起,陶融精通奇门遁甲,区区木工机械,更是不在话下。

“陶融,你能做出来吗?”

“可以一试。”

纪辞眼睛亮了,笑逐颜开地扑进陶融怀里,“陶融,你可真是块宝,简直什么都会。”

陶融身躯逐渐紧绷,试探地将手放在纪辞身上,然后,柔情款款地地抱紧她。

系统:【陶融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为44。】

“郡主,郡主……”

于遇着急忙慌地跑来,见到紧紧相拥的二人,真是惊呆了双眼。

纪辞维护陶融不假,但发展到了这种动手动脚的地步,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

于遇痛心疾首地跺脚,“你们……你们……哎呀呀,大白天的,真是有伤风化!”

纪辞尴尬的能抠出四室一厅,却强作镇定地起开,整理略显凌乱的衣衫,“咳咳咳,于遇,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耳垂微红的陶融,放开纪辞后,立即执起书卷挡住面上的不自然。

于遇警觉地盯着陶融,“郡主上次说,要我严查何人暗害郡主,刚有些眉目,所有的线索就都被清理干净。只能说,背后那人,来头不小。”

纪辞揉了揉直跳的眉心,“这个定时炸弹,还真是难搞。”

“郡主,纪王爷临终前留下遗言,如果遇到棘手的问题,可以去寻求纪老将军的帮助。郡主最近风评不错,又接连去了将军府十多日,今天过去,肯定有所收获。”

纪辞让陶融誊抄《孙子兵法》,就是要去纪将军府。

被这么一打岔,差点忘了正事。

“陶融,你和我一块去吧。”

“好。”

“郡主,去将军府,带上陶融作甚?”

当然是聊兵法!

于遇跟在纪辞、陶融身后,絮絮叨叨个没完,“有多少纪家军命丧西陶人手上,郡主带陶融过去,一定会激怒纪将军的。”

萧问渠一掌拍在于遇头上,“于遇,郡主和王爷已经绑在一起,密不可分,你就别垂死挣扎了!”

于遇也不客气,直接和萧问渠动手,“郡主是我看着长大的,你们想要从我手上拱白菜,没那么容易!”

纪辞到了将军府,一如既往地喝茶,等待纪将军、纪老将军接见。

“郡主,这水都喝了几杯,将军府还没出来一个人。定是两位将军得知陶融来了,不肯见郡主。”

萧问渠将话本子卷成一团,指着于遇,“别以为我不知道,郡主来将军府十多次,就没在这见到正主。”

“嘿,萧问渠,你最近越来越嘚瑟了!”

纪辞怒瞪二人,“你们俩都消停点!”

将军府除了些破旧的桌椅家具,可谓是家徒四壁,她真担心,这俩货把将军府仅有的家具都给毁了。

“哼!”

萧问渠哼得更大声,“哼!”

一个目光凶狠的刀疤脸,带着九个拿棍的粗壮大汉横冲直撞闯进来,“将军府就在这,能搬的都搬了!”

将军府仍旧无人出来,任由这些人搬拿东西。

纪辞朝于遇打了个手势,“于遇,去看看。”

陶融也对萧问渠使了个眼色,“问渠,过去。”

于遇、萧问渠二人叉腰站在刀疤脸面前,“你们这些地痞流氓,也敢来将军府闹事!”

刀疤脸掏出一张凭契,“小子,识字不,纪湾在老子这里借了钱,连本带利,一共六千两!要不是看着纪湾姓纪,老子半年前就来讨债了!”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于遇气势一下子就下去了,悻悻地向纪辞请示,“郡主,他们是来要钱的。”

“我听到了,告诉他们,我们郡主府还!”

于遇面色有些难看,“郡主,物华天宝开张,用了不少现银,现在,府上拿不出这么多现钱。”

郡主府地板都是玉石铺的,竟然会没钱?

纪辞压低了声音,“于遇,你不是诓我吧。上次,我查看府上账本时,不是有很多进项,怎么会没有现银?”

“以前,郡主花钱如流水,府上常常是入不敷出,留存的现银只有几万两,都被拿去开物华天宝了。”

原主到底给她留了多少烂摊子!

纪辞要抓狂。

“那物华天宝不是有盈利,周转不开吗?”

“郡主也知道,物华天宝刚开张,处处要支使银钱。若是拿出银子,就是拆东墙补西墙,会招来更多的祸患。”

纪辞见那些人搬搬扛扛,将军府连大厅的破旧桌椅都不放过,实在不忍风雨飘摇的将军府再雪上加霜。

“拿!出了什么事,我担着!”

钱可以再赚,但将军府的人心,失掉了就找不回来了。

于遇得了令,中气十足地大喊,“六千两银子,郡主府出了,明日来郡主府取!”

刀疤脸笑得嘴唇都要咧到耳后根,“还是郡主有魄力,明日,我们就去郡主府取。兄弟们,东西都归位,可别弄坏了。”

讨债的前脚刚走,纪湾后脚就出来,“将军府的事,用不着你操心!”

纪辞将《孙子兵法》的最后一篇取出,双手递给纪湾,“纪将军,我是来找你探讨兵法的。”

纪湾接过兵法,字字精读,面色稍霁,强忍下眼中的喜色,“兵法是你写的?”

“非也,这是一位名叫孙武的著作,名曰《孙子兵法》。我也是偶然得到,想着兵法配良将,如虎添翼,就特意给纪将军送来。”

纪湾冷哼一声,“也是,能被人当枪使,有这等才华?”

系统:【纪湾好感度+3,当前好感度13。】

这么贬损她,居然还加好感,原来是个口嫌体正直的主。

“谁还没有浪子回头的一天,是吧?”

纪湾上上下下打量纪辞,“别人放下屠刀,我信;你,除非天降红雨。”

陶融将纪辞牵到自己身后,“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小小年少无知,误入歧途,如今醒过神来,已经全力去弥补过错。纪将军为何不能给她一个机会?”

更何况,那些事,与她无关。

陶融唤纪辞小名之时,牵手的力道加重,纪辞的心也猛然慢了半拍。

纪湾这才正眼看向陶融,“纪辞,父亲在祠堂等你!”

“小小,去吧,我与纪将军探讨兵书。”

纪老将军是长辈,于情于理,也不能让他久等。

纪湾和陶融这边暗潮汹涌,她也不能全然放心。

“于遇,你留在这里。”

于遇略有犹疑,“好。”

纪辞一离开,纪湾与陶融的交锋,再也不隐藏。

“陶融,纪辞欠你的,我来还,不必裹着糖衣炮弹,用花言巧语迷惑她。”

陶融对上纪湾锐利的冷眸,“陶某对郡主真心相待,句句肺腑,到了纪将军口中,怎就是花言巧语和蛊惑?”

“西陶人最是狡诈恶毒,纪辞囚禁你五年,你能不记恨?纪王爷临终托孤,就算纪辞再让人寒心,有我纪湾在,你也休想动她分毫!”

陶融一脸的不以为意,“我若真想动她,没人挡得住!”

最新小说: 退烧 来自未来的巨星 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 护国天龙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异世奸商(全) 制霸编剧界 千反田的超高难度重生攻略 新时代客栈 开局神级娱乐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