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68章 纪老将军竟然是我哥

第68章 纪老将军竟然是我哥(1 / 1)

纪辞进入破旧的祠堂,扫视了一圈,除了看到几百块密密麻麻的牌位,什么人也没看到。

“跪下!”

一道冷喝声,吓得纪辞心脏怦怦直跳。

死者为大,纪辞老老实实地跪在蒲团上。

牌位上,都是一些她从未听过的名字,但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

都姓‘纪’。

纪辞诚心诚意地磕头三次,力道之重,让她都有点晕晕乎乎,“各位先人,我虽然没有听过你的名字,但您们都姓‘纪’,想来,与我也是本家。小辈无礼,来给您们上香了。”

纪辞点燃一炷香,上香跪拜,礼数虽不周全,但也是万分恭敬。

上完香后,纪辞又站了许久,腿又麻又僵,始终没见到纪老将军出来,又老老实实地跪在蒲团上。

果然,跪下没多久,一身肃杀之气的纪老将军,双手背在身后,一步步走进来,“进了一趟鬼门关,倒确实是聪明多了。”

纪老将军满脸沟壑,发须银白,不怒自威。

这种威势,是一场场浴血奋战,才积累而来的。

军人保家卫国,守护国土,纪辞打心眼里敬服,“纪老将军安好!”

纪老将军哼唧唧,花白的胡须也随之跳动,“如今,倒是安分,没揪老夫的头发。”

天啊,纪辞还有谁没得罪?

“纪老将军,我以前还小,不懂事,冒犯了您,还望见谅。我也不说太多假大空的话,但我承诺,以前的过错,我都会尽力去弥补。”

纪老将军一脸肃然,沉痛地看着那些排位,“纪勋,纪王爷的副将,新婚之夜受命出征,为救纪王爷一命,战死沙场。纪夫人新妇变寡妇,你却讽刺她命中带煞,克死丈夫。”

“纪武,纪家军的先锋,身先士卒,骁勇善战。大辞与西陶的最后一役,身中数道箭簇,仍带领将士,冲锋陷阵。拼死夺下城池后,当场命殒。那时,鲜血已经染红了战袍,肠子都断了几截。”

“这等为国捐躯的烈士,上有八十岁寡母,下有病弱妻子。他们走投无路之时,前去郡主府寻求一时庇护。你却让人将他们打杀出去,还辱骂他们是上门的讨债鬼。”

“还有……”

桩桩件件的事情,就像是一块巨石,压得纪辞憋闷地喘不过起来,“纪老将军,我欠纪家军良多,无颜乞求您们的谅解。”

她以为,纪辞做的事情,最多是对纪家军不管不顾。

竟没想到,造了这么多罪孽。

烈士为国捐躯,留下妻儿寡母,竟被如此辱骂。

于心何忍!

纪老将军眼眶微微泛红,似乎盈出了热泪,弓着身子扶起纪辞,“郡主当初也是听信奸人之言,被人蒙蔽,才会做出此等丧尽天良之事。”

这是骂她呢?

还是骂她呢?

不过,纪老将军这么扶起她,倒让他受宠若惊,“纪老将军,您……”

“你是纪王爷的唯一血脉,再大的过错,也是我们的小主子。是我们疏于管教,才让你走上了歪路。好在,毕竟是纪王爷的血脉,迷途知返,为时未晚。”

说着说着,纪老将军一把抹着热泪,一把拍着纪辞的肩膀。

不过,这一掌的力道不轻,拍得纪辞竟栽倒在地上。

幸而,纪老将军眼疾手快,及时将纪辞捞起来。

纪老将军脸色一变,“以前身强体壮的,跟老夫还能过上几招怎的,如此弱不禁风了?”

“上次头七还魂后,就这样了。”

纪辞不说还好,纪辞一说这话,纪老将军的脸色越发凝重阴沉,“老夫听说,郡主最近让于遇追查,当初险些丧命,是何人暗害。这里头的水深得很,郡主还是别查下去了。”

“可是,不拔除这个隐患,岂不是更危险?”

纪老将军胸有成竹地保证,“郡主放心,老夫会帮郡主解决。”

“纪老将军莫非知晓是何人动手?”

纪老将军慈爱地摸着纪辞的头,“这是上一辈的恩怨,郡主千万别掺和进来。”

纪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纪王爷过世后,手上的20万纪家军,都由老夫代为掌管。”说着,纪老将军郑重地将虎符交给纪辞,“如今,郡主懂得亲贤远佞,也该担负起重任。这虎符,便物归原主。”

纪辞碰到那沉重的虎符,被上面的灼热烫得手一抖,“纪老将军,这……”

纪辞犹豫了许久,终于憋出一个理由,“我是女儿身,怕是难以服众。”

纪老将军一怒,释放的威压吓得纪辞说不出话来,“女儿身又如何,纪王妃也是巾帼枭雄。就凭你是纪王爷的血脉,别人便不敢说你半句不是!”

纪辞在现世,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古董店店长。

除此之外,就是个杀鸡都不敢的人。

让她接管兵权,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嘛。

思来想去,纪辞就算再怕纪老将军,还是为难地开口,“我这些年来,吃喝玩乐,斗鸡遛狗的事没少干,统领三军的事,我实在是……”

纪老将军不以为意,“郡主先收着虎符,再去城南那边慰问烈士遗孤。将他们寒透的心暖透,再收回三军之心。有什么事,就让你侄儿帮你。”

纪老将军看着严肃冷厉,咋这么心大呢?

“我还有侄儿?”

“不就是纪湾那臭小子!”

纪辞瞪大了双眼,“所以,纪老将军您老是我哥?”

纪老将军板起一张脸,“老夫不过比你年长四十岁,哪里就老了?以后,记得叫老夫哥!”

纪辞瞅向纪老将军花白的须发,那声哥,真叫不出来。

“将军府实在过于简陋,我让于遇过来修理修理府宅吧。”

纪老将军嫌弃地摆手赶人,“行了行了,别在这里碍眼。将军府一切都好,别瞎费心。还是早些准备准备,去慰问烈士遗孤,以告慰烈士在天之灵。”

“我……”

纪辞还想说什么,纪老将军已经跑得没人影了,纪湾倒是恰好走过来。

纪辞兴奋地招手,“纪湾小侄儿好啊。”

纪湾瞥见纪辞手中的虎符,冷哼一声,“哼。”系统:【纪湾好感度+3,当前好感度16。】

这辈分,她喜欢!

“小侄儿,纪老将军说,以后让你帮我哦。”

陶融沉着脸,一伸手就将纪辞拎走,“有事,我会帮你,用不着旁人。”

纪湾望着打打闹闹的纪辞、陶融,眉宇间透露着欣慰和放心。

纪老将军手中拿着一根大木棍,“臭小子,对你小姑这么不客气,跪下!”

纪湾老老实实地跪在坎坷不平的地面上,“父亲为何将虎符交给郡主?”

纪老将军一棍棍打在纪湾的背脊上,“臭小子,你还惦记上那块硬铁了?”

纪湾忍痛咬着牙,“烈士遗孤都对郡主记恨在心,军中将士瞧不起郡主。所以,皇上虽然忌惮纪家军,也没有对郡主下杀手。父亲将虎符交给郡主,就是把郡主往火坑里推!”

纪老将军打得累了,拄着棍子大喘气,“皇上为了夺回虎符,可谓是变着法子。又是让辞莫莫巧言哄骗,又是让太子与郡主联姻。”

“一旦虎符交出去,郡主必将大难临头。发生了这么多事,郡主想要保全自己,必须收服纪家军。郡主能日日前来将军府,感化你我,收服纪家军,也是迟早之事。”

纪湾忽的想起,纪辞送来的《孙子兵法》,已经被她翻阅地褪色,“父亲就是看郡主给将军府还了债,不想再拿银子养纪家军,才将这个烫手山芋扔给郡主。”

纪老将军似乎被纪湾踩了尾巴,军棍打得更厉害了,“嘿!你这臭小子,连你老子都敢质疑!”

辞帝听了暗卫传来的消息,脸色变得铁青,“纪老将军当真让纪辞进了纪家祠堂?”

“属下怕被纪老将军发现,没敢靠近,只看到,最后郡主高高兴兴地出了将军府。”

辞帝暴躁地将奏章摔在地上,“这个老匹夫,定然是将虎符给纪辞了。一旦纪辞收服纪家军,大辞都要变成纪家的天下了!上次,怎么就没被阎王爷收了!”

系统:【辞帝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为-5。】

喜公公一一捡起奏章,整整齐齐地摆放好,“皇上也无需担忧,郡主拿到的虎符,纪家军也未必能接受她。”

辞帝怒气渐消,“继续说!”

“纪老将军念旧情,原谅郡主的所作所为,纪家军能原谅?年轻气盛的纪将军,能不计较?”

“皇上不如让太子去慰问三军,重点慰问骁勇善战的纪家军。皇恩浩荡,三军感念,哪里还记得区区郡主?”

辞帝脸色却越来越难看,“国库空虚,已有半年未发军饷。太子去慰问,如何讨得到好!”

喜公公也声音平和静缓,“既如此,早些敲定榷场事宜,国库进账,下发军饷,才是当务之急。皇上圣明,自不会因小失大。”

辞帝果然龙颜大悦,“还是小喜子深得朕心!西陶的使臣到哪里了?”

“三日后入京。”

辞帝眼中划过一抹阴狠,“萧裕被流放边疆,西陶自断臂膀,朕也能放陶融回去了。顺便,将纪辞也送去西陶那个虎狼窝,正好除了这个心腹之患。”

“皇上英明,如此一来,还能多获利几成。”

最新小说: 新时代客栈 来自未来的巨星 徐岁宁洛之鹤 开局神级娱乐系统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新婚 异世奸商(全) 敬山水 震惊全球:从乡村教师开始 退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