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争先送银子(1 / 1)

从纪辞成为纪王爷女儿的那一刻起,已经站在辞帝的对立面。

接过虎符,便是决裂的信号。

她本就处在险象环生的境地,还怕彻底得罪辞莫莫?

她没有颠覆/国家的雄心壮志,只想自保,保护身边的人而已。

“走到这一步,我别无选择。不过,你们都还有的选择。”

纪辞明白,这些人都有情有义,不会轻易离开郡主府。

她若是一再明言,将他们赶走,反而会让他们寒心。

公主府那边的人,也算沉得住气。

信件送出去,如石牛入海,没有半点回音。

竹忘言路子多,人脉广。

纪辞让他出去打探消息,兰扬也一块跟了出去。

半个时辰后,二人便行色匆匆地回来,“郡主,这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

众人都涌上去询问,“怎么了?”

“辞莫莫得了临华郡郡令后,打着郡主的旗号,逼着老百姓缴纳杂税徭役。上半年,大辞灾害严重,朝廷已经免除赋税,临华郡反倒赋税加半。”

“临华郡的赋税,已经是一本烂账。处处隐患,来年必定爆发。这个烫手山芋,郡主还是别要了吧。”

纪辞眸色加深,“辞莫莫死活不肯交出临华郡郡令,看来,她还没发现这些隐患。”

竹忘言点头称是,“正因如此,郡主万万不可搅和进去。”

于遇满脸的不情愿,“郡主的食邑,难不成就这么打水漂?别忘了,明天一早,钱庄的人就要过来讨债!”

一个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就像一座座大山,压在纪辞纤弱的脊背上,站都站不起来。

一家之主,着实不好当。

“别吵了,我自由主张。”

天色拉下一层黛色的帷幕,一盏盏华灯将夜色点亮,公主府终于来人了。

此人,正是南雁。

虽然许久未见,不过,纪辞还是颇有印象。

她从地牢里接出陶融时,正是南雁来府上闹事。

南雁一进来,就厉声质问纪辞,“东西我带来了,长公主在哪里?”

纪辞躺靠在太师椅上,对着南雁伸手,“一手交郡令,一手交东西!”

“大胆!你竟敢辱骂长公主!”

纪辞把玩着垂落下来的青丝,“怎么,你是说,辞莫莫不是东西?”

南雁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简直胡搅蛮缠!”

“郡主府的地牢,可不是舒服的地方。你再不交出郡令,辞莫莫就要被吓得呜呼哀哉了。”

南雁握紧了腰间的长鞭,最后又恨恨地放手,“你 交出长公主后,我自然交郡令。”

“我的地盘,谅你也耍不出什么花样!”纪辞对于遇打了个手势,“于遇,放人!”

不多时,被捆成粽子的辞莫莫,便被抬出来扔在地上。

说时迟,那时快,南雁甩出一根暗器,利落地将捆绑辞莫莫的麻绳割断。

紧接着,南雁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拽着辞莫莫就飞跃出郡主府。

暗卫要追上去时,公主府的家丁已经拦住了去路。

辞莫莫就这么轻易地被南雁救走。

纪辞望着迅速没入夜幕中的辞莫莫,嘴角笑意却逐渐加深,“兰扬,你若是得空,替我见见临华郡守吧。”

兰扬本还不甘,一听纪辞吩咐,马上明白纪辞的用意,“下官明白了。”

晚膳过后,纪辞的院子,可真是热闹。

醉梅抱着一个又大又重的包袱,很是吃力地迈进纪辞的卧房,“郡主,这是我们兄弟四人的积蓄,拢共一千六百两。虽然不多,也是大家的心意。”

纪辞鼻子酸酸的,眼睛也涩涩的,“你们……我替将军府还债,你们会不会觉得我多管闲事?”

“今日,郡主能替将军府还债;来日,我们遇到困难,郡主也会施以援手。正因为郡主重情重义,我们才心甘情愿拿出积蓄。”

醉梅见纪辞迟迟不肯接过包袱,将包袱塞进纪辞手中,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气,“郡主还不拿着,都快要了我的老命了!”

话一说完,似乎生怕纪辞不收,一溜烟儿就不见了人影。

纪辞咬着牙,双手用力提起,才没将包袱摔在地上,“重,真是重,这起码得有几十斤吧。”

银钱的质量重,心意更是沉甸甸。

纪辞打开包袱,里面既有百两面额的银票,更有一枚一枚的铜钱。

有了这笔银子,钱庄的债务,可以如数清还了。

纪辞清点银钱的时候,突然响起云时和的声音,“郡主,在吗?”

“进来吧。”

“给!”

云时和递给纪辞几张银票。

纪辞愣住了,“这是?”

梅兰竹菊给她送银子,倒不奇怪,云时和给她送银票,真的让纪辞非常意外。

云时和声音清澈透亮,“医药费。”

“半溪尽心尽力,你才能正常开口说话,医药费应该送给半溪才是。”

云时和似乎有些不自在,“两千两,郡主难道嫌少?”

“不不不!”纪辞连连摆手否认,“太多了。”

“不多,本来可以更多的。只不过,卿云阁出了些变动,我只能拿出这些。”

“卿云阁怎么了?”

“幼卿与我一同建立卿云阁,她司掌财务,我司掌情报。”云时和眸光一冷,“我放不下云白氏的仇怨,幼卿为袒护云白氏,处处打压我的亲信。我没有武功,没有地位,没有银钱……被除名了。”

最后一句话,无异于老板觉得我做事不行,没有能力,就把我开除了。

纪辞强忍着笑意,拍了拍云时和的肩膀,“没事,没事,那你创业吧。”

“创业?”

“嗯,就是另起炉灶的意思。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云时和深以为然地点头,“最近,我向陶融习武,大有长进。等我学成之后,东山再起,定能将云夫人绳之以法,也能揪出害我的幕后黑手。”

“大有长进?能扎好马步了?”

“我……”云时和声音越说越小,“我怎么知道,习武比学文难多了。”

纪辞捂着唇低笑。

原著中的疯批男二,咋这么可爱呢。

陶融面色不虞道:“这么开心,明日,便一起去晨跑、习武罢。”

最新小说: 敬山水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退烧 异世奸商(全) 震惊全球:从乡村教师开始 徐岁宁洛之鹤 新婚 来自未来的巨星 开局神级娱乐系统 新时代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