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78章 我只是你攻略的对象

第78章 我只是你攻略的对象(1 / 1)

系统(尴尬地抹汗):【小辞儿,你不会不知道吧,其实我是恋爱系统。陶融作为男主,是你的攻略对象。】

纪辞似乎突然被打通任督二脉,豁然开朗。

实现陶融的三个愿望,这样的主线任务,似乎突然解释得通了。

“在这个虚拟世界,陶融只不过是个纸片人。我和他,本就不是一路人。只是一时冲动,才想和他谈恋爱。这场可笑的闹剧,便到此为止。”

系统:【小辞儿,你和陶融分道扬镳,就只能被困在虚拟世界中,再也回不去了。】

陶融推开房门,噙着一抹苦涩的笑意,“小小,你为我做的一切,当真,只是为了攻略我?”

他,愿意听纪辞的解释。

只要是纪辞说的,他便信。

系统幻化的虚影,迅速消散于无形。

纪辞一见到陶融,便手无足措地跳下床。

意识到什么后,纪辞又强迫自己镇定自若,摆出一张冷漠无情的面容,“是!”

陶融明知,纪辞的答案,却还是不甘心地追问,“小小对我,当真没有任何的情意?”

既然要死心,就给自己一个痛快罢。

可是,他还是万分渴求,纪辞能给他一丝丝希冀。

只要,纪辞欺骗他说,待他有一分真心;他也能找出千百个理由说服自己,对此事再不介怀。

系统:【小辞儿,你可别冲动,攻略陶融,是你回去的唯一希望。】

攻略陶融,就意味着,谄媚取悦陶融。

就意味着,成为战利品,被陶融带回西陶。

她有自己的思想、主见,不是一个物品。

“陶融,若你是水中蛟龙,我便是空中雨燕。我一时糊涂,已经拔光了羽翼。我不想,不想再牺牲自己,投身水中,只为取悦逢迎你,已达到,我回去的目的。”

纪辞的一字一句,有如一根根锋利的冰刃,生疼地扎进心中,寒透了一颗心。

陶融身形一晃,猛的后退一步,及时扶住了门,才没狼狈地摔倒在地,“郡主千金之尊,陶某一介微尘。日后,郡主不必再费心,刻意逢迎取悦陶某。”

系统:【陶融好感度-40,当前好感度为10。】

房门敞开,张牙舞爪的冷风,扑面而来。

纪辞的身子被吹得凉透,就像冰雕一样,木然僵硬,仍旧茫然地站在原地,怔怔失神。

我,做错了吗?

不!

我没错!

即便错了,也是错在,错信陶融,轻动真情。

系统再次幻化出来,关上房门后,恨不得暴揍纪辞一顿。

系统:【纪辞,你还没错?我看你是错的离谱!】

系统:【明知陶融是男主,还往死里放狠话。这么一来,以后后悔了,我看你用什么法子攻略陶融。】

系统被纪辞气得五脏六腑都要爆炸了。

纪辞摔坐在冰冷的地上,双手无力地抱在膝盖上,长长地喟叹,“不会有以后了。”

系统(匆忙读档,归纳关键信息):【你这说的到底是什么话,脑子是不是被浆糊糊住了?】

系统:【你不就是生气,陶融和陶鉴合谋,灭大辞,将你视作战利品,带回西陶。可是,这都是陶鉴的一面之词,陶融压根就没答应过。】

你这么生气,根本就是无理取闹。

系统甚至还阴谋论地认为——

纪辞是后悔与陶融谈恋爱,所以就揪住这个错处,趁势和陶融分手。

纪辞:“小言言,我从火海中逃出,匆匆放求救信号弹,到我撞破陶融、陶鉴合谋,最多不过半个时辰。”

“陶融若是看到信号弹赶来救我,至少,也要一个时辰找来。也就是说,他与陶鉴合谋灭大辞已久,今日才被我撞破。”

“反向推理,小说剧情没变,他这个杀人狂魔的人设,从未崩塌更改。自始至终,他都没打算从良从善。”

“他这种人,放在现代,就是不折不扣的杀人犯,还从不认为自己有错。我是个遵纪守法的良民,如何能和杀人狂魔共处?”

纪辞并非一意孤行,而是后悔,若是她没和陶融谈恋爱。陶鉴便不会视她为筹码。

不会绑架她。

于遇也不会被一刀刀砍杀。

那极具视觉冲击的画面,只要一回想,便脊背发凉。

好在,半溪医术高明,将将保住于遇一条命。

系统(语塞):【小辞儿,任何人,都有阴暗和光明的一面。陶融,也不例外呀。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就是视人命如草芥。】

系统:【陶融耳濡目染,难免会用特殊手段解决问题。小辞儿不喜欢这里,更要加油完成主线任务,早些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

纪辞想起安定又艰苦的现世,脑袋埋进膝盖里,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小言言,我想冷静冷静。”

萧问渠在相宜苑外,来回踱步,看到丢魂失魄的陶融出来,眼疾手快地扶住陶融,“王爷,郡主不听你的解释吗?”

陶融忽的大声狂笑,笑得眼角溢出清泪,笑得猛咳不止。

吸进去的寒风,就像一把把刀子,残忍地割着他的五脏六腑。

“她待我好,从来都是别有用心。是我太过可笑,居然天真的以为,她会对付出真心。”

他一直以为,只有纪辞愿意对他好。

结果呢?

萧问渠紧紧地抓住陶融,“王爷,你就是经历的少。根据我看话本子多年的经验,姑娘家都是口是心非的。”

“更何况,恋人吵架的时候,最喜欢放狠话。这时候,说的话最是伤人,也最是信不得。”

陶融失落心痛的面部,突然紧绷,“此话当真?”

萧问渠拍着胸脯保证,“当然了,眼睛是骗不得人的。我仔细观察过,郡主眼里的情意虽不及王爷,但绝对也不少。”

陶融回过头,定定地凝望纪辞房间的方向,“我们已经走入穷巷之中,还有可能柳暗花明吗?”

萧问渠一本正经地拍着陶融的肩膀,“郡主现在在气头上,说再多的话,都是火上浇油。你们都冷静冷静,最近就别见面了。郡主气消之后,会过来找王爷的。”

“既如此,那便搬出郡主府,不碍她的眼。”

最新小说: 娘亲害我守祭坛 王欢林静佳 校花空姐的秘密 全民牧场:开局我养了巨龙 帝少的私宠鲜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叶军浪苏红袖 陈浩章梅 乔梁叶心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