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被远嫁西陶(1 / 1)

陶融皱眉盯着纪辞,眼底掀起了狂风巨浪。

在纪辞心虚地避开目光时,陶融用力将其拽进怀里,一个翻身,将她禁锢在身下,双手十指紧扣。

纪辞慌了心神,说话都结结巴巴,“你想干嘛?”

纪辞慌乱无比,就像蹒跚学步的婴儿,失了依靠。

“纪辞,看着我的眼睛。”

纪辞情不自禁,对上陶融的目光。

“纪辞,我想要你,只要你,这就是我的回答。”

不过一瞬,纪辞就缴械投降,所有的防线,都土崩瓦解。

纪辞的目光,逐渐迷离恍惚,“陶融,你……”

陶融毫不留恋地坐起身,收起所有的柔情蜜意,只剩下一片冰冷,“赏颗蜜枣后,立即递刀子。不止郡主信手拈来,陶某也能用得得心应手。”

纪辞难以置信地张开口,脑袋嗡嗡作响,“陶融,你玩弄我的感情?”

“滚下去!”

纪辞气得不轻,含怒指着陶融的鼻子,“陶融,你居然这般羞辱……”

“唔唔唔……”

陶融还点她的哑穴!

太过分了!

“郡主身份尊贵,以后,不必再跑来契王府丢人现眼。”

陶融毫不客气地拎起纪辞,扔出了门外。

萧问渠眼观鼻,口观心,见陶融对纪辞的态度转变,语气也不太友善,“我们契王府庙小,以后,就不招待郡主这尊大佛了。”

辞陌衍见状,当即就将纪辞护在身后,“陶融,枉我将你当兄弟,托你好好照顾辞妹妹,你缺如此无情无义。今日起,我辞陌衍就和你恩断义绝。”

说罢,就牵起纪辞的手,愤然拂袖而去。

萧问渠给纪辞甩了个冷脸,“王爷才和纪辞撂开手,她转眼就另投他人怀抱。辞国的女人,就是始乱终弃。还好,王爷及时止损,才将没有被狠狠地伤心伤心伤情。”

“嗯。”

“王爷,三日后的礼宴,我们定要好好配合鉴王殿下,让纪辞吃不了兜着走!”

陶融勾起一抹阴谋的笑意,“自然。”

纪辞回府后,勒令郡主府上下,不得提及陶融的只言片语。

整日和醉梅一起排练《落霜叹》,似乎,毫不在意,即将被远嫁。

皇家礼宴,纪辞并未受邀,辞陌衍却亲自登门,接纪辞入宫。

纪辞想着,今日礼宴,决定她的去留。

她置身事外,便是任人鱼肉。

况且,礼宴膳食不错,不吃白不吃。

纪辞爬进半溪准备的马车,慵慵懒懒地靠在车壁上,悠闲地哼着小曲。

辞陌衍笑眯眯的,“辞妹妹哼的曲儿,倒是新奇,我倒是从未听过。”

纪辞吓得立即睁开眼睛,“辞陌衍,你怎么上来了?”

天啊,辞陌衍有婚约在身,她不想当小三啊。

更何况,云幼卿那般有手段计谋,她会被玩死的。

辞陌衍很是无奈地摊手,“我的马车坏了,只能和辞妹妹共用一辆马车。”

“那你不会骑马吗?”

辞陌衍一眨不眨地盯着纪辞,似乎,百看不厌,“我想和辞妹妹在一起。”

孤男寡女,辞陌衍真能给她找麻烦。

纪辞身子钻出车厢,对半溪招手,“半溪,快上来,陪我聊天。”

半溪心领神会,“好。”

半溪一上来,纪辞彻底无视辞陌衍。

辞陌衍却乐于找话题,“上次,辞妹妹用神兵利器制服杀手,甚是英姿飒爽,让人惦念不忘。这几日,苦于无暇登门。这是三千两银子,辞妹妹清点清点。”

纪辞极其爽快地将破空扔给辞陌衍,“半溪,拿好了,这是给你开医馆的银子。”

军饷,就靠她排练的《落霜叹》了。

半溪愣住了,“啊?”

“你医术高超,做郡主府的府医,实在太过屈才。悬壶济世,普济众生,才是你的宿命。”

半溪深深地望向纪辞,“多谢郡主,多谢太子殿下。”

辞陌衍拿着破空摆玩,吓得纪辞纪辞夺回去,“枪不能乱玩,会走火的。”纪辞做了个举枪的姿势,“瞄准,射击。看好了,这才是用枪的正确姿势。里面还有七颗子弹,没到危险关头,不要浪费。”

辞陌衍盯着纪辞傻笑,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

系统:【辞陌衍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为15。】

“辞陌衍,你听清楚了吗?”

辞陌衍低着头,干咳一声,“记住了,记住了。”

“那就好。”

辞陌衍忽的回过神,“对了,辞妹妹把枪转让给我,自己怎么办?”

她能说,一兑换破空,立即复制了一把?

纪辞一本正经地忽悠,“这几日,我又在黑市买了一把。”

辞陌衍点点头,“得空了,我也去黑市撞撞运气。”

你怕是撞不到了。

越接近宫门,气氛越为压抑凝重。

这种感觉,在进入礼宴后,达到了顶点。

皇后见到相携而来的纪辞、辞陌衍,脸色大变,“衍儿,云姑娘呢?”

辞帝更是面如菜色,“辞丫头怎么来了?”

话里话外,无不透露着对纪辞的不欢迎。

辞陌衍面对辞帝,一向畏畏缩缩,这次,态度却非常硬气,“父皇,是我非要带辞妹妹过来。”

纪辞被辞陌衍气得窝火,这是生怕辞帝不记恨她啊。

她真想给辞陌衍颁发小奖状。

覆水难收,纪辞也只好顺着辞陌衍的话说下去,“皇上想必也听过坊间传言,郡主府穷得揭不开锅。阿辞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所以,特意求太子殿下带我来蹭饭。”

纪辞昂着头,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在场众人,一个个都怪异地看向纪辞,似乎在说: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辞陌衍本人都被纪辞唬住了,愣了愣神,才非常配合地点头,“父皇,就是辞妹妹说的那样。”

辞帝死死地抓紧龙椅的把手,“礼宴乃国之重宴,席上皆是朝中五品以上大臣。辞丫头想吃珍肴美馔,朕让御膳房送去郡主府。”

纪辞甩了甩腰间的虎符,“皇上,今日,阿辞是以纪家军首领的身份入席。”

话说到如此地步,辞帝还能赶走她?

纪辞得意,在座的大臣,则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暗下感慨,纪辞胆大包天。

皇后收到辞帝的示意,摆出一脸假笑,“席位座次都已排满,阿辞留下,怕是没有席位了。”

“母后,辞妹妹是我带来的,她和我坐一起。”

在云相皱眉之时,一向温婉贤淑的皇后,声音尖厉地大喝,“简直是胡来!到底是听了谁的教唆,没一点正形!”

辞陌衍,您可少说几句吧。

“太子殿下心疼妹妹,妹妹心领了。不过嘛,我有想坐的地方。”

辞帝听到纪辞口中的“妹妹”,暗暗舒了一口气,“辞丫头,若是找不到地方坐,朕也只能让人送你回去了。”

不就是想将她送走,然后拍板决定,让她远嫁嘛。

她偏不让辞帝如意。

纪辞一一扫过宴席上的人。

幸灾乐祸的云相及朝臣。

事不关己的陶融。

窃喜的陶鉴。

……

最后,纪辞将目光投注在忧虑的纪老将军身上,“哥,我们挤一挤呗。”

哈?

纪辞的话,就像一颗深水炸弹。

炸得在场众人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掉下来。

纪辞叫纪老将军“哥”,这是什么天大的笑话。

辞陌衍也蒙着眼,似乎在说,真是没眼看。

老神在在的纪老将军没出声,纪辞又叫了一声,“哥,给句话呗。”

所有人都等着纪辞被纪老将军修理,等着看纪辞的笑话。

纪老将军突然嫌弃地吼道:“要坐就坐,磨磨蹭蹭干嘛?”

“嘻嘻,哥,你真好。”

纪老将军踹了纪湾一脚,“没大没小,还不叫小姑。”

纪湾不情不愿地开口,“小姑。”

在场之人,除了陶融,无不瞪大了眼珠子。

这是什么情况?

陶融轻声地咳了咳,陶鉴眨了眨瞪大的眼睛,对辞帝微微拱手,“辞帝陛下,十皇弟前来辞国,已有五年,父皇对他甚是想念。”

“父皇的意思是,若两国开通榷场,需接十皇弟回西陶。否则,榷场只能容后再议。”

纪辞正啃着大猪肘子,心想:

这西陶还真是性急,一刻都等不了。

辞帝似乎很是为难,“朕自然也希望,契王早日回西陶,在西陶承欢膝下。不过,契王与辞丫头尚有婚约,这……”

陶融冷冷地扫过纪辞,不咸不淡地开口,“让辞郡主远嫁西陶便是。”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纷纷附和。

“纪王爷大义,连年征战,守护大辞。”

“辞郡主不愧是纪王爷血脉,为两国团结和睦,牺牲小我,真乃高义。”

“辞郡主远嫁和亲,两国定能边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忘干戈之役。”

纪辞只想呵呵。

这么喜欢和亲,你们咋不嫁去西陶。

“父皇,此事,要不要过问辞妹妹的意见。”

辞帝笑眯眯地看向纪辞,“纪王爷言传身教,阿辞一心为国为民,定是欣然接受。”

纪辞一心一意享受美食,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是的,我没意见。在大辞呆了这么久,见识西陶的风土人情,也不错。”

纪辞这么配合,倒让辞帝一时语塞。

片刻后,才眉开眼笑道:“礼部即刻拟旨,进封辞丫头为公主,择选黄道吉日,远嫁西陶!”

纪辞举起沾满油的小爪子,“皇上,我是没意见。不过,有一个人的意见,咋不能不听!”

最新小说: 徐岁宁洛之鹤 震惊全球:从乡村教师开始 敬山水 来自未来的巨星 新婚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异世奸商(全) 退烧 新时代客栈 开局神级娱乐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