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88章 本公主亲自了结她

第88章 本公主亲自了结她(1 / 1)

人们不好奇真相如何,只对想知道的事情感兴趣。

也就是,所谓的吃瓜心理。

所以,一大早,整个京城都在疯传。

陶鉴始乱终弃,落霜仙子伤痛欲绝,不知所踪。

或投河自尽。

或远在天涯。

众说纷纭,不一而足。

落霜仙子陨落,不过……

“《落霜叹》,我们还是要排的。”

纪辞踌躇满志,“我们能捧出一个落霜仙子,就能捧出第二个落霜仙子。”

再怎么说,她也见识过,现世造星的那一套。

照猫画虎的本事,纪辞还是有的。

“郡主说来容易,只是,像郡……”醉梅想到什么,忽的改口,“像落霜仙子那般,歌舞乐三绝、善于应变的人物,能挑出几个?”

纪辞眉眼弯弯,对这番夸赞之言,十分受用。

“《落霜叹》横空出世,落霜仙子之名,一夜之间,传遍京城。蕴墨馆的小倌、缀锦楼的姑娘,谁不想削尖脑袋,过来分一杯羹。我们呢,可以与蕴墨馆、缀锦楼合作。”

陶融深情款款的目光,始终定格在纪辞身上,“上次,蕴墨馆、缀锦楼之人,临场不告而别。若要合作,还需谨慎。”

醉梅不服气,非常不服气,“上次的事,我问过了,是云夫人从中作梗,临时将人绑走了。我们蕴墨馆,也是受害者。”

“陶融,这件事,我让人证实过了,确实是醉梅说的那样。”

“既如此,我没意见,都听你的安排。”

纪辞对陶融笑了笑,又严肃地扫过众人,“我清点过账目,本月,物华天宝除去开支,共入账二十万两,这都仰仗大家齐心协力……”

说完一系列感谢的套话后,接下来,便是下月计划。

“下个月,我有意与蕴墨馆、缀锦楼达成合作,将生意做大做强。下月营业额为五十万,若达成目标,大家薪酬翻倍、假期加三天。”

与会人员,一听到薪酬、假期的福利,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干劲满满。

“兰扬,下月十五,是大辞的君子节。本月,你能写出策划案、剧本吗?”

兰扬对此胸有成竹,“下官和竹兄协作,定然可以。”

纪辞点头后,又望向醉梅,“醉梅,这个月,我们就拿下蕴墨馆的合作。”

“没问题。”

陶融皱了皱眉,“小小……”

纪辞挥了挥手,屏退其他员工,“陶融,别着急,你也有任务。缀锦楼,就靠你和云时和二人出马搞定。”

此言一出,不止陶融不愿,云时和也不同意。

“郡主,我怎么能和陶融出入烟花之地?”

“上次,我遇刺之时,你们两人,不就和辞陌衍聚在缀锦楼。你们对缀锦楼熟门熟路,去那边,比较合适。”

陶融抿了抿唇,“上次,我没进去。”

“正好,这次长长见识。”

实不相瞒,纪辞就是翻旧账了。

“纪辞!”

兰扬对醉梅使了个眼色,醉梅立即笑着打哈哈,“云公子,你随我去蕴墨馆,如何?”

蕴墨馆与缀锦楼相比,无疑是缀锦楼更安全。

云时和求之不得,“当然可以。”

言罢,梅兰竹菊相互使眼色,把云时和拽了出去。

办公室,只剩纪辞、陶融二人。

“陶融,你刚刚凶我!”

“不凶你,看着你又去蕴墨馆找男宠?”

郡主府这四个,就够他头疼了。

“又?陶融,你说清楚了,我何时找过男宠?”

陶融轻叹一声,“罢了!准备准备,今晚,我们去缀锦楼。”

长公主府。

一女人罩着一身墨色披风,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小心地从后门进入公主府。

辞莫莫躺在太师躺椅上,挥了挥手,将身边伺候的一干人等屏退。

“奴婢参见长公主!”

辞莫莫手执晶莹剔透的玉如意,慵懒地捶着背,“起来吧。”

“多谢长公主。”

墨色披风女人,缓缓起身,将披风慢慢取下。

此人的容貌,赫然是云夫人。

“今日过来,有何事禀告?”

“长公主,奴婢收到消息,今晚,纪辞那个贱蹄子要和陶融去缀锦楼。”

辞莫莫忽的睁开眼睛,一丝阴谋的气息悄然而逝,“哦?去缀锦楼作甚?”

“奴婢听说,物华天宝下个月要排一出戏,要从缀锦楼挑几个姑娘。所以,奴婢特意过来请示长公主,要不要使点手段,让那个贱蹄子的戏排不下去?”

辞莫莫冷声一笑,“白菜,上次你便信誓旦旦地保证,《落霜叹》排不了,结果呢?”

“上次,是奴婢小瞧了那个贱蹄子。请长公主再给奴婢一次机会。这次,奴婢一定会尽全力,让她成为整个京城笑话。”

辞莫莫满是不屑,“尽全力?你能有什么本事?”

“缀锦楼的东家,是奴婢的卿儿。只要卿儿略施手段,定能让那个贱蹄子的戏排不下去。”

辞莫莫忽的想到什么,“缀锦楼的东家是云幼卿?”

“就是卿儿。”

“给本公主准备一个雅间,今晚,本公主亲自去缀锦楼。”

“这……皇上不是下了旨,让长公主闭门思过?”

“放肆!本公主的事,你也敢置喙!”

辞莫莫抄起一个茶杯,就狠狠地砸向云夫人的额头。

额间,瞬间便多了一道刺目的血流。

云夫人诚惶诚恐,连连磕头求饶,“求长公主恕罪!”

“本公主即将远嫁西陶,你这个蠢货,定然对付不了纪辞。既然如此,今晚,本公主便了结纪辞!”

云夫人颤抖着身子发问,“长公主,纪辞那贱人虽然可恶,但她与长公主似乎没有大仇大怨。长公主为什么一定要弄死她呢?”

辞莫莫一脚踹向云夫人的肚子,“贱婢!真以为成了云相夫人,便能不将本公主放在眼里了?!”

华灯初上,夜色中,京城热闹不减分毫。

纪辞一下马车,便如离弦之箭,飞一般地蹿向缀锦楼。

陶融揪着纪辞的衣领,“这是缀锦楼,不是蕴墨馆,至于这般激动?”

“你不懂,小姐姐比小哥哥更有魅力。我在现世老实本分,连酒吧都没去过。来到这里,当然要放飞一下自我。”

说着,纪辞突然凑近陶融,“而且,我还听说,青楼网罗天下绝色美人,环肥燕瘦,应有尽有。”

陶融却不以为然,“与你相比,都平平无奇。”

“那是你没眼光!”

陶融手指微曲,轻轻地弹了一下纪辞的额头,“胡言乱语的惩罚。”

纪辞双手捂着额头,“陶融,你家暴!”

“好,陶某以下犯上。回府后,任郡主处罚。”

纪辞低头轻笑,“我可没说要罚你。”

陶融凌厉的目光扫过四周,紧紧地牵起纪辞的手,十指相扣,“缀锦楼鱼龙混杂,跟紧我了。”

“哦。”

紫陌香尘,彩绚高楼。

遍地笙歌,曳红摇翠。

缀锦楼不愧是京城数一数二的青楼。

纪辞一踏进缀锦楼,便被老鸨楼妈妈拦住,“郡主可是走错了,这里是缀锦楼,对面才是蕴墨馆。”

楼妈妈心下不禁暗道:这契王,还真是好度量,居然陪纪辞找男宠。

“没走错,我就是来找姑娘的。”

纪辞一言既出,满堂愕然。

什么?

纪辞是要男女通吃?

太可怕了!

搂抱着美人的男人们,不自觉地紧紧抱住怀中美人,生怕纪辞抢走他们的美人似的。

半晌后,楼妈妈才反应过来,干笑道:“郡主说笑了,契王过来找姑娘,我们还信,郡主过来找姑娘,实在是……”

陶融板着个冰块脸,“请慎言,本王不找姑娘!”

楼妈妈悻悻地笑着,似乎不知该如何开口。

纪辞轻咳一声,“诸位放心,今日,本郡主只是过来谈生意而已,并非寻欢作乐。迫不得已,才在孝期出入青楼。”

陶融一听这话,立马接茬,“就是了,郡主一片孝心,怎会在孝期寻欢作乐。”

这番话,立马就堵住了议论的嘴巴。

“楼妈妈,可听闻过《落霜叹》?”

“这是京中最热的戏,可谓是人尽皆知。我嘛,自然也是有所耳闻。”

“近日,物华天宝打算再排一出戏。可否,借一步说话?”

楼妈妈眼睛一亮,“自然可以,不过,这件事,我拿不了主意。郡主可否在雅间稍候片刻,我请东家过来和郡主详谈。”

“麻烦楼妈妈了。”

纪辞趴在楼梯的栏杆上,灵活的眼珠子四处张望,惊叹不已,“金陵繁华梦,十里笙歌过秦淮。书中常提及的秦淮景,我今日身临其境,也算是圆梦了。”

陶融揉了揉太阳穴,“你……唉,今日,不该依着你,让你过来的。”

自从纪辞进入这蕴墨馆,便没看过他一眼。

实在是……

失策!

纪辞却没听进去陶融的话,认真地欣赏着台上的歌舞,“陶融,你看,那个粉衣女子。”

“身段窈窕,舞姿灵活,姿容美艳。完全能担任下一场戏的女主角。”

陶融神色淡淡,“蓝衣女子好点。”

纪辞目光搜寻了一圈,才发现角落处拉二胡的蓝衣女子。

浓眉大眼,精神抖擞。

拉出来的小曲,也平平无奇。

“陶融,你绝对是直男审美!”

“我确实忠正纯直。”

纪辞闻言,真的无言反驳。

一阵浓烈的异香,在空中弥散飘荡,纪辞忽的打了个喷嚏。

陶融连忙脱下外袍,披在纪辞身上,“怎么了?是受凉了吗?”

纪辞捂着肚子,额间泛起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我肚子疼,要去如厕……”

陶融皱着眉头,“我陪你过去。”

一个青衣小婢恰巧经过,“王爷是男子,哪能陪郡主如厕,还是我带郡主去吧。”

纪辞小腹绞痛难忍,根本顾不得思考,“陶融,你在这等我吧。”

后院弯弯绕绕,四处不见人影,走着走着,那个青衣小婢便不见了踪迹。

纪辞捂着肚子,听到一阵脚步声,渐行渐近。

一颗心,慢慢悬了起来。

最新小说: 娘亲害我守祭坛 乔梁叶心仪 校花空姐的秘密 王欢林静佳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陈浩章梅 叶军浪苏红袖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全民牧场:开局我养了巨龙 帝少的私宠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