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搬回云相府(1 / 1)

“小言言,你确定,关键线索是云时和?”

纪辞越想,越觉得系统在糊弄她。

系统:【那是,云时和可是智囊。就算他不知道,也有办法查到。】

“好像,有点道理。”

陶融不悦地皱眉头,“据你们所说,我是男主角。难道,不该比云时和更出色?”

他不知道,就不能凭能力查出来?

系统(一脸坏笑):【小陶陶,你别暗戳戳地较劲儿嘛。人物设定就是如此,你学得快,云时和知道的多。】

男人之间,该死的胜负心啊。

纪辞强忍着笑意,“就是就是,设定如此,你和云时和是难得的至交好友,你就别生气了哈。”

“谁设定的人物,如此不合理!”

陶融话音刚落,外边突然巨雷乍响。

纪辞忙不迭地捂住陶融的嘴,“陶融,有些话,心里想想就好,不能乱说。不然,咳咳……你懂的!”

陶融微微颔首,眼底却写满了不服气。

系统:【云时和过来了,我先撤了。】

“郡主,你在里面吗?”

纪辞见陶融点头后,才打开门,“云时和,你怎么来了?”

“今日婚宴上,有朝中官员提议,重查科考贩题案。皇上准奏,限大理寺卿、父亲七日内结案。”

重查旧案,纪辞已经从系统处得知。

既然,云时和是关键人物,那么……

“云时和,此案,你有线索吗?”

“此案盘根错节,牵连甚广,郡主更是难辞其咎。所以,我想搬回云相府,以期,找寻一些对郡主有利的线索。”

“你要回去?”

“嗯。今日婚宴上,皇上便表示,让我搬回去。我想过,云相府嫡长子的名头,不用,便白白浪费了。”

纪辞一回想起,当初接出云时和时,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便不由得心惊肉跳。

“云相府龙潭虎穴,万一,你又被他们欺压蹂躏……”

陶融淡掠过云时和,“以前,他在别人眼中,只是一介废人,奴仆自然敢肆无忌惮地欺辱他。”

“如今,他有武功傍身,又有城府。顶着嫡长子的身份,人人都要敬他三分。云相府的那些妖魔鬼怪,岂是他的对手。”

“你担心云时和,还不如多想想自己。七日内,这不能将你从贩题案中摘出去,便等着一起下狱吧。”

云时和不由得失笑,“陶融,从你口中听到夸赞我的话,倒真是……痛快!”

“道完别了,便早些收拾东西走人,我和小小,便不送你了。”

“此番,我前去云相府做卧底,陶融这般对我不客气,实在是让人心凉。郡主身为一家之主,也不管管陶融。”

纪辞笑得头都疼了,“你们俩,一见面,争执不休,非要分个上下,又不是小孩子了。”

纪辞这么一说,两人还吵得更欢了。

“云时和图谋不轨,我才如此。”

“陶融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停!”

口舌之争虽然停下,眼神却开始争锋。

“云时和,总之,你回去后,多加小心。一切以你自己为先,情报线索次之。”

“好,有事,我会传信。”

陶融伸手,挡住纪辞目送云时和的背影,“小小对别的男子,实在太过上心。”

尤其还是,这种别有意图的人。

“半溪说,云时和的心病,并未痊愈。只是,他掩藏得好,并没有让大家发现。所以,我们要对他多一点关心。”

陶融叹了一口气,似乎能感同身受,“这等关心,反而太过刻意。似乎随时在提醒,他与别人不同。平常相处,反而不会让他胡思乱想。”

“还是你想得周到。”

陶融,果然还是关心云时和的。

“以前,她待的最多的地方,便是这私书房。所以,翻找这里,定有收获。”

纪辞不满地瘪了瘪嘴,“话说,她的事,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陶融看似漫不经心地翻找信件,实则,嘴角的弧度,早已出卖内心的窃喜,“当时,于遇偶然提及过。我过耳不忘,便记了下来。”

系统:【陶融好感度+3,当前好感度为31。】

原来,吃醋也会加好感啊。

半溪抱着一直纯白色的幼猫,敲了敲半掩着的门,“云公子,可以进去吗?”

云时和忙着将书籍装入箱笼,头也没抬,“请进。”

“云公子,可要我帮忙?”

“几本书而已,不麻烦半溪姑娘了。”

半溪轻轻地抚摸着幼猫,“云公子心病未愈,回去云府,难免情绪波动。这只尺玉猫,便送给云公子,心绪不佳时,可诉说心事,宽慰一二。”

云时和仍旧故我,收拾箱笼,“男女有别,在下不敢唐突,收受半溪姑娘的爱猫。”

“郡主一直都希望,云公子能走出往日阴霾。若是让郡主知晓,云公子夜夜裂帛,消解痛楚,定会忧虑难安。”

“尺玉猫通体纯白,高贵干净,活泼好动,最适合缓解焦虑紧张。”

云时和深邃无波的眸光动了动,“好,这只尺玉猫,在下收了。”

言罢,云时和揪起尺玉猫的脖子,尺玉猫不悦地喵喵直叫。

“云公子,你要抱着它。”半溪好笑地做了个示范,“像我这样。”

云时和僵硬地将猫抱过去,指尖不经意间,触碰到半溪的手背,“这样?”

半溪回想起方才的触感,面色羞红,艳若三春桃李,“……嗯,是的。”

“在下会好生照料它的。”

“既如此,云公子给它取个名吧。”

云时和不假思索,“就叫杏酪吧。改日,给半溪姑娘送购猫的银子。”

半溪掩下失落,“杏酪……确实不错。”

“行囊已经收拾好,感谢半溪姑娘的照料,后会有期。”

“云夫人恨极了云公子,诸事小心。”

“好。”

纪辞翻遍了书架,只看到一些关于朝政实事的公文,里面没有提及郡主府的只言片语。

“陶融,你那边有什么收获吗?”

陶融认真地翻阅着卷轴,似乎没有听到纪辞的话。

纪辞心下疑惑,提着裙摆小跑过去,却不慎被绊倒在地上,“啊!”

陶融吓得连忙甩下卷轴,“小小,可有摔伤?”

纪辞惊喜万分,指着垂下锦缎的书架底部,“陶融,你看,书架下面藏了一个大匣子,里面肯定有秘密!”

最新小说: 陈浩章梅 乔梁叶心仪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全民牧场:开局我养了巨龙 帝少的私宠鲜妻 王欢林静佳 校花空姐的秘密 叶军浪苏红袖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娘亲害我守祭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