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97章 你居然下毒害我

第97章 你居然下毒害我(1 / 1)

云时和提起一颗心,双手抓着匕首,准备出去查探究竟,却被陶融点住穴道。

陶融手握藏锋剑,紧绷着身子,一步步向那处逼近。

小心翼翼地来到声源处,却没有看见任何人的身影,只在地上看到破碎的茶盏。

就连被捆绑的云夫人,也不见了踪迹。

“啪——”

又是一声破碎声。

陶融握紧了剑,戒备地扫视四周,“谁!”

“咻咻咻——”

一道道暗器袭来,密密麻麻,让人避无可避。

即便陶融身手矫健,可书房到处是书架,根本施展不开。

很快,陶融的腹部,便中了一道暗器。

“噗!”

陶融吐出一口黑血,半蹲在地,以藏锋剑作为支点,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

显然是,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陶融啊陶融,你还真是胆大包天,连本相的书房,也敢私闯。”

云相夺过陶融的藏锋剑,狠狠地将他踹到在地,用力地扎进他的胸口,又迅速地抽出。

刺目的鲜血,溅了云相一脸,让他亢奋无比。

陶融咬着牙,愣是没吭一声。只是用力地捂着自己的伤口,似乎这样,就能堵住汩汩涌出的鲜血。

“来人,将陶融扔进地牢,好好折磨。”

午夜,纪辞梦见陶融,突然被惊醒,“陶融!陶融!”

岑经浑身是伤,即便上了药,也疼得根本无法入睡。

听到纪辞的惊呼声,忍着剧痛,挣扎着爬到牢门前,虚弱地张口,“郡主,可是做噩梦了?”

纪辞坐在冰冷的石榻上,无助地抱着膝盖,声音带着哭腔,“我梦到陶融了,他血淋淋地站在自己跟前,一句话也不说。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种梦,他肯定是出事了。”

一想到,陶融可能出事,她就感觉,整个世界都塌了下来。

这种无助又无奈的感觉,她很讨厌!

岑经撑开黯淡无光的眸子,“契王在郡主府,不会出事的。”

“岑公子,谢谢你安慰我。我没事,你早点歇着吧。”

言罢,纪辞便用单薄的被子,蒙住整个脑袋,却盖不住双脚。

此时此刻,纪辞也顾不上其他,用意念召唤系统,“小言言,我有急事问你!”

系统:【小辞儿,实在对不起。这次的支线任务特殊,只能靠你和小陶陶的努力过关。现在,我连好感度页面都查看不了。】

纪辞急得眼睛都湿润了,“陶融出事了!”

系统:【小辞儿,你别着急。这个世界,目前来看,还比较稳定,小陶陶应该没有大事……】

系统越说,越是心虚,声音越小。

“小言言,你说,如果,我死在这里,会发生什么?”

系统:【小辞儿被连坐下狱,若是死在狱中,势必会引起公愤。严重的话,整个国家都会动荡不安……】

系统说着说着,突然察觉到不对劲。

系统:【小辞儿,你想做什么?】

纪辞眸光坚定,“我只是想出狱,见陶融而已!”

没有亲眼见到陶融,她实在放心不下。

系统:【天牢把守森严,就算出了这牢房,也逃不出去啊。】

“不,我要他们放我出去!”

她不能再坐以待毙,等着被砍头。

次日。

一大早,岑经便被拖过去用刑。

未几,云相掩着唇,提着一个食盒,亲自给纪辞送饭,“把门打开。”

纪辞挺直了腰杆,冷冷地瞥了一眼得意的云相,便不屑地收回目光,“本郡主已经沦为阶下囚,云相还亲自送饭,是来看本郡主笑话的么?”

“郡主毕竟是郡主,即便重罪在身,下官也不敢冒犯。下官特意过来,除了送饭,还想给郡主看一样东西。”

云相身后的小厮,将一把宝剑扔在纪辞跟前。

“这是……藏锋剑。”

纪辞身躯一僵,颤抖着双手捡起藏锋剑。

“剑身的血,都是陶融的。”

云相双手负在身后,说完话后,便紧盯着纪辞不放,似乎,很是期待纪辞接下来的表现。

可是,云相没有等到纪辞的愤怒、疯狂、咆哮……甚至连一句质问都没有。

有的,只有平静失神。

云相收起眼底的失落,“陶融私出郡主府,擅闯相府。现已被本相扣拿,禀明圣上。郡主想要陶融活命,便趁早坦白所犯罪行。”

“陶融是西陶亲王,若大辞无惧两国盟约就此作罢,云相大可杀害陶融。”

“西陶实际掌权之人,是长公主与鉴王。陶融一死,他们只会拍手称快。”

纪辞自顾自地拿过食盒,“总而言之,云相不必多费唇舌。对本郡主而言,清白很重要,本郡主不会枉担罪名。”

“郡主昔日的罪行,本相已经搜罗所有罪证。现已上达天听,只待皇上下旨审问。郡主再狡辩,也无济于事。”

纪辞对云相的话充耳不闻,只顾着享用云相带来的家常小炒。

云相何曾被人如此无视,一时间,气血翻涌,“纪辞,别以为本相在同你玩笑!”

纪辞突然捂着肚子,吐出一大口黑血,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指着云相,“云大人,你居然下毒害我……”

说完,眼皮子一翻,便晕死过去。

小厮害怕地退开几步,似乎要拉开和纪辞的距离,“大人,你真的……”

云相吓得脸色苍白如纸,全身发抖地探了探纪辞的鼻息,“还有气,快传太医!”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不消片刻功夫,整个京城都在疯传谣言。

云相心狠手辣,毒杀纪辞。

一个个的,传的有鼻子有眼。

好像,他们都在现场,亲眼目睹,云相行凶似的。

彼时,辞陌衍、云幼卿正在皇宫请安,撞上云府的小厮拖着太医,惊慌失措地往外跑。

随口一问,得知纪辞身中剧毒,二话不说,便往天牢那边赶去。

纪老将军、纪湾,提着大刀,直奔天牢。

辞帝听说天牢的情况,急忙带着喜公公,摆驾而去。

郡主府上下,更是乱成了一锅粥,好歹还有兰扬、半溪拦着,才没有往外闯。

辞陌衍怒气冲冲地赶到天牢,直接就拎起云相的衣襟,“姓云的,你怎么敢对辞妹妹动手!”

最新小说: 千反田的超高难度重生攻略 护国天龙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超能:我有一面复刻镜 异世奸商(全) 退烧 来自未来的巨星 制霸编剧界 新时代客栈 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