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98章 全都来了牢房

第98章 全都来了牢房(1 / 1)

云幼卿提着繁复的裙摆,轻轻地抓住辞陌衍的手劝架,“太子殿下,父亲不是心狠手辣之人,这其中定有隐情。”

“隐情?还真是可笑!云幼卿,你们云家上下,就没一个好东西!”辞陌衍冷冷地盯着云幼卿,“放手,本宫不打女人!”

云相眼底分明慌乱不已,腰杆子却是硬邦邦的,“卿儿,你放手,老夫就不信,他真能拿老夫如何!”

辞陌衍抡圆了拳头,“姓云的,本宫看你,还能嘴硬到何时?”

云相脖子不自觉地一缩,“太子殿下为了一个女人,殴打岳丈。此事若是记入史册,可是要遗臭万年。”

云幼卿心急如焚,阻止不了辞陌衍下手,只能以身挡在云相面前,“太子殿下,当下,还是先看看阿辞的情况要紧。”

辞陌衍闻言,这才愤然甩开云相,“姓云的,辞妹妹若是有任何三长两短,本宫与你没完!”

云相摔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气。

云幼卿小心翼翼地扶起云相,又轻轻地拍着胸口顺气,“父亲,您没事吧。”

“卿儿,有人在食盒投毒,陷害父亲。食盒是云府准备的,你赶紧回府,将府上的厨子都盘问一番,揪出真凶!”

云幼卿望向只顾关心纪辞的辞陌衍,重重地点头,“父亲,卿儿明白了。”

辞陌衍压下暴躁脾气,耐心等到太医把完脉,才开口问道:“太医,辞妹妹怎么样?所中何毒?何时清醒?”

“——那个只会拽文的掉书袋在哪里?!”

一道狂暴的惊天怒喝声,破空而来,愣是将所有人都吓得一哆嗦。

尤其是,云相。

云相狼狈地躲进一个空牢房,“快!把牢门关起来!”

纪老将军、纪湾冲过来时,云相已经躲进了牢房之中。

纪老将军匆匆掠了一眼纪辞,便提着大刀猛劈牢门,“姓云的掉书袋,给老子滚出来!”

云相站在角落里,腰杆挺得笔直,“纪莽夫,有本事,你就自己进来!”

“你给老子等着!”

纪老将军用尽了全力,连火花都被劈了出来。

一声声劈砍声,刺耳,尖厉,让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辞陌衍却只觉得解气。

纪湾看也没有看云相一眼,冲进来就抓着太医问道:“郡主是不是断气了?”

太医被这一连串的阵仗,吓得六神无主。

他是倒了什么血霉,偏偏今日轮值,摊上这烂事。

太医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请罪,“郡……郡主面色乌青,脉搏虚弱,气若游丝。这毒,甚是古怪,微臣无能,实在查不出来。”

“去郡主府请半溪姑娘!”

官兵很是为难,“太子殿下,半溪姑娘被幽禁,怕是……”

“再磨磨蹭蹭,本宫现在就赐你一死。”

纪湾抿着唇,“末将亲自去郡主府。”

“纪将军走一趟,再好不过。”

纪老将军宝刀不老,蛮力劈砍下,硬是劈开了牢门。

云相见纪老将军杀气腾腾,提刀就冲过来,吓得腿都软了,直接瘫倒在地上,“太子殿下,老臣可是您的岳丈,您不能坐视不理啊。”

辞陌衍咬了咬牙,“纪老将军,切莫冲动!姓云的虽然罪该万死,但你若是动手,便罪责难逃。”

“太子殿下最好别插手,免得老臣误伤殿下。”

纪老将军听不进任何的劝告,抡起大刀,朝着云相的脑袋,狠狠地往下劈。

大刀的寒芒,照亮了云相眼底的惶恐。

“——皇上驾到!”

“啊——”

“纪老将军,刀下留人!”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让辞帝不由得加快脚步。

一路走过去,一片狼藉。

“发生了何事?”

听到了辞帝的质问,辞陌衍这才小心翼翼的睁开一只眼睛。

瞥见,云相的项上人头还在,瞬间松了一口气,这才张开另一只眼睛。

云相后怕地摸了摸脖子,还在,也没有痛意。

立即反应过来,自己没死。

于是,连忙冲出牢房,热泪盈眶地跪在辞帝面前,“微臣参见皇上!”

辞帝不悦地瞥向披头散发的云相,“如此狼狈,成何体统!”

“皇上,那个纪莽夫,方才私设刑堂,差点处决了老臣。若非皇上及时赶到,老臣现已一命呜呼。”

辞帝冷冷斜视纪老将军,“纪老将军,可有此事?”

辞陌衍当即下跪求情,“父皇,纪老将军也是一时情急,才得罪了云相,还请您不要降罪。”

“朕问你话了?”

辞陌衍只好将话都憋回去。

纪老将军面对辞帝的质问,也是不慌不忙,“皇上,老臣今日才知,原来,这个只会掉书袋的,如此会搬弄是非。方才,老臣分明是一片好心,到他口中,竟成了杀人的刽子手。”

“纪莽夫,你敢做,怎么不敢承认!”

“皇上,老臣见掉书袋头上有只蟑螂,怕他被吓到,就替他解决了蟑螂。”纪老将军指着插在墙上的大刀,“皇上请看,被大刀钉在墙上的蟑螂。”

辞陌衍眨了眨眼睛,当时,他怎么没有看到,云相头上的蟑螂。

“皇上,纪莽夫分明要杀老臣泄愤。”

辞帝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好了好了,既是一场误会,便就此作罢,都起来吧。”

“谢父皇。”

“谢皇上。”

云相虽然满腹委屈,也只好往肚子里面咽。

“皇上,掉书袋下毒谋杀郡主,该如何处置?”

云相都要哭出来了,“皇上,郡主中毒一事,实在蹊跷,请皇上彻查!”

“还查什么查,郡主吃了你送的东西,就中毒了。不是你下毒手,还能有谁?”

“食盒确实是老臣所送,不过,经手的却不止老臣一人。”

辞帝眸光微眯,“太医?”

“皇上,牢房的老鼠吃了这饭食,确实也死了。不过,这等奇毒,微臣实在分辨不出,究竟是何毒。不过,纪将军已经去请半溪姑娘了。”

云相正要开口,却被辞帝堵住了话,“来人,彻查相府!”

“是。”

未几,纪湾带着半溪急急忙忙赶来。

看到辞帝降临,来不及疑惑,便跪地行礼,“参见皇上!”

“起来吧,先去瞧瞧辞丫头。”

辞陌衍拔腿就要跟进去,却被辞帝一个眼神逼退。

半溪探向纪辞的脉搏,先是一愣,继而面色越来越凝重,最后,闭眼摇头,“郡主毒已侵入五脏六腑,只怕……”

纪老将军当即放声大喊,“可怜的郡主,从小就没了爹娘,现在年年轻轻,就要撒手人寰。那个掉书袋,真是好狠的心,怎么对你能下这等毒手啊。”

云相被吓得,脸色煞白煞白的。

“半溪,辞丫头当真没救了?”

“也不是没救,只是,此法凶险难测,若无皇上开口,半溪不敢冒险。”

辞帝犹豫了。

若是他点头,纪辞一旦身死,他便要担主责。

“既然如此凶险,便……”

“半溪,你尽管给辞妹妹治。出了事,本宫担着。”

这个逆子!

事到如今,辞帝也只好就坡下驴,“半溪,辞丫头,便交给你了,定要保她安然无恙。”

“半溪要给郡主施针,还请皇上带领大家,暂时回避一下。”

辞帝对喜公公点头示意,“小喜子,设帐!其余人等,速速回避。”

最新小说: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娘亲害我守祭坛 全民牧场:开局我养了巨龙 陈浩章梅 叶军浪苏红袖 校花空姐的秘密 帝少的私宠鲜妻 王欢林静佳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乔梁叶心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