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情不自禁(1 / 1)

将近子时,纪辞欣喜地奔向景明斋。

不过,陶融的房间一片漆黑,“看来,已经歇下了,我明日再来吧。”

纪辞紧紧地抱着包袱,垂头丧气地走向旁边的相宜苑。

云时和抵在门口,从门缝里再三确认,纪辞确实离开后,才三步做两步来到床榻,“陶融,郡主已经走了,可以点上烛灯了。”

“不必,帮我把伤药、绷带拿来,我摸黑包扎就好。”

“父亲转移账本,不想走漏风声,单独一人去的公主府。你让萧问渠过去,便能夺走那些账本,你又何必亲自跑一趟。这么一折腾,刚愈合的伤口,这下又裂开了。”

陶融紧咬着牙关,熟练地给自己上药,“我不去,小小孤身涉险,我放心不下。”

纪辞哪是一个人,分明就有岑经作陪。

算了,他还是不在伤口上撒盐了。

“今晚之事,父亲定然怒不可遏。我得赶紧回府,免得父亲起疑心。”

“好,我让问渠送你回去。”

纪辞在榻上辗转反侧,捱到天亮之际,纪辞更衣洗漱后,咬着两块糕点,穿过清寒彻骨的院子,直奔景明斋。

陶融的房门仍是紧闭,反倒是岑经,哈着热气,“陶融还在歇息,外边凉,郡主不如来我这里坐坐?”

“不了,我等他起身。”

昨晚,岑经确实护着她。

不过,难保不是放长线钓大鱼。

这个人,还是要时刻提防。

陶融支撑着坐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小小,你先去私书房烤火,我待会就过去。”

“嗯,好的。”

等纪辞离开院子后,岑经敲了敲门,“陶融,你与阿辞虽有婚约在身,不过,毕竟尚未大婚。言行举止,实在过于亲密。传出去,有伤风化。”

陶融上药的手一顿,药粉都撒在了地上,“岑经,我和小小的事,你无权干涉。”

“兄长如父。”

“兄长如父?”陶融冷笑一声,“即便如此,也是纪老将军。”

“区区纪绥,身份还不够!总而言之,若你再不注意分寸,我能代表纪家,取消婚约。我,言尽于此。”

说罢,岑经便拂袖离去。

纪辞耷拉着脑袋,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靠近,立即喜笑颜开地开门,“陶融,你终于来啦。”

“嗯。”

陶融的脸,一片惨白,没有任何血色。

说话,也略显有气无力。

身上的药香味,也比往日浓重。

昨日,不是还好好的吗?

纪辞心疼地抚上陶融的面庞,“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还这么凉,是不是伤口裂开了?”

“放心,我的伤,已经无碍了。刚刚去了一趟厨房,拿了几个地瓜和铁架,被风吹的。”

纪辞赶紧拉着陶融过去烤火,“赶紧烤一烤,驱散寒气,我去让厨房给你熬姜汤。”

“我没有那么弱,缓一缓就好了。你坐好,我烤地瓜给你吃。”

纪辞清澈透亮的眸子,越来越亮了,立即搬来两条矮凳,放在火炉旁,“你要烤地瓜给我吃啊。”

“嗯,听于遇说,你早上没吃东西。”

一提到这个,纪辞忽的想起正事,“那不是急着见你,想和你分享昨晚的收获嘛。”

陶融认真地翻着地瓜,语气中充满了好奇,似乎,很是期待纪辞的收获,“有何收获?”

“我昨晚去公主府的时候,晚了两刻钟。还以为,啥都得不到了。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纪辞拿来包袱,得意地展示自己的成果,“结果啊,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老怪物,给了我这个包袱。”

“老怪物?”

他何时成了老怪物?

“没错,那个人举止怪异,声音苍老,形迹可疑。扔给我这个包袱后,人就跑了,追都追不上。”

陶融不自然地低着头,“小小不喜欢那个人?”

“说到这个,我就来气。那个人,一把年纪了,还言语放荡无状,恬不知耻地调戏我。”

言语无状?

恬不知耻?

这不就是登徒子?

昨晚,他有吗?

“当真有这种事?”

纪辞点头如捣蒜,生怕陶融不相信似的,“昨晚,那个老怪物说,觊觎我的美色,想要娶我。我一回来,就想和你告状,结果,你已经睡下了。”

昨晚,他似乎只提到嫁妆一事。

他的小小,还真会添油加醋。

陶融不由得失笑,“小小还真是讨人欢喜。”

纪辞狐疑地盯着陶融,“不对啊,你那么小心眼,最喜欢吃醋了。有人要挖你墙角,你这么开心,可不像你的行事作风啊。”

陶融掩唇咳了咳,“包袱里有什么东西,你可看过了?”

“还没有,因为,我要和你一起看呀。”

陶融似乎有些哽咽,“好,一起。”

纪辞想到什么,突然趴在陶融的耳畔,“跟你说一个小秘密,岑经要看,我没给他看哦。”

耳畔温热酥麻的触感,瞬间传遍全身。陶融的喉结上下划动,眸光飘忽迷离。

半晌后,才故作镇定地翻地瓜,“嗯,看看包袱,里面有什么。”

纪辞激动地打开包袱,“这里边,东西还不少啊。又有账本、又有书信。这些东西,得来全不费功夫。想想,总感觉不太真实。”

陶融身上的伤势,隐隐作痛。

不过,看到纪辞面上的笑颜后,也不自觉地勾起唇角。

账本有三大沓,书信只有十六封。

纪辞毫不犹豫,将厚厚的账本扔给陶融,“嘻嘻,你帮我看账本。”

“地瓜熟了,先填填肚子。”

陶融将烫手的地瓜剥开皮,才递给纪辞。

“清香诱人,外焦里嫩,看着就好吃。”

本来,纪辞还不觉得饿,闻到那诱人香气后,就觉得饥肠辘辘。

纪辞啊呜啃下一大口,烫得登时弹跳起来,飞快地往口里扇风,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烫烫烫。”

陶融忙倒了一杯温茶,“别着急,先喝杯茶水。”

纪辞也顾不上什么仪态,咕咚咕咚便灌下整杯茶水,果然缓解了不少疼痛感,“舒服多了。”

陶融有些哭笑不得,“又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何必那般着急。”

纪辞舌头不舒服,说话都有些不清楚,“山珍海味,只要花些银钱,便能吃到。我家陶融亲手烤的地瓜,可是千金难买。”

在冷宫的那些年,每每被饿得前胸贴后背,全凭腐烂的地瓜捱过严冬。

冷宫没有柴火,只能啃生地瓜。

这等再寻常不过的东西,却有人视作珍宝。

他的小小,每次都是如此,区区几句话,便能让他感动不已。

系统:【陶融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为49。】

“舌头伸出来,我瞧瞧,伤得可严重?”

纪辞吞咽下香喷喷的地瓜囊,乖乖地张嘴,“啊~”

“还好,舌尖只是微微红肿,无需上药……”

陶融松了一口气,察觉到纪辞嘴角残余的囊渍,认真又小心地擦拭干净。

纪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小巧又饱满的唇瓣微微张合,就像是一个香甜诱人的葡萄,让人不禁想要啃一口。

陶融身体升起一股燥热,手掌轻轻地环上纪辞的腰肢,一点点、一点点地靠近纪辞。

纪辞抓着陶融的衣袖,吞咽下一口口水,面容爬上一层艳艳夺目的红霞。

她很明白,陶融接下来要做什么。

对于此事,纪辞并不排斥。

甚至,还有一点小窃喜、小期待。

不过,她尚在孝期。

虽说,纪王与她毫无干系;不过,她既然放话守孝,便不能出尔反尔。

如果,她现在把陶融推开,陶融会不会觉得挫败、扫兴,甚至生气。

纪辞正在进行天人交战,脑袋一团乱麻。

眼看着,就要双唇相触……

陶融眸光突然恢复清明,挣扎着将纪辞放开,背对着纪辞,羞愧难当地握紧双手,“抱歉,我明知你在孝期,还情不自禁,如此冒犯你。”

他可以被世人唾骂,独独不能容忍纪辞被人诟病。

岑经说的不错,他确实太过自我,没有注意男女分寸。

“我……”

纪辞看着陶融的背影,心中特别不是滋味。

不过,再提方才的事,她也觉得尴尬。

索性,直接转移话题。

“陶融,我们今天之内,看完账本、文书吧。”

陶融深呼吸,将所有的旖念都压下,才若无其事地埋头翻看账本,根本不敢再抬眼看纪辞。

纪辞借文书转移视线,不过,看到一封书信后,注意力全都被吸引走了。

这是原主和云相的书信,且,双方都留了落款印章。

纪辞连忙拍了拍陶融的肩膀,“你看,这是上次科考前半年的书信。信中提到,原主将郡主府大厅租赁给云相,为期半年,字据为证。不论云相作何用途,她都不过问。”

“租赁大厅期间,正是士子来访郡主府的时间段。也就是说,云相在郡主府所作所为,原主都没有参与,只是提供了一个场所而已。”

陶融拧着眉头,“这账本上,有四五十笔不明进项,数额巨大,最小都达到两千两银子。”

纪辞又飞快掠过剩下的书信,“都是云相与礼部的往来书信,多次提及考题。”

“真相已经明朗,云相从礼部处得到考题后,以郡主府作为交易场所,贩卖考题,聚敛钱财,中饱私囊。”

“原主也不傻,想必,知晓云相的意图。可是,为何她会答应这种交易呢?”

无论原主是否参与贩卖考题,但她提供交易场所,必定要被连坐。

最新小说: 新时代客栈 来自未来的巨星 徐岁宁洛之鹤 开局神级娱乐系统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新婚 异世奸商(全) 敬山水 震惊全球:从乡村教师开始 退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