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103章 暴露了本性

第103章 暴露了本性(1 / 1)

“也许,与辞莫莫有关。”

这么一说,纪辞豁然开朗。

“确实,当年的科考贩题,辞莫莫也牵涉其中。原主对辞莫莫非常敬重,如果由她出面,原主肯定会欣然接受。”

系统:【祝贺你们,成功揭晓陈年迷案,完成支线任务。】

系统:【奖励:主角经验值+35,人物复杂度+10。】

系统:【当前主角经验值为215,人物复杂度为79。】

系统:【烟花庆祝一下下,本系统,现已成功升级至3级。】

系统:【随身空间扩容至27m3,复制功能冷却时长缩减为3天一次,每天可领取2个商城积分币,并且……】

纪辞听得极其认真,等待系统接下来的话,系统却没有说下去。

“小言言,并且什么?”

系统(疯狂暗示):【小辞儿,看我!看我!】

纪辞掐了掐肉嘟嘟的系统,温温软软的触感,“诶?小言言,你是实体的了。”

系统:【对啊,以后,我终于不用眼馋了。想吃什么吃什么,想怎么撒欢都行。】

陶融戒备地盯着系统,“日后,你还会长大吗?”

系统:【小陶陶,你放心好啦!我这次幻化实体后,与普通人无异,也是要一天天长大的。况且,我的任务是守护你们的爱情,肯定不会成为你的竞争对手滴。】

陶融舒了一口气,“以后,你住景明斋?”

系统:【不不不,本宝宝要住单独套房,吃山珍海味,穿绫罗绸缎……总而言之,什么都要最好的。】

纪辞狠狠地揉搓系统,直到肉嘟嘟的脸蛋皱成包子褶,才得意地撤手,“小言言,你是要吃穷我吗?”

系统:【嘻嘻嘻,小辞儿,别以为本宝宝不知道,你的物华天宝、缀锦楼日进斗金。养活区区一个我,绰绰有余了。】

“行吧行吧,谁让你是我的老乡呢。”

系统:【说完闲话,我们进入正题。当年的真相,已经水落石出。现在,解锁下一个支线任务——将真相公之于众。】

系统:【奖励:30积分币,5点人物复杂度,25点主角经验值。】

“不行!小小牵涉在此案中,公布真相,风险太大。”

系统:【这个,就需要发挥你们的聪明才智,规避风险啦。】

“小言言,如果没有完成支线任务,会有相应的惩罚机制吗?”

系统:【没事,顶多扣50个积分币。】

积分币,都是她辛辛苦苦攒的啊。

“我接受任务,有时间限制吗?”

系统:【下次贩题之前。】

“也就是说,我不仅得将此事公之于众,还得时刻留意,阻止下次科考贩题。”

这难度,是不是有点大了?

系统(打了个响指):【就是这样!】

“别担心,我们一起想办法。”

无论何时,只要陶融一开口,总能让她心安。

“陶融,有你真好。”纪辞双手背在后面,笑吟吟地盯着陶融,“为了奖励你,我觉得,实现你一个愿望。要求是,必须马上能实现的。”

两国紧锣密鼓地商定榷场,前些日子,榷场已经开市。

主线任务的三个心愿,也只差最后一个心愿了。

陶融目光掠向纪辞眼底的青影,没有任何犹豫,“我希望,小小马上去歇息。”

“啊?你这也太浪费了吧。”

“除了你,我没有势在必得的东西。你既在我身边,我便只愿你一切安好、福寿双全。”

系统(拖着纪辞离开):【好啦好啦,快回去歇息。】

一出私书房,系统便迫不及待,将纪辞拉到角落里。

系统:【主线任务:完成陶融三个心愿,完成!】

系统:【奖励:100积分币,或拍立得,或精品种子大礼包。】

系统:【小辞儿,你要哪一样?】

“能不能都要啊?”

系统:【这么贪心,小心一样都没有!】

“那,精品种子大礼包吧。等到来年春天,我就将种子送去庄子,肯定能大丰收。”

系统:【拍立得已投入商城,小辞儿可以用一百积分币兑换哦。】

“算了,积分币得花在刀刃上。”

系统:【小辞儿,即将开启新的主线任务——发掘陶融七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并且,不能让他有所察觉。】

系统:【奖励:商城200积分币以内的物品,可任意挑选。】

“话说,我现在一共有多少积分币了。”

系统:【59。】

纪辞离开后,陶融便一脸肃然,将机关匣子的纪氏族谱谱书翻出。

“先祖纪原,一代鸿儒大圣,游学天下,历览名山大川,于弘章立足安家,是为弘章纪家。以书为训,诗礼传家。纪家立世两千年,共三十七世,十相九公八王三圣。”

陶融眸光轻颤,“纪家,真是大有来头。”

陶融一目十行,飞快地掠过各世系子孙,到了第三十七世时,又定睛查看,不肯错漏任何的细节。

“纪经,纪家丝字辈嫡长子,出自二房,改姓岑。自幼聪敏,六岁能诗,七岁作文,族中尊长交口称赞。”

既是嫡长子,为何会改姓?

“纪辞,景字辈嫡长子景翰之独女,警敏知书,善骑射,能诗文。八岁丧父,性情大变,离经叛道,暴虐不仁,令人惋叹。”

陶融将谱书放回去,思绪越来越纷杂难解,“岑经不远万里,前来京城,恐怕,不止为了科举。莫非,是为了小小?”

“王爷,梅兰竹菊都被岑经请去祠堂训话了,还让所有人都瞒着郡主。王爷,你快去看看吧。”

陶融揉了揉太阳穴,“嗯,随他吧。”

萧问渠急得直跺脚,“岑经入住郡主府后,就卸下了谦谦君子的伪装,俨然以府中尊长的身份自居。于遇居然还对他唯命是从。这种时刻,王爷若是不管不顾,以后,就要被岑经压得死死的。”

陶融披上水墨色披风,“问渠,将藏锋剑取来。”

“还是王爷有办法,藏锋剑是纪王遗物,拿出来,肯定能镇压岑经的嚣张气焰。”

陶融和萧问渠赶到祠堂时,梅兰竹菊四人,都齐刷刷地跪在地上。

“岑公子,这是何意?”

岑经听到陶融的声音,本要冷声嘲讽,让陶融离开祠堂。

不过,目光无意瞥见陶融腰间的藏锋剑,才改了口。

“入我纪家,便要守纪家祖训。阿辞无父无母,我作为阿辞的兄长,理应为她整顿门庭,免得,贻笑大方。”岑经单手负在身后,端的是儒雅风流,“怎么,契王有意见?”

于遇给陶融眼神示意好几次,让他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陶融却视若无睹。

“岑公子,陶某提醒一句,这里是郡主府,不是弘章纪家。不是你端嫡长子架子,肆意妄为的地方。”

陶融一语道破岑经的身份,让岑经不禁一愣,而后,又傲慢无礼地嘲讽,“阿辞一日是纪家人,便一日要守纪家的规矩。契王若觉得纪家规矩森严,大可解除婚约。毕竟,这婚约,阖族耆老本就诸多不满。”

萧问渠实在忍不下去了,“岑经,你简直欺人太甚!我们王爷,好歹也是一国亲王,岂容你这般倨傲相待!”

于遇不悦地瞪向萧问渠,“不得对岑公子无礼!”

“问渠,退下。”

倍感压抑的于遇,瞅准时机,“契王殿下,我这就把萧问渠带下去。”

陶融摩挲着剑柄,不紧不慢地开口,“岑公子口口声声纪家家训,敢问,梅兰竹菊所犯何罪,才被罚跪祠堂?”

梅兰竹菊都不可思议,转头望向陶融,生怕自己听岔了。

陶融特意赶来,是为他们出头?

“他们身为府上的老人,不知礼数,明知阿辞在孝期,还执意与阿辞共居一院;不懂尊卑,顶撞反驳我。难道,不该受罚?”

“小小说过,府上不重规矩,只重情义。他们对郡主府别无二心,岑公子还如此容不下他们。若是小小知道,这郡主府,只怕也容不下岑公子。”

岑经冷冷地笑着,“长幼尊卑,以规以矩。还以为,郡主府只是男宠不知礼数,原来,契王也一样。看来,是得好好立规矩了。”

岑经扫向梅兰竹菊,“大声背家训!”

“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

“事亲守身,居仁由义。”

“气养浩然,以规以矩。”

“坚守志节,无事不慎。”

陶融勾起一抹哂笑,“纪家家训,处处都重在修身养德,自省吾身。岑公子恣意妄为,如此作态,才是有违家训。”

兰扬当即附和,“纪家名门郡望,岑公子如此倨傲狂介。若是传回弘章,只怕岑公子也要受罚。”

岑经被人顺从惯了,突然被众人反驳,气得面红耳赤,偏偏还端着仪态,“陶融,只要我修书一封,寄回弘章,即便有圣旨,这桩婚约也得作罢。”

陶融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岑公子是说,只要纪家不愿之事,颁下圣旨也无用?”

“纪家传承两千余年,三大圣人的思想至今不朽,天下士子无不景仰推崇。即便是皇上,也不会冒着得罪天下士子的风险,为难纪家。”

岑经说完后,才察觉到自己失言,“陶融,你休要顾左右而言他!”

陶融得到想要的答案,笑意不止,“岑经,随我出来!”

陶融不怒自威,声音不容拒绝,岑经鬼使神差,便跟着陶融出去了。

梅兰竹菊面面相觑,“那我们,还要跪下去吗?”

最新小说: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都市医仙 势不可挡 我自地狱来 重生之心动 望眼欲穿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天价萌妻 岂言不相思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