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105章 人生自古谁无死

第105章 人生自古谁无死(1 / 1)

纪辞不由得冷笑,说来说去,倒成了她的过错。

她区区一个郡主,能让一朝丞相唯命是从。但凡是上位者,都会心存芥蒂。

辞帝本就忌惮她,这云相还真是会上眼药。

“云相,你既说,你对我唯命是从,便该尊我敬我,而不是将我逼上绝路。如此自相矛盾的话,皇上英明神武,怎会被你蒙蔽。”

辞帝变了变颜色,有些不自在,“辞丫头,云相有罪不假,你提供交易场地,也难辞其咎!”

纪辞将云时和代写的认罪书,递交给喜公公,“当初,云相哄骗阿辞,说是借大厅主办诗会,供士子交流清谈。我敬重云相,便一口应下。”

“近日,坊间流传,云相贿赂礼部考官,打算贩卖考题。我才回过味来,以前是被云相骗了。”

“阿辞自知罪孽深重,今日特状告云相,揭露陈年旧案,还天下一个公道,还自己一个心安。毕竟,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纪辞义正词严,字字句句铿锵有力,直击人心。

辞帝一掌重重拍在桌面,一脸肃然凝重,“好一个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既然如此,便……”

其他人,或侥幸,或害怕,或窃喜。

只有辞陌衍,敢直接打断辞帝的话,“父皇,辞妹妹是纪王的唯一血脉。即便有错,也是被人蒙骗,小惩大诫即可。若是严厉处罚,只怕令军中将士、天下百姓寒心。”

云相自知罪孽深重,难逃重惩,再也不像以前那般瞻前顾后,“无论如何,罪臣也是太子殿下的岳丈。太子殿下却屡次三番地帮外人,置罪臣于死地,真是让罪臣寒心。”

“本宫向来帮理不帮亲。云相罪不容诛,难道,还要本宫为虎作伥不成?本宫身为大辞储君,定要为民除害,将你绳之以法!”

“启禀皇上,万太傅、纪老将军求见!”

辞帝脸色更加阴沉了,“宣。”

“老臣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两位爱卿平身。”

“谢皇上。”

纪辞见纪老将军气定神闲,多半也猜到,这位宽衣博带、气度不凡的太傅,是纪老将军搬来的救兵。

“经年以来,太傅赋闲在家,一心修身养性,今日,怎么得空出来了?”

“回皇上,老臣致仕之时,朝野清平,文武大臣一心为公,心忧天下。如今,百官之首只顾谋取私利,不顾百姓死活,群臣争先效仿,皇上听之任之。”

“若老臣还袖手旁观,只怕,大辞危矣!”

辞帝被万太傅批的脸色挂不住,却没有半点动怒的意思,甚至还一脸笑意。

“太傅言之有理!依太傅之见,朕该如何惩处云谷才是?”

辞陌衍瞪大了眼睛,一脸崇拜地望向万太傅。

“皇上是一国之君,如何处置,皇上自有圣裁,何需老臣出言置喙。不过,若想杜绝泄露考题,便不能高高拿起,轻轻放下。”

云相面如死灰,却不敢吱一声。

他就知道,万太傅一出马,他便再无活路。

辞帝的姿态,可谓是卑微,“太傅,云谷自是要从重处罚。不过,罢黜云谷后,放眼满朝官员,再无人可堪重任。不如,太傅复出,再揽相权?”

“不知,皇上要如何处置云谷?”“云谷多年为官,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况且他……所以,留他一命。罚没云府所有家产,终身监禁,再不录用。云府子嗣,永世不得入仕。”

喜公公挥了挥手,立即有禁军将云谷、青衣官员押下去。

辞帝说完话,目不转睛地盯着万太傅,生怕他摇头似的。

若云府子嗣不得入仕,那云时和怎么办?

纪辞正要开口时,被纪老将军不动声色地制止,“别轻举妄动!”

万太傅捻着胡须,微微点头,“留他一命,皇上的亏欠已了。不过,云家公子天资聪颖,若断了仕途,未免太过可惜。”

亏欠?

辞帝欠云相什么?

“都依太傅所言。敢问,太傅何时出仕?”

牺牲一个云谷,换得万太傅出山,很值得!

“辞郡主年幼无知,为人诓骗,提供贩卖考题场所,实属共犯。念其及时悔过,揭露云谷罪恶,便罚去军营充军,磨练心性。免得,糟蹋了纪王的声名。”

轮到纪辞时,辞陌衍急了,“舅舅,辞妹妹是无辜的,都是被云谷蛊惑。她一个姑娘家,身娇体弱的,如何能充军。”

如此处罚,辞帝自然不满。

不过,为了让万太傅复出,辞帝也不得不借坡下驴,“纪王妃不是姑娘家?巾帼不让须眉,随纪王冲锋陷阵,哪点不如男儿?辞丫头乃英烈之后,岂是一般的闺阁女子?”

正正得正不假,关键是,她不是原主啊。

“皇上,阿辞自知罪孽深重,还是蹲监狱得好。”

她跑个八百米都够呛,把她扔进军营里,那不是要了她的小命么。

“胡闹!”

“胡言乱语!”

“简直胡来!”

辞帝、纪老将军、万太傅异口同声,简直是前所未有的默契。

纪辞缩了缩脖子,她还是不说话地好。

纪老将军甚至还开始抹眼泪,“纪王、纪王妃常年征战在外,将这孩子寄养宫中。本指望着,长成一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没成想,竟让这孩子走上了歪路。只怕,他们在地底,也不得安宁。”

万太傅也痛心疾首地瞥向纪辞,“说来,是我们万家对不住纪王。郡主自小养在皇后娘娘膝下,是她管教不周,才酿成如此大祸。既如此,郡主的过错,老臣愿代为受过,自请去军营充军。”

纪辞眨了眨眼睛,她怎么感觉,这纪老将军和万太傅,是在一唱一和呢。

辞帝瞳孔一震,“太傅,万万不可。辞丫头长成如今这般秉性,朕也难辞其咎。充军之事,还是作罢,便让辞丫头在府上好好反省,写份万字自省书罢。”

纪辞不禁暗暗咋舌,这万太傅、纪老将军还真是老狐狸,三言两语,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辞陌衍比纪辞还要激动,“辞妹妹,还愣着作甚,还不快叩谢皇恩!”

“阿辞谢皇上开恩。”

辞帝看着纪辞就头大,每次都能走狗屎运,绝处逢生,“早些写好自省书,朕满意后,才能出郡主府。”

陶融、云时和、兰扬这些人,谁不是才华斐然,找抢手还不容易。

“是。”

“父皇,儿臣送辞妹妹回府。”

辞帝瞪着不成器的辞陌衍,“太子留下。”

辞陌衍目送纪辞的背影远去,才依依不舍地收回视线,“父皇,您还有事要交代儿臣吗?”

“陈年旧案翻出来,一堆烂摊子要收拾,还想躲清闲?真是不成器,朕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儿子!”

辞陌衍委屈巴巴地望向万太傅,“舅舅,您都出山了,怎么还袖手旁观。”

“老臣认为,皇上训斥得有理。”

为什么,万太傅帮纪辞出头时,不是这套说辞?

纪老将军眼观鼻,口观心,“皇上对太子殿下寄予厚望,自然爱之深,责之切。陈年旧案翻出,那些靠买题中榜的人,都得一一追责。”

万太傅也点头,“最近,考题外泄,又兴起一波贩卖考题的风潮,也得追查严惩,还得更换考官、考题,这一阵,有的忙了。”

……

平章殿议论的这些,与纪辞无关。

一身轻松的纪辞,一出宫门,便看到了站在马车旁边的陶融。

如松似柏、傲然挺立,眉宇间的温柔,淡化了周身的冷厉。

陶融给纪辞披上厚实的狐裘,牵着纪辞的手,将掌心的温热都传给纪辞,“我们回家。”

“陶融?”

“嗯。”

纪辞试探地问道:“我自作主张,状告云谷,你是不是生气了?”

“我听说了,会试的考题已经泄露。只有尽快严惩始作俑者云谷,彻查泄题一案,才能及时遏制不利影响。”

“陶融,你真好,每次都无条件地理解包容我。”

陶融扶着纪辞登上马车,“云谷一事,暂时告一段落。彻查泄题案,自有朝廷去办。你呢,就开开心心地窝在府中。”

纪辞抓着陶融的手,迫不及待地分享平章殿的经历,“说来,我今天是真长了见识。一直以为辞帝高高在上,没想到,他在万太傅面前,也会低声下气,我吃瓜吃得真过瘾。我决定了,以后,万太傅就是我崇拜的偶像。”

陶融手指微曲,在纪辞额头上轻轻一弹,“是我请万太傅出马的。”

纪辞立即狗腿地给陶融捶背,“看来看去,还是我家陶融最有本事。还好,我慧眼如炬,一早就把你哄回我家了。”

陶融失笑地摇头,“你倒是毫不掩饰。”

“陶融,我力道如何?还舒服吧?”

“尚可。”

纪辞蹲坐在陶融面前,双手托着下巴,眨巴着星星眼,“皇上让我写一份一万字的自省书,你帮我代写呗。我的字迹,你最清楚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古人,诚不欺我。”

撒娇不行,纪辞就耍无赖,“我不管,反正,我殷勤都献完了,你刚刚也很享受。你必须给我写,不然,我就要被关在郡主府一辈子了。”

“冬日严寒,不出去,也好。”

纪辞捂着心口,拼命地挤眼泪,“啊!没爱了,你都不管我,我太伤心了。”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你赠一个同心结剑穗给我,我便给你代写自省书,如何?”

“好啊。”

纪辞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云谷伏罪,云时和出了不少力。我们要不要给他送一份礼呀?”

“自然,我已经让问渠去送口信了,今晚,他会来郡主府用膳。”

最新小说: 校花空姐的秘密 乔梁叶心仪 王欢林静佳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全民牧场:开局我养了巨龙 帝少的私宠鲜妻 陈浩章梅 娘亲害我守祭坛 叶军浪苏红袖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