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108章 将人房子给点了

第108章 将人房子给点了(1 / 1)

纪辞敲了敲房门,力道很轻,房门却自己开了。

纪辞指了指半开的房门,“关在房里,谁也不见?”

于遇抓了抓后脑勺,“下人是这么传的啊。”

“算了,我还是进去看看。”

纪辞轻声轻步地走进去。

兰扬正伏案作画,非常认真,纪辞走到他面前,都没有发现。

纪辞微微躬身,细看,才发现,兰扬勾勒的画面,正是昨夜欢聚一堂的热闹场景。

兰扬起身调色时,才发现纪辞的到来,“郡主怎么过来了。”

“怎么,不欢迎我?”

“不是不是,是郡主从未来过我这边,觉得有些意外。”

兰扬这话一说,似乎在控诉,纪辞是个渣女似的。

纪辞有些尴尬,“我听说,朝廷罢免了你的官位。以后,你有何打算?”

“此生,我立志经邦济世。除却当官为民,我似乎也没有别的长处。所以,我打算再考一次,凭实力堵住那些流言蜚语。”

画技一绝,这不是特长?

手残的纪辞表示,兰扬绝对是凡尔赛。

“嗯,我相信你,当初能蟾宫折桂;这次,也一定能金榜题名。”

只不过,这次,陶融、云时和、岑经都会参加科考,兰扬的状元之位,可能保不住了。

“谢谢郡主,愿意相信我。”

“一家人,本来就要互相鼓励支持呀。”纪辞又看向半成的画作,“你既然要准备科考,便别作画了。去景明斋和陶融、岑经一同备考,也有个氛围。”

“好,都听郡主的。”

从兰扬这边出来,纪辞忽的想起,昨晚只顾着撒欢,忘记过问云时和的去处了,“于遇,云家家产被罚没,云时和现在住哪里?”

“说来,云公子还真是精明狡诈。早在云相落马之前,便将亡母的巨额嫁妆全部转移。现在,就住在自己的私宅之中,离郡主府只有一条街。”

云时和的笑声清朗,比往日都要轻快,衣着也比以前亮丽几分,“纠正一下,本公子不是精明狡诈,而是机智绝伦。”

“云时和,你来得正好,我有事要和你说。”

云时和举手打断,一脸凝重,“郡主,别急,我先说。”

“你说吧。”

“昨晚,郡主放的孔明灯,把人家的房子给点了。”

什么叫她放的孔明灯,分明是,大家一起放的。

“昨晚刮的是西北风,那边是湖泊,不可能点了人家的房子啊。而且,若是着火,昨晚就该闹出来了。云时和,你是不是在诓骗我啊?”

云时和叹了一口气,“昨晚,风向突变,成了东南风。孔明灯飘出了城外,烧的是庄子上的房子。消息今早才传进城,我一听说这件事,就赶紧来找你了。”

纪辞扶着额头,摇摇欲坠,“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放个孔明灯,也能惹出事来。受害的人家,应该没出事吧?”

纪辞发誓,以后都不想放孔明灯了。

云时和瞥了一眼纪辞,只是长叹一声。

“不会闹出人命了吧?”

看着纪辞急得几乎要抓耳挠腮,云时和不厚道地大笑,“郡主放心,没出人命。出事的是云白氏,房子刚被点着,她就带着她儿子逃出去了。”

“那就好,那就好。于遇,你给他们送一笔银子吧,毕竟,房子被烧,也与我们脱不了干系。以后,云夫人闹上门来,懒得和她争执。”

云时和立即拦住于遇,忍不住憋笑,“云白氏的庄子被烧后,那些藏在墙壁、柱子的金条,全都显露出来。足足有五六十万金,比云府罚没的家产,还多上数倍。”

“这笔钱填入国库,皇上可谓是龙颜大悦。知道是你放的孔明灯,估计,此刻还在盘算,如何嘉奖你。”

纪辞打了个寒战,“他的嘉奖,我可不敢要。”一想到辞帝的作态,纪辞就不禁恶寒,“对了,那云夫人现在安顿在何处?”

云夫人昔日的所作所为,纪辞自然不会同情她。

不过,稚子何辜。

云夫人之子云岁丰,年仅十岁,无辜牵连,确实可怜。

云时和再提起云夫人时,已经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似乎,已经坦然了,“辞陌衍给他们安排了去处。不过,以前云白氏仗着宰相夫人的身份,作威作福,得罪了不少人。这次落马,日子不会好过。”

纪辞微微抿唇,不置可否。

各人有各人的福缘,修的什么因,得的什么果。

“对了,郡主方才想对我说什么?”

纪辞压低了声音,“在平章殿时,皇上说什么,对云相有亏欠。这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内情吗?”

她翻遍了私书房的那间密室,结果,密室各门各户的情报都有,就是没有公主府、云府的任何线索。

她又十分好奇,这其中的渊源,只能问云时和碰碰运气了。

谁知,云时和听到纪辞的话后,脸色突变,语气也十分抵触,“都是些陈年的腌臜往事,郡主还是不知道得好。”

“那,我能知道原因吗?”

云时和语气几近恳求,“如若郡主将我视作朋友,不愿我难堪,便请不要追问,也不要追查,可以吗?”

云时和看似谦和有礼,骨子里却有着贵族的清高傲气。如此低声下气地求人,实在是难得一见。

“好,我答应你。”

云时和似乎松了一口气,“谢谢郡主。”

“云府之事,已经告一段落。你还是如往日那般,和陶融他们一同备考吗。”

“嗯,若是可以,我想继续入住郡主府。我会按照客栈天字间的定价,每月支付房租。”

纪辞笑了笑,“房租,便不必了。明日起,郡主府会在门前布施、义诊,直至寒冬过去,你去帮忙吧。与市井百姓密切接触,也有利于体察民情。”

“义诊之人,是半溪姑娘吗?”

“这是自然。”

云时和声音有些颤意,“好。”

纪辞刚回到房里,侍女便呈上了早膳,“郡主,契王殿下交代,让您先用早膳,其他的事,先搁一搁。”

纪辞看着热气腾腾的早膳,心窝子暖意融融,“陶融吃了吗?”

“契王殿下他……”侍女沉吟片刻,“还没吃的。”

“正好,叫他过来,一起吃吧。”

一个人吃,纪辞都没啥胃口。

纪辞刚给陶融摆好碗筷,搬来凳子,他便推开了房门,扫过未动一筷的膳食,心疼不已,“怎么还没吃,是不是饿坏了?”

他记得,纪辞对吃的,一向来者不拒。

这些,都是纪辞爱吃的,似乎最近吃的也比较少。

纪辞给陶融盛了一碗山药枸杞粥后,双手托着下巴,“你先吃吧,我看着你吃就好。”

“怎么了?”

纪辞长叹一口气,“就是觉得,这些东西虽然精致可口,不过,每天都吃得差不多,有点腻。”

陶融敛眉沉思,无奈地轻笑,“小小既有想法,便直说吧。”

纪辞尴尬地笑了笑,“话说,我的意图,有那么明显吗?”

陶融挑了挑眉,“或许,你可以拿面铜镜照一照。”

“好吧。”纪辞也不拐弯抹角,“我想开一间酒楼,专门制作我们那边的食物。你觉得,可以吗?”

物华天宝、缀锦楼,每月营收都在增长。除了支出12万两军饷 还有不少盈余。

纪辞一直都有扩张业务的打算,却一直没有确定好方向。

最近,一直没有食欲,倒是有种开酒楼的冲动。

“可有特色食谱?”

“蛋糕、冰激凌之类的,虽然好吃,但食材不好弄。我这里有一本袁枚的《随园食单》,记载了326种南北菜肴饭点,大多是这里没有的。若是开酒楼,必有一争之力。”

这一本,足够她炒上一年半载了。

“小小既有盘算,我自然全力支持。想要什么,我都能帮忙。”

现在,他的心愿,就是实现纪辞的每一个心愿。

“当然,这些目前都只是一个规划。食谱有了,还得找厨子、厨娘将菜做出来,味道达到标准了,才能正式开张。”

酒楼,以味道为招牌。

有上好的味道,酒楼才能生意红火。

“昨晚的火锅,倒是新奇。我们只需提供食材,让客人根据个人口味,自行取用。”

纪辞眸光一亮,“对啊,我可以开一家海底捞。等客源稳定后,再慢慢推出新菜品。”

“嗯。”

纪辞想到什么,刚燃起的动力,瞬间就偃旗息鼓,“唉,还是算了。我现在还被困在府上,哪里都去不了。”

陶融从怀中取出几张宣纸,“你的自省书,给你写好了。等递交给辞帝,你便能恢复自由身了。”

纪辞惭愧地低下头,来回绞手指,“可是,我还没给你打同心结剑穗的。”

“无妨,本就是随口一说而已。”

纪辞这才发现,陶融眼底的淡淡青影,“你连夜写的吗?”

“别瞎想,好好用早膳,别饿坏了。”

纪辞暗暗下定决心,剩下的两个多月,她一定陪陶融好好备考,所有的事,都往后搁一搁,不再想出一出是一出了。

“嗯,好。”

虽然,没什么胃口,但为了陶融,她还是认认真真地吃蜜糕卷。

“郡主,岑公子想见契王殿下。”

纪辞实在觉得不可思议,“你们关系这么好了呀?”

“逢场作戏而已。”

陶融不喜欢岑经。

纪辞已经将此默默记在心里。

“陶融,那要请他进来吗?”

“嗯。”

岑经缓步从容,言笑晏晏,“悟之兄,可算是找着你了。”

“不知,岑兄找我,所为何事?”

岑经笑吟吟地举起手中的包袱,“昨晚,连年为悟之兄赶制的女装。悟之兄若是不喜欢,我房里还有九套,各色样式都有。”

最新小说: 来自未来的巨星 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 超能:我有一面复刻镜 异世奸商(全) 退烧 护国天龙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制霸编剧界 新时代客栈 千反田的超高难度重生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