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送考(1 / 1)

纪辞眼角的余光,瞥见陶融干干净净、不剩一粒米饭的碗,突然想到什么,立即调出任务进度界面,用手指在虚空的屏幕上写写画画。

陶融不为人知的秘密有:

一、男扮女装也好看。

二、吃饭不剩一粒米饭。

片刻后,纪辞写下的两行字,变化成工整端美的楷体,任务进度条也变成了2/7。

陶融便回来时,看到纪辞不住地傻笑,疑惑不已地摸了摸她的额头,“怎么了?”

纪辞献宝似的,展示自己拍照的成果,“快看看,我的技术怎么样呀?”

陶融拿着相片,翻来覆去地仔细端详,“如此逼真,迅速成像,又并非作画,真是奇特!”

纪辞拿出拍立得,简要地说明照片成相的原理,又教给陶融使用方法。

陶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小小生活的世界,似乎无奇不有,实在令人向往。”

“其实,也是各有各的好。这里是距离远心近;我们那里是利用一切手段拉近距离,快节奏的生活,却疏远了心灵。”

当然,如果让纪辞选择,她自然毫不犹豫地选择现世。

不过,经历了种种,为了陶融,她愿意留下来。

毕竟,她在现世,也只有几个天各一方的故交。

陶融笑了笑,“嗯,小小说得都对。”

纪辞靠在陶融怀里,“你看着镜头,别乱动哈,我们合个影。”

纪辞比了了剪刀手,与陶融一起说了个‘茄子’。

照片中 ,男子仙姿佚貌,女子俏丽精致。二人相依相偎,场面温馨也动人。

“哇塞!不愧是我拍的照片,两个人都好看。”

纪辞陶醉于盛世美颜时,陶融已经拿起拍立得,对着纪辞按下快门。

纪辞喜欢拍照,更喜欢被拍。

纪辞期待万分地小跑过去,踮起脚尖去看照片,结果,纪辞的脸黑了。

照片,全糊了。

简直是,浪费她的相纸。

“方才,手抖了。再来一次,一定可以拍好。”

纪辞狐疑地瞥向陶融,“确定?”

“嗯,确定吧。”

纪辞匆忙复制了拍立得后,将拍立得和几盒相纸扔给陶融,“你拿去练手,等你技术练好了,再来给我拍,成不?”

纪辞想到什么,又急忙拿回拍立得,“不对,你还要准备科考,不能玩物丧志。”

说罢,纪辞在自己的古籍大礼包中,挑挑拣拣,找出一本古书,“这本广为流传的《白氏六帖》,收录大量律、令、格、式等条文,是士子应对科考的必备工具书。你看完这本书,定能一举夺魁。”

“我看完后,给他们也抄录一份。”

考前的两个月,纪辞虽然递交了自省书,重获自由,但她还是天天陪陶融他们待在书房。

陶融等人苦读备考、布施济民,纪辞便抄书、学着打剑穗。

科考来临,纪辞已经抄完四大名著,也打出一个勉强合格的剑穗。

人潮密集的贡院前,纪辞举着手中的剑穗,“剑穗,我暂时给你保管,等你考中了状元,我再送给你,知道不。”

“好。”

云时和笑着打趣,“别人送别,都是叮嘱琐事,让夫郎注意保暖。郡主倒是直来直往,开口便要悟之兄高中榜首。”

岑经也跟着附和,“会试榜首是会元,之后的殿试,皇上钦点的榜首才是状元。现在就放话拿状元,到时名落孙山,便让人看笑话了。”

陶融挑了挑眉,“岑兄日日流连厮混烟花场所,对榜首都势在必得,陶某怎就拿不到状元?”

“我前去缀锦楼,是为作诗赋词,让歌女传唱,怎就是厮混了?”

云时和放声朗笑,“若非日日厮混,怎会精于女子的衣着打扮?”

半溪也跟着摇头轻笑。

岑经气得七窍生烟,偏偏还得端着仪态,“你!你们!真是气煞我也!”

他上次就不该一时冲动,给陶融更衣梳妆,害得他日日被众人取笑。

陶融果然是个小人,如此算计他。

纪辞颇为头疼,“一个个都是有身份的人,在府上调侃几句也就罢了,在外面这么不顾及颜面,也不怕别人笑话。”

岑经挺着胸脯,“咱们就春闱中见真章!”

兰扬掩唇轻咳一声,“贡院要关门了,该进去了。”

陶融揉了揉纪辞的脑袋,声音轻缓而温柔,“等我。”

“嗯,快进去吧。”

半溪望着云时和的背影,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纪辞举手放在唇边高呼,“云时和,半溪叫你!”

云时和脚步一顿,良久,才僵硬地转过身来,“半溪姑娘,你有话要对我说?”

半溪局促地握紧袖中的粉拳,“云公子,春寒料峭,注意御寒保暖。我……我们等你捷报。”

云时和的笑意逐渐加深,“如此,便借半溪姑娘吉言。”

“云公子快进去吧,贡院就要关门了。”

云时和刚走几步,又转过身来,“九日后,半溪姑娘会来等我吗?”

“我会,我会和郡主一起接大家。”

“好。”

云时和进入贡院时,脚步极其地轻快。

纪辞撞了撞半溪肩膀,“别看了,人都进小黑屋了。”

半溪眼神四处闪躲,连忙否定,“我 ……我才没有看云公子!”

“我又没说你看了云时和,你急着否认作甚。”

半溪又羞又臊,“郡主!”

纪辞伸手挽着半溪的手臂,“嘻嘻,不打趣你了。终于将这群男人们送走了,今儿个,我带你好好浪一浪。”

“郡主还在孝期,可不能乱来!”

“我们改头换面,绝对不会让人发现的。”

“郡主还答应了契王,要为他烧香祈愿,保佑他一举高中。”

纪辞拉着半溪上马车,“说说而已嘛,陶融若是有才,何需我求福祈愿;陶融若是无才,我求愿也没用嘛。”

“郡主怎么说都有道理,我实在没话反驳了。”

“总而言之,今天,我带你好好玩一玩。”

纪辞在府上足足呆了一个月,可谓是憋坏了。

半溪犹豫了片刻,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那好吧,我豁出去了。”

纪辞扔给半溪一个帷帽,“待会下车后,我们都带上帷帽,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铁定不会有人认识我们的。”

“这就是郡主说的改头换面?”

她怎么感觉,这样,更引人注目,更容易让人察觉出来呢。

“对啊,换成男装,太麻烦了。我试过很多次,不会有人发现的。待会,你跟紧我,千万别乱说话哦。”

纪辞看着窗外飞速变换的景物,没过一会,便高声大呼,“于遇,把马车停在僻静的巷子里。”

半溪在周遭扫视了一圈,发现周围都是些书斋,并非什么烟花风月场所,不禁舒了一口气,“郡主是要购书吗?”

只是,购书的话,为何要如此神神秘秘。

纪辞戴上帷帽,“嘘!今天,我要去做大事。”

在半溪还在犹豫之时,纪辞已经拉着半溪,进了一间名为酬勤斋的书店。

纪辞扔了一首李白的《蜀道难》,“我要见你们的掌柜!”

小伙计匆匆过了一眼《蜀道难》,对纪辞无比地恭敬,又是引入雅室,又是端茶倒水,“李姑娘,您稍候片刻,小的这就去请掌柜过来。”

半溪凑向纪辞,“郡主何时改名换姓为李白了呀?”

还有,纪辞虽说不是大字不识,但也不至于有如此大才。

如此种种,实在是让她匪夷所思。

“我若有这才华,我半夜做梦,都得被笑醒。”

纪辞和半溪你一言、我一语时,掌柜已经急不可耐地破门而入,“李姑娘在何处?”

纪辞看着进来的掌柜,目光有些错愕。

因为,此人正是钱乐天,是云幼卿的亲信。

看来,这间酬勤斋,也是云幼卿的私产了。

“掌柜,解释一下。那篇《蜀道难》,并非我所作,而是一代文豪李白的佳作,我也是机缘巧合,才得到这篇佳作。”

钱乐天的眼里,难掩失落之色,“小人姓钱,名乐天。不知,两位姑娘如何称呼?”

“我们姓沈。”

“不知,沈姑娘特意找来,所为何事?”

纪辞拿出《西游记》的前三回,“钱掌柜请看。”

钱乐天耐着性子,将卷起的纸张徐徐展开。

这一看,全身都激动地颤抖起来,目光炽热,“这……这篇小说笔力朴素又霸气,天马行空,恢弘大气,简直是流芳百世之杰作。”

半溪又狐疑地望向纪辞,却什么都没有说。

“这篇神魔小说,共有100回目,我打算在酬勤斋刊印。不知,钱掌柜是否愿意?”

钱乐天的激动劲刚缓过来,听了纪辞的话,又一发不可收拾,几乎就要上手抓住纪辞的肩膀,还是半溪提前拦住。

“我方才看到,上面的署名是吴承恩。沈姑娘可有全本的手稿?”

若有全本手稿,那他不得赚疯了。

“我与这位吴大家,交往已久。如今,我手上便有全部手稿。”

神交也是交往嘛。

“当真,我可能看看?”

“今日,我过来找钱掌柜,便是诚心与钱掌柜合作。手稿之事,钱掌柜不必担心,若日后我叫不出手稿,钱掌柜大可向我追责。”

钱掌柜有些犹豫,“小人不知沈姑娘芳名、宅邸,如若追责,又去何处找人?”

最新小说: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全民牧场:开局我养了巨龙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校花空姐的秘密 帝少的私宠鲜妻 娘亲害我守祭坛 叶军浪苏红袖 王欢林静佳 乔梁叶心仪 陈浩章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