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113章 佛学狂热者

第113章 佛学狂热者(1 / 1)

春光明媚,庭院的花草生长出新绿,到处都是生机盎然的。

脱下厚重的棉袄,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纪辞的心情,也变得格外地愉悦。

“冬眠了这么久,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我要浪了!”

于遇端来一碗冰糖雪梨,“郡主要去哪里,我这就去准备车马。”

“春光无限好,怎能被辜负?要不然,让大家一起出去踏青吧。”

生活,不只有庸庸碌碌,还要懂得享受。

不然,哪天又遭遇了意外,这辈子又白过了。

“说来,每年三月,大辞都会举行春猎。以前,郡主每次打的猎物都是最多的。算算日子,这几日,就会确定随行人员。”

纪辞本还躺在摇晃的太师椅上,一听这话,直接站了起来,“这次,我是不是也能去?”

“这是自然。”于遇纠结片刻,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不过,郡主现在连马都不会骑,猎场上,怕是会被人看笑话。”

“谁说,去猎场,就一定要骑马狩猎,我就不能看风景么?”

陶融刚下朝回来,绿色官服还未换下,便来了相宜苑,听到纪辞想去猎场,无奈地笑了笑,“皇上下了诏,今年的春猎取消,改去绥安寺祭拜祈福。小小若想去猎场,等下次沐休,我带你去。”

“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取消啊?”

她还想见识见识,狩猎的激昂慷慨、热血沸腾。

两个人去,哪有那种宏大的场景。

“听说,最近酬勤斋的《西游记》风靡京城,男女老少,皆热衷追捧,皇上也日日捧读《西游记》。所以,京城掀起了敬佛侍佛的风潮。春猎难免杀生,皇上心生不忍,便改去绥安寺祈福了。”

纪辞知道,《西游记》老少皆宜,没想到,就连辞帝也爱不释手。

纪辞有些后悔,早知道,她就先刊印《红楼梦》了。

看来,这次春猎是彻底没戏了。

不过,绥安寺风景宜人,草长莺飞过去赏玩,似乎也不错。

“那,随行名单拟定了吗?我能不能过去啊?”

“凡七品官员家眷,若无紧要之事,都得随行。明日卯时正,皇城西宁门出发。”

“好,那我现在就收拾行装。”

陶融还想说什么,纪辞已经一溜烟儿地进了房间。

“罢了,听经讲学,陶情冶性,也不失为一桩乐事。”

禁卫军护卫的仪仗队,浩浩荡荡,足有近千人,从西宁门延伸到御街。

围观的百姓,成群结队,可谓是万人空巷。

辞帝为示心诚,带头下轿辇,登上千级石阶。

一部分闺阁小姐,身娇体弱,千级石阶没走一半,就累晕了过去。

辞帝怒下口谕,直接让那些娇滴滴的小姐削发为尼,青灯古佛,了此残生。

纪辞看着身边累晕的袅袅少女们,一个个被禁卫军无情地抬走,一时之间,心底滋味万千。

“半溪,你有没有觉得,皇上尊佛崇佛,似乎过于狂热了。”

半溪压低着声音,“郡主慎言,小心,祸从口出!”

“半溪,你身上有没有恢复体力的药?”

半溪叹息地摇摇头,“到禅院后,我会熬些药汤,给大家送过去。”

登上千级石阶的过程,纪辞心底似乎被压了一块巨石,怎么也喘不过气来。

纪辞进入了安排好的禅院,还没缓过来,就有小沙弥来传话,“辞郡主,皇上有旨:所有人用过斋饭后,需得沐浴焚香,着素衣白裳,不得佩戴环佩首饰。午时正之前,便要前往镇妖塔,听净如大师讲经说法。”

“好,我知道了,麻烦你了。”

纪辞提着裙摆,走向外面药香阵阵的庭院,“半溪,我来熬药吧,你去调一些提神醒脑的香囊。待会,我们一起给大家送过去。”

“好。”

禅房男女别住,女子住西边的禅房,男子住东边的禅房,男女不得相互串门来往。

违令者,举家削发出家。

所以,整个绥安寺,都弥漫着低沉压抑的气氛,连个嬉笑的人都没有。

所有人,都窝在自己的禅院中,一步也未曾踏出。

纪辞给云幼卿送药时,便发现,有两个官家小姐在这里叙话。

这二人,纪辞正好有过一面之缘。

一个是郑婕,一个是徐巧。

当初,辞陌衍迁入新邸,她亲眼目睹,这二人背后说云幼卿的是非。

云幼卿对郑婕、徐巧赔着笑意,见到纪辞过来,立即热络地招手,“阿辞来了,坐我这里。”

纪辞笑得得体,客气又疏离,“不必了,半溪熬了些恢复补气养元的汤药,还配了提神醒脑的香囊。还有很多禅院没去,送了东西后,我们就走。”

郑婕和徐巧交换了眼神,笑眯眯地和纪辞套近乎,“阿辞真是有心了,此事,先搁一搁,姐妹们许久未见,一同叙叙旧罢。”

她们素昧平生,这就开始称姐道妹,目的性也太强了。

这摆明,就是对她有所图谋。

“这段时间,大家都住在禅房,叙旧也不急于一时。”

郑婕、徐巧一人拉着一边,硬是将纪辞架着坐下,“我们都知道,阿辞送药、送香囊,都是为了姐妹们着想。可这些,治标不治本,终究是无济于事。阿辞既有如此善心,何不与皇上言说,让他早日摆驾回宫?”

徐巧立即附和,“是啊是啊,如此一来,姐妹们也不必在绥安寺受苦受累了。”

这两人,还真是想得出,让她去触霉头、自寻死路。

“不了,我人微言轻的,说的话也不管用。”

“怎么会,阿辞屡屡犯下重罪,皇上都未曾严惩。这说明,皇上厚待阿辞。只要阿辞前去游说,此事定然能成!”

“半溪,东西送到了,我们去别的禅院吧。”

郑婕将纪辞手上的东西,全都塞进半溪手上,“这些事情,交给下人去做便是了。”

半溪失落地低着头,摇了摇唇角,并未反驳。

纪辞变了脸色,声音也沉了下来,“半溪是正正经经的靖宁乡君,勋贵之女。郑姑娘区区六品文官之女,见到半溪,理应行礼!你这般以下犯上,我倒想问问,郑家到底是什么家教!”

云幼卿忙笑着打圆场,“阿辞,郑姑娘一向心直口快、没轻没重,我代她向你道歉,你就别和她一般计较了。”

纪辞轻轻地拍了拍半溪的肩膀,“我们走!”

郑婕咬牙切齿地瞪着纪辞的背影,手上的帕子都要被绞烂了,“装成一副圣人的模样,又是送药,又是送香囊,以为谁稀罕似的。”

“就是,若真是有心帮大家,怎么这点小事都不去办!”

云幼卿身为太子妃,尤为注重人情往来,所以,一直耐着性子和郑婕、徐巧周旋。

这下,揪住了机会,直接赶人,“阿辞是我的闺中密友,你们这般羞辱她,便是羞辱我。如此,这里也不留二位了。”

郑婕恨恨地盯着紧闭的禅房,“纪辞、云幼卿,你们算什么东西,不就是身份比我高了那么一截。你们给我等着,我迟早要给你们好看!”

午时正,所有官员家眷,列队站在镇妖塔前,听净如大师讲经说法。

小半个时辰过去,有人双腿发麻,微微动了动,便以大不敬之罪名,被捉出去剃了发。

好在,陶融曾逼着纪辞扎马步,只是站一站,还受得住。

半溪是习武之人,更是没有任何不适。

一个时辰过去,已经有二十多个人被落发出家。

净如大师微微皱了皱眉头,“皇上,今日,到此为止?”

辞帝意犹未尽地点头,“嗯,大师辛苦了。所有人听好了,各自回禅院,明日继续。”

接连几日的讲经说法,整个绥安寺,浓云密布,人心惶惶。

这天晚上,纪辞在榻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觉。

“不行,我得做点什么!”

纪辞披上外衫,便毅然决然地出了院子。

郑婕捂着咕咕直叫的肚子,“这几日,顿顿白米饭,连滴油星子都没见着,简直是越吃越饿。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郑姐姐,我听说,好些个姑娘、公子,吃不惯这的斋饭,被活活饿死了。结果,裹着草席就被扔了。契王殿下、云公子提了一嘴,就被皇上下旨关了起来。现在,满朝文武,谁都不敢触怒龙颜,生怕被牵连。”

郑婕的眸子,闪过一抹精光,“你说,如此纪辞知道,契王殿下被关了起来,会做出什么事来?”

徐巧咯咯地笑着,“谁不知道,纪辞把契王殿下当作宝贝疙瘩。她若是知道,殿下出了事,那不得疯了似的去找皇上闹。”

“京中好些贵女,惦记着契王殿下,都不敢表明心迹。纪辞这么一闹,自然逃不了当姑子。如此一来,大家就不用藏着掖着了。”

郑婕似乎已经看到,纪辞被削发为尼的惨状了,“这个好消息,我们自然要告诉纪辞。”

“郑姐姐,你看,那个人鬼鬼祟祟的,似乎要出去,好像就是纪辞。我们还要和她说吗?”

“她急着出去,看样子,已经知道契王殿下出事了。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必耽误她自寻死路。”

“郑姐姐说得有理。”

纪辞刚来到禅房外,便被禁军交戟拦住,“皇上有旨,用过晚膳后,任何人都不能随意走动!”

“二位小哥好,白天,净如大师讲的经法,有一处我不是很理解。所以,想找他请教。既然,皇上不让大家出去,二位可否解答一二?”

禁军犹豫片刻后,终是点头,“皇上说过,辞郡主可以例外。不过,还请郡主早去早回。”

“好,半个时辰内,我定回来。”

净如大师正在禅房内敲着木鱼念经,听到外边的脚步声,虽未回头,却准备无误地猜出来人,“小丫头这是听说,陶小子出了事,来找老衲出面了?”

纪辞心口扑通一跳,手心出了一层冷汗,双腿发软,几乎就要栽倒在地上,“你说什么?陶融出什么事了?”

净如大师仍旧兀自闭眼敲木鱼,却转移了话题,“小丫头找我作甚?”

纪辞也顾不得什么仪态,直接夺过净如大师的木槌子,“大师,陶融到底怎么了?”

“皇上礼佛,又不杀生,他怎会出事?”

纪辞心下稍安,打定主意,离开后,必须见陶融一面。

纪辞在净如大师身旁打坐,“大师,皇上领头,大辞百姓无不尊佛事佛。这种境地,大师真的觉得好吗?大师当真不担心月盈则亏,水满则溢?”

净如大师突然睁开眼睛,又高深莫测地轻笑,“小丫头此言,为免过于杞人忧天。”

“大师,我们那边,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也有不少皇帝尊佛爱佛,甚至,还有出家为僧的帝王。”

“帝王大兴土木,修建寺庙,为佛像塑金身,虚耗国库。日日沉迷佛事,荒废国政。朝代更迭后,新帝为拨乱反正,举国灭佛,‘佛’之一字,甚至成为了禁忌之语。”

“净如大师慈悲为怀,难道,真的希望,来日绥安寺、甚至佛教被灭吗?”

纪辞言辞恳切,句句有情有理,实在令人动容。

“此事,毕竟是国事,我一介僧人,岂能置喙朝务?”净如大师又阖上双眸,“辞郡主请回吧。”

纪辞在蒲团上,留下一纸书信,才忧心忡忡地离开。

纪辞并未回去,而是以小沙弥的装扮,混进了东边男子的禅房。

纪辞打听到万太傅的住处后,脚步不敢耽搁,赶忙过去。

纪辞敲响了房门。

“谁!”

一道威严冷厉的声音,让纪辞浑身僵硬,背脊渐渐变得冰凉。

辞帝居然也在!

纪辞想要转身离开,万太傅已经打开了房门,还一眼认出了她,“辞郡主?”

“让她滚进来!”

周围的气压,一下冷到了极点。

纪辞忐忑不已,却只能硬着头皮,迈着僵硬的步伐进去,“参见皇上!”

辞帝勃然大怒,拔尖抵在纪辞的咽喉处,“朕早已下旨,不得相互串门走动,你公然抗旨,真是好大的胆子!”

最新小说: 陈浩章梅 乔梁叶心仪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全民牧场:开局我养了巨龙 帝少的私宠鲜妻 王欢林静佳 校花空姐的秘密 叶军浪苏红袖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娘亲害我守祭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