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115章 性情大变的辞帝

第115章 性情大变的辞帝(1 / 1)

“如今,京城党派之争愈演愈烈。时局混乱之时,离开京城,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兰扬顿了顿,眸子不禁染上一层忧色,“只不过,被贬他乡,以后要见到郡主,怕是难了。”

陶融眸光暗了暗,唇齿间弥散着一股苦涩。羞愧不已,根本不敢看向纪辞。

云时和轻轻的拍打着陶融的肩膀,“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你和兰扬在夜梧郡,我在苍阳郡,正好就在隔壁。让郡主一起搬过去,不也照样没有分开。”

陶融毫不犹豫的摇头,“不!夜梧郡乃蛮荒之地,穷山恶水,不能让小小过去吃苦。”

岑经闻言,再次望向陶融时,眼底似乎多了几分钦佩和欣慰,“确实,俞州地广人稀,苍阳郡、夜梧郡更是穷乡僻壤之地。阿辞金枝玉叶,自然不能吃这种苦头。你们就放心的当地方父母官,我会在京城尽心照顾阿辞。”

纪辞满面笑容,眼波流转,就像粼粼的波光,明亮闪光,“对的,皇上让你们前往蛮荒之地,是对你们委以重任。假以时日,你们定能干出一番大事业。”

纪辞留在京城,陶融本该放心才是,不知为何,心里却觉得有些失落。

陶融那些细微的神态,纪辞都看在眼里,却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微微的浅笑。

此时,已经是四月中旬,从京城到夜梧郡,至少要七日的路程。

也就是说,陶融滞留京城的日子,只有三日。

萧问渠一边给陶融收拾行李,一边忍不住地抱怨,“眼看着,王爷就要离开京城。以后,山高水远的,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郡主倒好,成日不见人影,把王爷忘得干干净净的。”

陶融一张一张的看着照片上的纪辞,“小小事情多,忙些,也在所难免。”

瞧,他家的傻王爷,真能给纪辞找借口。

“王爷,你可别嫌我多嘴。再过五个月,郡主的孝期就到了。郡主的那些男宠们,个个长得俊俏,等王爷被调回京城,他们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陶融目光闪了闪,瞬间,又恢复了一贯的坚定,“我相信小小!”

“就算王爷相信郡主,可那些男宠们,能相信吗?我看,还是将郡主带去夜梧郡,免得横生变故。”

陶融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那边,太苦了。我,真的舍不得。”

无论如何,他都要让纪辞留在京城。

他会竭力化腐朽为神奇,等那边逐渐富庶安稳,他再接纪辞过去。

纪辞紧握着虎符,毅然决然地踏入平章殿。

辞帝正在批阅奏折,瞥见纪辞的身影,一反往常,宛如长辈一般,对她笑地慈眉善目,“快给辞丫头赐座。”

“谢皇上。”

辞帝笑得无比亲切和蔼,“朕记得,辞丫头小时候,都是唤朕皇叔叔的。以后,还是如此唤朕罢。”

辞帝对她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快,她反而觉得不自在了,“皇上……”

辞帝板起了脸,“叫皇叔叔!”

纪辞有些僵硬,“皇叔叔?”

辞帝,最近不是吃错药了吧?

太奇怪了。

辞帝朗声大笑,笑得连连咳嗽。

纪辞立即给他端了一杯茶,“皇上……皇叔叔,您没事吧?”

“朕无碍。辞丫头今日入宫,所为何事啊?”没等纪辞开口,辞帝又笑道:“是不是为了陶融求情?”

“陶融贬谪一事,木已成舟,岂能让皇叔叔朝令夕改,收回成命。”

“哦?那是为了何事?”

纪辞将虎符双手呈给辞帝,“皇叔叔,阿辞是来上交虎符的。”

辞帝扫向虎符时,眼底平静无波,就像看到一块寻常的破铜烂铁似的,“纪家军在纪家人手上,才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虎符既在你手上,便好生收着。”

“皇叔叔,阿辞无领军打仗之才。这虎符在阿辞手上,便是暴殄天物。皇叔叔,请您收回虎符,将夜梧郡作为封地,赏赐给我。”

“胡闹!”辞帝气得面红耳赤,“夜梧郡虽有三千户,却多是老弱妇孺,已有五年交不上赋税。你要夜梧郡,还得自己往里头砸钱。”

纪辞索性坦白一切,“皇叔叔,我打算,跟陶融去夜梧郡,造福一方百姓。”

“荒唐!夜梧郡是什么地方,穷山恶水,到处是瘴气、毒虫。你这弱不禁风的,哪里受得住?”

陶融过去,那是历练;纪辞过去,就是送死。

纪辞屈膝跪下,很是倔强,“我从来不怕吃苦。”

“辞丫头,只要你不去夜梧郡。等你孝期一过,满城的皇亲贵胄,任你挑选。就算你强抢民男,朕也不罚你。”

大辞、西陶看似安定和睦,实则暗潮汹涌,随时都可能打起来。

纪辞是纪家军的主心骨,无论如何,都不能出任何意外。

“皇叔叔,我只要陶融。”

纪辞这个情种,一门心思儿女情长。

当初,他怎么会认为,纪辞手握兵权,必生不轨之心呢?

辞帝只觉得头疼,胸闷气短,“罢了罢了,起来吧。你去一趟军营,若纪家军同意你上交虎符,你便将虎符给太子。”

“那夜梧郡呢?”

“你就这么想去夜梧郡?”

纪辞笑了笑,化用了苏东坡的一句词,“试问夜梧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话已至此,辞帝也只得作罢,“你启程离京前,小喜子会将夜梧郡郡令送去郡主府。”

“多谢皇叔叔。”

纪辞看了看,当前军心只有50,移交兵权,想必不难。

出宫之后,直奔京郊大营而去。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到军营,心里,莫名有些小激动。

军营布防森严,守卫兵虽一眼认出纪辞,却还是交戟阻拦,“军营重地,任何人不得擅闯!”

纪辞出示虎符后,他们立即毕恭毕敬地行礼,“小的参见纪将军!”

她区区一个草包,被尊称为将军,实在是汗颜,“你们叫我郡主就好。”

“是,郡主!”

“郡主是不是过来巡兵的?”

纪辞犹疑片刻后,点了点头,“嗯。”

“好嘞!我们这就带郡主过去。”

士兵都在认真操练,响亮的号角,震彻霄汉,让人热血沸腾。

肃杀又带着威压的声音,满是抱怨,“可算是舍得来军营了,不过,过来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最新小说: 徐岁宁洛之鹤 震惊全球:从乡村教师开始 敬山水 来自未来的巨星 新婚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异世奸商(全) 退烧 新时代客栈 开局神级娱乐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