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116章 是不是,不来了

第116章 是不是,不来了(1 / 1)

纪辞对纪老将军含笑点头,算是见礼,“我就是随便瞧瞧。”

“这军营,没有谁比我更熟悉。当初,纪王夫妇最喜欢的地方,就是操练场上的点将台了。我带你过去看看,纪家军的军容军貌。”

“好。”

一路走着,二人谁也没有言语。

突然,纪老将军脚步一顿,眸子闪烁着睿智的光芒,“明人不说暗话,你是不是想移交兵权?”

“这么明显?”

纪老将军兀自朝着点将台行去,“你可知,纪家军为何这般英勇善战?”

“因为,父王、母妃精通兵法谋略,运筹帷幄?”

“不!论起兵法谋略,京中大有人在,却屡屡战败。只有纪王,善于齐聚人心,让大家都愿意跟着他冲锋陷阵。一次次大胜而归,这才有了今天的纪家军。如果,虎符交到任何人手里,纪家军都是名存实亡。”

“我兵法谋略一窍不通,连骑马都不会,您觉得,我能服众?我能带他们打胜仗?”

辞帝、纪老将军也太高看她了。

“纪家军人才辈出,能带兵打仗的军师大有人在。你要做的,是当好旗帜标杆。”纪老将军登上点将台,“你看看,下面操练的热血士兵。”

“当初,纪王殉国后,军心涣散,不少士兵要卸甲归田。只因你是纪王唯一的血脉,才留了下来。即便你那些年不争气,大家还是相信,你会改过自新。”

“如今,你交出兵权,弃他们于不顾,这是让纪王的心血付之东流,让纪家军寒心溃散。”

台下,将士们排兵布阵,杀声震天,气势磅礴。

纪辞站在点将台上,这种恢弘霸气的气势,更能切身体会。

她手握兵权,这20万人的性命,全系在她一人身上。

当初,她似乎想得太简单了。

自以为,只要每月按时发放军饷,便足够了。

“可是,我要去夜梧郡。”

纪老将军高兴地拍着大腿,“夜梧郡是不毛之地,到处是流寇匪盗。纪家军好几年都没真刀实枪地干架了。现在,就挑一千精兵,让你带去夜梧郡平匪平寇。京城的物华天宝、缀锦楼,我帮你打理。”

于是乎,纪辞稀里糊涂就挑了一千精兵。

那些被挑中的纪家军,无不欢欣鼓舞,就差马上收拾行囊,准备启程了。

回去时,纪辞趴在马车的窗口,“于遇,怎么感觉,被纪老将军坑了?”

于遇则是无比激动,双手颤抖地摩挲着大刀,“太好了,我终于有用武之地了。虽然只带一千人,也足够我平定匪患了。”

“于遇,你既有如此大才,为何要屈居在我身边,做一个贴身护卫?”

“我本是纪家军小兵,因身量瘦弱,经常被人欺凌打骂。郡主出面维护,将我选为贴身侍卫,还让纪王教我武功骑射、兵法谋略。”于遇得意地拍着胸脯,“说句不自谦的话,我虽是贴身护卫,却是纪王留给郡主的将帅之才。若真的打了起来,我怎么说也能当个大将军。”

听于遇这意思,纪王只想让她当个吉祥物,根本没打算让她带兵打仗。

纪辞不再犹豫了。

既然,这份责任推不掉,那她就担起来呗。

“于遇,这虎符,我不会再交出去了。”

于遇却拍着桌子大笑,“谁敢接手纪家军,纪老将军手上的红缨枪,可不是吃素的。”

这些天,纪辞又抓紧时间,去了物华天宝、缀锦楼。特意和掌柜、鸨母交代,以后让纪老将军统筹所有大事小情。

时间紧凑,善后工作又多,纪辞可谓是忙得脚不沾地,根本没时间去看陶融。

很快,便到了陶融启程的日子。

辞陌衍偕同云幼卿,在长亭送别陶融、云时和、兰扬。

“现如今,佛学热潮渐渐退去,那些老臣也慢慢沉寂。等到合适的时机,本宫定向父皇请旨,接你们回京。”

陶融朝辞陌衍行了一礼,“凡是为民做主,不拘京城或是蛮荒之地。陶融唯一所求,便是请太子殿下关照小小。”

“辞妹妹不是要……”

云幼卿掩唇咳了咳,“此行,山高水长,契王殿下照看好自身便是。京中之事,不必费心。”

“多谢!”

辞陌衍和陶融寒暄了好一会,才看向云时和,“云大人,你到了地方,尽管放手大干。若遇上什么难事,随时传信给本宫。”

“太子殿下费心,下官铭感五内。”

云幼卿款款轻笑,“哥,我们是一家人,不必如此见外。”

云时和也打着官腔,“太子殿下公务繁多,早些回去吧。我们一行人,也要动身了。”

辞陌衍对角落处的兰扬微微颔首,“诸位保重!”

“珍重。”

云时和望向天边高悬的太阳,抚摸着马头,“这都快晌午了,都没见到郡主府的人。看来,是不会过来了。”

陶融抓紧了缰绳,勒的手心都多了一道深深的红痕,“再等等。”

“也好,他们定是耽搁了。”

不然,怎么可能连声道别都没有。

纪辞一身飒爽的武装,正在京郊大营清点兵马。

准备启程之时,于遇却告诉她,半溪出事了。

“大家稍候片刻,我去去就来!”

纪家军疑惑不已,但纪辞说的话,就是军令,“是!”

纪辞紧赶慢赶地来到一笑堂,还没缓过气来,便被半溪拉进了厢房里,“郡主,我遇到大麻烦了。”

“到底怎么回事?”

“夜梧、苍阳一带多瘴气,有民谣道:‘五月六月烟瘴起,新客无不死;九月十月烟瘴恶,老客魂也落。’五月近在眼前,我们要去夜梧郡,自然得带大量的防瘴药材。只是,我去购买药材,每家药铺都不愿意出售。”

若是一家两家不愿出售,也就罢了,家家都不肯出售,定是受人示意。

“最近的是哪家药铺?”

纪辞冲进药铺,便在抓药处甩了一袋银子,“我买薏苡仁!”

那袋沉甸甸的银子,让掌柜双眼发光,不过,还是全力控制着双手,不舍地将银子推回去,“姑娘,这薏苡仁产量低,价钱和珍珠差不多。我们这药铺就是小本经营,哪里有这稀罕东西。”

纪辞扫过掌柜身后的药柜格子,其中一格,赫然标记着‘薏苡仁’三个字。

“既然如此,那便得罪了!”

善于察言观色的于遇,一听这话,杀气腾腾地将所有的客人都赶了出去,又将门反锁起来。

半溪则是迅速控制铺子里的五个学徒。

掌柜吓得半死,竟从凳子上重重跌下去,“你……你们要干嘛?”

纪辞浅笑吟吟,将钱袋子打开,倒出里边的银子。银子四散弹开,有几颗正好掉在掌柜手里,“买东西而已。”

掌柜吓得脸色刷白,忙扔出烫手的银子,几乎都要哭出来,“真……真没有……”

纪辞吃力地提着于遇的大刀,“既然掌柜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只能用点特殊手段了。”

掌柜直接给纪辞跪下了,“女侠饶命!女侠饶命!不是小的不愿意卖,而是,女侠来晚了一步,薏苡仁已经被人全买走了。”

“那个人是谁?”

那人,很可能是冲着陶融、云时和来的。

“那个姑娘财大气粗,小的实在没见过。不过,那个女人待会会过来取货。”

最新小说: 千反田的超高难度重生攻略 护国天龙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超能:我有一面复刻镜 异世奸商(全) 退烧 来自未来的巨星 制霸编剧界 新时代客栈 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