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118章 纪家军的刁难

第118章 纪家军的刁难(1 / 1)

为了追上陶融,纪辞让于遇暂留一晚,运送薏苡仁。

纪辞和半溪,则是带着一千精兵,连夜启程,前往夜梧郡。

熟料,半夜突然赶上了雷电交加。

一块块从天而降的巨石,将峡谷给堵得密不透风。

纪辞下了马车,一手抓着油纸伞,一手放在额前,试图抵挡着狂啸的大风,“韦将军,还有没有别的路?”

韦战一身戎装,骑在剽悍的战马上,昂首挺胸地顶着狂风骤雨,眼底的倨傲,一显无疑,“前往夜梧郡,这条峡谷,是必经之路。接下来,大家该如何做,还请郡主示下。”

这场狂风骤雨,阻挡了纪辞前行的步伐。

纪辞心中再急迫焦灼,也只能暂时止步于此,“四下荒无人烟,今晚,就地安营扎寨吧。”

“郡主说得简单,这里地形复杂,巨石丛生,到处都是坑坑洼洼,如何能扎寨。”

“韦将军说的是。要不是郡主硬要连夜赶路,兄弟们怎么会被困在这地方。”

“……”

她还纳闷,为何军心只有50,纪家军居然对她言听计从。

这下,倒是回过味来了。

原来,他们这是打算出军营后,再给她一个下马威。

半溪听到外面的动静,猛地掀开车帘,却看到纪辞对她摇头。只好按捺住不安,继续待在马车上,全神戒备地盯着韦战。

纪辞板起精致的面庞,抓住油纸伞的力道逐渐加重,最后,狠狠地摔在地上,“若说错处,身为一军主将的韦战,难辞其咎。”

“明知我刚接手纪家军,对军务不甚熟悉,却不及时规劝,还放任我铸下大错,连累全军受苦,简直是失职失责。按照纪家军军规,当罚二十军棍!”

纪辞怒声训斥,立即有人跳出来反驳,“郡主这么罚韦将军,我们可不服。韦将军不说,郡主就不会问的吗?如果要罚韦将军,郡主也该受二十军棍!”

韦战一个翻身腾越,便将说话的那个士兵,一脚从马背上踹下去,“大胆!”

那个士兵从马背上摔下,在泥泞不堪的地上滚了好几圈,才稳住身形。

瓢泼的大雨,冲刷了他面上的泥水,露出脸上的愤愤不平,“本来就是!当初,纪王、纪王妃违反了军规,照样得罚。”

“还不闭嘴!”

说着,韦战又要动脚。

暴雨打在纪辞脸上,让她的眼睛都睁不开,“韦将军,住手!他说的没错,我确实该受罚。”

此言一出,韦战震惊不已,这才开始正眼望向纪辞。

全军上下,也听不到反抗的声音。

纪辞双手抓着湿漉漉的衣角,深吸一口气,“现在就执行吧。”

希望,下手的人能轻点。

不然,二十军棍下去,她真的废了。

韦战不由得又看了纪辞一眼,“这顿军棍先记下,到了夜梧郡,若我与郡主能戴罪立功,便免了。郡主以为如何?”

好!

当然好了!

纪辞压下心底的窃喜,故作淡定,“诸位将士以为,如何?”

“是个好主意!”

“那,就这么办吧。”

这个突发状况过后,全军将士对纪辞的态度,发生了肉眼可见的变化。

尤其是韦战,开始对她行军礼,虽说,态度不算恭敬,“郡主,后退一里,那片山地非常适合安营扎寨。”

“好,众将士听令,全军撤后一里!”

纪家军的效率很高,很快,便将营帐搭好。

纪辞瑟瑟发抖地缩在被子里,不断地打喷嚏。

纪辞吸了吸鼻子,“半溪,我应该不会感冒吧。”

“郡主身子骨怎么样,心里没点数?”半溪端来一碗姜汤,塞到纪辞手上,“居然还逞一时意气,淋了那么久的雨。”

纪辞一口饮尽热气腾腾的姜汤,身上果真舒服多了,“将士们一直淋着雨,也给他们送一碗姜汤吧。”

“放心,都送过了。”

纪辞临睡之前,特意调出面板,查看了一眼纪家军军心。

果然,上升了。

现在,已经是55。

第二日,终于放晴。

纪辞却脑袋昏昏沉沉,根本就起不来床。

半溪探了探纪辞的额头,果然烫手。

在纪辞额头敷了块冷毛巾后,半溪迅速抓好一剂药,在营帐的角落里煎药。

“郡主?”

半溪皱着眉头出去,“虽然放晴了,峡谷的道路还没清出来。韦将军过来找郡主,所为何事?”

“峡谷说长也不长,全军出马,大概只要半日的工夫。我过来,是提醒郡主,该收拾东西。”韦战眸光微动,“郡主呢?”

“郡主在营帐里看兵书。”

韦战闻到营帐传出的浓浓药香,“郡主平日有喝药的习惯?”

“没有。”

“看来,郡主是病了。”韦战眼底似乎有些失望,“不过淋点雨,便病倒了。如此娇弱,如何能带兵打仗。纪家军交给她,还真是堪忧。”

“谁说我病了?”

纪辞面色红润,气色看起来很好,除了说话声有点小。

“既如此,郡主便随我去指挥吧。”

半溪忍不住了,“什么事都要郡主去做,要你何用?”

“当初,无论大事小情,纪王都是亲力亲为的。郡主若一心偷懒,我自然也不会强求。”

韦战又一次搬出了纪王。

纪辞一步步走过去,每走一步,都像踩在棉花上,随时都要栽倒在地上,“韦战,你若向父王一样敬重我,我自然会处处向父王靠拢。你既如此看不起我,又为何处处对我指手画脚。”

韦战明知纪辞一堆歪理,硬是想不出话来反驳。

上次,他被人堵得说不出话来,还是被纪王训斥。

韦战不服气地认错,“是我冒犯了郡主。”

“走吧,启程去峡谷。”

韦战蒙了,“啊?”

“我说那番话,不是说我不去。是想告诉你,我们可以平等相处,凡事互相商讨,不过,你别拿我父王压我。”

“是,郡主。”

韦战对纪辞,似乎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说她顽固不化吧,她处理起事来,毫不含糊,还让人挑不出刺来。

说她有心机吧,又傻得不行,起初对他毫不设防。否则,昨晚他又怎能成功算计她?

上了马车后,半溪连忙给纪辞把脉,“郡主病得不轻,怎能拖着病体出来。”

“半溪,你就放心,我喝了药的。出来晒晒太阳,也挺舒服的。”

一里的路,说话的工夫就到了。

韦战不仅指挥着众人动手,自己也亲自上场。

全军将士,都挥洒着热汗,干的热火朝天的。

只有纪辞、半溪两个大闲人。

纪辞很是羞愧,也撸起袖子,加入了干活队伍。

双手抱着西瓜大小的石块,咬着牙地往上抬。

结果,石块纹丝不动。

周围的将士们见状,无不大笑不止,“哈哈哈哈哈……”

最后,韦战实在看不下去了,“旁边有很多被敲碎的小石块,你去搬吧。”

确实是小石块,只有拳头大小。

“那,好吧。”

将士们看笑话的笑声,越来越大了,“哈哈哈哈……”

韦战冷冷地扫过众人,那些人立马闭了嘴。

最新小说: 护国天龙 制霸编剧界 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 来自未来的巨星 开局神级娱乐系统 异世奸商(全)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退烧 新时代客栈 千反田的超高难度重生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