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黑吃黑(1 / 1)

“吴德,本官不是在和你讨价还价。而是提醒你,大辞律例记载,凡是高价贩卖田地超过市价三倍,处监禁一年。情节严重者,处以终身监禁。”

纪辞恐慌地眨着眼睛,“陶融,吴员外的情况,算是情节严重吗?”

“自然!”

吴德气急败坏地拍桌子,“我……我何时说过,要贩卖田地了?!”

“陶融,我记得,刚刚吴员外确实说过,田地要100两一亩,是吧?”

“小小自然不会听错。”

这下,吴德真是有苦说不出,“分明就是你们一唱一和,诱导我说出那番话的。”

陶融说得云淡风轻,“矢口否认,罪加一等。可抄没所有家产。”

吴德触及陶融的目光时,一股凉嗖嗖的寒意,从足底蹭地一下涌上头顶,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他纵横商场多年,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如此可怖阴冷的目光。

这陶融,分明就是一介书生,为何会有如此可怕的杀意。

吴德缓过神后,仍旧不肯松口,“我不卖田,便没有违反大辞律例。”

这是他操劳半生,才得来的血汗钱,绝不能被他们这么断了财路。

“小小,我们带了多少人马过来?”

“好像有五百吧。”

陶融笑得勾唇浅笑,“五百人马,也就只能铲平吴府而已。”

“陶融,别忘了,你只是夜梧郡的郡守,还想在苍阳郡为所欲为不成?!”

吴德话音未落,陶融便拔出藏锋剑,抵在吴德喉间,“是又如何?”

吴德才在云时和那边被架脖子,又被陶融剑指咽喉,吓得唇角都在抽搐,“陶……陶大人,手下留情!”

纪辞坐在一旁,一边吃点心,一边看戏。

“田地卖不卖?”

“……卖!”

该死的陶融,简直是欺人太甚,气煞他也。

等陶融一出去,他就让山上的兄弟们,把陶融给杀了。

“每亩定价多少?”

“10两……”

吴德的咽喉处,已经溢出了一滴滴鲜血。

“9两!”

藏锋剑没有移动分毫。

吴德狠心地咬了咬牙,“最低5两,不能再低了!”

吴德不仅咽喉处在滴血,心也在滴血。

“成交。”

陶融终于放下藏锋剑,拿出两份早已备好的交易凭契,在价格处填上5两,并签字盖章,“吴员外,请吧。”

吴德面色如锅底,“你们得先给我银子才行。”

纪辞一副不理解的样子,“可是,你也没给我们田契阿。”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生意场上的规矩。你们连定金都没给我,我怎么放心交出田契。”

陶融他们显然没打算给银子,说什么,他都不能拿出自己的底牌。

“吴员外,今日走得急,只带了50万两银票。这些就算作是定金,明日,我们再亲自上门结清全款,如何?”

吴德寸步不让,“郡主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收到多少银子,就给你多少货。这些银子,只能给你两成的田契。不然,郡主拿着田契一走了之,我找谁说理去。”

陶融把玩着藏锋剑上的剑穗,“吴员外在质疑我们的诚信。”

“有种,你们就杀了我,我看你们还怎么拿到田契。”

刚刚,他一时吓得半死,竟没想到这层原因,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小小,我们跟纪家军说过什么话?我好像,记不清了。”

“陶融,你怎么这么健忘。不就是半个多时辰前,告诉纪家军,如果我们一个时辰没有出去,很有可能遭遇不测,让他们打进来就是。”

“算算时辰,也就剩一刻钟,就到一个时辰了。那时,纪家军的人攻进来,这府宅,估计要被端了。至于吴员外的所有财产,自然要被填充国库。”

吴德抹了抹额间的冷汗,“你们敢?”

“我嘛,区区一个郡守,自然是不敢的。不过,吴员外打探打探关于小小的传闻后,便知道我们到底敢不敢了。”

纪辞瞪着陶融,不是说好,一人唱白脸,一人唱红脸,陶融怎么突然变卦了。

陶融目光飘忽游移,就是不看纪辞。

关于纪辞的传闻,虽然苍阳消息闭塞,吴德也有所听闻。

烧杀抢掠、奸淫嫖赌、无恶不作,人人对她恨得咬牙切齿。

只不过,摊上个好爹,无论做出多么出格的事情,辞帝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据他和吴良的观察,这纪辞不过是个心慈手软的傻大个而已。

念及此处,吴德计上心来。

“郡主,陶融借着你的身份欺压良民,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她还想继续看戏,看陶融与吴德大杀三百个回合,怎么可能给吴德做主。

“是这样的,陶融是我未过门的夫婿。因为我比较笨,所以,我什么都听他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陶融剑眉微挑,“怎么样,吴员外可考虑清楚了。此刻,只剩下一盏茶的工夫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今日,被陶融坑的,他迟早都会要回来。

吴德在交易凭契上签字画押,“我去拿田契!”

“提醒一句,吴员外最好不要搞小动作,否则,后果你承受不起。”

吴德身躯僵了僵,“知道了。”

很快,吴德便快步捧来一箱子的田契,“都在这里了,二位快走吧。”

现在,只剩下半刻钟,纪家军就要打过来了。

陶融却不疾不徐地打开箱子,“不急,我们先点一点。”

吴德盯着庭外的金日晷,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不由得又催促一遍,“田契没有任何问题,二位快走吧。”

“既如此,本宫便信吴员外一次。”陶融一手抱着箱子,一手牵着纪辞,“小小,我们走。”

“嗯,好。”

陶融刚走几步,突然想起什么事,“小小,你先出去,等我一下。”

“哦,知道了。”

吴德见陶融去而复返,吓得腿一软,瘫坐在太师椅上,“你想干嘛?”

“本官俸禄微薄,小小也不算家财万贯。吴员外就不好奇,我们如何能拿出50万两银票?”

“你什么意思?”

“多亏了令弟,本宫才能成功得到银票。”

陶融笑着说完,没等吴德开口,便大步流星地离开。

吴德越想,越觉得陶融说的话可信。

放眼整个夜梧郡、苍阳郡,能拿出这么多银票的人,除了他之外,只有吴良了。

原本计划,今晚让吴良安排夜袭夜梧郡,却临时取消。

吴良骑着一匹马,朝着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最新小说: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全民牧场:开局我养了巨龙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校花空姐的秘密 帝少的私宠鲜妻 娘亲害我守祭坛 叶军浪苏红袖 王欢林静佳 乔梁叶心仪 陈浩章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