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绝境(1 / 1)

崇祯二年。

宝鸡县苏家村。

村西破旧窑洞茅草炕上,躺着一个骨架高大却瘦弱的青年。

身上穿着已经洗褪色的麻布衣,上面满是补丁。

苏河躺在床上发呆,刚刚穿越过来,正消化脑中的记忆。

他现在身份是明末陕西二十岁的农民。

原主也叫苏河,农闲时给村里士绅苏举人家里打短工。

这两年当地大旱不断,今年又发生大规模蝗灾,田地颗粒无收。

家中存粮三日前就吃完,只靠吃树皮度日。

原主在苏家庄负责喂猪,为了家人能活下来,他准备偷些喂猪用的米糠。

这次苏举人杀猪宴客,猪场管事带人去屠宰猪。

他趁机偷些米糠跑回家,惊吓和饥饿,让他晕在家门口。

苏河转头看着灶台旁正在做饭的母亲。

苏母不到四十的年纪,因为独自支撑这个家,高强度的劳动,已经让她呈现老态。

苏母看到苏河醒来,脸上露出笑容。

“这点米糠不知道能坚持多久,苏河,你不能再偷米糠了,这样很危险,被发现你就被打死了。”

苏李氏边做饭边叹气。

“县里大人来了,苏老爷正在迎接,又到今年收税的时候,家里一文钱都没有,现在可怎么办。

我们家的地都投献给苏举人,要交六成租子。

怎么还要交税啊!

隔壁村李老爷要七成租子,但不用交税,他们村还能剩下一些粮。”

苏李氏从锅里端出一碗黄色的糊糊递给苏河,走向苏河时,面色忧愁与苏河谈论交税的事情。

苏河记忆里,不交税很可怕,会被官府打个半死关进大牢里,没有人能活着出来。

他用勺子慢慢吃着米糠糊糊,味道十分苦涩,下咽更困难,食物划过嗓子像刀割一样。

但这已经是不错的食物,村里大部分贫农开始啃树皮。

咚!咚!锵!

外面一阵锣鼓声传来,这是官府胥吏要在村里宣布收税的信号。

“祸事了,祸事了!大嫂,你家摊上祸事了。”

语气焦急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走进来一个骨瘦如柴的中年人,穿着破烂的麻布衣。

苏河认出这人,这是他的叔叔苏五牛,村里的铁匠。

“叔叔,出什么事了?”

苏河看到苏五牛气喘吁吁要摔倒,他急忙上前扶住。

苏五牛喘了口气,语气急速道:“县衙的大人刚才宣布,明天开始征收粮税。

这次又加税了,听说皇上要加什么辽饷。

大旱他们看不到,都快饿死了,哪有粮交税。”

他看着苏河道:“大人还通知陕北有人造反,县尊大老爷要征发徭役给卫所运粮,咱们村有三十个名额,其中有侄儿。”

苏母听到后脸色煞白,双手都在颤抖。

“儿啊!你快想办法逃跑,绝对不能去。

你爹就是被征发徭役,去给辽东运粮,死在了外面。

咱们村里服徭役的人,一个都没活着回来。”

苏母面色愁苦,带着哭腔说道。

她看着苏河泪水不断流出来。

“你不用担心为娘。

咱们家去年就受灾,粮食减产一多半。为了交租和税。

咱家向苏举人借贷才过这个坎,现在三两本钱已经涨到十两。

你服徭役,没人种地还不上利息,苏举人一定会打死我。

我体质太弱跑不了,你还小一定要逃走,不能让苏家断后了。”

苏母一副交代后事,她知道家里这次挺不过去,能活一个活一个。

“娘,你放心,我有办法应对,我们母子一定会活的好好的。”

苏河语气坚定,信心十足地说出来。

他听到朝廷加税和自己被征发徭役,就知道现在已经没有退路。

摆在他面前,只有逃跑和反抗两条路。

跑路当流民不可取,史书上概括明末流民就一句话。

“岁大饥,人相食。”

苏河只能选择造反,他对造反成功非常有信心。

每到王朝末年,农民被逼到这种绝境,都会发出他们的呐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苏河觉得自己造反成功率极高。

他熟读屠龙术,从小学习王朝兴衰史,农民起义失败原因。

看过《近代工业发展史》、《民兵军事训练手册》等书籍。

苏河拿起一碗米糠糊糊,递给苏五牛:“叔叔,你辛苦了,这碗米糠糊糊送给你垫垫肚子。”

苏五牛伸手接过,立刻就往嘴里倒,狼吞虎咽吃起来。

苏河看着苏五牛的样子,道:“叔叔,你家也断粮了。”

“这世道,有钱都买不到粮食,更何况我没钱,已经啃了两天树皮。

现在树都被扒光,就等着吃土了。”

苏五牛说话的同时,语气都在颤抖。

他见识过村里饿急眼吃土的人,上午吃下去晚上就死了。

“叔叔,我们想活下去只有造反,成功就能吃上饱饭。

你家都断粮了,婶婶和堂弟快饿死了。”

苏五牛听到造反,吓得脸色煞白,语气颤抖道:“造反那可是要杀头。”

“交不上税,官府把你抓走,婶娘和堂弟还能活。”

苏五牛听到苏河这句话,他咬咬牙陷入纠结中。

苏河看到苏五牛意动,他继续说服。

“叔叔,饿死也是死,杀头还是死。

都已经走到绝境,我们为什么不搏一搏!

我现在已有十足的把握,跟我干一定会成功。

侄儿我骗别人,也不能骗叔叔你啊!”

苏河自信的神态让苏五牛信服。

“侄儿,你说的对,烂命一条还不知道能不能活过明天,反了就反了。”

苏五牛也想明白,先活在当下,都活不下去了,还想什么造反杀头。

苏河听到苏五牛同意,他非常高兴。

这套说辞能打动苏五牛,就能打动其他人。

封建皇权压迫在死亡面前,就不算个事儿。

他走到苏五牛身边道:“叔叔,你去找徭役名单上的其余29人。

告诉他们我有办法让他们不去服徭役送死。

不要跟他们说造反这事儿。

如果真有人不来,也不用催促。

等人都找齐,一起带到我家院子。”

“这事简单,你就交给我吧!”

苏五牛说完,转身就走了出去。

“娘把我们家全部米糠都熬成糊糊,不用留着,干大事要先吃饱饭。”

苏母看到苏河十分有主见,她也没阻拦,都快活不下去一切看命,她去灶台做米糠糊糊。

苏河也转身出去,除了被征发徭役的人,他还要找一些帮手。

想要造反成功,必须要有一个绝对的核心。

这个核心必须是他,才能把握造反的方向。

只靠嘴炮无法服众,他必须要有嫡系队伍。

最新小说: 望眼欲穿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岂言不相思 都市医仙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天价萌妻 我自地狱来 势不可挡 重生之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