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战后(1 / 1)

苏河感觉自己胃部又开始抽搐,这是身体饥饿的信号,还好战斗结束的快。

只要再拖一会儿,他们的战斗力就直线下降。

他立刻安排人做饭,多蒸几笼白面馒头,给每个人送去。

苏河准备审讯苏举人。

院子中摆放好桌椅,他坐在主位上,用鹅毛蘸着墨水充当笔。

审讯要记录,这个团队里只有他识字,又不会用毛笔。

他只能参考古代西方的方法,用鹅毛笔书写文字。

以后要把铅笔和钢笔制造出来。

苏举人被压了过来。

他看到苏河,不慌不忙很硬气道:“苏河,请你快放了我。

我们家的钱,粮食,甚至我的女人都可以给你。

但你不能杀我,我可是举人,我儿子也是举人,他在凤翔府做通判。

你要是杀死我,一定会被官军围剿,没有投降的可能。

只要放了我,我可以牵线搭桥,让你们接受朝廷的招安。”

苏河看着苏举人到了这个境地,还一副我是上等人的优越感。

他直接上前踹了两脚,气愤道:“别废话,快说,你们家的藏银,欠条和地契都在那里。”

苏河直接把刀架在苏举人脖子上,刀锋已经划破脖子的皮肤。

苏举人看到苏河不吃这一套,害怕苏河立刻杀了他,只吐出一点点。

“苏举人,都落到我手里,你还不老实。

你们家不只有三万亩良田,在其他地方还开着矿,家里就几百两银子,骗谁呀!”

苏河察觉到苏举人的不老实,立刻动刑。

苏举人承受不住,说出这些东西藏匿的地点。

苏河认真的记录,这都是造反的本钱。

苏河是绝对不会接受招安,他知道自己的长处和短处。

玩弄阴谋政治,十个苏河加在一起,都玩不过寻常的知府。

他更无法和久经官场的老油条相媲美。

苏河绝不会小瞧古人的智慧,特别是青史留名的古人,他们的智慧绝不会比他还差。

这些人只是因为见识和切身利益,做出在后世看来很蠢的操作。

语文课本教过的四大名著《水浒传》,这书深刻教育苏河,投降绝对没有好下场。

苏河获得想要的信息,让手下把苏举人压下去看管,禁止其他人接触。

苏河怕有人忍不住,一时冲动直接杀死苏举人,不能让他死的太轻松。

苏举人的家眷和苏家庄其他人,也都让人看管起来。

苏河根据苏举人的供述,在他的书房中找到地契和欠条。

挖开十多个地窖,挖出黄金三百多两,白银六千多两,铜钱一万多斤。

这些钱大部分是苏举人家里几辈子积攒下来,少部分是他做知县时收刮。

苏河看着这些钱,比他想象的多很多。

有这些钱,能快速发展壮大造反队伍。

苏河亲自带队把钱全部搬到主宅,摆放在之前的书房中,由他亲自看守。

“侄儿,你真是太厉害,直接打下苏家庄。

这么香的大馒头,我这辈子都没吃上几回。”

苏河刚整理好地契和欠条,听到门外响起苏五牛的声音。

他抬头看到士兵给他送蒸好的馒头。

得到胜利消息的苏五牛和苏母赶到苏家庄。

苏五牛看到端来的馒头,直接拿起一个就吃。

他吃的太着急,噎住了呜呜的叫。

苏河把桌上的茶杯端过去,面带笑容,非常自信的说:“喝点水,慢慢吃。从今往后,我们就不缺粮了。”

苏河接过馒头,把它放在桌子上。

桌上还有两盘菜,一盘水煮花生米,一盘腌萝卜。

“不能多吃,我以前看到过有人饿了很久,突然发达了。

他那天吃了三个大馒头,直接被撑死。”

苏母立刻出声提醒。

苏河听到母亲的提醒,他想起前世书上看过,饿许久的人看到大量食物,会吃撑死自己。

想到这里,苏河立刻紧张起来,他给手下都发足了粮食。

他们肯定非常饥饿,一定会大吃特吃,不能让他们因吃饱饭而死。

他立刻吩咐人回村里挨家通知,让所有人只能吃半饱。

特意交代要详细给他们解释原因。

苏河和家人们开始吃饭,他在吃饭的时,他与苏五牛和苏母商量一些事情。

“娘,苏家庄有很多丫鬟,我的手下也有很多人没结婚。

你受累当个红娘,给他们牵线搭桥,每人只能娶一个。”

苏母当红娘,不止实现了他的承诺,也防止有人利用身份逼迫女方。

“五牛叔,吃完饭,趁着我们造反没事发,你带人装作苏家庄的管事,去县城购买硝石和硫磺。

有多少买多少,不要怕花钱。”

苏五牛是村里少数几个认识硝石和硫磺的人才。

现在是火器时代,有了大笔资金入账,要储备黑火药原料。

火绳枪技术要求高,青铜炮和地雷、手榴弹,它们制造方法非常简单。

苏河享受着胜利的大餐,村里却炸开了锅。

苏熊带着一队人,压着十车粮食挨家送粮。

他们自然也把攻下苏家庄的消息传递出去。

村民们开始还不敢置信,但看到一麻袋一麻袋的粮食被搬进家里。

他们都了解苏举人,哪怕是用钱都无法从苏举人那里买到粮,就更别提借粮。

这群人是真的攻下了苏家庄。

有的人心中万分害怕,村里有人造反,他们担心自己的处境。

有的人没有想那么多,只盯着自己的亲戚朋友,看到有没有人搬粮食。

他们家里粮食富裕些,但也只能两天吃一顿饭。

以前的穷亲戚发达了,要去走走关系,通过人情借点粮回来。

苏鲤从牛车上扛下两袋粮食走进家里。

她妻子抱着孩子在后面跟着,孩子饿的脸色蜡黄,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窑洞口的木门已经烂掉,用茅草帘子挡着。

门口挂着白色的布条,这是家里刚有人去世。

村里的贫农佃户不像士绅那么讲究,人去世后没有钱置办葬礼。

都是用草席一裹,找个地就埋了。

苏鲤把粮食抱进屋,边走边说道:“小花,你看我带回来什么?整整两麻袋粮食。

我们今后有粮食吃,不用再饿肚子了。

孩子也有希望长大成人。

我跟着村西的苏河造反,也不用去远方服徭役。

我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好。”

苏鲤觉得自己很幸运,在这个时代,能吃饱饭就比许多人过得好。

最新小说: 都市医仙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势不可挡 天价萌妻 超级人生陈平江婉全文 我自地狱来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重生之心动 官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