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丙夺丁光 > 第一章 谁才是贼

第一章 谁才是贼(1 / 1)

西区城郊小白楼。

这栋楼说起来就有些历史了,据说是很早很早之前外面的人建在这个城市的第一栋小洋楼。

小洋楼洋是洋气得嘞,而现如今呢则是实打实的穷人楼。

这谁家手里有点钱不去买新楼住住,要窝在这种光都照不进来一丢丢的房子里过日子呢。

想当初它有多辉煌,现在就有多惨。

“敏敏回来看你舅妈啦。”

“是呀。”

赵敏敏蹬蹬蹬上了楼,推开三楼的外门,里面两家已经烧上饭菜了,饭香菜香扑鼻。

“你舅妈刚刚出去了,房门也没锁……”

邻居见敏敏要伸手敲门,提醒了一句。

“谢谢阿姨。”

她推门进了房间里。

十分钟以后,夹在中间的林家闹出好大的动静。

“……舅妈,这是我的钱。”赵敏敏试着和舅妈解释,她伸出手阻挡眼前的人来搜她的身。

她身上仅有的几百块是街道给她的补助费。

沈娟立刻打断赵敏敏的话,“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孩子?你这个扫把星……”

刚刚她下楼去买酱油,家里只有赵敏敏进来过,现在盒子里的几百块钱不翼而飞,不是赵敏敏偷的还会是谁偷的?

她丢了五百块钱,而赵敏敏的兜里就恰好翻出来五百,这不是她的钱?她记得有一张上面带着点污迹,她从赵敏敏的兜里搜出来的这张就是带着污迹的。

沈娟用力抢过赵敏敏手里的钱,而后又给了孩子一巴掌。

“你舅舅不是因为你,他会死吗?可他换回来什么了?你还跑到我家里来偷……”

沈娟的巴掌密集地落了下来。

她心里有怨气,也是生活憋屈。

好好的一个家,就让赵敏敏这个丧门星给搅散了!

她明明可以有丈夫,孩子明明可以有父亲疼,都是这个扫把星!

敏敏的头发被扯得乱乱的,她尽量躲着舅妈的打,可舅妈的手掌就仿佛长了眼睛一般的盯着她的脸蛋掴,她艰难地推开沈娟,尖叫着:“我的爸爸妈妈也在那场车祸里丧生了,明明那天就是我舅偏要他们送他,他们原本可以不走那条路的……”

不走那条路就不会死!

沈婷听到这句话疯了一般的拿起一旁的木头鞋拔子,将鞋拔子砸到赵敏敏的手臂小腿以及背部。

碰!

“我不是打不过你……”赵敏敏抢过沈娟手里的棍子,然后朝着门外砸了出去。

隔壁的男主人听到嘶喊声猛扒了两口米饭道:“她家怎么虐待孩子啊?”

“你不知道可别乱说。”女主人要丈夫小声。

这房子不隔音的,随便讲两句隔壁就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她不好乱得罪人的。

“怎么是乱说呢,多乖巧的孩子见到谁都笑,那双眼睛长得可真是好看啊……”男主人也只是赵敏敏的眼睛给予审美上的肯定而已。

他这人偏爱看别人的眼睛,长得好看的就多看两眼。

“长得乖不代表就乖啊,听说隔壁……”女主人耸耸肩:“丈夫就是为了保护那孩子死的,你说这事儿换到谁的身上会不怪?好好的一个家因为她拆了,小丫头厉害得紧,家里除了这个舅妈一个亲人都没有她愣是能跑出去住,啧啧啧……那么小的年纪不是我背后讲她闲话,没有依靠她敢走?这个年纪依靠能是什么好依靠?这些都算了,她舅妈养育她几年没有功劳总有苦劳的吧,你瞧瞧孩子回来都干了些什么?偷钱。”

说罢还摇了摇头。

人不怕穷,就怕不长良心。

换成是她,她也得恨!

她们都是普通人,依附着丈夫过日子,丈夫就是家里的顶梁柱,顶梁柱突然倒了,你说这以后怎么活?

倒霉就算了,还遇上这样白眼狼的孩子。

她刚刚还听见隔壁那孩子大声喊,不听话长辈打你怎么了?

“那是意外,怎么还能怪到她头上?这也没亲眼看见,不好给孩子定罪的,才多大呀……”

男主人叹气。

真假他不清楚。

就是那么一听,觉得还挺可怜的。

孤儿寡母的都很可怜。

赵敏敏一路从小白楼跑了出来,半路撞上了放学回来的表弟林旭。

“你怎么又来了?”林旭见到表姐十分不耐烦。

他妈总说他爸是赵敏敏害死的,林旭原本就对赵敏敏抱着挺大的敌意,加上每次他表姐一来他妈就会闹上好几天。

“你是不是偷你妈的钱了?”赵敏敏质问林旭。

林旭破口大骂:“你神经病吧!我拿我拿什么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拿的?你少冤枉我!你想让我替你背黑锅,想也别想!”

“林旭,你已经不小了,总得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赵敏敏很来火。

除了林旭还能有谁?

显而易见的事情,只是舅妈根本不会相信她说的话。

赵敏敏也是很气林旭,家里这种状况林旭他就不能懂点事吗?偷鸡摸狗的,以后怎么办?

“你偷的别往我身上栽赃,你这个扫把星丧门星,我家之所以过成这样就是因为你。”林旭变本加厉。

他之所以过得这样的惨,都是拜这位表姐所赐。

不然他爸活着,有正正经经的工作怎么会让他和他妈生活在这种地方。

他妈的那些钱是他拿的,可那又怎么样,这些都是表姐欠他的!

他爸一条命就为了救表姐没了,赵敏敏不应该进行偿还的吗?

……

徐周元一直没有搞懂,奶奶为什么要将保洁公司这个烂摊子扔给他。

他唯一能做的只能是袖手旁观,以及坚决不肯接听奶奶的电话,可秘书来电话说他奶奶骨折了。

下了飞机,走出候机大厅看着浓重的夜幕,只能认命叹口气。

给家里打回去一通电话。

没人接听。

站在计程车等待处,已经等了十分钟的他没来由地烦躁。

上了年纪做不动了关店就是,为什么一定要人接班?特别是在他有工作的前提下来难为他,他甚至猜测老太太这次就是装病。

排在前面的队伍终于动了动,终于轮到了徐周元上车。

“先生……能不能麻烦你将这辆车先让给我?”从队伍的后面挤过来一位小女生,她满脸难堪试着解释,同时指了指自己的裤子。

她的脸上带着几分的不自然,也带着几分的小紧张。她想这位先生长得这么善良,这样的文雅,应该问题不大的吧。

徐周元指了指自己的腕表:“我也在这里排队排了二十分钟。”

小女生愣住了:“可是我的裤子脏了……”

那上面都是血,他看不到吗?

“那不干我的事情。”

小女生微微惊讶。

徐周元拉开车门上了车,扬长而去。

因为奶奶不肯接他的电话,他已经两天没有睡过觉了。现在的他口干舌燥,易暴易怒哪里有什么心情去做绅士。

让绅士见鬼去吧!

“长得人五人六的,一点点的同情心都没有哦……”后面的大妈嘟囔了一句,扯扯女孩子的手:“姑娘你坐我这辆车,我让给你……”

最新小说: 状元娘子飒又甜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娘子可能不是人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