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先知扑克(1 / 1)

“怎么赌?”时渊硬着头皮问。

“玩一局先知扑克,一局定胜负。”面具男再次晃了晃手里的扑克。

“具体怎么玩?”

面具男又从上衣的内口袋取出两支马克笔:“我们一人拿一张牌,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的牌上写下一个词,之后我们轮流问对方问题,先知道对方的牌上是什么的人,就算胜利者。”

“这样子啊,智力游戏吗?”

“算是吧。”

“那我明白了,不过这里太臭,影响我头脑发挥,我们出去玩。”

“可以,我在外面等你们。”面具男说着转身走出了门。

叶觅夏见面具男出了门,直接转头问时渊:“现在怎么办啊?”

时渊拍拍叶觅夏的肩膀:“先和他玩会,拖拖时间,等音响充够了电,我们就不怕他反悔了。”

叶觅夏点了点头。

“拿着音响,我们去服务台那里充。”

时渊说完,脱下外套把自己的东西包了起来。

尤其是那把绝世好剑,时渊确定它一点也没露出来,才抱着这一包东西走出厕所。

时渊觉得这些东西一会可能都用得上。

出了厕所,时渊直接看呆了。

地铁站的大厅中间,已经多了一张有绒布的牌桌,面具男已经坐在了牌桌一端,看着前方,一动不动。

时渊把那包东西放在一旁,坐在了牌桌前,大声对旁边的叶觅夏说:“觅夏!帮我把音响充好电,等我一会赢了,我可是要听庆祝曲的。”

“好嘞。”叶觅夏答应一声,把音响插在了不远处服务台的插座上。

时渊这话实际上是说给面具男听的,可实际上等到叶觅夏插上了电,面具也男并没有什么反应。

“来吧。”时渊撸起袖子。

“你们两个决定让你来和我赌?”面具男淡淡地问道。

“啊?还能换人啊?”时渊有些意外。

“当然可以,毕竟让你一个人决定两个人的性命,是不公平的。”

“呃……”时渊转头看了看叶觅夏:“你想来吗?”

叶觅夏连忙摆摆手回答:“我不行,还是你来吧。”

“行,我来就我来,输了别怪我啊。”时渊直接爽快答应了,反正他只是想拖时间,不是真的想赢下游戏。

叶觅夏摇摇头:“不会的,你放心和他玩吧。”

“好,那就我来和你对局。”时渊说着,从包裹里取出手表戴上。

时渊看了眼时间,1点20分。他在心里定了一个目标,那就是让整个牌局拖够至少15分钟,这样那个音响的电量就应该够用一段充裕的时间了。

“来,我准备好了。”时渊说。

“等一下。”面具男突然抬手,“还有一些明细规则,我们需要提前说明。”

“你说。”

“写下的那个词,除了词语本身的修饰外,不能带有额外的修饰词,比如,‘车’是可以的,‘汽车’‘马车’也是可以的,但是‘白色的汽车’‘马力250的某牌跑车’都是不行的。”

“明白!这么离谱的词猜到明年也猜不出来,这个规则很合理。”时渊点点头。

“还有,为了防止一方写下的词太过生僻导致另一方完全没有听过,写下的那个词必须是双方都听过的词。如果揭晓答案时一方写下了另一方没听过的词,第一次可以重新开局作为警告,第二次就得判负了。”

“等等,那你死赖着说你没听说过我写的词,我不就永远赢不了了?”时渊提问道。

“放心好了,我不会那么没意思的。你写个常见的词,比如太阳月亮什么的,我一定听过,也没办法硬赖。但你如果要写些生僻的词,可就得小心了。”

“明白了,开始吧。”时渊点点头。

“拿一张牌吧。”

面具男指了指桌子上的一摞扑克和旁边的马克笔。

时渊点点头,拿了马克笔,然后直接拿了最上面的一张牌,面具男也跟着摸了一张。

“现在开始吧,我们牌放在在桌下盲写,不要让对方看到。”面具男说。

两人将牌和笔放在了桌下,开始书写。

时渊看着面具男,透过面具男脸上面具眼部的圆孔,时渊能看到面具男的双眼。

面具男也在看着时渊,他的眼神中没有丝毫波澜。

写什么呢……

时渊陷入了短暂的纠结。

什么词是两个人都听说的?

维塔市?

不行,太明显了,一问是不是地名就问出来了,毕竟两个人一定都知道的地名可能就只有这个词。

面具?

不行,面具男的特点就是这个,他应该很容易就能猜出来。

不能被他干扰,至少不能写在这里有的……

黎明之城……

就写黎明吧。

时渊在纸上写下了“黎明”。

“写好了就背面朝上放在桌上吧。”面具男说。

时渊点点头,将写好的牌放在了桌上,面具男也跟着放了上来。

“那就开始吧,猜出对方的牌上是什么。我先问问题,你按照我问问题的方式问就好。”面具男说。

“嗯。”

“好,那我先问你——你牌上的……是名词吗?”面具男问道。

“是。”时渊直接回答。

“好,到你了。”

“你牌上的是名词吗?”时渊照着面具男的问题又问了一边。

“我的也是名词。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哈。”

“继续吧。”

“你牌上的词是自然存在的吗?”

“是的……那么你牌上的词是自然存在的吗?”时渊也不知道问什么,只能又跟着问了一遍。

这样其实很冒险,因为一直会比对方慢一步。

“不是。你牌上的是地球上的吗?”

时渊瞬间纠结了。

是地球上的吗?

这、这是什么问题?

黎明是地球上的吗?

好像是,但是广义上来讲,金星火星木星上的日出的时间,也能算黎明……

“呃……不一定。”时渊回答。

“呵呵,你思考了这么久,让我明白了很多呢。”面具男淡淡地说。

他猜到方向了?

时渊心中一阵惊讶。

不会的。

他在诈我。

保持镇定。

“你牌上的,是一门学科吗?”时渊问道。

“不是。”面具男毫不犹豫地回答。

不是自然存在的,证明是人文社会类的词。

但是又不是一门学科,那会是什么呢?

时渊的脑海里快速的思考着。

面具男放慢了语速,缓缓问道:“你写的那个词……摸得着吗?”

黎明摸得着吗?

当然摸不着啊。

时渊直接就想回答,但他转念一想,自己是要拖时间的,而且现在回答这么轻松果断,不就相当于告诉对方他猜错方向了吗?

不行,要表现得担忧一点,误导他。

时渊开始皱眉,然后经过一番纠结的“思考”,终于回答道:

“应该……摸不到吧。”

“呵呵,你没必要这样的,我能感受到你这一次根本没有之前的慌乱,下次直接痛快点回答吧。”面具男淡淡地说。

被看穿了?

通过对方的微弱的反应来判断接下来猜测的方向,这才是这个游戏的胜利要素吗……

时渊一时只觉得棘手。

“我又感受到你心里的慌乱了,冷静冷静,问下一个问题吧。”

面具男的话语依然是淡淡的语气,但是却让时渊更加紧张。

时渊觉得自己现在像是没穿衣服一般,被对方里里外外看得明明白白。

这样会输的。

“你写的那个词……是一种产品吗?”时渊问。

“呵呵,当然不是,差得远呢。你写的那个词和太阳有关吗?”

和太阳有关吗?

他的方向怎么这么准?

他难道真的能看透别人的心思?

这样音响的秘密他会不会也知道?

如果真的知道,那就全完了。

时渊感觉到自己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慌乱了。

“不过是随便猜猜,你别多想,这么慌干嘛?”面具男依旧是淡淡的语气,让时渊的心越来越寒冷。

“对……和太阳有关系。”

“你写那个词……是虚拟商品吗?”

“当然不是,依然差的很远呢。你牌上的词是阳光吗?”

“不是。”时渊松了口气。

这家伙看样子不会读心术,只是碰巧猜中罢了。

这时,时渊又想起,自己只是为了拖时间罢了。即使输了,开音响和这个面具男对拼就是了。

是啊,根本没必要慌,别被对方影响!

时渊冷静了下来。

这个面具男是第一次见自己,一定会想一个常见的词,确保自己知道这个词。

但是,他本身是能杀自己的,却选择来玩一局游戏。

他肯定是来找乐子的。

所以他的词一定不会是不着边际的词,因为这样就很没有意思了。

很可能那个词就在这里。

时渊看了看面具男脸上的小丑面具。

“你写的词……是小丑吗?”时渊问道。

面具男的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虽然幅度很小,但是依然被时渊看到了。

接着时渊在面具男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慌乱。

看样子八成是猜对了。

“不是。”面具男说。

不对?

时渊一阵疑惑。

即使不对,但他的反应已经告诉了时渊,答案已经很接近了。

“你写的词,是白昼吗?”面具男淡淡地问道。

白昼?

时渊一惊,面具男答案突然间开始接近黎明了。

“不是。”时渊摇摇头。

“不是也没关系,看你的反应,我的方向又一次对了。”面具男说。

时渊明白这个面具男为什么要戴面具了,这样一来他可以较好的隐藏他的表情,而时渊瞬间的反应则会被他完全捕捉到。

这原来一开始就是个不公平的对局啊……

“你写的词……是面具吗?”时渊说。

“不是。”面具男直接回答,毫无犹豫。

时渊知道,自己的方向再次错了。

“你牌上的是……黄昏吗?”面具男又是淡淡地问道。

黄昏?

时渊没办法冷静了。

黄昏和黎明,只隔着薄薄的一层纱了。

时渊明白,自己要没有机会了。

“呵呵,看样子快要猜中咯。”面具男语气里满是自信。

到时渊问问题了。

这是时渊最后的机会。

看面具男的反应,这个词显然和小丑有关。

但是不是小丑。

难道是马戏团?

不对,肯定不会那么蠢。

一定有蛛丝马迹。

时渊开始回忆起了之前的点点细节。

这个游戏,用空白卡片就行了,为什么要用扑克牌呢?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还有,游戏胜利条件是……

……猜对方的牌上是什么。

是没描述清楚吗?

对了,他的规则里还有一条。

可以在牌上写一个词。

可以……

时渊又突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细节。

之前,面具男问自己的问题,前缀都是“你牌上的……?”

但是当自己开始猜具体的类别时,他的问题前缀突然变成了“你写的词……”

时渊还记得,他改说法后的第一次提问,特意说的很慢。

之后自己也受了影响,也变成了“你写的词……”

他这样做,是无意中随便换了个说法,还是有意为之呢?

这么多巧合,显然不是无意的……

“你牌上的……是黑白图案还是彩色图案?”时渊淡淡地问道。

“什么意思?”面具男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什么意思?你的那张牌上根本什么都没写……或者可以说,你的那张牌上写的是joker,中文意思是小丑,就是一张大王或者小王!”

时渊说着,直接伸手将面具男面前的牌翻了过来。

一张灰色的小王露了出来,上面果然一个字都没有。

最新小说: 三国:开局选择大小乔 这个女剑圣也是我老婆 坏蛋神仙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列表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大汉觉主 成为龙傲天的作精女友后 霸主神脉 人在玄幻,开局退婚气运之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