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城市(1 / 1)

“不是,一点臭味就把你熏吐了?太逊了吧?”病床上的泰迪熊说,显然他还不知道遍地都是些什么。

“你tm知道地上都是些什么吗……”时渊真想把这个熊逮起来按在地上的血水里。

“什么啊?不会是粪水吧?”叶觅夏捂着鼻子问道,这里光线本就昏暗,她和泰迪熊在病床上根本看不清地上是什么。

“全是死人,烂了的死人。”时渊直接回答。

“啊?”叶觅夏连忙看了看地面,看着遍地的红色液体,她才意识到这些红色不是来自头顶的红色隧道灯,而是因为液体本就是红色的血。而有些熟悉的怪异腥臭味,就是血肉的味道……

接着,叶觅夏看到了从血水中浮起一段长条。

那是一段肠子。

“呕……”

叶觅夏吐得比时渊还严重。

泰迪熊就没有这么剧烈的反应了,可能是因为它没有消化道不会呕吐的缘故。

但这并不代表它不害怕,时渊能明显感受到它在自己旁边颤抖。

“怎么会有这么多死人啊……”泰迪熊说。

时渊摇摇头:“不知道,但八成这些人就估计是‘死神’干的,也可能任务简报里说的‘黑暗’,就是指这个。”

“时渊,别管那些了,我们赶紧走吧……”刚吐完的叶觅夏声音颤抖着,口气几乎是央求,显然是被吓坏了。

时渊坐上了病床:“知道,马上就走。”

无论这些人是被什么东西杀死的,时渊都不觉得自己是那个东西的对手。

而且那个东西可能还在附近,明知之举还是赶紧离开。

这时,泰迪熊直接指了指右边隧道的墙壁:“时渊,右边的墙上有个洞,刚才那个人应该就是钻进洞里去了吧?”

时渊擦了擦嘴,顺着泰迪的指向看过去,果然在墙上看到一个幽黑的大裂缝。

之前时渊的注意力全在地上,所以没能看得见这个裂缝。

原来那个人是进去了。

时渊认真地看向裂缝里面,可整个隧道本就昏暗,裂缝里更是一片漆黑,里面的情况时渊什么都看不到。

正在时渊凝视的时候,裂缝里面吹出了一股比外面更加腥臭的风,直接拍打在时渊脸上。

“咳咳”时渊几近窒息。

“这也太臭了。”泰迪熊也有点受不了。

“回去吧……回去吧……”叶觅夏直接缩进了病床的被窝里,蜷成一团,一遍遍地低声念着。

“我们跟着要进去吗?”泰迪熊问道。

时渊明白,导致外面这番景象的东西,八成就在裂缝里面。

换言之,进入这个裂缝,就能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一来时渊可不是为了满足好奇心不顾后果的人,二来面前这些景象,时渊心里也有点发憷。

“开玩笑,傻逼才进去呢。”

时渊直接打方向盘,病床转了个弯,开始原路返回。

这次时渊开得很快,他也想快点逃离那地狱般的景象。

红色的隧道灯一盏盏闪过,很快时渊就看到了地铁站的白光。

依然是空无一人的地铁站,这一次却显得阴森恐怖了。

时渊把病床停在月台前,掀起一些被子,拍了拍缩成一团的叶觅夏的肩膀:

“诶,先别怂了,我们回来了。”

“嗯……”叶觅夏缓缓坐起身,平复着情绪。

但是她失败了,直接又把头伸出病床外开始狂吐。

时渊看了看自己满是血污的鞋,皱了皱眉,从储物篮里掏出那双弹跳鞋换上了。

虽然是39的鞋码,但是时渊又【无需试穿】,就算给双童鞋也能穿得合脚。

“走吧,到地面去,玩牌的那家伙可能还在地铁站里。”时渊说。

时渊说完,按照说明书,按下了仪表台上的“全地形”按钮。

这次再往前走时,病床就由轮子变成利用四条床腿迈步走,虽然走得慢了,但是轻轻松松跨上了月台。

然后是地铁站的楼梯,轻轻松松走过,来到地面。

这是一条大街,路灯是亮着的。

但街道上一片死寂,街道两旁的店铺也都是店门紧闭,有些直接贴木条封了起来。

再往上看,两边大楼上亮起灯光的窗口也寥寥无几。

虽然现在是凌晨四点,但时渊见识过深夜的维塔市,还是很热闹的,绝不是这番景象。

看样子任务简报说的没错,随着任务阶段的提升,维塔市受到的影响越来越大了。

时渊特意朝那个满是血肉的地铁隧道的方向留意了一下。

那个方向是一座座不怎么亮灯的高楼,除了死气沉沉以外没什么异常。

时渊那些大楼看着为数不多的亮灯窗口,联想了一下,如果住在这些大楼里的人,知道了自己脚下的地铁隧道隐藏着那么恐怖的存在,会是什么反应?

联想完毕,时渊也不多耽搁,又按下了之前的按钮,恢复成标准模式,开始在路上疾驰。

宽阔的马路上没有车辆,但时渊开得并不顺利。

因为没有挡风玻璃,扑面而来的风让时渊几乎睁不开眼。

“我们要去哪?”泰迪熊问。

“按照原计划,去市警察局的大楼。”时渊回答。

“你知道怎么去吗?”叶觅夏问。

“地铁里有地图,我已经记下来了。”

向前开了一段路,街上时不时能看到一两辆汽车残骸,有相撞的,也有直接撞进路边的,有些残骸还在燃烧着。

“没有普通车辆也就算了,连辆警车都没有,警察也不干活了吗?”泰迪熊自言自语地说着。

“没事,再过几道街,马上到警察局,我帮你写投诉信。”时渊说。

病床拐过一个路口,这一条街道两边楼房都是破破烂烂的,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地面也满是裂痕,凹凸不平。

病床的车轮本身就小,所以时渊在床上也是颠着难受。

“这里怎么回事啊?”泰迪熊也被颠得受不了。

“应该是之前任务参与者和‘死神’在这里干过架。”时渊回答。

“他们打架就打架,拆路干嘛,颠死熊爷我了。”

“忍忍,再拐个路口就到了。”

时渊说着,病床拐过了路口。

接着时渊就看到了不远处路中央堵着的一堵围墙。

围墙上是几盏警灯闪烁,围墙前还停着不少警车。

前面是被警方围起来了。

时渊看了看旁边写着“临时安全区”的告示牌,说:“看样子警察把警局周围的几个街道都围成安全区了。”

“那太好了……”缓过气来的叶觅夏点点头。

“我下去叫他们开下门。”

时渊说着跳下了病床。

围墙有三米高,都是铁质的,围墙上沿还有铁丝网。

但是时渊在围墙上没有看到警察。

“有人吗?开下大门!”时渊在紧闭的大门前呼喊。

等了一会,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你们等下,我跳进去看看。”时渊转头对叶觅夏和泰迪熊嘱咐一声,然后用力一跳。

这一跳就是七八层楼的高度,时渊只觉得自己好像在飞,他高高地飞过了围墙。

“咚”。

时渊重重砸在了地上,尘土四溅。

围墙内依然是宽阔的街道,里面只是也停着几辆警车,再就没什么了。

时渊远远能看到街道另一头的围墙,好像也看不到什么人。

别说一个警察了,就是一个人都看不到……

时渊觉得蹊跷,但是还是转头拉下了大门电动闸门,给叶觅夏和泰迪熊开了门。

“没有人吗?”叶觅夏推着床走了进来,脸上满是惊讶。

“没有,前面左拐就是警局大楼,过去看看。”

时渊回答着,坐上了病床。

病床拐过一个弯,就到了警察局的大楼面前。

这是一座只有七八层的欧式建筑,甚至不能被称作大楼。

但是它灯火通明,和周围几座基本上一片黑暗的大楼相比显得很突兀。

看着大楼里的灯光和楼身中央挂着的警徽,时渊也松了口气。

看样子警察局还在工作,那这样就有安全的地方能呆了。

“我们进去吧。”

时渊指了指警察局大楼的褐色金属大门。

最新小说: 坏蛋神仙 成为龙傲天的作精女友后 大汉觉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列表 人在玄幻,开局退婚气运之女 这个女剑圣也是我老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霸主神脉 三国:开局选择大小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