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情报(1 / 1)

之后,时渊又让二营长带着十几个人搜查了整座大楼。

一个小时以后,二营长就回来复命了:他们在地下室发现了警员和很多其他人的尸体,整个地下室都快挤满了……

这些“其他人”,时渊推测应该是来这里躲避的市民或者任务参与者。

但让时渊觉得更奇怪的是,他将装修师等人的外貌告诉二营长,二营长并没有在尸体里找到这些人。

也就是说,这些尸体里面并没有装修师那些人的尸体,可能他们根本没有到这里。

离开之后,他们去的哪里?

时渊想不出来。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维塔市的警力已经被连锅端了,剩下的只能靠任务参与者们自己了。

时渊坐在局长办公室里,思考着下一步的对策。

他打开电视机,除了电视台大楼都炸了的维塔市频道,其他大部分的频道也都没有信号,只有少部分的频道是信号弱,看样子周围的信号塔也应该损坏得差不多了。

没有了电视,时渊唯一能获得当前情况信息的途径就是任务简报了。

他看了看剩余人数:293。

这个数字和几小时之前的变化已经不大了,看样子要么“死神”最近几个小时没有进行过大规模的行动,要么剩下的这些人都是有两把刷子的,不会像刚开始那样被“死神们”轻易解决。

但这只是时渊的猜想,具体城市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现在完全不知道,像是一个处于黑暗区域的人,明亮的地方只有周围的这个街区。

不行,这样一来自己就成盲人了,这样的处境并不安全。

时渊明白,自己需要情报。

现代科技的各种信号已经失效,对时渊来说,他能得到情报的途径只剩下原始的方式——派人侦察。

时渊只好又叫了下在门口的二营长。

“司令!有什么新的命令吗?”二营长倒是很豪爽。

“你手下的兄弟们还没吃早饭吧?让叶觅夏给你们弄点三明治吃。”时渊说道。

二营长直接摇了摇头:“回司令,《红色警戒2》里没有补给系统,所以我们这些人不需要食物。”

“这么强?那你们需要休息吗?”

“也不太需要。”二营长回答。

“那太可以了,正好帮我一个忙。”

“同志!您尽管下命令!”

“你派点人去帮我去城里面溜达溜达,看看城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

“没问题!但是……”二营长面露难色。

“但是什么?”

“但是我们并没有车辆,只凭士兵的两条腿的话,估计得很费时间,司令你等得住吗?”

“是啊……”

时渊点了点头,没有载具是个问题,但是凭他现在的能力,除了那张病床,还真的弄不出来其他载具。

“对了,我们这里不是警察局吗?后院和地下车库应该还有很多警车,车钥匙在管理办公室里应该有备用的,你让你的手下找找。”

“是。”

“着重打探情报,见到戴白面具的,那是敌人,能躲就躲,尽量不要有伤亡,如果遇到别的任务参与者,多问问一些情况,如果他愿意加入我们,你就把他带回来。”

“任务参与者是什么?怎么分辨?”二营长不太明白。

“呃……任务参与者和白面具是敌对的,一般也都有各种能力,你路上看到和白面具干架的,基本上就是。实在不行,你可以直接问他嘛,”

“是……”二营长似懂非懂。

天亮时分,数辆警车从市警察局的地下车库驶出,向城市的各个方向开去,其中还有两辆时渊个人比较喜欢的防暴车。

这些警车就是时渊的眼睛。

到了上午10点,在办公室里喝茶时渊突然看到眼前出现了一行金字:

注意:动员兵已经死亡!

时渊直接就从办公椅上坐起来了。

很明显,这是出去搜集情报的动员兵遇袭了,但时渊却没有任何办法。

之后的两天,周围的几个街区依然没有什么动静,死神也没有见到,但是时渊又收到了四条动员兵的死讯。

出去的几个动员兵已经损失5人,虽然对于40人的集体来说并不算多,但是时渊还是很心疼。

到了第二天日落,出去的动员兵才回来了。

二营长简要处理了一下情报,很快给时渊的办公室上了一份维塔市地图。

这份地图上面已经做出了很多的标记和中俄双语注解。

二营长在旁边做了解释,时渊也初步明白了维塔市的情况。

这几天来,维塔市城里基本上每个街区都发生过“死神”和任务参与者的战斗。

“死神”们毫不顾虑地使用热武器和各种特殊能力,每次战斗都会带来大量的破坏,起初还有警方和消防队出动,但是随着后来维塔市的越发混乱,不仅是见不到警察,就连警察局的电话都打不通了。

时渊想了想,后来应该是警方对城里的混乱已经没有办法,便在警察局周围创建了临时安全区,打算收容城里的市民,可是还没来得及投入使用,“死神”直接攻击了警察总局。

“死神”为什么要攻击警察局,这一点时渊很好理解,因为对于“死神”来说,维塔市警方添了不少麻烦,他们直接将警方从维塔市除去,可以省不少事。

时渊看了看地图,地图上有一个不规则的绿圈,这是动员兵们已经大致探查过的区域,约占全城的六分之一。

这六分之一的面积里,基本上所有的商场、医院、消防局等公共建筑都已经被画上了一个大红叉,代表这些建筑已经被毁掉了。

这一点时渊开始很奇怪,这些“死神”的目标是自己这些任务参与者,又不是维塔市民,为什么要攻击这些公共场所?

但很快时渊也想明白了,公共场所不是“死神”要刻意袭击,而是任务参与者一般都会下意识躲进相对安全的公共场所,“死神”们攻击他们的时候造成了场所的破坏。

“市民呢?市民现在都出城逃走了吗?”时渊问道。

“应该只有少部分,大部分市民应该还躲在家里。”

“为什么这么说?”

“维塔市是一座海岛城市,出城只有几座大桥,我的手下把周围几座出城的大桥都探查过,它们都不知道被什么人毁掉了。”

“那可以坐船离开吗?”

二营长指了指地图上最近的渡轮站,上面也有一个大红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能够坐船离开的人应该很少。”

“游泳呢?”时渊问道。

“游泳离开有两个问题:一个是维塔市离最近的陆地比较远,游泳离开难度很大,一个是我的手下在海边发现了奇怪的现象。”

“奇怪现象?”

“对,海边的水都是血红的,还有很多血肉残肢冲到岸上,我怀疑是不是周围的海里有什么东西……”

“嘶……”时渊听着倒吸一口凉气,他又想起了地铁里看到的景象。

现在的维塔市,情况不简单啊……

最新小说: 宋倾城郁庭川 与君AA 刘玥甄六兮寅肃_ 慕安安宗政御 战神狼王于枫 永恒武道 至尊仙道 凤九儿战倾城 名门嫡姝 望门庶女(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