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灵魂震击(1 / 1)

半小时后,时渊坐在车尾的踏板,无聊地等待着。

不久,齐飞就从地上浮了出来。

“我看了一下,很奇怪,周围几个街道都不见人,敌人都集中在中间的维塔大厦里。”

“那我们制定个计划吧。”时渊提议道。

“计划?不需要计划,你们制造点混乱把他们都引出来,我把他们都解决掉,这样我就不用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找了。”摄魂不屑道。

“都交给你?你确定吗?”时渊有点不相信。

“我很确定。”摄魂又是淡淡地说。

时渊只能点点头:“那好,那我们潜进去制造些爆炸,剩下的交给你。”

“潜进去?没必要,他们知道你的大致位置。”摄魂摇摇头。

“啊?”

“他们那里有一个全维塔市的立体全息地图,能显示所有任务参与者的大概位置,你潜进去和直接走进去没有多说区别。”

时渊很惊讶:“我去,你早不说!那我们半天岂不是相当于在他们的摄像头下面商量战术?”

“可以这么想吧。”

“老女人,你害我们!”泰迪熊指着摄魂直接骂道。

“唰”。

泰迪熊的头掉了下来。

摄魂将匕首缓缓收起:“不好意思,在我这里没有警告,第一次冒犯我就会动手。”

“熊始皇!”叶觅夏赶紧上车上翻找针线,开始给泰迪熊缝头。

旁边的时渊只觉得后脊发凉,他现在相信摄魂能把这些死神都干掉了。

摄魂转头看了看时渊和齐飞,依然是不屑的语气:“他们知道我们的位置不是更好?就可以把他们全引出来一下解决了,给我省多少事。”

“可是他们并没有来。为什么?”齐飞说。

“因为他们没有那个能力了,只能先缩在老巢里,等待大部队回来。”摄魂淡淡地回答。

“怪不得这区域的大多数敌人都集中到大厦里了,原来是知道我们来了,打算固守那座大厦。”齐飞点点头。

“行,既然这样,我们动手吧。”时渊点点头。

几人走过空旷的大街,很顺利就到了大厦后面不远处的一条小巷。

摄魂瞥了眼时渊推着的病床:“你们去引他们出来,剩下的交给我的灵魂震击就行。”

“灵魂震击?”时渊听着这个词就觉得是很猛的能力。

摄魂打开腰包,里面飞出了几只白色的千纸鹤:

“把他们的灵魂震出来,再用这些千纸鹤承载收集,轻松两步就全解决了,所以你们放心去引他们出来。”

“那怎么引?总不能我去他们门口喊吧?”齐飞说。

“我有这个。”时渊从储物篮里掏出那个发条鸭子。

“你这个还不如去他们门口喊呢。”摄魂摇摇头。

“这不是普通的发条玩具,这是个高能炸弹。”

“那我没意见了,你放吧。”摄魂摆摆手。

时渊来到巷口,把鸭子放到了街道上。

“嘎、嘎。”

鸭子开始向前一步一步走向维塔大厦临街的入口。

这只鸭子虽然步距很小,但是迈起来却很快,所以走得并不慢。

很快,鸭子就快要走到大厦的门口了。

“啪。”

鸭子突然弹了起来。

是有人放了枪,应该是大厦里的狙击手。

鸭子落地了,中了这一枪并没有散架,依然能够前进。

不过,这一枪让鸭子的头掉了过来,开始往回走了。

“快引爆,不然那鸭子就回来了。”齐飞大声提醒。

“我引爆不了,那是定时炸弹,不是遥控炸弹。”时渊摇摇头。

“我靠,那多久会爆炸?”

“我也不知道啊……我们先跑吧。”

“跑跑跑!”齐飞扭头就往巷子里冲。

时渊也跟着跑了两步,但他冲了两步,外面的街道上就是一声巨响。

巨大的烟雾升空,接着冲击波直接带碎了周围几座建筑物的玻璃。

鸭子爆炸了,威力确实可以。

时渊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摄魂站在原地,擦了擦自己的脸:“你搞的这个弄脏了我的脸,这账先给你记下,以后再算。剩下的交给我,你们两个不许跟过来。”

摄魂缓步走到了巷口,然后转头对两人又是一句嘱咐:

“说了不准跟过来,你们就别过来,不然我和你们不死不休。”

嘱咐完,摄魂走上大街,身形一动,消失在视野外。

“她刚刚说的最后四个字是什么?”齐飞转头问时渊。

“对,她说不死不休。”时渊撇撇嘴。

“有这么严重?她肯定有什么秘密吧?”

“应该是。”

“那我看看去。”

“你不怕她砍你?”

“她说我们不准跟过去,又没说不准我们远远地看,走,去旁边的楼顶看。”齐飞说着融进了墙面里。

“嘿嘿,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时渊坏笑一下,用力一跳,也跳到了旁边三层楼房的楼顶。

两人趴在楼顶的边沿,这里正好能看到维塔大厦大厅的侧面的一排大落地窗,穿过这些落地窗,整个大厅的情况能看个七七八八。

此时的维塔大厅,大门已经之前的冲击波被撞开,中间已经站了十几个持枪的白面具。

时渊掏出枪套里的枪,准备随时支援摄魂。

这次随机的枪还挺靠谱,是一把带红外瞄准镜的手枪。

但是不到不得已他不会开枪,毕竟一开枪就相当于告诉摄魂他在看了。

摄魂很快走到了大楼前,接着一个闪身进了大厅。

然后她灵巧地躲开十几把步枪的火力,站在了一个柱子后面,任凭子弹打在她面前的柱子上。

然后呢?

时渊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灵魂震击的画面。

接着摄魂的手弯腰,开始摸向自己的长靴。

“她干嘛?”这一点齐飞也没看懂。

“可能长靴里藏了武器吧。”时渊简单推断了一下。

接着摄魂把长靴的拉链拉了下来。

她在脱鞋。

时渊和齐飞看傻了。

摄魂把鞋脱了下来,露出白嫩的脚掌,还有……

一大团绿色的薄雾。

这团薄雾迅速向四面散开,在大厅里弥漫。

白面具们一接触到薄雾,手里的枪便掉了。他们捂着自己的脖子,发出嘶哑的干咳声,接着就抽搐着倒下了。

很快,整个大厅里的所有白面具都倒地不动了。

“我靠!”

看到这里,时渊和齐飞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声。

他们也意识到了这一下叫的太大声了,便下意识地捂住了对方的嘴。

片刻之后,他们把手放下,两个人依旧惊愕地对视着,脸上还都有不少冷汗。

齐飞有些抓狂地说:“她的能力说是灵魂震击,其实是用脚气把灵魂熏出来……”

时渊颤抖着摆摆手:“别说了,我们俩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不然她肯定会杀了我俩灭口。她那个攻击,你躲到墙里都没用……”

齐飞连连点头。

旁边的大厅,摄魂穿上了鞋,放出一只只千纸鹤。

这些千纸鹤扑扇着翅膀,在这些白面具旁短暂停留。

停留过后,白色千纸鹤上便多了黑色花纹,接着飞回了摄魂的腰包。

最新小说: 人在玄幻,开局退婚气运之女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大汉觉主 三国:开局选择大小乔 坏蛋神仙 霸主神脉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女剑圣也是我老婆 成为龙傲天的作精女友后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