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瑕疵书籍区(1 / 1)

时渊有些不敢相信,但女孩的尸体就在面前,是真的死了。

可能的线索又断了。

他也意识到昨夜的那个校医有大问题,那家伙注射的肯定不是急救药品,大概率是毒药。

是因为入夜的缘故吗?校医也变成了刽子手。

还是校医本身就是刽子手?

不行,中午放学,趁着白天安全时间段,得去校医室看看,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这位同学为我们的学习提供了帮助,我们要感谢她,同学们请鞠躬。”老师看着女生的尸体说道。

为学习提供了帮助……

这话说的如此轻描淡写,如此习以为常。

时渊一阵无奈。

接着班长带领全班同学开始鞠躬,时渊观察了一下,大多数人脸上时渊基本看不到任何悲伤,有的只有漠然,有的还有庄重。

除了几个同学,他们脸上有一点悲伤。

这个悲伤只是一闪而过,仿佛害怕被人看到一样,然后就也恢复成了漠然或者严肃。

这是三女一男,一共四个人,班长也在其中,另外一个女生的脸上还有很明显的慌张不安。

一个正常的人看见熟悉的人在自己面前死亡,很可能会因为共情而感到悲伤。

这四个人很可能是比较正常的人,所以时渊把这四个人默默记了下来。

接下来的课就是褪去尸体衣物,开膛破肚。

就好比正常人无论见多少次粪便都会恶心,虽然在维塔见过很多血腥的东西,但是看见一个女生在自己面前开膛破肚,时渊还是顶不住的反胃。

中午放学后,时渊来到了校医室。

值班的校医换成了一个看上去还挺和蔼的中年女人,进来关切的问时渊什么症状。

“昨天晚上的医生呢。”时渊问道。

“昨天晚上?几点?”

“两三点吧。”

医生的脸上稍微有些变化:“那你肯定记错了,我们这里晚上10点就关门了,不可能有别的医生。”

“哦,那应该是我记错了。”时渊没有多问,“我有点拉肚子,阿姨给我开点药吧。”

医生很自然地给时渊开了药。

接过药,时渊发现真的是止泻药。

虽然不能排除止泻药有问题的可能,但是现在还是能得到一个大概率正确的结论——校医只有在晚上才有大问题。

之后时渊没有回宿舍,选择去学校的其他地方溜达了一圈,尝试着搜集一切可能的情报。

毕竟每天只是两点一线按时上下课基本上什么也得不到。

先是体育场,体育场就是标准的体育场,能见到几个练习跑步的学生。

一侧是一个旗杆,上面是绿色的旗帜,按照学生须知来说,绿色代表正常,现在是安全。

时渊连男厕所也溜达了一圈,没有找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或者痕迹。

体育馆也是一样,就是标准的体育馆,完全看不出什么异样。

按照规则里说的,体育馆禁止搬重物,那很有可能地面下有什么。

但是时渊踩了踩,发现地面是实心地面,就算下面有空间,楼板也应该比较厚。

时渊在体育馆里找了一圈,没有看到类似地下室的入口,也只能暂时作罢。

接着是图书馆,作为一个高中的图书馆,这个图书馆还是挺大的,里面分了好几层。

虽然看着和正常学校图书馆相似,但是藏书不太正常。

这里的书都是些很压抑的书。

一层文学类书籍是《我被父母虐待这些年》《我们不应该活着》《活着就是罪孽深重》之类的。

时渊随便翻了一本,满篇都是负面情绪,看得时渊都想自裁了。

二层科学类的书籍是《自杀的1000种方法》《变态杀人狂养成指南》《如何用尸体建筑一座房子》……

我靠。

“来看一本?以后兼职当个变态杀人熊?”时渊对着背上的熊始皇说。

“要看还是你看,咱俩看上去还是你比较像变态。”

“我怎么就像变态了。”

“可能你气质太差了。”

“我气质差?”

“那当然,你给我的感觉就是喝香槟红酒要放糖的那种人。”

“你小子才有了几天钱啊,气质都跟上去了?”

“我这是天生的,就我这个气质和魅力,喝香槟红酒放糖都叫品味。”

时渊听了,直接把书往熊始皇嘴里塞。

“你干嘛。”熊始皇果断抗拒。

“书包是放书的,我放书在书包里没问题吧?”时渊说道。

“你……”

“不想装书就闭嘴。”时渊把书放回书架。

三层艺术类的书籍看上去书名还算正常:《知名艺术作品赏析》《美术的精髓》《完美雕像制作》……

翻开《知名艺术作品鉴赏》一看,里面的艺术作品要么充斥着断肢血浆,要么就是灰暗的色调加混乱的线条,反正没一个正常的画作。

《美术的精髓》里通篇都在阐述美术的精髓是血浆和负面情绪的释放,《完美雕像制作》则是阐述人是完美的,所以要用活人来制作雕像……

时渊把书放回书架,然后抱着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的想法,去了图书馆最后的四层。

从楼梯间一出来,时渊就先见到了禁止入内的告示牌,后面就是一扇冷冰冰的大铁门。

大铁门本身就上了锁,还在两个门扇的把手之间拴了带锁的粗铁链。

带锁铁链和大门都已经锈迹斑斑,铁链上还积着厚厚的灰,显然是许久没有开启了。

门侧是一个竖着写的牌子:“瑕疵书籍区”。

时渊又换另一侧的楼梯来到四楼的另一边,见到的就是另一扇上锁的铁门。

“四楼这么大的区域,居然全都是‘瑕疵图书区?’”时渊说。

“瑕疵图书多呗。”熊始皇回答。

“能有这么多瑕疵图书?”时渊说。

“可能印刷机质量不行,老印错。”

“……你这个解释有那么一点离谱。”时渊说。

“我觉得还行啊,合情合理。”熊始皇说。

“而且瑕疵图书为什么不销毁重印?反而要堆积在这里?”

“可能要攒一波一口气卖破烂。”

“……熊始皇,讲道理,你特别像我小时候看的一个动画里的男二号。”

“嗯?”

“就一个叫《名侦探柯南》的动画,是个探案的动画,里面的男二叫毛利小五郎,每次大家往正确的方向推理的时候,那家伙都要说几句离谱的推理,让接近真相的大家重新陷入迷雾中。”

“啊?”

“以后叫你毛利熊五郎算了。”

时渊说着转头开始往楼下走,还有更多的地方需要他查看一下。

或许……“瑕疵”有特殊意义?亦或者,里面装的并不是有瑕疵的书籍?

最新小说: 凤九儿战倾城 与君AA 永恒武道 慕安安宗政御 宋倾城郁庭川 望门庶女(全本) 名门嫡姝 刘玥甄六兮寅肃_ 战神狼王于枫 至尊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