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坠地(1 / 1)

最后一样物品是一个金属的中空小圆柱。

【超小声消声器】:将本品放置在枪口或者指定对象上,可以大幅减少其发出的声音。如果要卸下,请逆时针旋下。

哦哦哦。

可以,很实用。

时渊把它往手枪枪口一放,就自动吸附在枪口上了。吸附得倒是很牢,怎么甩都甩不掉。

不过说明书上说,还能放在其他的对象上?

时渊取下消声器,然后放在了熊始皇的嘴上试了试。

消声器一下吸附在了上面。

“说个话我听听。”时渊说。

“……”熊始皇说道。

“大点声,用全力喊出来。”时渊说。

“你……”熊始皇再次说话,但声音听上去就像蚊子叫,还是个小蚊子。

“效果这么强啊?你刚刚用全力喊了吗?”时渊取下消声器说。

“全力喊了,我估计要没这消声器,校长都能听到我喊。”熊始皇撇撇嘴说。

“那看样子真是神器。”时渊满意的收起消声器。

收起物品以后,时渊决定暂时休息,养精蓄锐,准备第二天的趟地雷行动。

有熊始皇放哨,时渊能够安心缓缓入眠。

但是很快时渊就猛然睁开了眼睛。

因为他又听到了皮鞋在走廊里走动的声音,不过这一次更远更轻,时渊听着并不明显。

时渊一下坐起身拍拍熊始皇:“走走走,那个穿皮鞋的又出来了,赶紧看看去。”

他本以为之前的线索随着那个女生的死去就断了,结果没想到那个穿皮鞋的人居然这么快就出现了。

时渊直接掰开【那个叫啥来着的吊坠】,将白的放在枕头底下,黑色的戴在身上,接着掏出了手枪。

走出宿舍,昏暗的走廊看不到一个人影。

时渊往之前传来声音的地方摸过去,熊始皇默默跟在后面。

这时,时渊听到了外面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响声。

时渊赶紧小跑过去。

走廊另一头基本上所有宿舍的门都是关闭的,只有一个宿舍的门大开着。

这是个女生宿舍。

宿舍正对门的窗户打开着,夜风带着点点雾气吹进宿舍里。

“你先打头阵,简单搜索一下敌人。”时渊说。

“我?”

“你是玩偶熊,邪祟应该不会攻击你。如果对面是人,见到你可能也会先蒙一会。再说就算你被攻击,我在你后面,你先吃一波伤害,我也出去能快速反击,这是团队最优方案。”

“行,我上就我上,狗渊。”

熊始皇说着先进了宿舍,往门后和黑暗角落里看,排除门后有人和其他地方藏人的可能性。

然后时渊再进入宿舍。

几个床位的床帘都拉着,只有一个是拉开的,

不过更像是扯开的,因为床帘的一半已经从滑轨上掉了下来。

时渊爬上床梯看了一眼床上,床位是空的。

但是床上有粉红色的床铺,床铺还是乱的,显然这张床有人睡。

床上的人哪去了?

时渊拉开旁边几张床的床帘。

剩下的每张床位上躺着一个睁眼看着天花板的女生。

“怎么没个裸睡的。”熊始皇撇撇嘴。

时渊没有顾得上理会熊始皇,继续寻找着。

时渊看到了打开的窗户,立刻想起了刚才重物坠地的声音。

不会是……

他赶紧来到窗前,向楼下看去。

外面只有黑色的雾气,根本看不清楚楼底下有什么。

但是时渊已经有了基本的推断:那个穿皮鞋的人来到了这间宿舍,把女生从床上拉了下来,然后从楼上丢了下去。

不对,这样一来有一个致命的漏洞。

自己是在走廊里听到坠地声的,如果是这样,这个穿皮鞋的人现在应该就在这间宿舍里,因为他从走廊逃走时渊一定能看到他。

难道现在宿舍里躺着的几个人,就有一个是穿皮鞋的人?现在在装睡?

时渊想得一阵后脊发凉。

“熊始皇,找找看,宿舍里有没有皮鞋。”时渊说。

“好嘞。”熊始皇一口答应,开始查看桌子底下。

时渊这时候又想到了一个更简单的可能性——现在消失的女生就是穿皮鞋的人,她自己跳了下去。

这个可能性更大一些。

但她为什么要跳下去?

嗯?有虫子吗?

时渊正在思考,只觉得头上感到一阵异样,好像有虫子落在头上了。

他下意识伸手一抓,却抓到了长长的头发一样的东西。

时渊直接抬头,看到了一张惨白的女人脸倒吊在头顶。

长发从她的脸旁垂下来,末端耷拉在了时渊的头顶上,此时此刻正被时渊抓在手上。

“靠。”

时渊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把头发从手里甩开。

那张女人脸也立刻缩了上去。

“怎么了?”熊始皇说。

“妈的,窗子上面有个女鬼,吓我一跳。”时渊连连说道。

“哪呢哪呢?射她啊!”熊始皇凑了上来。

时渊重新把头探出窗外向上看,窗户上面此时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缩上去了,现在应该在房顶上。”时渊连连回答。

“那现在怎么办?”

“直接追上去,看看能不能用香烟控制住。”时渊说着跑出宿舍。

上房顶只有一条路,就是旁边楼梯间的梯子。

时渊跑到楼梯间,两步窜上梯子,但梯子上面是上锁的顶板,没有钥匙根本上不去房顶。

时渊把耳朵靠近顶板,仔细地听着楼顶的响动。

果然,时渊听到了隐约的皮鞋声。

是那个穿着皮鞋的人,她现在还在房顶上。

但是顶板怎么办?

时渊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摸出【格叽格叽鸟的羽毛】,对着锁眼挑了挑。

“咯吱咯吱……”

铁锁一阵颤抖,发出几声摩擦声,接着“啪嗒”一下掉了下来。

真有效啊?

时渊立刻打开顶板,然后把熊始皇扔了上去。

“我靠你太狗了!”

熊始皇在空中骂道,接着落在了房顶的地面上。

“怎么样?”时渊问道。

“没人,上来吧。”熊始皇在上面回答。

时渊连忙爬上房顶,也只见到了空旷的场地,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晚了一步。

虽然不知道这个穿皮鞋的人是怎么从屋顶消失的,但是如果对方是女鬼的话,怎么消失都合理。

时渊来到之前那个宿舍的正上方,向下看了看。

刚刚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在这个位置……

时渊向下看的时候,有一件事让他很意外。

那就是屋顶的边缘到底下窗户的上缘有着很长一段距离,这个距离看着得有两米多。

这个女人如果趴在房顶上往下探,是必然到不了窗户的位置的。

所以刚刚她是倒着悬在外面的吗?

时渊皱了皱眉。

接下来时渊回来宿舍,当夜再也没有听到皮鞋的声音。

拂晓宿舍开门后,时渊直接走出宿舍,走向之前的那个窗口下。

果然,时渊大老远就看到一个女生就躺在宿舍楼下的大路中间。

走到近前查看,女生血迹已经干了一段时间了,昨天晚上掉下来的,应该就是她。

她赤着脚,还穿着粉红的兔子睡袍,脑袋摔得变形了,应该就是被人从床上拉下来,然后丢了下来。

“她是昨天晚上你看到的那个女鬼吗?”熊始皇在时渊背上问道。

“应该不是,这个女孩是短发,看着脸型也有很大区别……”

时渊说着移开了一些遮在女生脸上的头发。

“我去,这也是我的同学,是那天尸体处理课上时脸上表现出悲伤的女生之一。”时渊惊讶道。

“死的都是你同学,你这大瘟神了啊!”熊始皇说。

“瘟神个屁,这就一瘟神学校,还缺我一个?”

“所以这里是不是不能悲伤,悲伤就得处决?”

“肯定不是这样,来到这里我天天愁眉苦脸,也没见女鬼找我。”

时渊撇了撇嘴。

“不过死去的两个女生,一个死了另一个看到会伤心,这两个人一定有某种联系。穿皮鞋的女鬼,杀了两个有关联的人,这证明这女鬼杀人很可能有她的目的,不是随机抽奖。”

之后女生的尸体很快被宿管发现了。

接着来了两个保安,很自然很熟练地把女孩的尸体装进袋子里,然后抬上了一张推床,把女孩的尸体推走了。

接着宿管推着清洁车来了,她哼着小曲,清理着地上残余的人体组织,然后冲洗着地面。

很快,地面又干净如新。

看着宿管阿姨扭着屁股离开的背影,时渊皱了皱眉。

在这个学校,死个人似乎在其他人眼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正常得令人窒息。

此时,宿舍楼门厅。

一个男生站在贩卖机面前,看着空空的贩卖机,陷入沉思。

“奇怪,昨天晚上还满满当当的贩卖机,今早起来就什么都没有了,我还说买个面包当早餐呢……”

最新小说: 望门庶女(全本) 永恒武道 名门嫡姝 至尊仙道 刘玥甄六兮寅肃_ 凤九儿战倾城 战神狼王于枫 与君AA 宋倾城郁庭川 慕安安宗政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