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夜探(1 / 1)

“我们店里没有收小费的习惯。”店员毫不买账。

“好吧。”时渊只能默默拿起罐子走出了商店。

出了商店,时渊坐在附近的路灯下,开始观察手电筒上的特殊图案。

“熊始皇,你看,这个图案到底是什么意思?”时渊说。

“我怎么知道,你直接跟店员打听啊!”背后的熊始皇回答。

“那个店员是不是人我都不知道,问她不是找死吗?”

“你不还有半罐子钱,给她当情报费,她说不收小费,又没说不收劳动报酬。”

“那能行吗?”

“她不说就算了,她就算把脚皮黑了,我们也没啥损失。”

“有钱能使鬼推磨哦?”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ok,试试。”

时渊回到了店里,又把罐子往案台上一放,对店员用商量的语气说:

“这点东西一点小意思,问你个事情呗。”

店员看了眼罐子:“你说。”

时渊指了指手电筒上的特殊图案:“这个图案,是什么啊?”

店员的眼里瞬间出现了震惊:“你不知道这个图案?”

店里的其他学生十几张阴沉的脸也瞬间看向时渊。

“你不知道这个图案?”学生们异口同声地质问道。

时渊立刻就意识到坏了,这些人发现自己是不一样的了。

“你是什么人?”学生们说着就围到了时渊面前。

时渊看这架势,直接开溜,一把推倒门口的一个学生,就冲出了商店。

几个学生跟着冲了出来,时渊已经钻进绿化带的树丛里了。

这几个学生找不到时渊,也就各自散去了。

躲树丛就找不到了?

还准备跑不掉干脆打一场呢,结果这么逊。

时渊撇撇嘴。

“他们是鬼吗?”熊始皇问道。

时渊摇了摇头:“看着割肉那么真实,不太像我印象里的鬼,还有我躲树丛就找不到了,什么鬼能这么菜。”

“那能是啥。”

“不知道,学习学魔怔的学生吧,我就知道学习有严重的副作用,所以当年上学就没好好学,我真有先见之明。”

时渊说着走出树丛。

“哦。”熊始皇简单回应。

“去晚上的教学楼溜达一圈看看。”时渊说。

“我们不是刚从那里出来的吗?”

“其他教学楼没去过啊,须知里不是让不要去不属于自己的教学楼,我今天就要去,还要晚上去。”

时渊说着就往前走。

教学楼共有四栋,都是白色,每栋之间还有几个天桥走廊连接。

越往前走,时渊就觉得路灯越稀疏,周围就越黑暗。

再走了一些路,远处探照灯的灯光就能照到了,虽然是隔一会才能照过来一下,但也能勉强提供一些照明。

时渊走到了四号教学楼的楼下,看着四号教学楼,又回头看了看之前的几座教学楼,陷入沉思。

因为时渊发现了奇怪的地方:一路上走来,从一号教学楼看到四号教学楼,好像楼是越来越老旧了。

自己呆的一号教学楼,虽然算不上崭新,但是还算是座正常的楼。

之后二号三号要旧很多,而这个四号楼都旧得像是座废弃的楼了。

不仅外墙上有着很多岁月痕迹,很多窗口连玻璃都是破的。

但是这些楼款式都是一样的,还是连体,应该是一起建起来的啊……

时渊只觉得一阵发冷。

他看看右边,右边不远处就是那座湖泊了。

这座四号教学楼是临湖的。

是因为有湿气腐蚀吗?那这湿气也太夸张了。

时渊默默来到四号教学楼的门前。

此时的铁门已经紧锁,不过锁还算新,显然还在使用,这栋楼并没有废弃。

时渊拿出格叽格叽毛要开锁,熊始皇先叫住了他:

“要不先看看学分有没有变化?”

“喔,我都差点忘了。”

时渊说着摸出了学生守则,打开看了看。

时渊一下又愣住了,只见上面写着70。

这是时渊来到这里的最低分。

“为什么变70了?”时渊不理解。

“这个……不会是,危险值之类的吧?要不你进去看看。”熊始皇说道。

时渊点了点头,对着锁眼摆弄了一下。

门一阵发抖,缓缓打开了。

时渊只觉得一阵寒冷又带着血腥味的风扑面而来。

时渊缓步迈进门里,打开手电筒照着学生守则看了看。

学分一栏变成了62。

又跌了。

时渊盯着数字看了一会,数字依然没有变化。

于是时渊端着学生守则往前走了走,只见数字变成了61。

“我靠,好像真是危险值。”时渊说。

“那里面不得是危险到爆炸?”熊始皇在肩头说。

“怕什么,见到鬼直接来一枪,打不死再直接给他递根大中华,他抽他的,我们直接翻窗跑,反正这一楼的窗也没防护栏,随便翻。”

时渊说着就照着手电往里走,熊始皇也从背上跳了下来,拿着另一个手电帮着时渊照明。

这里是一处很黑很长的走廊,窗户外面完全看不到什么路灯的灯光,只有时不时的探照灯灯光掠过时能将整个走廊照亮片刻。

时渊左手边是这里的第二间教室,手电的光照在门上,映照出一个巨大的深红色图案。

这正是在商店见到的那个图案。

“画这么大?”

时渊皱了皱眉,转动手电再看其他地方,却发现很多墙上都画着同样的标记,有大有小。

“这是校徽吗?画这么多。”熊始皇说。

“意思学生们为了表达对学校的热爱,把校徽画学校满墙奥?”

时渊一阵无语。

他伸手推了推门想看看里面的情况,却发现门是锁着的。

时渊直接掏出格叽格叽毛挑动门锁。

结果门锁却没任何反应。

“为什么会失效?”时渊不明白。

“可能这个门比较严肃,笑点高。”熊始皇说。

“好吧,我爬窗子看看。”

时渊指了指侧墙上方的教室窗。

他一跃抓住了窗子的边缘,然后一个引体向上,趴在窗户上往里看着。

里面乌漆麻黑的,什么也看不到。

时渊就只好拿着手电往里照。

可是还是什么也看不到。

时渊很奇怪,只见手电的光束照出来是很清楚的。

但是一光束一进去,就好像被吃了一样,只剩下了黑暗。

时渊打开强光档,却还是一样。

“真邪门,就是照不亮。”时渊抱怨道。

“要不你开那个特殊档看看。”地上的熊始皇说。

“有道理。”

时渊打开了特殊档,往教室里照了照。

哦。

时渊默默关上窗户,松手落到了地上。

“看清楚了吗?”熊始皇问道。

“嗯……”时渊深吸一口气。

“里面是什么啊?”

“头发,全是头发!”时渊大声惊道。

“我靠,那怎么办?”熊始皇说。

“怪物和丧尸什么的,我还顶得住,但是这种东西,我还是怵得慌……”时渊摇了摇头。

“那你这就要撤退?这才进来啊。”熊始皇说。

“那要不,把门踹开,直面里面的东西,反正我们离门口就几步路……”时渊捂着自己的胸口,默默转头看向入口。

等等,门呢?

时渊只看到一条长长的走廊,一边是窗户,一边则是一间间的教室,走廊很长,强光档的手电一下照不到尽头。

是记错方向了吗?

门在另一边?

时渊转头看向另一侧。

依然是长长的黑暗走廊,依然是看不到尽头。

“门呢?我们不是刚进来没几步吗?”时渊心脏瞬间猛烈跳动起来。

熊始皇看了看两边,又淡定地说:“别慌,我们不是在一楼,大不了翻窗走。”

“哦对对对,还能翻窗。”

时渊站上窗台,打开窗往外看了看。

绿化带、路灯、其他建筑……什么景物都看不到,只有黑暗。

时渊拿手电照了照,手电的光倒是向外延伸了很远,外面的空间应该是很大,但是什么都照不出来。

外面真的是学校吗?

窗下则是薄薄的黑雾,在手电光芒的照射下翻腾着。

还有阵阵冷风从底下吹上来。

这里明明是一楼,底下哪里来的风?

时渊犯了嘀咕。

他从仓库里取出一瓶瓶装水,直接从窗户上丢了下去。

按理讲,时渊应该瞬间就能听到落地声的,但时渊等了很久,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外面已经不是学校的地面了……”时渊深吸一口气说道。

“这。”熊始皇也意识到了不妙。

“你别这么害怕行不行,勇一点。”时渊撇撇嘴道。

“我没很害怕啊。”熊始皇回答。

“你不害怕在我背上乱爬干嘛?”时渊不耐烦道。

“我tm刚进来就从你身上下来了啊?什么时候爬了。”地上的熊始皇说。

“我靠,拿手电特殊档照一下我的背。”时渊的声音有点颤抖了。

最新小说: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大汉觉主 霸主神脉 三国:开局选择大小乔 这个女剑圣也是我老婆 成为龙傲天的作精女友后 人在玄幻,开局退婚气运之女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坏蛋神仙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