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栖息(1 / 1)

又跑了十几分钟,侦察班一行,除了王珂,个个都是大汗淋漓,胡新锐更是上气不接下气。除了衣服,所有装备都是战友替他背,他几乎是裸奔了。

远远望去,时令河果然是流水潺潺,河面上最深的地方,不过小腿。

王珂站在河边略一思索,又拿出军用地图看了看,他下达了命令:“走,我们顺着河边向上游走。”

“班长,520高地更靠近下游。”老兵罗绍环提醒。

“对,大家都会这样考虑,所以顺着河道去下游,吃的不会太多,你们没有发现这河里有什么?”

“有小鱼。”宋睿民惊喜地叫着。

“对,有小鱼,小鱼会逆流而上,我判断前面一定有个水洼,有芦苇丛。”王珂说。

“跟着班长走,有肉也有酒。快,趁后面的队伍没有上来,我们赶紧撤!”罗绍环赶紧补充了一句,大家顺着小河,迅速向上游跑去,跑出一百多米,拐到山脚那边去了。

不一会儿,大部队源源赶到,看着520高地,基本上所有的班,都选择了下游,只有无线班长黄忠河来到河边,他没有着急,而是走到河边,先洗了一把脸,他看着河流,陷入了沉思。

侦察班在自己的前面,向下游走,就算是有吃的,也抢不了这么多,而且根据王珂的性格特点,生存是第一性的。他的鬼点子多,在师部农场已经看出了他野战生存的天赋,他一定不会去下游。黄忠河向上游看去,河边有几个依稀可辨的脚印。

“走,我们去上游。”无线班长黄忠河向班里的同志说。

“老班长,大家都是去下游,而且下游离520高地还近一些。”新上任的电话班长小高提醒着黄忠河。

“我判断,侦察班长他们去了上游。”黄忠河说完,一挥手,无线班也顺着河道向上游走来。

身后,电话班长小高很是犹豫,但看到大部队都向下游走,他也迟疑了,最终电话班还是向下游奔去。

再说王珂领着全班一口气向上游走了七八百米远,地势终见开阔。一片戈壁石砾。而在山脚下,终于看到小河在山坳处拐了一个弯,里面长了大片的芦苇,一眼望不到边。远远地就可以听见许多“咕哇咕哇”的叫声。

而小河正是通过这个湾头上一个狭窄的口,加快流速,再奔向远方。

“同志们,今天有吃的了。”王珂兴奋地叫道。

而新兵宋睿民也高兴地把枪高高的举起来,“我们有吃的了。这么多青蛙。”

“不是青蛙,是牛蛙。”王珂告诉他,说着他远远看见河边扔了一个破筐,“罗绍环,去,把那个破筐捡来。”

几个人一头扎进旁边的小树林里,王珂回头和班里的几位同志说。“原地休息,胡言楼,你去把所有水壶灌满。”

胡新锐摘下头上的钢盔,往地上一放,屁股向上一坐,“累惨了。”话没说完,干脆四肢伸开,直接倒在了地上。

休息了一会,看到胡言楼把6个水壶全部灌满拎了回来,王珂说:“大家肚子饿不饿?如果饿,现在我们准备行动。”

这个时候,远远地看到无线班长黄忠河带着无线班的几个兵,也赶过来了。

“老班长,我们在这边呢!”王珂大声地叫着。

黄忠河也兴奋地挥挥手,他知道今天有吃的了。

到了跟前,王珂说:“我就知道,老班长你会和我们想的一样。我判断,今天也就是我们这两个班会从这边走,当一回傻瓜。”经历师农场的那次历练,王珂与全排的大多数同志都有了一定的经验,特别是在这种场合下,逆向思维真的很重要。

“侦察班长,你看怎么分配任务?”黄忠河笑着说,也没客气,他们七个人今天要与侦察班捆绑在一起了。

“行,我来安排,老班长,给你一个任务,去摘一些柳条来,把这个破筐修好,另外再用粗一点柳树干编一个宽一米,长两米的床。”王珂之所以喊黄忠河为老班长,是因为他一入伍,黄忠河那时就是班长。

“没问题。”说完黄忠和就带着另外一个兵,去掰柳树条。

“你们无线班剩下的五位同志,有两人去搬一些石头,把那条河道堵上,中间留下两米的缺口。”王珂手一指小河湾头上那个狭窄的口,那里水流正急。“剩下的三人等会儿和我一起去干活。”

“胡言楼,你和胡新锐两人负责烧开水,把十三个水壶全部装满。另外等会儿做饭。”

胡言楼一听此话,不解地望着王珂。用什么烧开水?火柴在哪里?做什么饭?

“这样吧,还是让罗绍环来吧,你这个笨蛋!”王珂笑着对罗绍环说:“你知道怎么做吧?”

罗绍环点点头,带着胡新锐去忙去了。

而王珂带着胡言楼、宋睿民、牛锁柱以及电话班的三位同志,一指那无边无际的芦苇丛,说道:“卸下我们身上的装备,跟我进去捉牛蛙,每个人至少要捉住三只。”然后他对那两位搬石头的兵又喊道:“你们俩搬完石头以后,可以去采一些芦根、芦笋回来,一定要捡嫩的啊!”

再看这边罗绍环,在师部农场就深得王珂嫡传,他很快与胡新锐,在避风处,砍来树干搭起烤架,把五六个钢盔里面的系带解开去掉,在河边洗净,灌满水吊在烤架上,然后从山间找来许多的干棒,就是一些树上一些枯枝,然后又找来许多干燥的树茸、树皮、草茎类准备引火。

做完这些事,他取来自己的枪,不知道他怎么搞的,去掉子弹头,对着一堆干树茸开了一枪,只见枪口喷出一团火,立刻点燃了干树茸。真是又快又狠,罗绍环趴在地上,用嘴吹,用手扇风,很快引着了火。

这一系列动作,把胡新锐看的是目瞪口呆。赶紧拿起树枝递过去,两人开始烧水。

当水烧好十几壶的时候,王珂他们先回来了,一共逮了有七十多只牛蛙,胡言楼是脱掉自己的裤子,来装的那些被摔死的牛蛙,七十多只有百十来斤,两条裤腿撑得又大又圆,他把两条裤腿骑在自己的肩头扛回来的。

这山里的牛蛙由于没有人打搅,个个长得是又肥又大,有的一只就有两斤重,去掉内脏也有斤把。“来来来,罗绍环,再给你派两个人,开水都烧满以后,你们4个人先用树枝串起来烤牛蛙,千万别烤糊了,全部烤掉,连皮烤。”

接着两个去采摘鲜芦笋、芦根的无线班战士也回来了。他们同样是脱掉一条裤子扛回来的。王珂开心地笑了,现在指挥排后继有人,农场精神又回来了。“你们也过去,帮助烧芦笋芦根汤,光吃干的怎么行?”

分配完这一切,他走到无线班长黄忠河那边,他们还在编柳条挡板,那个捡粪的破筐已经修好了。黄忠河尽管不知道编这些到底有什么用?但他还是认真的按照王珂的吩咐,努力地把这些事情做好,在长期的接触中战友们已经结下了彼此信任、彼此依存的情愫,指挥排是一个团结的集体,从农场脱困,到抗震救灾,集体三等功不是白立的。

“老班长,找你商量一件事。未来几天,这块地方很可能是我们的宿营地。”

黄忠和听到王珂的话语,向四周看了看,点点头。“是的,你有什么考虑?”

“要设法把电话班喊过来,这里水草肥美,吃的东西也比较充沛,我的想法是我们全排要组织起来,你要教会大家编织一些芦苇席,多准备一些劈柴。搭建好树上窝棚,保存好火种,建立值班与岗哨制度,这四样最重要。”

“好,我同意你的想法,还有一点不知道侦察班长你考虑到没有?”黄忠河神情严肃。

“什么?”

“七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最困难的食物解决以后,有一样东西不可缺少,否则我们就会出现四肢无力,恶心浮肿。”

“你说的是不是盐?”

“是的,没有盐就会缺少钠,后果很严重,实在不行,我把我的压缩干粮取出来,那里面带一些盐分。”

“不行,盐的问题我来解决!你让我想想。”王珂想了一会,对老兵罗绍环喊道:“老罗,你那里还有没有没灌装的空水壶?”

“还有两个,其他的已经全部灌满了。”

“好,你先过来一下。”王珂向罗绍环招招手,然后他扭头对黄忠河说:“老班长,你得下个命令,让全体同志从现在开始,把我们的尿液都收集起来。我们要开始制盐。”

“好!都装在那两个水壶里吗?我现在正好有一泡。”

王珂点点头,对跑过来的罗绍环说,“你把空水壶给老班长一个,他要撒尿。”

罗绍环一愣,不会把尿尿到水壶里吧?哪知道,黄忠河接过水壶,真的到一边解开裤子,对准水壶口就尿了起来。

“班长,老班长这是……”罗绍环问。

老班长一听,对着那边的人喊道:“现在需要撒尿的人都过来,从现在起,我们所有人都不许把尿浪费了,全部尿到这水壶里,我们需要收集尿液。”

老班长黄忠河在指挥排有绝对的威信,大家一听,立刻有五六个战士跑过来,很快两个军用水壶就尿满了。

王珂对胡言楼说:“刚才跑过来的时候,就你身上的汗多,把你衣服脱下来。”

“排长,我的裤子已经脱下装牛蛙了,再脱上衣,我还是个兵吗?”

“拿个钢盔来。”王珂接过罗绍环递过来的钢盔,把一壶尿倒进钢盔,一股骚气涌出来。然后他拿起胡言楼的上衣,就往钢盔里摁。

最新小说: 望门庶女(全本) 永恒武道 名门嫡姝 至尊仙道 刘玥甄六兮寅肃_ 凤九儿战倾城 战神狼王于枫 与君AA 宋倾城郁庭川 慕安安宗政御